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六章 茶道有道终着道 旧情无情始别情 4上岛

yangwillie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三保与周茂在车内,不辨方向,只觉得车厢并不受颠,应当走的是大路,走了大约两日时间,于中午到达沿海的吴家镇。这个镇子是张仁到陆上的几个上岸地点之一,他让手下的人马不得骚扰离岛较近的沿海,只可在浙江一带登陆,好为自己留下上岸的通路。 又寻了一只五桅大帆船,众人移到船上,出海向东驶去。三保第一次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三保与周茂在车内,不辨方向,只觉得车厢并不受颠,应当走的是大路,走了大约两日时间,于中午到达沿海的吴家镇。这个镇子是张仁到陆上的几个上岸地点之一,他让手下的人马不得骚扰离岛较近的沿海,只可在浙江一带登陆,好为自己留下上岸的通路。

又寻了一只五桅大帆船,众人移到船上,出海向东驶去。三保第一次见到大海,觉得海面宽阔之极,陆地在其面前相形见绌,不晓得哪里来这么多的水?海面与天空之间空荡荡的,无山无树,无有任何阻隔,之上一轮明日当空,观此景真令人大畅心怀,人处其间实在渺小的可怜,各种想法似乎都消散在这宏大的海天之间,被俘之郁闷之气也稍解。

三保思忖,道知师叔定是去找师傅,可不知道何时才来,他们怎能找得到海上的海盗老巢?凭师父师叔二人之力也不能打败诸多的海盗。估计自己倒无一时性命之忧,还是相机行、事暂图自救吧。期间张仁盘问三保是什么来路,怎么会跟道士混在一起。三保称自己是那个道士的俗家弟子,前去玄妙观敬贺新观主的就职大礼。

这个大帆船比自己小时候在滇池内乘座的官船大许多,帆面涨满,借足了风力,只行了两日,便看到了张仁口中所说的藏身之岛,岛上山峰顶上隐隐有旗帜招展。岛名会稽,形状如同一只大蝎子,头对大陆,临大陆一侧地形尽是山崖。船从北面转过去,蝎子身和尾鞭组成一个大海湾,中间是一片平缓的海滩,海滩前停满数十艘船只,整个岛的形势易守难攻,难怪众海盗选此做为老巢。周茂盘算:若要攻打此岛,非得饶过来登陆不可,但会多费了时日,必令海盗早有准备,登陆的地点也极易受到合围,想来想去,猛一看到自己身上的绳索,不禁苦笑道,有人来救自己就不错啦,自己怎能做统兵荡平海盗的青天白日梦呢?

大船穿过湾口水寨,在滩边一个码头靠岸。阿福给周茂解开穴道,八人上了岸,早有山坳总寨中迎出的几个人在等候,其中两人的服饰有些怪异。三保看这两人都是一脸小气之相,眼睛甚小,身材也比其他人矮半头,着淡黄麻衫,袖口紧裹,足踏木屐,每人腰间都悬一柄长把钢刀,心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倭寇了。

年长的一位一抱拳,用生硬的语气道:“张公子,你这次出岛旅途劳顿啦,事情办的怎么样?”眼睛瞥了三保与周茂一眼,似是在询问。

张仁还礼:“劳武田君挂念,这次我带回来一个人,他的身家可以值很多银子,有了他,我们以后数年不必很辛苦的到岸上那么多啦。”

“真的?他就是我们的财神么?”武田手指周茂问。

张仁哈哈一笑:“不错!他的爷爷就是当今大明第一富翁,他家的钱多的连皇帝都比他不过,这叫富可敌国。本来想拉他一起行事,谁知他不识抬举,不肯与我们一起办大事,我只好这样请他来啦。”

武田名正雄,本是日本京都后长庆天皇帐下首席武士,深受宠幸。当时室町幕府拥有实权,后来幕府将军足力义满废除醍醐天皇,另立新君。武田立刻失了势力和钱帛,这叫他如何不恼?遂纠集一批同样的失势武士, 以复迎后醍醐天皇之子后长庆天皇为名,同足力将军开战。奈何足力的势力实在够足够力,将武田等人打的落花流水,在东瀛站脚不住,武田只好和几个亲近武士流落到日本附近岛上,当起海盗,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杀回京都复辟。

海岛之上聚集了各色人等,日本的无行浪人,战争中的逃兵,还有生意破产的商人及各地的无赖流氓,整个一个下流人士大杂烩。武田一到岛上便做了首领,将这群乌合之众大加整饬,变成自己的一支生力军。足力的海防甚严,武田讨不到便宜,众海盗的吃喝要管,无奈之下带众海盗来到东海,驻扎在靠近江浙一带的海岛上,以掳掠大明沿海富庶之地为生。

