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掠夺:二战日本掠夺亚洲国家黄金揭秘

海狼元帅 收藏 1 112
导读:“山下黄金”的故事自1945年日本投降后,一直在民间流传,在“传说”与史实之间一直没有得到学界和官方的澄清,美国作家西格雷夫夫妇用了18年的时间收集资料,追踪案件,终于获悉这批价值被认为有上万亿美元的财富的去向。   这本叫做《黄金武士》的书一出版就引起轩然大波,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目前中译本已经上市,书中披露的史实史料令人震撼。部分学者自动加入到对“黄金”的研究中。《财经时报》根据书中提供的线索,走访了大量的专家、学者,并采访到该书作者及组织编译者,试图揭示出故事背后的隐秘。   史上最大

“山下黄金”的故事自1945年日本投降后,一直在民间流传,在“传说”与史实之间一直没有得到学界和官方的澄清,美国作家西格雷夫夫妇用了18年的时间收集资料,追踪案件,终于获悉这批价值被认为有上万亿美元的财富的去向。


这本叫做《黄金武士》的书一出版就引起轩然大波,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目前中译本已经上市,书中披露的史实史料令人震撼。部分学者自动加入到对“黄金”的研究中。《财经时报》根据书中提供的线索,走访了大量的专家、学者,并采访到该书作者及组织编译者,试图揭示出故事背后的隐秘。


史上最大黄金掠夺秘闻一笔巨大的不可思议的财富,在二战期间被日本从ZG及其他亚洲国家掠夺,并在二战之后,从日本人手中转移给了美国**,成为美国以某种隐秘方式限制异己势力发展的政治资本,甚至是国际金融市场无与伦比的一股搅局力量。


尽管日美两国对这笔财富一直否认,但最近一本由对外翻译出版社出版、名为《黄金武士》的书,却让它重新成为搅动整个世界的话题。


如果书中所列“传闻”或“史实”确有根据,那么这笔财富将可能达到惊人的数以万亿美元之巨,考虑到目前全球GDP总和不过40万亿美元,那么理论上讲,能够掌控和利用这笔财富,美国将可以不止一次而是十余次买下整个世界。


书中推断,二战之后,日本利用这笔财富与美国**达成秘密协议,从而获得了美国**的信任和支持,并为自己战后的发展赢得喘息之机。


1945年二战结束,美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日本已濒临破产,整个国家一贫如洗,然而不出20年,日本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济神话,对于日本的这种迅速崛起是否利用了掠夺来的这笔巨额财富,已开始引发人们的种种猜测。


真相究竟是什么?这笔财富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具体数额又是多少?是否真如描述的那样像天文数字般巨大?日美之间又是如何联手利用和操控这笔财富?所有这些问题,尽管本报记者进行了大量走访、查证,但结果都仍然是令人困惑的。显然,这是一个应当动用国家力量加以探究的课题。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国内一些民间人士已开始就这笔财富向日本发起一场新的索赔运动。然而,现在的问题还不在于这场索赔运动最终能否成功,而更在于,如何阻挡某些国家利用这笔财富,通过全球金融市场,操纵全球经济及政治体系,从而达到破坏发展ZG家“和平崛起”的愿望。


目前正被热炒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已让人产生种种联想,联想之余,则是通过收集证据和设立各种防范手段,以阻止某些灾难性后果的出现。


一次民间的集体认定“绝对是存在的。要不然日本为什么能在战后迅速富裕起来?”国内著名对日索赔人士、“历史、人权、和平基金管理委员会”总监事王选这样肯定地对记者表示。这位被认为足以令整个日本颤抖的ZG女人坚决地说:“战争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就是屠戮生命?控制财富才是最重要的。”王选说,以前她到日本人家做客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日本人家里的ZG古代艺术品。“这些艺术品不排除有购买的,但是很大一部分我相信是侵略ZG的时候掠夺的。”在从事细菌战诉讼的8年时间里,她去过的很多日本老兵家里都发现有精美的外国珍贵文物。


