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一二战经典战役】克里特岛空降战(空降战)

梦幻幽灵 收藏 3 323

克里特岛空降战

1940年10月7日,意大利经由阿尔巴尼亚入侵希腊,遭遇到恶劣的天气,战略上也有缺陷,而且还意外的遭到重新部署妥当的希腊部队的顽强抵抗。希特勒与他的参谋都乐观的以为意大利部队可以顺利夺下希腊最重要的据点—沿南部边界上的以及克里特岛上的据点。却未料到意大利部队仍然停留在阿尔巴尼亚。意大利未能及时攻克克里特岛是一个“战略错误”,致使英国得以在1940年11月1日抢先占领该岛,从而危及意大利于北非之间的交通线,并让希腊的补给品得以源源不断地运往埃及。因此,希特勒被迫出兵援助被围困在希腊的意大利部队。“巴巴罗萨”(Barbarosa)作战计划(入侵苏联的作战计划)也因此被推延。在这一段时间里,克里特岛成为英国在巴尔干半岛作战的一个主要补给基地,其后英军战败时,克里特又成为英国从希腊南部撤离部队的收容站。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希特勒只有出兵占领克里特。

希特勒改变决定

克里特岛是一处战略要地,只要英国控制该岛,盟军便能在地中海东面拥有海空优势。盟军可以将该岛用来作为沿巴尔干半岛海岸发动攻击的跳板。英国在岛上改建了3个机场,并在苏达湾(Suda Bay)建造了一个海军舰艇加油基地。盟军的飞机可以从岛上起飞,对罗马尼亚的油田发动空中袭击。希特勒对克里特岛的重视程度并不低于盟军。德军用克里特岛作为基地,可以钳制巴尔干半岛南部,意大利南部与爱琴海,并可以由此出兵到埃及与苏伊士运河。

1941年4月15日,司徒登(Kurt Student)将军向戈林元帅提出了一份只使用空降部队攻占克里特岛的计划。司徒登当时是纳粹空军第11航空军的指挥官,该部队是正宗地道的空降部队。

对司徒登而言,克里特岛之战是他努力实现空降作战构想的一个绝佳机会;他费时数年,多月计划,以及和罗尔、戈林、甚至希特勒激烈争辩,以期能获得机会来证明空降构想的可能性。他要证明以伞兵及滑翔机突击,并以空运着陆部队实施后继攻击,其性质并非仅属于一支突击部队而已,而是一个强大的新兴兵种。他曾将原先编组的“破坏组”扩编为营,后来又为团、最后扩编为伞兵师,乃至航空军。(在德军中,空降部队是空军的一部分)

戈林元帅于21日向希特勒提出司徒登攻击计划的简报,当时戈林十分兴奋,但希特勒未为所动。经过数天的考虑后,虽然希特勒当时全神贯注于“巴巴罗萨”计划,但还是同意了该计划。

力劝希特勒夺取克里特岛的一些人,对攻占该岛都是各怀鬼胎:戈林曾夸下海口,他的空军所向无敌,但是在数月前被英国皇家空军痛击,损失惨重,他急于赢取新的辉煌的胜利,以掩饰这一挫折。空军上将罗尔则害怕英国飞机从克里特岛起飞轰炸位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北方附近的普洛斯特油田。罗尔对希特勒提出这项警告时,深知道此语已经击中要害而令希特勒心动。参谋长哈德尔(Halder)则认为,德军需要克里特岛以控制地中海东部。此外,司徒登也向希特勒保证,空降部队足以拿下克里特岛。

德国陆军高级司令部却对进攻克里特岛的胜算表示怀疑,也不热衷。德国陆军认为英国将不惜一切死守该岛,以保护英国在北非与苏伊士运河的侧翼。此外,德国也担忧克里特岛作战作战需要动用过量的精锐部队投入次要战区,而影响到时间表上即将实施的“巴巴罗萨”计划。

