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景迁谈朝鲜战争(完整译文,鄂鲵叶译)

newcell 收藏 11 788


甚至在中国的国民党军队被消灭以前,***就通过去莫斯科见斯大林来贯彻他的“一边倒”的声明。他在斯大林70岁生日前的1949年12月16日到达莫斯科。这是***第一次出国。他对于那些在他成长过程中对中国影响很大的国家没有直接的了解。但是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了,他不得不进入国际外交的世界。给予这个新政权承认的国家系列表明很多——并不限于共产党集团的——国家,转向毛这一边。

1949年——1950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承认

1949年

10月2号 苏联

10月3号 保加利亚,罗马尼亚

10月4号 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

10月5号 南斯拉夫

12月9号 缅甸

12月30号 印度

1950年

1月4号 巴基斯坦

1月6号 (英国),锡兰,挪威

1月9号 丹麦,以色列

1月13号 芬兰,阿富汗

1月14号 瑞典

中国拒绝了英国1月6号的承认,因为英国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


毛在苏联的经历是令人难以理解和充满矛盾的。有几天时间斯大林都没有注意到他在莫斯科的存在。苏联领导人以前表达过他对中国支持者替***的理论所做的精心的声明的反感。曾禁止在苏联传播一个美国的社会主义者写的赞扬***的传记。经过八周的讨价还价,***所得到的只是在日本进攻中国时给予中国保护的安全条约;价值3亿美圆的贷款,连续5年还清,每年还同等数额;俄国在1952年旅顺和大连的主权回归中国之前撤走的承诺。毛被迫勉强承认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在新疆以北的存在,很明显蒙古仍然在俄国的牢牢控制之下。这对***是个沉痛打击,***曾经几次宣称蒙古有一天会回到中国控制之下。他现在不得不放弃中国的西部疆域会象清朝极盛时期一样辽阔的所有希望。

但是对外政策对于1950年春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主要考虑是建立一个可行的行政结构,遏制通货膨胀,和重建国内的工业。当4月份海南岛被林彪的部队夺下后,军方集中精力于两块最后的领土的合并:征服西藏和台湾。西藏行动,虽然后勤任务复杂,但是并不会对现在已经有经验的解放军部队构成大的挑战,特别是因为印度已经在1947年独立,英国人已经失去了对保持西藏缓冲地位的极大兴趣。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1950年10月入侵西藏以把该国从“帝国主义压迫下”“解放”出来。尽管西藏强烈抗议说:“从什么人那里解放出来,从什么东西那里解放出来?我们是一个幸福的国家,政府有财政能力。”联合国没有采取行动,印度和英国也没有代表西藏进行干涉。中国人在一年内占领了这个国家的重要据点。

台湾的挑战被认为要严重得多。在1949年一月放弃总统职位6个月之后,蒋介石退到台湾。国民党在1947年陈仪引发的动乱和屠杀之后巩固了在台湾的权力。台湾在1895到1945年期间日本人殖民统治之下,经济上繁荣起来。蒋介石迅速重新宣布他对岛上居民,他的流亡的国民党以及那一百万已经在台湾或在1949年共产党胜利之后撤退到台湾的军队的领导。解放军指挥官不抱有轻易重新夺取该岛的幻想。解放军已经在1949年10月夺取海岸附近的金门岛的尝试中被击败。在福建和浙江的第三野战军计划攻击台湾。1950年2月,指挥第三野战军部队的将军对前景作了坦率的估计:

我首先必须指出,解放东南沿海岛屿,特别是台湾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将会陷入中国近现代战争史上最大的战役。没有足够的运输船,适当的设备,充足的供应,台湾不可能打下来。另外,蒋介石的陆海空军与一批最顽固的逃离中国大陆的反动派聚集在一起,他们建立了强大的防御工事,依靠周围的海来做为保护。

因为这些困难,***和其他的政府领导人在采取什么样的正确措施方面有分歧。在1950年夏天,华南的军事巩固已经完成。大批的解放军老兵被转移到福建沿海地区,但是他们在那时并没有得到采取攻击台湾的行动的命令。对于这次延缓的一个可能的解释-----除了后勤和海军运输问题之外-----是共产党领导人希望台湾人自己会发动反对国民党占领者的叛乱另外一个可能的解释是那个夏天解放军部队中传染病流行,使很多人不适合作战。

担心军费会不断增加,同时又知道国民党在日本投降后,复员太多太快所遇到的问题 ,中共中央委员会决定在政府的严密监管之下部分复员。用中央委员会的话说:

