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铁娘子又预言:中国成不了超级大国!

猎猫 收藏 97 16813
导读: 近段时间来,关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放言——中国成不了超级大国的消息到处可见,她说:“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的权力,进而削弱我们西方国家的具有‘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目前引用此话的黎鸣先生以及2006年第16期《凤凰周刊》都表明是“据说”,并且使用的是同一翻译版本,我很难找到英文原话,进而判断撒切尔夫人的本意,是否有被媒体曲解的成分。但鉴于所有的评论都由这一版本展开,我也想谈谈“学说”与“观念”会不会在中国成为超级大国的道路上,恰住我们的咽喉!

近段时间来,关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放言——中国成不了超级大国的消息到处可见,她说:“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的权力,进而削弱我们西方国家的具有‘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目前引用此话的黎鸣先生以及2006年第16期《凤凰周刊》都表明是“据说”,并且使用的是同一翻译版本,我很难找到英文原话,进而判断撒切尔夫人的本意,是否有被媒体曲解的成分。但鉴于所有的评论都由这一版本展开,我也想谈谈“学说”与“观念”会不会在中国成为超级大国的道路上,恰住我们的咽喉!

最近听到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发言:“按照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十一五’末期,中国经济总量很有可能赶上德国,将达到人均三千美元左右。15年后……中国将达到人均五千美元左右,总量基本上可以赶上日本。再过30年至35年,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中国人均将达到一万美元,总量将大致赶上美国。”还看到一种论调:中国已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实体(以购买力测算),不久还将超过欧盟。中国拥有一个规模为一亿人口的新兴中产队伍,其中多数挂在网上,而像柳传志这样的富翁,至少有1000万个,每人的家产都有1000万美金以上。如今强大的中国企业,正摧毁着美国人与欧洲人的饭碗;而中国人赚来的美钞,又投资于美国国债,这使中国在全球的经济事务中,有了一张王牌。因此这个10年,或下个10年,中国必是世界的霸主。

以上种种言论多么似曾相识,没错,说的就象是当年的日本,那时全世界都很震惊,跨越式的经济增长很快使日本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但多少年过去了,也没有人承认日本是超级大国。想起60年代,当戴高乐第一次见到身材如三寸钉的日本总理时,便不屑地问,那个晶体管推销员是谁?在折腾了几十年“脱亚入欧”的“革命”之后,日本依然被排除在西方主流之外,英国《旁观者》说:“富豪可能有能力买一所豪宅,但在世界的第一张圆桌边上,钱却不易买到一个位置。”

很多观点似乎都在支持着撒切尔夫人的论调,中国今天又在重复着日本当年推销晶体管的老路,看似光鲜,却永远不是登堂入室的贵族,而只是被嘲弄的爆发户。黎鸣先生哀叹中国严重的文化赤字,列举了图书进出口中国与欧美国家相比为1比100的现状,说中国人在“历代儒家文人的修为,以及他们在两千多年中的顽固坚持”下丧失了真理。这种讨论很真诚,但我觉得悲观的成分大了一些。我们提到经济决定论或是思想观念影响力的时候,常常忽略了一个问题,贵族的形成从来不是天生的,超级大国的地位,是一个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军事、教育和科技的综合地位,同时其间的各项因素也是相互影响和严重制约的,但各项因素在向外界呈现上,有一个鲜明的顺序。回望古罗马帝国、中国唐王朝,再到近代的大英帝国、前苏联和今天的美国,每一个被承认的超级大国,对周边甚至世界的影响力都是全方位的,越是现代,影响力的辐射范围就越向纵深发展。但这种影响不是一次性到来的,这些历史上的超级大国都是首先拥有了强大的国内经济基础,才开始进行经济和军事的对外扩张,其结果就是现实的经济利益或政治上的影响力,文化和思想的表达和渗透总是在最后。历史证明,鸦片战争以前,英国向中国派多少传教士或商人也没有用,直到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国门,英国和西方列强的经济和政治势力渗透到这个曾经的东方巨龙的心脏,中国人才从繁荣的假象中醒来,才会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否则就不会有百日维新,也不会有新文化运动,更不会体现西方拥有“统治力的学说和思想”!

撒切尔夫人夫人说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是一个对将来的推断,而条件是中国不具备这种地位所应有的“‘传染性’的学说”。这一推断本身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就象说一棵三年的榕树不会形成环盖庭院的巨荫,原因是它没有足够的叶子来遮挡阳光,但她忽略了枝叶还在生长,成为巨荫其实是枝繁叶茂的结果而已。那么如果说中国的经济是主干,军事政治力量为枝干,科技、制度和文化就是榕树的叶子。同样是英国《旁观者》的评论:“中国目前的增长率,还远不是可持久的;因为它依赖的,是象征性的工资、腐败,近于乌有的环保措施,和一个往最好处说是危险的,往最坏处讲是已崩溃(按西方的标准)的金融体系。其次,如比尔·埃蒙特2003年写的,今日的中国,至多是一个中等国家,其国民人均产值与它的邻居如南韩比,则只是小巫,仅与乌克兰相当而已。”显然,中国所震惊世界的仅仅是那棵榕树主干的生长速度,速度再快也仅是三年的程度,至于枝叶的生长和延伸,都只是一个可期待的变量。当然叶子长虫死掉,或不能吸收阳光,枝干也不能生长,而没有枝干的高耸云霄,叶子再闹也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所以,中国人因不能在文化影响力上改变世界而捶胸顿足,显然是又犯了冒进主义的错误,中国要补的课还多着,连爆发户都不算,又怎能跨过贵族封号直接称王?

那么,中国究竟会不会拥有“传染”世界的学说和思想,这个问题现在不能做答,因为答案在将来,但这种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必然在现在。中国决不是一味复制的民族,在补完祖先拖欠了几个世纪的现代文明课程之后,中国人的文化精神,或是新的思想才有可能脱颖而出。想起L.S.STAVRIANOS在《A GLOBAL HISTORY FROM PREHISTORY TO THE 21ST CENTURY》中引用了一个“发达社会与‘遏止领先’”的概念,贫穷落后的西欧在默默无闻中崛起,而中国却在领先中落后,同样,今天的西方拥有了完善的体制,它们也难于变化,而变数中的中国,可能重新崛起。无论要不要成为超级大国,中国都不可掩盖的要露出全面复兴的野心,要重回世界之颠!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