尽管如此,希特勒还是改变了初衷,在4月25日发布了“攻占克里特岛”的命令,作战代号“水星”(MerKur),作战日期为4月30日,最后改为5月19日。

“水星计划”核定由戈林全权指挥。该作战司令部指令赋予司徒登将军第6军的任务为:“在地中海其他空军部队的支援下,执行作战计划”。赋予陆军的任务为:“派遣适当的部队增援空降军,并派遣占领部队,以便在空降部队夺取克里特岛立即接替其任务”。

克里特岛的军事部署

克里特岛是地中海内的第5大岛和爱琴海第一大岛,位于中央位置。西面附近有马尔他和西西里两岛,东面为赛浦路斯;越过赛浦路斯即为叙利亚。在西北面,伯罗崩尼撤突出地形伸向这个岛。在北面,克里特岛本身封闭了岛屿罗列的爱琴海出口。向南面,大约二百哩以外,即为托布鲁克(Toburk)与索伦(Sollum)之间的昔兰尼加(Cyrenaica)海岸。所以这个岛到亚历山大港和尼罗河三角洲都大约为350哩-比在西西里岛与的黎波里之间的距离还要短。

岛上的地形决定了英军所采取的防御部署。克里特岛东西长160哩,平均宽约20哩。最狭窄的地方在东部的依拉皮塔(Ierapetra),宽仅7哩,最宽的地方约37哩。主要地形特征为4条山脉。一般来说,分水岭都比较靠近南岸,在那里只有少数港口,而且都很小。不过,这些小港口在克里特作战结束时却发挥了极大的价值,英军从这些小港口撤离了10,000多名部队。

岛上首府为卡尼亚(Canea),位于岛的西北方。较大的港口有3处:苏达湾、雷提莫(Retimo)以及赫拉克棱(Heraklion),都在岛的北岸。值得一题的苏达湾,其北面有爱克罗提里(Akrotri)半岛的屏障,港湾内可以容纳大型军舰,也适宜水上飞机的起降。这个有价值的海军据点可以从1500英尺高的爱克罗提里高地加以防守。

1941年,希腊人和英国人在这些北岸港口附近建筑了3处机场,设施很简陋,实际上只不过是前进的机场而已。赫拉克棱机场位于岛东的北岸,是较好的一处,可供各种不同类型的飞机起降。在卡尼亚以西约10哩的马里门(Maleme)机场,跑道只是一片平地而已,未铺设水泥,最差的机场是雷提莫,毫无设施可言。

岛上的重要道路也象港口和机场一样,都是位于北部,此一事实不仅决定德军的攻击目标,而且也决定守军所采取的防御措施。守军的主要兵力均沿着北岸配置。

克里特岛作战之前,岛上的守军兵力为英国军队2,750名,希腊部队1,400名,指挥官为新西兰第2师师长费雷柏(Bernard C.Freyberg)少将。岛上的大多数部队都是盟军在希腊失利然后转到岛上等待修整的部队。

这些从战场上撤离下来的人员大多都已经疲惫不堪,没有组织,仅配备随身的轻武器,缺乏重型装备、运输车辆以及补给。

费雷柏接手本岛时,对德军即将发动的空降突击完全没有准备。该岛北部海岸的各个港口,全部都在德国飞机的范围之内。费雷柏手下的各个旅中,有一个旅仅有一辆卡车提供支援。

岛上守卫部队唯一可以使用的一支装甲部队中有8辆中型战车、16辆轻型战车、以及几辆人员运输车。火炮数量非常少:几门俘获的意大利火炮、10门3.7吋榴弹炮及若干个防炮连,弹药极其有限。

克里特岛上的英国空军部队,飞机的数量从没有超出过36架,其中半数故障,基本上不能使用。而且当德国开始实施入侵前的空中攻击时,英国早已经在数日前将最后的几架可用的飞机撤走了。因此,英军基本上没有制空权。

费雷柏将军向中东英军总司令魏菲尔将军提出要求,希望提供一些迫切需要的无线电机、火炮、弹药、车辆。魏菲尔将军对克里特岛军品短缺的情况非常了解,但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因为中东的战事更加紧张,准备运往克里特岛的许多装备都被相继的移用到北非。