曾代理首次ZG劳工集体诉讼案的律师孙靖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居住在美国的世界KR**史实维护会会长丁元,在越洋电话中依然激动地说:“这笔财富是绝对存在的,我碰到过日本人去菲律宾旅游时偷偷地去寻宝。”据丁元掌握的资料,菲律宾的华文报纸《商报》的发行人余长根亲眼目睹过掘宝事件,同时,香港索偿协会会长吴溢兴组织二战期间受到掠夺的机构和个人,10年来不断在向日本**追讨。当年日本军队抢劫后,三菱银行等日本银行开付的白条和没有价值的军票,许多人手上都还有。


《财经时报》联系上《黄金武士》作者西格雷夫夫妇,他们向记者展示了他们通过18年的追访,找到的数以千计的文件和对当事人数千小时的采访。


他们发现了日本二战期间的“金百合”计划,并发现了175个日本“皇家藏宝金库”中的一个隧道的地图。西格雷夫夫妇发现的这个藏宝库地图,上面标明了这个藏宝库藏下了价值777万亿日元(按1944年汇率计,约为194万亿美元)的财宝。当然西格雷夫夫妇也表示,当时藏宝人为了迷惑世人,在相关数字后面多添或少添了两个零,这就使得具体财富数额变为更大的迷团。


关于这笔财富具体的历史证据,便是1975年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从其中一个藏宝库运出了价值约80亿美元的金砖”。


“**的缄默丝毫不能否认这个事实的存在!”西格雷夫夫妇告诉《财经时报》。


ZG经济可能被摧毁?



虽然这笔“黑金”的精确数字目前尚无法估计,但记者所接触的绝大多数学者及专业人士都认定书中这笔“黑金”肯定是存在的。


作者在书中提出“一个藏宝点就发现有大约价值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财宝”,对于这个数字的真实性,ZG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的专家曾刚表示,“这个数字太庞大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黄金武士》的作者认为,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日本人非常系统地打劫的都是“拥有数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


仅以ZG为例,“八国联军”打劫的不过是ZG“皇家”的部分财富,而对民间财富几乎未动。但日本不一样,从皇宫到民间,甚至各种存在于ZG、控制大量财富的***组织,几乎全部被日本洗劫一空。因此,这笔财富之巨大,完全可以想象。


西格雷夫夫妇认定的另一个事实是,这笔钱目前被美国**秘密掌控,而且是用它作为颠覆所谓“****政权”的政治基金。这种“非赢利”的目的,到底应当如何认识它的危害性,或许值得所有发展ZG家,尤其是ZG高度关注。


对于这笔数目庞大得难以计数的“黑金”,尽管更多的人认为“理应归还受害国”,但国内一些金融专家却有着更为实际的想法。


“从目前来讲,期待日本主动归还财物,可能还不大现实,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注意的不是归不归还,而是应该弄清这笔巨额财富的存在对于世界经济,尤其是ZG经济政治局势会产生什么样的重大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融学者表示,“冷战结束后,发生在各个弱小国家的金融危机,都已证明,一笔足够巨额的‘热钱’,足以摧毁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从而使其部分甚至全部丧失经济主权。”


曾刚表示:“ZG目前的GDP大约是13.6515万亿元人民币,而2004年整个世界的GDP加在一起,也才只有40.8万亿美元,那么可想而知,不夸张地说,这笔黑金是足可以买下整个世界的。”


另有专家分析说:“如果美国想利用这笔钱赢利,那么我们可以出台一些相应的措施,使他们的赢利空间消失,从而避免经济受挫。但是,如果他们以非赢利的目的将这笔‘热钱’输入某一个国家,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典型例证。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笔‘黑金’决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事件,而更牵扯到ZG乃至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的安全。”


专家表示,如果ZG完全开放金融市场,这笔来历神秘的“黑金”很有可能就会流入ZG市场。那样,ZG的经济体系就极有可能受到难以想象的冲击。所以,《黄金武士》中所提及的那些内容,真正的意义其实恰在于此,这种可怕的后果,才是当今ZG应该密切关注的问题。


