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铁血风云(二) 第五回[除尽余孽征射辉]第三回[远征射辉] 第五回[除尽余孽征射辉]第三回[远征射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随着紫云渐渐远去的声音,很长一段时间宣和殿内都没有声息,仍是一片默然,众人还在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办法再高兴起来,眼看着胜利庆功宴的喜庆就要在这样冷静中收场的时候。

“大家继续!继续!呵呵!小女无知,扰了各位英雄及爱卿的兴。朕惭愧啊!教女无方,教女无方!”清河君见众人这样闷闷的坐着,便自嘲的苦笑说道。

雷卷何其聪明,哪有不知道此时正是自己出面的时候?只见他手执酒杯,哈哈一笑。往玄烨和骨哲那边走了过去,口中还说道:“玄烨帮主,骨哲兄。此次敝国危难,还得你们鼎力相助。雷卷不才,代表军民向二位敬酒,以谢大恩!”

玄烨和骨哲远远看见他过来,连忙站了起来,玄烨说道:“雷丞相言重矣!同为华夏一脉,就不必分的这样清楚了!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封楼帮绝不推辞。玄烨可不敢受此重礼啊!一切都是兄弟们和众位将军的努力啊!”

“是啊!雷丞相这样说来,那真是羞煞草民等了。酒我们照喝,谢字就不要提了!”骨哲接着玄烨的话,又接了一句。

“呵呵!好!不愧是人中龙凤,那!大恩不言谢了!哈哈!喝酒,干!”雷卷见二人如此客气,也不再多言。和二人将杯中酒仰头就喝个精光,然后哈哈一笑,往斜佬这边慢慢走去。

“斜佬啊!当年你受人陷害,老夫无能,未能帮助你脱了关系。如今,国难方知人心啊!雷卷这里给你赔罪了!希望你不要怪罪雷卷才是啊!”等到来到斜佬面前,就要跪了下来。

“雷丞相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这不是折杀草民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斜佬见他就要跪在地上,那里消受得起?连忙疾步过去,扶住雷卷。

等得将雷卷扶起之后,斜佬接着又说:“当年之事,我都是已经忘却了,雷丞相又何须再提起?何况,事情也与你无关啊!喝酒,喝酒,不谈这些。”

雷卷还是满脸愧色,坚持着要下跪,无奈自己哪里有一个江湖好汉的力气?只好,尴尬一笑说:“这,老夫仍是愧疚难当啊!斜大侠如此大度,那老夫也不勉强了。喝酒!来啊!给斜佬先生斟酒。”

旁边侍女得令,急忙过来帮二人满上了酒。雷卷这才双手举着酒杯,恭敬的一揖,说道:“老夫先干为敬,斜大侠请!”说完,将酒喝完。斜佬一看,忙回了一礼,也把酒喝了。

“哈哈!这样不就好了吗?来来来,众位英雄、各位爱卿,我们再喝酒。今晚要好好的热闹热闹一番。”清河君见众人的情绪已经慢慢恢复,便满脸笑容手执酒杯站了起来,高声的说道。

众人受他情绪的影响,也纷纷举杯高声说道:“蒙皇上恩典,臣(草民)等谢皇上!”互相碰了碰酒杯,高兴的喝了起来。大殿内复又慢慢的热闹起来。

特别是战星和斗斗二人,几天没有好好的用餐了,此时又是美酒佳肴当前,身边又有亮丽宫女相伴。哪里还记得这里是哪里啊?喝的兴起,战星竟然手舞足蹈起来,逢人就敬酒,只喝得一塌糊涂。那斗斗也是因了芙蓉之事,闷闷不乐许久,如今难得众人如此高兴,也是喝得特别兴奋。

倒是A8,此时还是眉头紧锁。紫云的出现,多少扰乱了他的情绪。主要还是为了水狩之事耿耿于怀,心中哪里放的开来?一旁的清河君看见,以为A8是因为被紫云刚刚的话语伤了,便侧头过来,满脸关切的问:“紫云年幼无知,扰了A8小兄弟的兴趣,待我明天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她。如何?”

A8此时的心思完全在如何获得“四大奇药”中,听到清河君这样一说,不觉愣了一下神。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跪倒在地,回答道:“皇上这是在怪罪草民啊!草民纵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怨恨紫云公主啊!草民是在想如何获得良药救助水狩将军。”

清河君听他这样一说,心中大为赞许,对他此时还能这样关心朋友感到极其欣慰。正想要好好的赞扬几句。就听见……

“太子殿下驾到!”随着一声尖细的声音之后。殿堂大门匆匆的进来一个人,不是太子祥云又是哪个?只见他疾步而来,样子像是十分着急。几步来到清河君前面,跪了下来说道:“儿臣祥云参见父皇,请父皇原谅儿臣姗姗来迟!”

清河君最是疼爱这个儿子,见他如此惶恐,便轻声安慰说道:“太子,你这几天也辛苦了。来迟就来迟了,不碍事。来来来,坐在朕的身边来,和众位英雄喝酒聊天。”

“臣(草民)参见太子殿下!”下面正在喝酒的众人,见太子驾到,忙跪下来参见。祥云哪里敢受此大礼?连忙转过身来,一一扶起众人,口中说道:“众位英雄、大臣们,你们是涂国的救命恩人啊!哪有要恩人向我下跪之理?这不是教我难堪吗?快快请起!”

等得众人站了起来之后,祥云这才向着众人深深的一鞠躬,口中说道:“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是各位的恩德,祥云一定要谢的。就请受祥云一拜!”众人也是,哪里敢受此大礼?皆纷纷想再下跪!