驻守克里特岛的高级领导层普遍都存在失败的情绪。在德军的闪电攻势下自希腊撤退这一段漫长的痛苦日子,对费雷柏恩的影响极为深刻。他永远也忘不了德国空军的巨大威力与破坏力。费雷柏决心尽力防守克里特岛,虽然岛上的情况不容乐观。

费雷柏将防御的重点置于反空降,适当地将其部队分成4个能独立作战的战斗分队,依据地形要点部署。3个用以防御机场,1个用以防御苏达湾,预防可能遭遇的海上攻击。由于缺乏运输车辆,因此费雷柏没有机动预备队。

英国防御克里特岛的海上部队,以苏达湾为基地,如前所述,这个港口一直处于德国空军的监视之下。英国将其防御克里特岛的舰艇分为2个支队:较弱的支队有2艘巡洋舰及4艘驱逐舰,奉命拦截克里特岛北方的入侵敌舰;较强的支队有2艘主力舰,8艘驱逐舰,其任务是守卫克里特岛,防止意大利舰队自克里特岛西北方来袭。英国在地中海有锐不可当的海上优势。

“就本人所获得的情报明确显示,德军部队与轰炸机不久将对克里特岛实施猛烈的攻击”这是英国首相丘吉尔发给魏菲尔的一封电报。克里特岛战云密布,战事已经迫在眉睫。

在英国的预料中,德国将采取海空两路并进的方式作战。他们认为没有海上运输重型装备、增援部队及补给品,空降作战不可能成功。证明英国错误的一场战役即将登场。

水星作战计划

德国第4航空队指挥官亚历山大罗尔将军为“水星作战”的总指挥。第8航空军受其指挥,军长为里休芬(Baron Wolfram Von Richthofen)将军,拥有大约750架中型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以及两个侦察机联队。司徒登将军的第11航空军也隶属第4航空队,辖有10个空军联队,共约600架运输机与100架滑翔机(左图即为在克里特中大量使用的DFS230滑翔机),1个侦察机中队,1个第7空降加强师(辖1个滑翔突击团、3个伞兵团)、第5山地师)、第6山地师的1个团,以及若干个空降的防空营、工兵营以及卫生营,总兵力大约为25,000人。

德国海军负责运载第6山地师的1个营以及第7空降师所需要的但不能空投的勤务部队、重型装备、补给品;此外,还运载第5山地师的载货动物、坦克、防空反坦克炮、弹药、粮食以及其他物品。

德军对于克里特岛的攻击计划有以下两种:

1.德国空军第4航空军集中其一切力量攻占克里特岛西部-从马里门到卡尼亚-然后再以此为基地征服其余地区。这个计划容许最可能的兵力集中,形成强大的打击力量,在决定点上享有绝对的优势。其优点为不必顾虑岛上守军兵力的强弱,并且可以获得第8军的全力支援,而缺点则是山地中的激烈作战可能导致人员伤亡率增高,以及长时间的作战将使守军得以调兵遣将投入增援部队。由于守军还占据东部的机场,也许同时还有苏达湾这种增援也就非常有可能。不过由于德国享有压倒性的制空权,所以在白天里,即使能增援,其数量也极其有限;当然在夜间却很难阻止盟军增援部队的登陆。

2.第11军对岛上的7个要地,包括马里门、卡尼亚、;雷提莫、赫拉克棱在内,同时发动攻击。这个计划的优点是能够发挥奇袭效果,迅速占领岛上所有要点。假如成功,则其余部分便能很容易的克服。其缺点是:德军的兵力有限,不足以同时攻击这样多的据点,而运输机的容量也不能有限的支援(一次只能12人)。尤其是攻击部队不能获得第8军的充分支援。倘若遇到守军的顽强抵抗,易造成“装备多而人员少”最后被各个歼灭的严重后果。

戈林元帅批准的攻击计划乃是上述两个计划的折衷:

