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女大学生的援助交际 曾有十个性伴侣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1395
导读:   “援助交际”这种在日本盛行多年的丑陋现象,在沈阳出现了。   一个线人的报料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通过网络和实地暗访等方式,深入调查,历时10余天,在警方的配合下,终于揭开网上“援助交际”的面纱———这种委婉的说法实际就是丑陋的财色交易。由于发生在网上,“援助交际”还触及法律空白。   [b]记者二次申请终获资格[/b]   5月15日,沈阳。有知情者举报称,网络上有一个名叫“援助交际区”的聊天区域从事钱色交易。   记者决定进入这里,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没想到,这里并不容易


“援助交际”这种在日本盛行多年的丑陋现象,在沈阳出现了。


一个线人的报料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通过网络和实地暗访等方式,深入调查,历时10余天,在警方的配合下,终于揭开网上“援助交际”的面纱———这种委婉的说法实际就是丑陋的财色交易。由于发生在网上,“援助交际”还触及法律空白。


记者二次申请终获资格


5月15日,沈阳。有知情者举报称,网络上有一个名叫“援助交际区”的聊天区域从事钱色交易。


记者决定进入这里,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没想到,这里并不容易进,陌生人要想进入,“管理员”需要进行“严格”的“网络审批”。


在网络上向这个所谓的“管理员”发出申请之后,管理员很快与记者通过网络进行了交谈,谈了大约15分钟,记者的申请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响应,再问,对方根本不答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女优米仓凉子


面对这种情况,记者只得更换了一个用户名,并且更换了上网地点,继续努力。3天后,“管理员”终于再次出现,并且再度与记者进行了交谈,很快,记者要求加入援助交际区的申请被“管理员”批准。


“援助交际”就是性交易


在对“援助交际区”长达一周的观察中,记者发现网友语言普遍“过格”。这些人最常谈的是如何与年轻的女性网友会面,其中也包括价格,而女性网名的成员却很少发言。


从记者加入“援助交际区”一直到6月1日,记者只是与这里的个别男性网名的成员进行了短暂的交谈。


6月1日,一位网民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援助交际”。“给钱的都算,”用这位网民的话来说,“援助交际”就是性交易。


记者联系上大二学生


在对“援助交际区”监视过程中,记者几次与管理员进行了交谈,但对方都表现得很正常,不过这种正常很快就变为不正常。


6月4日下午,记者在公共聊天区域内发出了一个疑问:“这里真的有援助交际吗?”


管理员突然以私聊方式向记者说出了一个价格,未等记者会意,他又急着追问记者。原来,这个管理员提供了一个女大学生,并称自己手中甚至还有处女可以出卖肉体。此前,记者曾通过另一个用户名从这名管理员手中,得到了数张年轻女性的视频照片。


“真的是学生?”“是,大二!”“长的怎么样?”“正经行呢!”这是记者与“援助交际区”管理员的一段对话。


经过短暂的交谈,记者得知,这名女大学生是沈阳某知名高校二年级学生,这名女学生可以在事先约好的时间内与记者在指定的地点见面。


第二天早8时,一年轻女性用大东区的一部固定电话打通了记者的电话。先是询问管理员是否已经定好了时间,接着就提出见面。商量好9时在北市场见面,她说自己穿着白衣裳。记者又叮嘱一定要把学生证带上。


“吊带裙”自称为男友卖身


9时,一个拎着塑料袋的女孩在北市场的牌楼下等着。看到记者,她立即迎上来,而这时候记者才发现,她正是管理员发过来的“吊带裙”。


她脸上立即泛起了职业性的笑容,为了更多了解情况,记者先把她带到了一家小饭店,开始攀谈起来。她自称是沈阳某大学的大学生,为了男友上学而不得不卖身赚钱。


今年大二的她是学习经营管理的,沈阳人,高中时交了男朋友。结果男朋友的父母患癌症相继死去,男朋友便开始过上贫困的生活,甚至考上了大学也没钱交学费。也就是从那时起,她便开始出外打工挣钱,甚至“援助交际”。她说她第一次“援助交际”是和三好街的一个白领。


不过她说自己的学生证忘在学校了。见情况差不多了,记者将她领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开好房间后,用短信通知附近的同事,5分钟后报警。进屋后吊带裙就站在了床边。


此时,她开始做热身工作,先把鞋脱了,整理好放到了床边,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盒安全套很熟练地两下撕开。就在这关键时刻,四个便衣警察冲了进来。民警将“吊带裙”和记者一起押上了110巡逻车。


派出所调查她确是大学生


派出所内,记者首先发现,这名女大学生此前说的那个悲情故事纯属虚构。经过讯问,民警确认了这名女青年的确是沈阳某职业学院的学生,但并不是她先前向记者所说的那所高校。原来,这名女子是沈阳人,现在某高校二年级就读,有时候出来做促销。原来,她和“援助交际区”的管理员是在网络上相识的,在相识了两周之后,这名管理员开始介绍“兼职”给这名女大学生。


对话卖春女生


6月6日晚6时,某高校校门前。另一“援助交际”“花雨伞”出现了。


记者与“花雨伞”也是在“援助交际区”相识,在网络上,她对记者承认自己从半年前开始从事“援助交际”。


拨了“花雨伞”电话之后,记者穿过长长的校区,来到约好的篮球场。正在等待时,她已经来到记者的背后,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穿着性感的服装,打着一把花雨伞。


她做了自我介绍,她是该校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为了不影响晚上休息,也考虑到安全问题,她只在白天“外卖”,而且最好是开车接送。


“你是我在援助交际群里找的第一个人,我喜欢和老男人来往,因为他们比较能包容我,这样很舒服。”“花雨伞”承认,她曾经有过10个性伴侣,除了第一任男友,还有两个出轨的男同学,剩下都是用钱来交易的。


“那你将来结婚了还会这么做吗?”记者问道,“肯定不会,我将来结婚一定会老实做个妻子的。”“那你老公万一知道了怎么办?假如他知道你有过10个性伴侣?”记者追问。


“如果他真的知道也不接受,那就只好分手了。”“花雨伞”说,不过她反驳:“我肯定不会告诉他。”


“援助交际”触及法律空白


在进一步调查中,难题很快出现。在整个事件中,最大的祸首是管理员,但由于管理员和这名女大学生包括记者根本没见过面,所有的事情都通过网络完成。


不过从专业人员口中,记者得到的消息是,由于管理员所做的事情都是在网络上。一方面是难以追查,另一方面是现行法律对网络上进行组织卖淫罪的证据如何认定还不十分完善,这很有可能导致援助交际区的管理员最后逃脱法律的制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