解放军在保留主力的同时应该在1950年遣散部分部队,但是必须是在解放台湾和西藏,巩固国防以及镇压反革命的部队得到充足保证的条件下。复员工作必须谨慎进行以使复员士兵能够回家安居乐业。

尽管愤怒的共和党要求实施慷慨的援助计划来帮助蒋介石最终重新占领大陆,这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将会干涉中国的冲突。在1949年夏天,在杜鲁门总统的要求下,国务卿迪安.艾奇逊搜集了所有跟中国战时和内战经历,以及美国在中国的活动的相关的文件,他在信中写道:“国民党军队不需要被打败;他们是自己解体的。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一个对自己没有信心的政权和一个没有士气的军队是经受不了战争的考验的。”艾奇逊总结说美国进一步的援助和卷入会象以前的尝试一样没有意义。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同意他的说法。中国前任驻美大使胡适在五四运动前在康奈尔大学时曾经短暂地被***吸引。胡适在他的那本艾奇逊报告的边上写道:“马太福音27:24”(“因此当皮拉特发现他将得不到什么,而且一场暴乱即将开始的时候,他用水在众人面前洗他的手,说,‘我没有沾这个人的血,你们自己处理'”)。杜鲁门总统强烈的认为不卷入对于美国来说是正确的政策。在会见了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顾问后,杜鲁门在1950年1月发布的声明中明确宣布了他的立场。杜鲁门用葡萄牙人最先使用,后来又被很多外国人沿用的名字福摩萨来指台湾。他说:

美国对于福摩萨和任何其他中国领土没有掠夺计划。美国现在也没有在福摩萨获得特殊权利或优惠或建立军事基地的愿望。它也没有利用军事力量干涉现在局势的意图。美国政府也不会采取任何导致它卷入中国内部冲突的行动。

类似的,美国政府不会向福摩萨的中国军队提供援助或建议。在美国政府看来,福摩萨的资源足够他们获得他们认为对防卫该岛必要的物资。

同时国务院职员也提前起草了一旦台湾落入共产党手中他们将会发布的官方声明。

驻守日本的占领军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和迪安.艾奇逊现在确定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御环形线为沿着连接阿留申群岛,日本,冲绳,琉球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的一条线。中国人可以注意到美国对战略利益的界定不包括台湾,也不包括韩国,韩国自从1945年就在美国的保护下与苏联控制的北朝鲜沿着三八线分离成为独立的国家。一旦台湾被征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可以取得它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它已经为这积极活动。在1950年大批北朝鲜部队跨过三八线侵入南朝鲜的时候,美国和中国立场上的明显的和谐就不复存在。几周之内,北朝鲜军队沿着半岛迅速南下,占领了汉城,逼迫韩国人撤退到穷途末路的据点釜山港口。具有讽刺意味的巧合发生了。苏联这时因为安理会拒绝让中国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团代替台湾而在抵制联合国安理会。没有苏联否决的威胁,安理会其它成员迅速谴责北朝鲜,催促联合国会员国给予可能必要的援助。杜鲁门总统作出反应,命令驻扎在日本的美国部队援助韩国。15个其他国家的部队也加入进来,包括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菲律宾,加拿大,希腊和土耳其。担心中国人可能利用这个机会攻击台湾,杜鲁门还命令美国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巡逻作为一个“中立化”的举动。即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也不可能侵入台湾了。

中国在接下来几个月里的举动是个值得研究的有多种解释的问题。在中国报刊上,最初的报道唧唧叫的把韩国当作侵略方加以谴责;因此这场战争并没有引起特别的重视。中国并没有作出在战争中给予帮助的承诺。甚至开始时候北朝鲜军队对美国军队的胜利也没有受到重视。但是美国军队向釜山的移动以及凝固汽油弹攻击的效果却被暗暗的注意到。中国对美国第七舰队的巡逻活动的批评更加愤怒和坚决。周恩来以外交部长的身份,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把第七舰队的巡逻叫做“对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明显承认美国第七舰队的部署使对台湾的攻击不可能,中国领导人命令在福建沿海训练的第三军的大约三万人向北转移到沈阳地区。另外的部队也被向北转移到山东半岛。