攻击部队首先迅速占领4个最重要的据点,然后分途进攻其余地区。第11军使用强大的先头部队(伞兵和滑翔机部队)迅速从空中攻占机场和岛上最重要的城镇。为了获得第8军的充分支援(尤其是战斗支援),攻击行动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批部队于0715时空降克里特岛西部,主要夺取目标为马里门机场和卡尼亚市镇。

第二批部队于1515时空降克里特岛东部,以雷提莫和赫拉克棱为主要目标。

第一、第二批部队夺取目标后,德军增援部队即由空中和海上陆续登陆,直到全部攻击部队登上克里特岛。

此一计划若能成功,则从第一天起,由于三个机场和卡尼亚(包括苏达湾)都已经被占领,已足以使守军无法获得经由空中增援的部队,以及在各个要点进行任何相当规模的兵力调动。

第11军(司徒登)作战部队分为三批,分别担任不同的使命:

1.西部一支由麦因德(Meindl)少将指挥,受命在第一波攻击中迅速占领马里门,然后据守机场以便后续部队可以源源不断空降着陆。

2.中部一支由苏斯曼(Sussmann)中将指挥,其任务是攻占卡尼亚及苏达村,以使岛上的主要港口丧失作用。到1515时,第二波兵力就应占领雷提莫的市镇和机场。

3.东部一支由林格尔(Ringel)中将指挥,也属于第一波,其任务为以跳伞方式攻占赫拉克棱市镇和机场,然后保持机场的开放,以便后续的山地部队可以空降着陆。

第8军在攻击发起日(D day)的清晨,将执行摧毁克里特岛地面防空部队的任务,同时也负责掩护和支援空军部队作战。此外,第8军还需要保护参加作战的舰艇,并击毁在克里特岛附近的盟军海上兵力。

D日夜间,第一批舰载增援部队应在马里门以西上岸。第二批则于D+1日夜间,在赫拉克棱以东上岸。对于苏达湾,也应该在肃清守军和水雷后,立即加以利用。

以上的攻击计划可以说非常周详,同时也没有重大障碍因素。作战计划成功的关键在于三个机场,如能顺利占领三处,甚至其中两处,则攻占克里特岛便如囊中之物。

惨烈的战斗

1941年5月20日凌晨,德军发动攻击。一波波的德国轰炸机与低飞的战斗机,以炸弹和机枪猛烈的攻击马里门、卡尼亚与苏达湾,摧毁了三处守军大部分的防空火炮以及通信网。

在0800时,德军的空降正式开始。

第一批滑翔机(DFS230),每架运载12名士兵,运送苏斯曼中将所率领的中部一支,降落于卡尼亚海滩与机场附近。在同一时间,另有2000名伞兵部队以每批200名,间隔15分钟的方式分别降落于卡尼亚附近。这一批的降落伞当中,每三个当中便有两个挂着武器和补给的容器。

在马里门降落的伞兵部队遭遇到顽强的抵抗。岛上的守卫部队在机场南面的山坡挖掘了许多阶梯式的散兵坑。坑中的英军击毙了数十名伞兵:有些是在空中即被射杀;有些则是降落地面后来不及挣脱降落伞而被击毙。地面守军的集中射击使得德国伞兵无法取得武器及补给品,因此,伞兵只能用随身携带的轻武器还击。

