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天收获的季节里,你到过塞罕坝吗?你欣赏过塞罕坝的秋色吗?如果秋季里你没到过塞罕坝,就请跟我一同走进塞罕坝的秋天。


塞罕坝的秋天是热烈的,各种色彩都竞相争妍,激发着艺术家的灵感。塞罕坝的秋天是变幻的,一路风霜雨雪,像魔术师一样变幻出梦幻般的色彩。塞罕坝的秋天是壮美的,大自然的笔墨绘出一幅幅山水长卷。


塞罕坝的秋天来得很早。当北方大部分地区天气还是很热的时候,秋天便悄悄降临塞罕坝了,那盛开的野菊花便是欢迎秋天的礼物。在路旁、在疏林地、在草原边缘,那大片大片的野菊花在初秋的凉风中默默地摇动着。处暑之后,秋露常常凝结成秋霜光顾塞罕坝。最娇嫩的是稠李,几场轻霜过后,稠李的叶子就变得红彤彤的;一丛丛小山杏的叶子由翠绿变成暗绿,又由暗绿变成暗褐色,最后变成血红色;一墩墩的蒙古栎颜色变化与山杏略有不同,其颜色是由暗绿到暗紫,再到黄褐色,再到赤红色;婷婷玉立的白桦颜色变化似乎有些神秘,先绿色,后是黄绿,再到鹅黄、嫩黄、柠檬黄、金黄、乳黄……各种变化着的颜色绘出了不同的风景。


坝上和接坝地带的树种不尽相同,因为气温上的差异,秋天的色彩也各有不同。接坝地带第三乡林场景区的“十里画廊”真是名不虚传。沿着棋塞公路进入“十里画廊”,可谓“车在路上行,人在画中游”。山下是莜麦地和已经收获的土豆地,莜麦地的乳白色和土地的黑色交织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时节,山上山下都有摄影家和画家的身影。走进坝上,秋色又有不同。在林区,黄绿相间的松涛向天边涌动着,那黄的是落叶松、白桦,绿的是在风霜中更显青翠的云杉和樟子松。林区的湿地和湖泊多,湿地里那焦黄的野草简直成了林海的陪衬。湖泊是林海的眼睛。塞罕坝有七星湖、泰丰湖、太阳湖等大小湖泊,蓝天上的白云时常引着秋山和树木的影子落到湖中,给塞罕坝的秋色平添了许多灵性。在草原的牧场上,有游荡的马群、牛群和羊群,在封护的牧场里,一垛垛饲草像草原秋天的标点,把草原秋色修饰得更加迷人。远处,金黄的天然小白桦稀稀疏疏地分布在小山丘上,稠密的白桦林、蒙古栎、山杨树犹如一团五彩缤纷的锦绣。在草原上行走,最忙的便是眼睛。


中秋过后,几场秋雨把浓浓的秋色冲洗得斑驳陆离,因此便有了另外一种景致。此时,只有落叶松和河柳用倔强的黄色渲染着暮秋的色彩。萧瑟秋风掠过塞罕坝,阔叶树的叶子已经凋零,而落叶松的松针才开始零落,乳黄色的松针落满树林,像铺上的黄色地毯,走上去软绵绵的。气温一变,一场雪就翩翩而至,有了雪的秋色该是何等的迷人!之后,一场接一场的雪便会频频光顾,秋天生动的色彩开始谢幕,塞罕坝的冬天就会来临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