在八月,联合国主持了棘手的谈判,包括讨论让中国取得在联合国的席位以换取中国帮助调停在朝鲜的冲突。同时,朝鲜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与蒋介石举行了友好会谈。麦克阿瑟重申了他对蒋介石政权的支持,宣布台湾是美国空军基地“岛屿链”的一部分。(然而麦克阿瑟没有同意在朝鲜战争中使用国民党部队)到八月下旬,联合国军在韩国取得重大胜利,毫不留情的轰炸朝鲜补给线,在坦克,大炮和空中方面获得战术优势。中国这时对美国的言论攻击更加激烈,全国都被谴责美国及其盟国在朝鲜的战争的群众集会所煽动。八月下旬的一份申明说:“美国帝国主义及其随从在侵略朝鲜中的野蛮行动不仅威胁亚洲和世界的和平,而且威胁到中国的安全。”该申明继续说:“北朝鲜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北朝鲜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北朝鲜的防御就是我们的防御。”

9月份的事件使中国更迅速的全面卷入战争。由苏联倡议的联合国和平努力失败。美国空战学院的院长说要在先发制人的打击中打击苏联的“原子弹基地”,他因为这种言论而被停职。在一场执行地很好的两栖调动中,麦克阿瑟登陆仁川,直逼北朝鲜前线的后方,试图切断他们的退路。当北朝鲜部队开始突围向回撤退的时候,周恩来通知充当中国信使的印度大使说如果美国侵入北朝鲜,中国将不得不干涉。美国军队在10月7号,跨过边界,在10月19号占领北朝鲜首都平壤继续向北推进到中国沿鸭绿江的边界。

在1950年10月中国部队躲过美国情报机构的侦察,秘密进入北朝鲜,开始援助北朝鲜共产党人。在几个星期的小规模预备战斗之后,中国军队在11月下旬开始对韩国和美国部队的全面进攻。盟军情报部门当时还不知道中国干涉的规模,后来知道中国那时已经有超过25万军队进入北朝鲜,中国军队的数字后来增加到70万人。

中国军队的司令彭德怀后来回忆说当他被告知中国军队将侵入朝鲜,他几夜无法入睡,此后不得不服用安眠药。但是他巧妙的协调了部队,在12月份的艰苦战斗中中国人再次把盟军推回到三八线。1951年1月联合国军继续朝南撤退,中国和北朝鲜部队再次夺取已经被烧毁的汉城(汉城)。联合国军重整队伍,。再次夺取汉城。这时战线位于三八线北边的丘陵地带。争取阵地优势的残酷战斗在继续,双方伤亡惨重。这个阶段发生了战争史上首次记录的喷气式战斗机中队之间的混战,美国首次使用直升飞机快速把部队运到阵地。麦克阿瑟由于不断的暗示盟军可能要攻击敌人在中国国内的庇护所而于1951年4月被杜鲁门解除职务。战争痛苦的延续了两年,1953年7月签署了停战协定,战争结束。停战协定部分是由于艾森豪威尔的努力。他在1952年竞选时候承诺要去朝鲜,一旦当选却通过核外交使得中国和北朝鲜进入最后谈判阶段。

那时美国的伤亡已经超过16万(54000死亡,103000受伤,5000失踪),韩国伤亡40万,北朝鲜伤亡60万,中国伤亡在70万到90万之间。中国从来没有公布确切的数字,因为他们声称他们在朝鲜的所有部队都是“志愿者”,而非正规军队人员。但是将近1百万人的惊人伤亡——许多是在最后一年被联合国军占绝对优势的火力所打死的——却使中国军事领导人踌躇不前。特别是彭德怀认识到中国如果想在常规战争中对抗西方,必须发展一支像苏联那样的更现代化的,装备更好的军队。在朝鲜冲突中死去的中国人中有***的第一个妻子杨开慧所生的存活下来的两个儿子中的长子。这个儿子,岸英,生于1922年,当时***组织湖南工人参加新成立的共产党指挥的最初的罢工。他曾经在莫斯科留学,还在延安当过农场工人。他的遗体被埋葬在朝鲜土地上。(毛仅有的另外一个儿子岸青,有精神疾病史,大部分时间呆在疗养院里。)

战争的国内影响是深刻的。最主要的是数以十万计的中国军人所受的苦难,他们在严冬作战,衣服,食品和弹药都很匮乏,而他们的敌人在空中和炮兵方面都有绝对优势。他们对敌人防守坚固的炮台的勇猛而代价高昂的进攻使得亲眼目睹的外国士兵惊讶。这种勇敢导致了关于中国人的忍耐和英雄主义的新的神秘气氛的产生。这些又在中国的文学作品,电影,戏剧和模范士兵英雄的故事中的用激动的语言详细阐述,强化牺牲和革命的价值观。中国也与苏联走的更近。苏联欣赏中国对于苏联集团的忠诚,向中国提供了大量军事物资——尽管中国必须为援助付款。

