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三章 暗流 暗流(一)

royf22 收藏 32 3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size][/URL] [内容简介] 看着面前成堆的缴获武器,李勇不由心花怒放,哈哈大笑着:“这下我们可是发达了!发达了!” 杨大力随手拿起一挺ZB-26式轻机枪,摆弄了两下,赞道:“好枪!比鬼子的歪把子好使多了!” 石头拿了一个子弹带,仔细数了数,最后大叫一声:“狗日的!国军也是富啊!一个子弹带就足足有二十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看着面前成堆的缴获武器,李勇不由心花怒放,哈哈大笑着:“这下我们可是发达了!发达了!”

杨大力随手拿起一挺ZB-26式轻机枪,摆弄了两下,赞道:“好枪!比鬼子的歪把子好使多了!”

石头拿了一个子弹带,仔细数了数,最后大叫一声:“狗日的!国军也是富啊!一个子弹带就足足有二十个弹夹一百发子弹!”

铁牛拍着垒在边上的弹药箱,说:“啧!啧!啧!不得了!国军一个营就有这么多备用弹药!”

鲁震明更夸张,一下子躺进了武器堆里,大笑着说:“这下俺们有武器弹药了!”

赵山药则一会儿摸摸那两门82mm迫击炮,一会儿又摸摸那六挺“二四式”重机枪,表情幸福极了!好半天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到周卫国面前说道:“连长,您说话就是算数!说半年内重建机炮排果真两个月不到,迫击炮和重机枪都有了!重机枪还多给了俺四挺呢!”

周卫国笑道:“这可是一个机炮连的装备,我可没说都给你!”

赵山药笑着说:“连长,只要有炮,让俺当炮手也成!”

周卫国故意说道:“那要是我不让你当炮手呢?”

赵山药摸了摸头,嘿嘿笑着说:“就算不当炮手,光看看炮俺也高兴!”

周卫国笑着摇了摇头,瞥眼看见站在一边微笑不语的吴有财,不由说道:“有财,你这个副支队长兼教导队队长怎么不说话?”

吴有财想了想,正色说:“支队长这次对国军手下留情的做法,有财佩服!”

周卫国叹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大家都是中国人,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的?多留着点力量打小鬼子不好么?”

吴有财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李勇这时走了过来,大声说道:“老周,刘营长送你的那支手枪给我看看。”

周卫国笑着将刘志辉送的那支M1911A1递了过去。

李勇接过枪,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爱不释手,连声说:“好枪!好枪!”

突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周,这枪送给我怎么样?”

周卫国一把抢过,数落道:“这是别人送给我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再送人?”

李勇撇了撇嘴,说:“小气!你不会再问刘营长要一支?”

周卫国笑骂道:“你脸皮可真是不一般的厚!”

李勇叹了口气,突然脸色古怪地说:“那个刘志辉也是,送你一支手枪,连枪套也没给你!子弹也只有七发!”

周卫国骂道:“去去去!别挑拨我们师兄弟的关系!人家枪套系在皮带上,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解皮带吧?”

李勇哈哈笑道:“你这人倒是有趣,和刘志辉才见面几天就开始维护他了?”

周卫国嘿嘿一笑,说:“谁让他是我师弟?”

李勇叹了口气,突然有些惋惜地说:“老周,你注意到没有,刘志辉的警卫班也是一色的德国造二十响!那可是十四支快慢机啊!你倒好,一句‘归还’就全还给人家了!真是大方!”

周卫国笑道:“算这么精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变成奸商了?”

李勇立刻说:“错!是也变成奸商!”

李勇刻意将“也”字咬得清楚无比,正色说:“我是跟你老周这个奸商学的!”

这话立刻把周卫国噎得直翻白眼!


这次反摩擦斗争有这么一个结果,倒也算得皆大欢喜了。

张楚虽然因为周卫国没有“坚决打击进犯我抗日根据地的国民党顽固派”,还有些不满,但既然反摩擦斗争取得胜利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清点完缴获的武器后,周卫国立刻决定将重机枪和迫击炮编为一个机炮连,还是由吴有财兼任连长,不过机炮连纳入教导队管辖,这样,教导队除了现有的步兵科,又多了个炮兵科专业。

除林水生和柱子这个狙击小组以外,三连全部换装缴获武器,特战队分成三个战斗小组,除原装备的快慢机保留外,每个小组改为装备一挺ZB-26式轻机枪和三支“中正式”步枪(特战队的机枪火力不设副射手,机枪弹药除射手携带一部分以外,都由小组其他三名队员帮助携带,反正这两种枪配用的都是7.92mm毛瑟尖弹)。其他步兵班也都用ZB-26替下歪把子,用“中正式”替下“三八式”,这样一来,在保留了全连主要武器弹药可以通用这个优点的基础上,大大增加了部队武器的杀伤力。而且,三连大部分战士都是老兵,自然很快就都适应了ZB-26这种优秀的轻机枪和“中正式”这种性能良好的仿制德国步枪。

