再次听说姜文的电影已经是几年后,他从威尼斯铩羽而归,有些失意。惆怅间,他公布了自己填词的“念奴娇”。“敢驾闲云,捉野鹤,携武陵人吹笛。我恋春光,春光诱我,诱我尝仙色。风流如是,管它今夕何夕。”还好,姜文依旧是那个狂傲不羁的汉子,依旧那么霸气,那么男人。又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我很兴奋,因为毕竟曾经和现在都深深的爱着他从前的两部电影。


已经记不清楚是九五还是九六年了,无意之中在电视里看了一部电影,因为未曾看到开头,所以当时并未知道电影的名字。但是它吸引了我,令我第一次对打打杀杀以外的电影产生了兴趣。


一个骚动的年代,一段骚动的岁月,一群骚动的少年,一场骚动的爱恋,如同闹剧却又是那般的刻骨铭心。我不知道这些内容是否代表了电影的全部,然可以肯定的是骚动的确是其贯穿始终的主旋律。


为何那般的喜爱,或许是从那个傻傻的夏雨身上依稀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至少是看到了自己曾经年少那些未曾诉说过的惆怅。虽然不是同一个时空,但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经历过那段青春的迷茫,只是电影中的那个畸形的时代,这种迷茫被无限放大了而已。


谁没有下意识的叛逆,谁没有无意间的堕落,谁没有憧憬过那遥不可及的爱情,又有谁没有在对性那般无知的时候,又是那般的奢望。青春是什么?是快乐的回忆,还是撕裂的伤痕;是人生画卷上精彩的点睛之笔,还是永远抹不去的瑕疵。电影没有告诉我答案,却让我在一遍遍重温中,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深思。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惊人相似的“米兰”,只是她有的时候显得过于虚幻和飘渺。


这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一部令我记住姜文的电影。一个用本能来书写电影的人,他让我重新去解构了人生。


《鬼子来了》拍出来了,却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因为电影被禁了,至今没有在内地公映。电影了获了奖,越发的激发了我想一睹为快的欲望。到底是电影讲了特别的敏感话题,还是直接的姜文的拍了更加本能的内容,它或许触动了某些团体脆弱的神经。于是,当我看到盗版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电影深深的震撼了我,黑白的颜色令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抗日年代,它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当年的中国百姓。不知道是真是假,然而我宁可相信它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再现了一个真实的时代。没有依据,只是我看过太多太多的电影都在表现中国人的勇敢,中国人的理智,中国人的大无畏和战无不胜,看了太多太多的浮夸,太多太多的歌功颂德,多得让人都反了胃,假的令人害怕,我太希望看到一部说真话的作品了。


电影越是被禁,就越是证明了它的真实性,至少相关部门认为说了真话,不然何必要害怕国人看到。


在战争面前普通人是脆弱的,甚至是软弱的,世人皆是如此国人自然不例外。例外的是我们的百姓更彻底,更分不清是非,在压力面前显得更加的无能和懦弱。人的本能就是求生,在生存面前,什么主义,什么情操都是扯淡。苟且偷生本没有错,错的是偷生的结局依旧是被残忍的屠杀。悲惨懦弱的中国人,一如既往的倒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下,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有时候战争中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惟一一个逃脱的中国百姓,他放弃了懦弱,选择了愤怒和复仇,他却最终死在了保护战俘的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手里,刽子手是做了战俘的日本人。有些滑稽,有些无奈,甚至有些心酸。


电影嘲笑了一个民族,一个卑微、自恋、虚伪的民族。在这部电影里面这个民族退去了所有光环,转眼间变得几乎有些丑陋。但它太露骨,太直接,以至于被官方久久的雪藏了起来,就如同张艺谋那部唯一的好电影《活着》一样,被永远的封存了,他们都太直白了。


导演的性格决定了电影的风格,所以姜文的电影永远是那么的直,直到本该大众看到的电影成为了小众电影。


喜欢姜文的电影,因为他从来不准备改变自己;喜欢姜文,因为他令电影演绎出露骨的风骚。所以期待《太阳照常升起》,虽然它也许不大合许多人的胃口甚至是威尼斯的评委,虽然它仍旧逃脱不了小众电影的命运,然而这种期待是不需要理由和赞同的,尤其是你被形式主义的所谓大片洗脑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