艰难的追查之路


金融专家的观点,或许能给相关历史学家提供一个独特视角,那就是除了历史对证和经济索赔外,更应该警醒这笔神秘的“黑金”对当下ZG经济和政治安全的潜在威胁。


目前在美国和日本,尚没有任何媒体对这笔财富进行报道和关注。从其自身利益角度看,这或许并不奇怪,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目前国内相关机构也并没有展开对这一段史实的调查和研究。


ZG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编审卞修月,长期从事KR**人员及财产损失研究。他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相关研究还是空白,仅有浙江和广东的两名学者袁成毅、黄菊艳对浙江和广东在二战期间的财产损失做过研究。


但是在袁成毅著的《浙江省KZ损失初步研究》和黄菊艳著的《KZ时期广东经济损失研究》两书中,并没有出现王选所期望的详细条目。另一位学者孟国祥1995年所著的《ZGKZ损失调查及对日索赔史略》一书中,记录了日本从ZG个别银行、矿藏等地掠夺的数据,同样缺乏对整个KZ时期日本财富掠夺活动的研究。这些著作均没有提到《黄金武士》一书中提到的“山下黄金”。“‘山下黄金’目前还是一个传说吗?不知道,因为没有任何的资料。但是,它有可能存在。”卞修月说,“也不是没有资料就无法研究,但研究下去的难度很大。大陆和TY两地资料的分散,大陆档案资料的难以利用,已知资料中的复杂数据换算、单位换算、统计整合等都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当日本快要投降的时候,菲律宾的一些岛屿上,一群劳工还在地下没日没夜挖着不知何用的隧道。几天之后,成吨的黄金和财宝被运往那里掩埋,永远地掩埋。当那些工人刚要爬上地面的瞬间,一声巨响,然后便是一片死寂。一切成为永久的秘密,只留下一个叫做“金百合”的传说在战争中,日本军队惨无人道的暴行无人不知,但在历史的尘烟后面却还掩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当时,日本每到一处,都毫无例外地将那里的财宝洗劫一空,这其中包括大量的黄金、珠宝,以及珍本书籍字画和大量的艺术品。


当日本快要投降的时候,菲律宾的一些岛屿上,一群劳工还在地下没日没夜挖着不知何用的隧道。几天之后,成吨的黄金和财宝被运往那里掩埋。




两名西方作者发现的惊天秘闻


这一切本该在战后归还受害国的珍宝,从此被悄无声息地掩埋在分散于世界各处的数百个藏宝点。美国和日本心照不宣地共同守护着这个秘密。为了掩埋证据,大量的知情者被杀人灭口,大量的资料被篡改或烧毁。


有专家估测,正是这笔被称为20世纪最大秘密并沾满血迹的财富,使日本战败之后,并没有在经济上倒下,这些黑金也成为日本在全球政治格局中的一个重要筹码。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分析是,当美国知晓这一秘密后,并没有主持正义而是参与分赃,用这笔至今已经难以估算的“黑金”操控着某些国家的政治经济走势。


但这一隐藏极深的秘密却被两名美国作家发现了,他们随后遭遇的便是秘密组织的追杀和沦落天涯的逃亡。


斯特林和佩吉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着ZG历史,他们曾因写下《宋家王朝》而遭到追杀,又因写出了《马科斯王朝》而触怒菲律宾**。但是他们做这一切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为了真正揭开日本在战争时期从亚洲各国抢走珍宝的秘密,他们花费了18年时间,搜集了大量证据,走访了多个国家采访证人。当他们把一切真相梳理之后,最终义无返顾地写出了《黄金武士》一书。而这一次,他们激怒的却是美国,更疯狂的暗杀威胁随之而来。


险恶的“金百合”