在马里门地区,德军突击团的一个营降落地点过于偏东,结果降落在一片橄榄林与葡萄园内,遭到守候多时的机枪与步枪无情而且准确的射击,当场就倒下一大片,死伤惨重。

搭乘滑翔机的部队则较幸运。当滑翔机降落马里门机场时,扬起一阵阵的灰尘,形成了良好的掩护,因此保护了机上的士兵免于成为英军的活靶。

进攻马里门地区的德军部队,其高级军官并没有因为有高军衔而能保存性命,无情的炮火依然夺取了其生命。

第7空降师的指挥官苏斯曼中将在进场飞行时不幸阵亡,指挥马里门部队的麦因德少将在降落后不久即重伤。因此,马里门与卡尼亚两地的部队在攻击的一开始就失去了指挥官。

为了达成攻占马里门的作战任务,德军必须尽快夺取机场,以便增援部队能及时的空降着陆。然而,英国部队在107高地构筑了一个防御工事,可居高临下俯览机场及四周地区。1500时,德军幸存的部队向高地与机场同时发起进攻。虽然德军部队在机场附近遭到强大的火炮射击,死伤累累,但他们还是拼死占领了机场的北面与西北面,并且向107高地的北坡推进了一段距离。然而就在这时,有两辆英军战车横越过机场,冲向德军的后侧。这两辆战车开足马力,越过空地,车上枪炮齐射,德军部队措手不及,当场死伤累累。直到德军调来反坦克炮还击,这两辆战车才悲壮的沉寂下来。

德军攻击107高地与马里门机场北面的整个作战过程中,英军的炮兵与步兵均全力以赴,以最大的射速进行射击。到了黄昏,战斗仍然在激烈的进行。有2架德国运输机试图降落但未成功。来自机场四周的机枪与火炮笼罩着机场跑道,迫使运输机不得不飞离。

突击卡尼亚与苏达湾地区的德国部队(原计划的中部突击团)负有消灭英军指挥群的任务。苏斯曼中将阵亡后,改由司徒猛(Sturm)上校指挥。德国的情报单位已精确地获悉该地区的防卫部署。不幸的是,德国某些无经验的运输机驾驶员因紧张与惊慌而将空降部队投在怪石嶙峋的地形上,致使许多人摔断骨骼或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少数没有受伤的人员转而捡拾武器弹药和照顾伤员。使得这些部队完全无法发挥作战力。同一波的部分伞兵降落在某些橄榄林内,其中散步着有坚强防御与良好伪装的的阵地。这个地区的新西兰守军具有非常好的伪装与掩护,使德国伞兵蒙受了巨大的伤亡。

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使中部突击团未能攻占雷提莫机场,而其指向苏达湾的前进也被猛烈的炮火所阻挡。由于运输机的失误,当中部突击团与守军接触时,兵力比原先少了600人,而且部队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下,不能有效的管制指挥,因此东部突击团也未能达成预定的目标。

设在希腊的德军指挥部尚不知道首批两批突击团所遭遇的困难到何种程度。因此,原定在攻击发起日的当天下午空降赫拉克棱与雷提莫两地的计划仍如期实施。

运载第二波空降部队的运输机,在九时与十时之间返回希腊基地,但因加油以及清理机场需要时间,以致未能在1300时前完成第二次出击的准备。所以,各中队以错误的战术编队出发,导致德军在克里特岛中央北方两处机场所投下的伞兵,不能同时到达指定的目标,而是在1500与1800时之间零星的到达。

英军已经在这些地方严阵以待,他们不仅有优势的兵力,并且还挖掘了许多散兵坑,并做了良好的伪装。此外,德军运输机的零星到达也使得英军的狙击变得更容易,结果,德军被射杀的人数超过了早晨跳伞部队的伤亡人数。

在马里门,安德鲁(L.W.Andrew)中校的英军第22营有两个连防守107高地,另有两个连在山下防守机场。他的指挥所设在该山上,该处已经遭到德国俯冲轰炸机的猛烈轰击,同时在激烈的战斗中又与山下的两个连失去联络。派往这两个单位的传令员有去无回。德军攻占塔隆第士河上一座主要公路桥梁时,安德鲁中校使用预备队与配属的仅有的两辆战车回应德军,以期能夺回该座桥梁。但在激烈的争夺当中两辆战车连同大部分的预备队人员均被摧毁、消灭!