张士诚兵败苏州,被朱元璋押至应天绞杀,张仁从乱军中逃出,亦流落海上,其后招徕忠心父亲的旧部,盘踞会稽岛,徐图复国。眼见朱元璋的大明天下日见稳固,自己势单力薄,复国之念渐渐绝望,不想武田也带人来此生根,同抢自己地盘,二人各展兵力交手几次,互相奈何不得,遂罢战求和。一谈之下,竟是各有曲衷,又实在同病相怜,均存了互相利用的心思。二人订下一约,张仁帮武田重回京都,打败足力,迎立老天皇复位,而武田则须帮张仁反攻江浙,再造吴国。武田势力不及张仁,尊张仁为首,自己做副手,俩人同心合力经营海上势力。

张士诚为吴王时候,已经储下一批财宝为根基,以防不测。眼见兵败,于苏州城破前夕,偷偷将这批宝物运到会稽岛上。会稽岛距长江出海口顺风两日路程,张士诚早年贩卖私盐的时候,就开始大力经营此岛,如今刚好可派上用途。张仁到岛后,几年下来坐吃山空,又加上武田入伙,家底渐渐消耗殆尽,不得已才打起陆上的主意。张家是经商起家,自然把第一目标对准商人,而沈万三又自然是首选。

沈万三名秀是江南人,在朱元璋、张士诚争霸时已经是大富豪,当然资助同乡张士诚为上,后见风头不好,士诚兵败,就转投朱元璋。朱元璋因为他帮助过自己的对头,后来又凭其个人财力僭代皇帝犒劳有功将士、筑应天城墙,在天下众人面前削了自己的龙颜,现在国库空虚,也有些眼红沈万三家的巨财,于是借故治沈家之罪。沈万三被流放,其子沈旺死在狱中,孙子沈至和沈锐也被处死,只有沈茂易名逃脱。遭此打击,沈家家道中落,可巨富的家底还是有的,周茂便掌握有最后的一批家产,数量非同小可。

张仁与周茂在苏州狮子林,杭州西湖,无锡太湖之滨的鼋头渚等地赌过几次,赌注惊人,各有胜负。靠赌赛赢钱所获不大,才想到周茂家人亦受朱元璋所害,与之联手才是上佳之策。

三保与周茂两人早被捆的手脚发麻,又见张仁果真与东瀛武士同流合污,周茂不由的破口大骂:“姓张的,你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丢你爹的人,不知羞耻的和倭人勾结,就凭这点本事你还想复国?我呸!”张仁微微皱一下眉头,不愉之色一闪即逝。

三保听周茂言语激昂,心中竟一热。父亲在世时候,可没怎么给自己说过该如何爱国,怎么不能结交外藩,只是说长大后要为大元出力,效命大汗。如今元朝灭亡,大明续统,自己成了大明的臣子,在藩夷面前自该当站在大明一侧,可心中总觉得存有一丝别扭,也许是明军使自己家破的缘故。

武田中原话听得明白,哈哈笑道:“你就是周公子罢。听你的话语可真是个死脑筋。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成者王侯败者贼。意思是只要能成事,便是犯天大的错都能得到宽恕,为达目的须不择手段。成大事者须不拘小节,我与张先生联手乃事理所至,你却抱正邪之念度之,岂不谬哉?五百年前大唐的皇帝不也是借过夷兵重新复国吗?若人人都象你这般思想,那重整山河的李唐皇帝岂不是要被人轰下宝座?”武田熟悉中原历史,说的是唐末安史之乱,唐明皇向回鹘借兵平叛的史实。

周茂一怔,武田这话说的甚难驳斥。三保见周茂语塞,忽然道:“回鹘当时属西域,西域为大唐的都护府,归大唐管辖,怎么是外藩了?若你扶桑小国也能完全归属大明,那周公子自可倾囊相助!你说是不是,周公子?”三保祖上是西域人士,曾先归宋再顺元,所以三保很清楚这段历史,周茂连连称是。武田气的脸面通红,喝道:“八噶!”唰的一声抽出腰间雪亮的武士刀。

众人知他只是恐吓一下。张仁道:“没关系,周公子现在不答应也不打紧,咱们有的是时间。明心,你把这个小孩带给师傅去吧,就说是我送给师傅做药囊的!”原先哪个烧水的书童答应一声,扯了三保的手就走。

三保对周茂道:“周公子,咱们后会有期。”

周茂苦笑道:“看样子是后会没期,不过只要我活着,我定不会忘了你的高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