周卫国本想将剩下的缴获武器全部装备涞阳县大队,但由于三连加强连的编制,剩下的缴获武器却不足以全部装备县大队的三个连,所以周卫国干脆只给了县大队两个连的缴获武器,剩下的一个连还是装备日制武器,这下剩下的一些缴获武器则暂时封存。至于三连和县大队两个连换装下来的日制武器,则用于装备各乡村的民兵,正好“三八式”步枪极小的后坐力也更加有利于使这些业余军人克服对射击的恐惧感。


几天以后,又一个惊喜来临了。

当得知一个小驮马队到达上洞村,领头的一个国军少尉指名道姓说要求见“周卫国长官”后,周卫国立刻和李勇骑马赶到了上洞村。

见到周卫国后,等了许久的少尉立刻立正敬礼,大声说道:“报告长官!卑职清源警备旅一团一营少尉参谋郭玉忠!奉命护送礼物,请长官查收!”

说完,先捧上一个木盒子,说:“这是我们营长私人送给长官的礼物。”

接着,又从腰跨的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纸恭敬地递给周卫国,说:“这是我们一营送给长官的礼物清单,请长官核对验收!”

周卫国呵呵笑道:“核对就免了吧,你们刘营长我还信不过?外面冷,请郭少尉和弟兄们到屋里坐坐,喝口茶吧,我这就叫我的人搬东西。”

郭玉忠腰板一挺,敬了个礼说:“谢谢长官!”

李勇立刻微笑着领着郭玉忠和驮马队的国军士兵先休息去了。

周卫国打开那木盒子,见里面正是一个M1911A1手枪的枪套,还有两个空弹匣和三盒共一百五十发崭新的11.43mm口径柯尔特手枪弹!

周卫国微微一笑,这个师弟真是心细啊!随后看手上的清单,只见清单上面赫然写着:“毛瑟七点九二公厘步枪弹一万发;德制二十响自来得手枪十四支,配子弹两千八百发;各种西药共计一箱;绷带等医疗用品共计两箱。”

周卫国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光用高兴来形容了!

这个师弟真是讲义气,不但送来了药品,还真的又送了这么多弹药!

至于那十四支快慢机,周卫国想想也就明白了,在夜袭刘志辉的营部时特战队俘虏了刘志辉的警卫班,虽然周卫国归还了他们的武器,但刘志辉看来是个实在人,还是把这些武器送给了周卫国!还额外赠送了子弹!有了这十四支快慢机,周卫国突然有了将特战队再扩充一个十四人分队的想法。

还有这些西药和医疗用品,可都是急需的东西,有了这些药品和医疗用品,受伤的战士就能得到及时救治,就可以有效减少伤亡!虽然数量少了一点,但刘志辉说的没错,国军的西药也不多,能送这么多给自己,刘志辉已经很给面子了!

周卫国叫过了赵杰,吩咐他指挥战士们搬运这些礼物,赵杰欢喜地领命而去,不一会就召集了几十名战士,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周卫国是带着微笑走进郭玉忠他们休息的屋子的。

郭玉忠见到他,立刻带着其他国军士兵站了起来,肃立一边。

周卫国摆摆手,说:“坐!都坐下!大家既然是抗日的同志,就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郭玉忠这才和众人一起坐下。

众人又聊了一会,周卫国还留他们吃过午饭,这才亲自将他们送出了村。

郭玉忠一行走后,周卫国将那个木盒子递给了李勇,微笑着说:“老李,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李勇打开盒子,看见刘志辉送的枪套、弹匣和子弹后,立刻竖起拇指,说:“这刘志辉是个厚道人!先前我倒是小瞧他了!”


过了几天,那个叫郭玉忠的少尉参谋居然又进山了,不过这回他送来的是清源警备旅少将旅长汤炳全的亲笔信:

“卫国贤弟:见信如晤。弟之威名,愚兄素仰之。淞沪血战骁勇无敌之战车连,沪宁线上后卫全军之独立营,南京一役为国成仁之预一团,无不令闻者动容,见者涕泣,更令全军振奋!弟之坚毅果敢,大智大勇,至忠至诚,愚兄皆不如,思之不胜愧也!然自南京一役,弟音信杳渺,愚兄虽多方查找,奈何未尝一得,窃思之,以弟罹文少保(文天祥)、史阁部(史可法)之噩,自此夙夜洒泪,为党国失一虎将而痛,为江南去一才俊而悲!今闻贤弟得脱大难,英武更胜往昔,愚兄之喜,非言语所能表述于万一!愚兄驽钝,窃居清源警备旅旅长之职,负保境安民之责,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唯思鞠躬尽瘁,以报效党国!兹定于本月十四日于清源县城与贤弟共商合作抗日事宜,望贤弟不吝一行,愚兄定倒屐相迎。清源警备旅少将旅长汤炳全。民国三十年二月六日”

看完这封信,周卫国微微一笑,说:“郭参谋,回去告诉汤旅长。二月十四日,我周卫国一定准时到清源拜会他!还有,见到你们营长,替我谢谢他!他送的礼物我很是喜欢!到清源后,我一定找他喝酒!”

郭玉忠立正敬礼,大声应道:“是!”