安德鲁中校遭受的压力有增无减。107高地俯览着机场,德军势必先予以占领,然后才能夺下机场。进攻107高地的德军指挥官司徒猛上校,他的作战构想是以钳形的攻势压迫新西兰部队慢慢向107高地顶部退却。当天下午,安德鲁上校的营部防区被突穿。1700时,安德鲁告急,请求哈尔吉士特准将增派援军。哈尔吉士特准将先前曾答应安德鲁,如果需要援军时,可以派遣距离其不远的勒克中校(率领第23营)支援,但是这时哈尔吉士特准将告诉安德鲁,他无法派遣援军。他说勒克中校已在其他地区与德军接触,希望安德鲁好自为之。

安德鲁在1800时再电告哈尔吉士特准将,他认为必须撤退。哈尔吉士特准将批准所请。

这位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赢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勇士,如今却疲惫不堪。既受伤又六神无主的安德鲁,在奉准后不久即将所属全部撤出107高地,退到勒克那一营防区。此时他仍不知,在山下“失去”的两个连,虽然面临德军强大的压力,但仍然坚守着阵地。

他们两位所下的决心—哈尔吉士特准将未能增援107高地,以及安德鲁的过早放弃阵地,开始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最终导致了费雷柏付出丧失克里特岛的代价。

当哈尔吉士特准将与安德鲁对己方所面临的状况至感痛苦的时候,却不知道敌方的恶劣环境。德军指挥官受重伤,部队指挥受影响。其计划中的两个空投部队,一个全军覆没,另一个则损失惨重。

随同麦因德少将搭机自希出发的1,900名官兵中,只剩下600名可以使用。司徒猛指挥的钳型攻击,其间相距1哩,于夜幕低垂时分分散开在107高地的山脚。部队筋疲力尽,实在无法继续再前进。他心中也不存有夺下这座山头的希望,也不指望有空运着陆的增援部队的到达。

在午夜时分,司徒猛手下的部队分别由107高地西侧与南侧,缓慢而静悄悄地在寒冷而漆黑的斜坡上匍伏前进,在步枪射击的火光与声响下,心情无不紧张万分。然而,当他们发现一条又一条的战壕内空无一人时,惊奇不已。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由于守军已经放弃阵地,德军于是轻易的把克里特岛最重要的山头“夺取”到手。

不过,马里门机场仍不时受到英军炮兵的射击,机场上遍布早上降落的运输机与滑翔机的残骸。因此德军计划于第二天空运第5山地师的飞机仍无机场可以使用。

20日一整天,司徒登在希腊雅典大布雷坦旅馆的三开间套房中,忧心如焚。对戈林命令他留守雅典一事,更是气愤难填。克里特岛的战事已经进行了一整天,司徒登聆听自200哩外拍发过来的微弱无线电信号的声音。各个机场仍然在英军的手中。他现在面临着一项残酷的现实:他亲手培植的第7伞兵师,很可能全军覆没。

在对战地状况缺乏明确的了解的情形下,无法做成决定。为了达成增援任务,必须占领一个机场。马里门机场的情况较其他各处更为有利,为了测试JU-52运输机能否在马里门机场着陆,只有一条路可走。司徒登把他的一名参谋,名叫克勒的上尉,召唤到跟前告诉他:“明天一早,驾驶一架JU-52飞到马里门,在机场降落后与当地的指挥官碰面,查询当前情况。起飞离地后立即向我报告。”

司徒登苦于无法获得明确的情报,不得不出此下策。

黎明时,在马里门的德国伞兵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仍然尽力支持着,准备对付预期中守军部队可能实施的反击,但未见到敌人的来袭。反而听到了德国战机的响声,欣喜若狂,他们又回来执行这一天的空中护航任务。而JU-52也开始投放补给物品。然后克勒所驾驶的JU-52于上午0800时从海上低空进入,随即斜飞突然下降,以大角度进场方式向马里门机场降落。地面的射击声四起,该机频频中弹,但克勒仍然平安达成降落任务。克勒冲过跑道,不顾跑道附近猛烈的炮火的威胁,在与惊奇不已、满身污垢的伞兵军官作简短的谈话后,随即奔回那架尚未停车的运输机,起飞升空,在弹雨中扬长而去。一分钟后,在雅典的司徒登便接到梦寐以求的情报。他的幕僚人员立即跑到电话机与无线电机旁,对六、七处机场发出通知,令所有的运输机起飞。司徒登把全部可用的600名伞兵增援马里门,然后将第5山地师空运着陆于马里门机场。