自从他们决定要将真相公之于众以来,就一直受到来自各方的威胁与恐吓,并不得不为此东躲西藏。至今他们仍隐居在法国山区。


1984年,这两位作者写出了一部关于***夫人家族的书,名字叫做《宋家王朝》。那是他们第一本传记类的作品。


这本书所揭示的关于***及其家族的历史真相,曾一度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这本书的成功也更加激起了他们对东亚尤其是ZG历史的好奇心,他们想了解更多的真相。为此,他们展开了一系列漫长而艰险的发现之旅。


他们是在写作关于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家族一书(即《马科斯王朝》)的过程中,了解到一直流传于民间的“山下黄金宝藏”一说的。


他们被隐藏在这一传闻背后的惊天之秘所震惊了。为了把真相调查清楚,西格雷夫夫妇开始了详尽的调查工作。


通过调查,他们了解到,马科斯之所以能从一个本来一贫如洗的政客,一夜之间变身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就是因为这笔宝藏。


他们多方寻访的证据表明,二战结束后,马科斯与日本人做了一笔交易,并一起将大量从亚洲各国抢劫而来的黄金、珠宝和钻石埋在了多个岛屿。


调查过程中,他们找到了当初参与埋藏宝藏的工人并拍摄了数千张照片,同时为了证实证词,他们甚至还找到了前CIA(中央情报局)的官员。


那些黄金当中的一部分曾经被美国**安排,用直升机运往瑞士等地。为了保证得到所有证词的真实性,西格雷夫夫妇甚至寻找到了曾经把那些黄金运出国外的飞行员。


“我们知道了许多关于山下黄金的事情,甚至知道了战争中他们将那些财宝埋藏的地点以及都有哪些人参与。但我们不知道裕仁家族在这个过程中到底做了些什么。”带着这个谜团,他们继续工作,就在9年前,在写作《大和王朝》的时候,他们找到了线索。


日本将那些财宝的掩埋工作叫做“金百合计划”。而天皇的兄弟秩父宫,就是“金百合行动”的负责人。裕仁家族的亲自参与,就是为了防止财宝在埋葬过程流失。


正当西格雷夫夫妇以为一切秘密都已揭开的时候,他们又一次发现了更为惊人的秘密。


1945年,美国**在菲律宾的许多岛屿上发现了那些被埋藏起来的从各国抢劫而来的黄金。从1945年到1951年,陆续发现的数量巨大的黄金和宝藏使美国**改变了对日本的态度。


华盛顿不再惩罚日本,不再要求日本政体改为多党**制,也不再要求日本向受害国道歉并赔偿包括劳工在内的受害者,甚至没有要求日本归还抢劫而来的财宝。因为华盛顿已经决定要与日本成为“朋友”。


1951年,美国订下了“和平条约”,以证明战后的日本已一贫如洗,无力进行战争赔偿。就这样,那些本该归还的财宝被保护了起来,同时,日本以所谓顾问费的形式将大笔钱财给予美国**。


美国和日本联手一起将这个20世纪最大的秘密永远掩埋了起来。


险象环生的探索之路



斯特林和他的妻子兼助手佩吉在写作、调查真相的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们为了证明一个证据的可靠性,会去多个国家采访数十人,之后再翻阅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档案,并把得到的一切与之对比,然后才得出结论。但因为他们所调查的事情基本上属于各个国家的顶级机密,而且有的资料已经被一些权力人物私自篡改,可想而知,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多么困难与危险。


为了得到一手材料,他们不得不与一些“政治骗子”周旋以求在他们谈话的漏洞中得到蛛丝马迹,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生命时常受到威胁。


在他们写作《马科斯王朝》的时候,就遇到过类似的危险,而当《黄金武士》在一些国家出版后,电话遭到窃听、邮件遭到监控。更为严重的是,他们开始接到死亡威胁。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位官员甚至公开宣称:“为了制止机密情报的泄露,必要时将派特种部队到他们家。”


这一切并没有把他们吓倒。他们从写作第一本书开始就精确对待每一份资料。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掌握了真正的证据才能将真相告诉大众。