另外,战争中的事件也被用来加强对西方帝国主义邪恶的宣传,特别是把美国当作中国的首要敌人加以孤立。美国在朝鲜的卷入被视作美国在东亚的野心和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无法消除的仇恨的清晰证据。在关于战争的小说和报告文学中这样的主题得到强调。

这又导致战争的另外一个国内影响:仇视出于商业或宗教原因留在中国的大多数西方人或强迫他们离开中国。很多人,包括一些传教士被逮捕和正式指控为美帝国主义的间谍。中国政府发动群众运动把战争精神延伸到对国内间谍和所谓的以及真实的敌人特务的狂热搜寻中。同时对那些跟国民党有长期联系或在外国公司,大学或教会组织工作过的人的态度变得严厉。最终政府被迫承认它在统一中国方面失败了。台湾不会陷落,而将成为对中国国内进行轰炸袭击和破坏的潜在基地,在美国明显支持下还是一个敌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焦点。

在美国也如同在中国一样,战争的影响也是严重的,深深伤害了两个国家的相互理解。中国在战争中的“人海”战术使得亚洲人轻视生命的陈旧观点重新出现,同时深信中国人像机器人一样执行苏俄的命令,不能形成他们自己独立的政策。中国对美国和韩国战俘进行洗脑的做法更增加了对中国人的反感和恐惧。朝鲜和平谈判停顿了将近两年,因为中国要求所有中国战俘都被遣返,而超过1万4千中国战俘乞求不要被遣返,这也显示中国迅速变成一个残酷的独裁国家。中国最终在这个问题上让步。1万4千人被安置到其它地方,大部分安置到台湾。

中国共产党在战场上的力量使得美国重新审视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记录,大部分可以在艾奇逊给杜鲁门总统的冗长报告中找到。该报告1949年出版,长达1054页,充满表格和附录。对于那些由于党派政治原因或内心信念而强烈反共的人们来说,那些曾经对延安表达过同情的美国人有叛国的味道。赫尔利大使在他1945年后期辞职的时候就表达了这种观点。许多人此后表示赞同。美国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曾经在1944年认真考虑过——虽然是短暂的,武装中国共产党以促进联合作战。这个事实却被遗忘了。

美国国内反共的腐蚀性阶段对移民法,劳工立法,好莱坞的剧本作家以及媒体产生了影响。约瑟夫.麦卡锡参议员作出的模糊但是具有破坏性的颠覆指控使得该阶段达到顶点。这个阶段也排出了在10年的时间内对美-中关系进行坚定和崭新的审视的可能性。尽管在规模上比中国同时期对国内敌人的搜寻小得多,但是麦卡锡和其他人发动的指控和影射运动对于很多美国人产生了深刻的破坏性效果。国务院最优秀的中国问题专家持续受到忠诚调查,被解职或被调到远离世界事务的职位上。由于不能获得去中国旅行的护照,一代美国学者,学生和记者被剥夺了跟那个国家进行个人接触的机会。

当时越来越流行的说法是美国由于某种原因“失去”了中国——不管是通过有意叛国,外交人员的失职还是没有提供关键的军事和财政援助。这种观点的弥漫使得美国难以在其他国家遭遇共产党颠覆威胁的时候置身事外,尽管众所周知那些国家的政府腐败,不得民心,经济上具有剥削性。

中国共产党参加朝鲜战争短期内可能得利,因为如果美国在1950年10月大获全胜,并且能够建立一个统一的,能够生存下去的韩国政权,中国在它那么多重工业集中的极其重要的东北边界上就会有一个不友好的强大邻居。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代价是高昂的,长期的悲剧是中国失去了“新民主主义”的所有希望,而“新民主主义”在1949年的讲话和一些政策中有不太明确的体现。如果————看起来是无疑的——朝鲜在1950年的6月份的侵略得到苏联的支持,中国是个不太情愿的同谋——尽管这不太清楚——因为他们认为战争将会是没有痛苦的牵制,能够帮助他们夺取台湾,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无论如何,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走出朝鲜冲突时的心情比清朝在1894年时的心情好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