指挥这支预备队的雷姆克(Bernhard Ramcke)上校,使用现有的全部飞机尽速运载,甚至连第5山地师已经登上数架飞机的士兵也被赶下,让给伞兵乘坐。雷姆克上校奉命在马里门机场西面跳伞,协助友军歼灭敌军,以完全控制马里门机场。下午0300时,雷姆克上校在马里门的葡萄园上空以低高度投下四个连。

有两个连应该降落在英国守军的后方,却不幸降落在伪装良好的英军阵地上,结果几乎全军覆没。另外两个连空降成功。他们与德军地面部队汇合后,成功地将英国守军自马里门机场附近的地区驱逐。

德军的运输机在当天的下午0400时开始运送第5山地师,虽然此时机场仍然有英国炮兵的零散炮击。德军利用一辆虏获的英军战车作为开路机,清除机场上的飞机残骸。之后,德军即将整个第5山地师、重型武器、炮兵、弹药与其他的补给品源源不断地运送到马里门机场。

距离雷提莫数哩处,德军伞兵在第一天遭到严重损失后,已经无力整顿对该地机场实施再攻击。在赫拉克棱,布劳尔(Brauer)上校指挥的第1伞兵团,奉命夺取仍有城墙的市镇,并以一营的兵力攻占机场,另在城区东西边上各以一个营担任封锁两翼的任务。不过,布劳尔上校企图变更命令,对机场实施全面的攻击。在夜幕低垂之际,攻击行动已经迟缓下来,但布劳尔的损失十分惨重,没有一个预定的目标被达成。

源源运抵马里门的第5山地师,由师长林格尔少将指挥。为了解决赫拉克棱的胶着状态,林格尔少将临时编成4个伞兵连,于5月28日投到赫拉克棱西面的一处口袋地形附近,与布劳尔的部队汇合,然后对市镇及机场发动攻击,在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英军数处据点被歼灭。第二天清晨,德军逼近剩余的英军阵地,未发射一发子弹,即占领了赫拉克棱市镇与机场—英国海军舰艇已经在前夜将守地军队撤走。

德军的海上进犯也未能如计划准确实施。按照计划,第6山地师一个营以及许多重型装备(为伞兵部队及滑翔机运载部队所需)应于D+1日由海上运送至苏达湾。这支大约由30艘机动船和3艘货船组成的运输队,在D日夜间从希腊驶往克里特岛,却不幸遇上一支突破德军海上封锁的英国海军舰队。使得德军被迫撤销这次海上行动。另外一支相同规模的德国船队于史帕莎岬(Cape Spatha)附近,在午夜前不久启程前往苏达湾。无巧不成书,此时正好也有一支运载补给品及增援部队的英国特谴舰队驶往苏达湾,使得德国船队大吃一惊。英国的护航舰只马上开火,即时重创一艘意大利护航舰,并击沉大多数的机动船及货物。船上运载的山地旅士兵许多不幸溺毙。

这次灾难迫使德军取消了所有由海上增援克里特岛的行动。5月22日清晨,德国第8航空军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击,目标是克里特岛附近水域的英国舰队,结果造成英国海军严重的损失。迫使英国军舰从克里特岛四周水域撤离。

至5月28日,一支意大利部队在克里特岛东部的提亚湾登陆,德军的增援部队在苏达湾登陆,均未遭到英军道德扰乱。此时全岛的抵抗已经完全瓦解。29日,一支德国机械化部队从马里门出发经雷提莫,再到赫拉克棱,通行无阻。实际上,克里特岛已经在德军的控制之下了。

战斗结束

岛上守军的情况到5月26日即已经迅速恶化。次日,指挥官费雷柏将军下命令准备从克里特岛南部的小港斯法基亚撤退,转进至埃及。由雷柯克(Laycock)上将所率领的两个突击营于5月26日到27日之间的夜里,在苏达湾登陆。这一批部队的任务即吸引德军的注意力,牵制岛上的德军的运动,以便残余的守军可以从马里门和卡尼西亚等地向克里特岛南岸集中,不至于遭到德军的追击。