“我们为了确定某个人说法的真实性,就要采访许多其他的人。而且我们经常要和一些职业的以及业余的骗子打交道。有时候明明知道他们在说假话,但是我们也要和那些人周旋下去,因为有时他们一走嘴,就会有真话不知不觉被说出来了。”


斯特林讲了一个真实的例子。“有一次,我们采访一位名叫兰斯代尔的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他可以说是一名职业说谎家。当他从中央情报局退休之后,我们采访了他。因为我们和他都有一些菲律宾的朋友,所以在谈话的时候他感觉到很放松,有时他会给我们讲一些二战之后在马尼拉的趣事。有些故事很有趣,他觉得我们是很好的听众,有时就放松了警惕。有一次,在一段话即将结束时,他说,‘当然,在小岛那件事情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事后斯特林追问小岛是谁,而兰斯代尔警觉地将话题差开了。后来在调查中,他们得知小岛就是山下奉文的助手,而正是这个小岛告诉了兰斯代尔山下黄金的埋藏地点。为了得到更多的关于那笔宝藏的信息,兰斯代尔把小岛从监狱中释放回日本,并与他达成了秘密的交易。


“ZG只要有两个王选就能让日本沉没。”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曾发出这样的感慨。


记者是在理想大厦的门口见到王选的,3个沉甸甸的包在她身上显得分外扎眼。虽然在媒体的视线里,她从来都是严肃的,但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她时常会流露出灿烂的笑容,并把这种情绪感染给身边的人。

译工作的情况。


王选:该书的作者没有挑选其他的人,因为他们很信任我,我们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们对我的语言能力和我的人格都比较信任。对于这样的历史著作,一定要忠于原著。我组织了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的一些朋友翻译。我们是完全忠于原著,全部采用直译,每一个细节我们都很重视。整个翻译过程都令我们无比震撼。


《财经时报》:震撼来自于哪些方面?


王选:这本书揭露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就是二战结束时,日本并不像所宣称的那样破产了,而是在菲律宾埋藏了大量的黄金。这个宝藏的数量说出来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并且更严重的是这个秘密一直被隐藏着,而且这个罪行还在不断被传染,传染到美国。这一大笔钱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美国沾手了,这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耻辱之一。


《财经时报》:书中提到的事实你有没有产生过质疑?


王选:我可以非常肯定的是,日本在二战期间从亚洲12个国家掠夺了巨额财富,并抢劫了大量艺术品,可以说整个扫荡了这些国家古老的文明。作者花了18年时间追踪采访调查,我觉得相关结论可信度还是很大的。比如说宝藏,肯定是有的,而且可以查得出来。具体数额则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财经时报》:为什么这个秘密直到现在才被揭开?


王选:因为这关系到美国和日本的国家利益。


《财经时报》:你认为这本书会产生预期中的影响吗?


王选:如果说这本书在ZG都不能造成影响,那我会觉得这是一种极大的悲哀。


《财经时报》:在翻译完这本书后,你下一步工作将是什么?


王选:争取官方跟作者取得联系,然后组织班子调查研究。拿出确凿证据后向国际法院提出诉讼。抢夺的东西必须要归还,我想这是每一个人所要知晓的道理。


《财经时报》:对细菌战的诉讼进行了8年,二审还是败诉了,而追讨被掠夺的财富将是一件更复杂的事,你认为希望有多大?


王选:这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抢夺的东西当然要归还。我从来就没有绝望过,如果我绝望了,他们就得逞了。


《财经时报》:就你个人而言,你从事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这里面需要大量花费,经费从何而来?



王选:到现在为止我做这些事情是没有工资的。现在比当初好一点的是,经费不用我自己拿了,我也没钱拿出来了。


现在**有关方面给了我一个历史和平人权基金会总监事的职务,但基本没有实际意义。我让一个朋友给基金会捐了50万元,我的费用都是从这50万元里面出的,不用国家一分钱。好在现在国内的一些活动经费有企业给我报销。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到处跑了,跑的话有演讲费。媒体找我去做节目,他们有的会给稿费。


《财经时报》:这些年来,你已被公众认为是正义的代言人,你如何看待这个身份?