欢天喜地地回去了。

郭玉忠走后,周卫国将信递给了李勇。

李勇接过信看了起来,看完后,却对这封半文半白不伦不类的信有些摸不着头脑,周卫国微笑着给他解释过后,李勇忍不住笑了,说:“这位汤旅长对你可真不错,又是哭又是流鼻涕的,你们以前认识吗?”

周卫国一摊手,笑道:“我不认识他!但我当年名气大得很,他认识我倒是一点也不奇怪!”

李勇笑骂道:“皮厚!”

随即叹道:“这封信说了这么多,就一句‘本月十四日于清源县城与贤弟共商合作抗日事宜’才算说到点子上了!我倒真是佩服这位旅长大人说废话的本事!”

周卫国笑道:“这就叫做官样文章!如果简捷明了直截了当岂不显得这位汤旅长太没有学问?”

李勇突然皱眉说:“老周,你真要去清源?”

周卫国说:“去!当然要去!人家有请,为什么不去?”

李勇说:“可你就不怕他们玩什么花招?”

周卫国正色说:“怕!”

李勇一愣,他倒没想到周卫国会给出这么个答案。

周卫国一笑,说:“我虽然怕,但却更好奇!我就是想知道这位名叫汤炳全的旅长大人究竟想玩什么花招!”

李勇沉吟着说:“难道你就这样孤身犯险?”

周卫国说:“谁说我要孤身犯险?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又不是关云长,没事玩什么单刀赴会?不明底细就一个人撞进去,我才不会这么傻呢!现在离会面还有七八天时间,我想好了,这几天就让特战队分批进入清源县城,再让清源的地下党同志配合他们潜伏下来。有什么事我们也好预做准备!”

李勇点了点头,说:“这我就放心了!”

周卫国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那位汤旅长真要有什么见不得台面的动作,那就该他倒霉了!”


周卫国前往清源县城和汤炳全会面的事遭到了张楚的强烈反对,他的理由很简单:“虎头山根据地的军事主官不应该也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对此,周卫国的态度非常坚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是我们在这里空谈就可以形成的,要靠我们去争取!清源的那个国军警备旅有三四千人马,如果他们能够真心抗日,虎头山地区就多了一份可观的抗日力量!但如果他们倒向鬼子,对我们就是莫大的威胁!我个人认为,在这种形势微妙的时候表达出我们对于合作抗日的足够诚意极为重要!这个险,值得冒!”

陈怡也表示了对周卫国安全的担忧:“这次清源的国军在我们虎头山吃了这么大一个暗亏,你去清源会不会有危险?如果他们抓住你要挟我们怎么办?”

周卫国对陈怡微一点头说:“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对于可能遇到的危险,我和李指导员已经早有安排,地下党的同志也给予了充分配合!还有,上次进攻虎头山的国军营长刘志辉是我在中央军校的师弟,同是黄埔一脉,这个情分还是有的!”

其实,还有些话周卫国没有说出来。从清源地下党传回的情报看,汤炳全并不是黄埔出身的军官,虽然领一个少将旅长的头衔,但现在的清源警备旅,原来的独立旅却是原本江苏的地方保安团扩编的部队,他之所以对刘志辉青眼有加主要也是因为刘志辉是黄埔出身。既然这样,对于自己这个在委员长那里都挂得上号的得意门生,又有张治中这一层关系,汤炳全无论无何是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的!只是这些话,却多少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李勇这回当然站在了周卫国的一边:“我支持老周和汤炳全会面,这次正是争取清源国军和我们团结抗战的好机会。老周说的有道理,如果他不去,那么汤炳全就会说是我们八路军不愿合作抗日,不是他汤炳全有意搞摩擦!这么一来,我们就被动了!而老周如果去了,由于我们准备充分,至少安全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汤炳全是真心抗日,通过这次会面我们就此和清源县的国军形成抗日统一战线就更好了!何况,老周是黄埔军校出身,汤炳全要动老周,好歹也是要掂量掂量的!”

周卫国不由在心里暗赞李勇,他能想到这一层实在难得!

最后投票,是三比一,只有张楚反对!周卫国去清源和汤炳全会面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二月十四日一大早,周卫国带着杨大力骑马出发了。

这次周卫国能带上自己让杨大力大为高兴,一路上乐得合不拢嘴。

出了虎头山,周卫国忍不住对杨大力说道:“大力,知道吗,今天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

杨大力奇道:“什么特别的日子?”

周卫国笑道:“今天在西方国家叫作情人节!就是情人相会的日子!”

杨大力一愣,说:“班长,您和那个汤旅长会面难道也是情人相会?”

周卫国立刻开始咳嗽,他不得不承认,有些和赵杰能说的话还真是不能和杨大力说!

不过很快,周卫国就将烦恼抛在一边,微笑道:“不知这位汤旅长究竟是怎样的一号人物?”

杨大力撇了撇嘴说:“又不是女人,管他是什么人物!”

周卫国苦笑摇头,随即大声说道:“大力,走!我们乡巴佬进城去!”

用力一拍马背,飞驰而去!

杨大力嘀咕了一句不知什么话后,赶紧拍马赶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