在5月28日到29日的夜间,英国海军曾从克里特岛北岸各港口撤运出4,000人左右,但却为此而付出两艘驱逐舰和800名人员的代价。此外,还有三艘巡洋舰也受到创伤。

从5月28日的夜间开始,英国军舰和商船在连续的四夜之内撤运了15,000名人员。英军撤离后,克里特岛之战也就结束了。

克里特岛一役,英军的损失估计约15,000人,包括死亡和被俘在内。但比较可靠的统计数字为15,743人。此外,英国还损失了2,011名海军人员。

德军在克里特岛的损失,众说纷纷。德国承认损失了6,453人,这个数字比丘吉尔所宣称“全部死伤15,000人”少了许多。但却比德军在整个巴尔干战役中的损失(5,650人)还要高。在飞机方面,德国损失了350架,其中约半数是运载伞兵的运输机。

检讨与教训

克里特岛之战是一例空降作战成功的战例。司徒登固然是战胜者,但他所犯的重大错误在胜利的光辉下全被掩饰而遭人遗忘。初期计划中,他的部队太过于分散,犯了兵家大忌。其后纵有所修正也嫌不足,而且指挥官的底牌-预备队也显得太少了。以致于重要的初期不能获得重大的突破,使兵力损耗激增,士气也极为低落。

再者,由于运输机驾驶员的失误以及空中运动计划所订时间未能切合实际,使伞兵部队逐次投入战场而给予守军各个歼灭的机会。伞兵着陆后无法迅速集结发挥作战力,也是一个很大的失误。德国伞兵伤亡惨重的原因,人为的因素远大于不可预期的因素。

克里特岛之战给予盟军许多宝贵的教训。在空运战术上,保持制空以及制海两大优势为决定作战成败的关键因素,尤其是战场接近海岸时,。这次作战初期,克里特岛周围海域的制海权握在英军的手中,迫使德军空降部队不能及时获得增援部队以及重要的武器装备,战斗力大受影响。

德国在克里特岛所获得的空中突击胜利,巩固了德军向地中海地区推进的南翼的安全,防止英国进驻飞机而对巴尔干半岛上的普洛斯特油田形成威胁,同时也取得了南进的跳板。

但是,对希特勒而言,克里特岛之战牺牲了他最精良的一个师,由于付出的代价太高,使得他黯然神伤,因此希特勒对这个地中海地区的第三次胜利并不觉得值得炫耀。他过去的一切成功都是成本低廉而收获丰硕,相比之下,克里特岛的胜利也就显得暗淡无光。希特勒于7月20日告诉司徒登:“克里特岛之战,已经证明了伞兵的全盛时代已经成了明日黄花。”

英国战史学家一致相信,由于德国伞兵部队在克里特岛的损失过于惨重,才使希特勒不再重用伞兵部队。从这种观点来看,英国的这次失败,未尝不是战略上的一次胜利。所以在1942年夏季,他拒绝发动对马尔他岛实施空降突击,而且也拒绝了由克里特岛发起空降攻击以夺取苏伊士运河的建议,其原因可能在此。

1941年10月后,由于缺乏训练有素的地面部队,迫使德国高层司令部以完成训练的空运及伞兵部队充当步兵,投入攻俄作战,时间就在克里特岛战役后不久。司徒登在战后的访谈中承认“克里特岛是德国伞兵的坟场”。克里特岛战役以后,德国伞兵便一蹶不振。希特勒后来又改变注意,要求新的空降作战。但是,德国若想再发动一次空降突击,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另一方面,克里特岛之战却激发了盟军建立自己的空降部队的决心,他们深信:如果盟国要想战胜强大的德国作战机器,空中的机动力实在是很有必要。在克里特岛作战时还是营规模的美国伞兵部队,在其后短短的18个月内,已经扩充为师编制。这些伞兵部队在日后的作战中的确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如诺曼底登陆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