王选:我觉得做一件事情,一个要合法,还有一个是要合乎道德。如果不合乎这两样东西,我就会觉得心里失衡,晚上睡不好觉,整天不踏实。我之所以敢在媒体面前讲个不停,话很多,是因为我两只脚站在地球上,站得很稳。


这是一次独特的访谈。作者隐居在法国的山区,只留下了一个邮件地址。和记者的笔谈中,这位年近70岁的作者,仍然像一名斗士,语言中充满着激情。


问:你最开始为什么要写作《黄金武士》?我想知道你的初衷。


答:写作每一本书都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什么是真相,也可以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官方的宣传和谎言。我们看到有些国家是如此腐败和肮脏,所以决定写这本书,要告诉人们真相。


问:在你们搜集证据的18年时间里,有什么组织或者个人给予你们物质上的资助吗?


答:我写书的所得可以支撑我的生活。从1979年开始我就完全独立了,开始靠写作的所得生活,当然有时候钱会多一点,有时候会少一点,但无论如何都可以不依靠别人的资助了。


问:我知道你们采访了很多人,其中大多数都是某些秘密的见证者。我想知道,那些证人为什么会相信你们并最终决定告诉你们实情?而你们又为什么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呢?


答:我要说能和佩吉这样的人在一起工作是我的幸运。在调查方面,她很优秀。我们的书说出了一些国家及权势家族的秘密,他们希望这些秘密永远也不被别人知道。佩吉有她自己的办法进入档案馆并找到证据。至于证人,我们知道事实永远不可能绝对,但是你可以尽力接近事实,剩下的则要由读者自己去决定了。


问:如今《黄金武士》已经在很多国家发行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反应是什么?好像媒体很少有关于这本书的报道,而且据说你们的生命受到威胁。那么美国读者的反应又是怎样的呢?


答:美国**利用很多方式控制着媒体。华盛顿封锁了报纸和杂志有关这本书的消息和文章。我们已经被警告不要到美国和英国旅行,他们会在我们的行李里放毒品以驱逐我们,或者会谋杀我们并且让那一切看起来像是自杀。所以我们无论去哪里都非常小心。


美国的读者看完这本书之后,感到非常震惊。他们知道了华盛顿是怎样欺骗公众的。亨利·福特,就是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曾经说过,如果美国民众知道了那笔钱的真相,可能会发生Revolution。


其他国家并没有找我们的麻烦。韩国的一家出版商在去年把它翻译出版了,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馈。世界上最大的一家西班牙语出版社也准备出版我们的书。中文版是最重要的,因为ZG人是那场战争中受伤害最大的国家,那黄金宝藏中的大多数也是从ZG抢去的。


问:你们在书中所提到的黄金的数量实在是太庞大了。你们能肯定那数量的准确性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它足可以影响到世界经济格局与体系的安全。


答:没有办法知道这笔财富的数量到底是多少,美国一直隐瞒着。ZG的一些专家认为,那是20世纪最大的秘密。我们可以肯定,我们所说的那些事实基本是准确的。世界经济体系确实有可能因为这个秘密而崩溃,就像亨利·福特预言的,在美国可能会引起一场Revolution。


问:我想知道你们书中的那些证人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安全吗?


答:书中涉及的大多数证人已因各种原因离世,剩下的少数也已接近生命的尽头。我想他们的生活依旧是平静的。


问:最后说说你们日常生活的状况吧。在我们看来,那充满传奇。


答:佩吉和我20年来一直住在欧洲,多数时候是荷兰和法国。但是我们经常去亚洲,我们的根在那里。我现在68岁了,我想以后可能不会再有很多机会去旅行了。现在我们一直在山里过着非常平静的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