“呵呵!好了,众位英雄、爱卿,你们就受太子一拜吧!这是应该的,大家不必客气!”清河君微笑着看着祥云,赞许的点了点头,向众人说了一句。等到祥云礼毕,才冲着他招了招手说:“太子,你来真身边坐。”

“谢父皇!”祥云也不客气,拜谢之后。蹬蹬噔,几步跑了上去,在清河君的左侧坐了下来。临坐下之时,朝A8这边使了个眼色,目光中多了赞许与崇拜。A8刚刚听到他和紫云的对话,也知道他处处为自己着想,也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那祥云待得坐定下来,手举着酒杯,侧过头来对A8说:“A8大哥,我敬你一杯!”A8一听他这样称呼,忙抬眼去看清河君,见他无甚反应。才惶恐的举起杯子,半跪着说:“草民谢谢太子厚爱,只是大哥一词,还是请太子收回为好。否则,草民……”

“你比祥云年长,他称呼你大哥自然不足为奇了。你又何必过谦?”清河君见A8回话中满是惶恐,便转过头来轻声说道。末了又低声说:“只是,还是私下场合说比较好。呵呵!”

A8见清河君满脸带笑,不像玩笑,心中更是激动万分。忙低声说道:“草民谢过皇上!草民一定谨记在心!”抬起头来冲着祥云一笑,随后眼一瞪,意思是说,看看,是不是?我都叫你不要这样说,你偏不?想害我啊?

那祥云自小就和A8一起玩耍,岂有不知道他的暗示?也不在意,只是捉呷一笑,便举起杯子,说道:“父皇都恩准了,你还有什么意见?我敬你一杯!大功臣!大哥?呵呵!”后面那一句“大哥”叫的特别低声,众人此时正值半疯狂状态,哪里注意听这边说话?只是清河君听见了,也是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草民谢太子厚爱,太子请!”A8见他捉呷自己,也是老实不客气,高声的叫唤一声。把清河君和祥云吓了一跳,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不知二人因何发笑,皆静下来往这边看来。

“呵呵!朕再敬各位英雄和众爱卿一杯,今晚一定要高兴啊!”清河君见众人满脸疑问,呵呵一笑,站了起来手举杯子说道。

众人一愣,忙半跪下来双手举杯,齐声说道:“谢皇上!”喝了下去。站起来后又见没有下文,便你看我,我看你。等到实在找不到答案了,才各自找对手喝酒去了。

“祥云,你和紫云最是要好。可是知道紫云因何对A8这样厉害?”清河君坐了下来之后,想起刚刚的话题,便转过身来问祥云。

其实刚刚紫云大闹宣和殿,祥云是知道的。他就是想等A8在众人面前无法推脱,答应了紫云。谁知道,紫云闹的时间不正确,不但目的没有达成,还被清河君骂了几句,又被护卫赶出宣和殿。那紫云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回去之后找到祥云,狠狠的臭骂了他一顿,又逼他亲自来帮忙解决。祥云心中疼极这位小妹,听见这样,只好灰头土脑的过来。一是过来向众人谢恩,二是来帮忙紫云解决问题来的。此时听到清河君问及此事,连忙计上心头。对清河君说:“父皇,儿臣也正是为了此事而来的。”

“哦?这么说来你知道事情真相?”清河君满脸疑惑的说。

“嗯!请容儿臣详尽道来。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紫云妹妹一心想学习武功,好为国家出力。这不因为咱们涂国没有高手吗?幽燕客前辈还有就是老前辈又不肯传授给她,其他的又找不到合适人选,只好找A8大哥了,他不是少年剑客之首吗?谁知道,紫云妹妹他,父皇您也知道的。又要指定要A8大哥当她师傅,可是说话又不会用词,因此得罪A8大哥。A8大哥死活不肯教她,所以就……”祥云满脸认真的说着,眼睛往A8这边瞟了过来,暗暗偷笑。

“哦?是这样一回事啊!女孩子学武的确是不太雅,何况紫云贵为公主,就更不应该学才是,A8没有做错啊!”清河君听了之后,轻轻的反驳着祥云。

“可是父皇,您想想看。如果还发生像现在这样的情况,紫云难道不应该学些武艺保身吗?”祥云见清河君不以为然,忙举起色狼帮叛乱之事来佐证。

清河君一听,细细一想,也是啊!谁能保证以后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虽说女孩子学武不雅,可是关键时候还是可以保护自己啊!这样一想,倒又觉得祥云说的没错,觉得自己错怪紫云了。于是,便转过头来对A8说道:“A8,紫云还小,怪我宠坏她了。以前有什么她得罪你的地方,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她!至于传授武艺的事,你自己考虑一下,我个人认为是应该传授。不过,还是你自己拿主意,朕尊重你的意见。呵呵!你觉得朕的建议如何?”说完,无限期望的看着A8。

A8看着他投来期待眼神,顿时手脚无措,拒绝不是,接受又不是。心里是恨得直痒痒,朝满脸捉呷的祥云看去,几乎就想用眼睛来杀了他一般。祥云见计划得逞,任由A8瞪着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举起杯对A8说:“恭喜你啊!A8大哥,收到一个好徒弟啊!什么时候正式传授武艺给紫云啊?来来来,我敬你一杯,先祝贺着!呵呵!”

此时的A8,眼睛几乎就要喷火了,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对方又是堂堂涂国的太子,自己又奈何不了,只有苦笑的份了。就是心中不知想出多少种折磨祥云和紫云的方法来了,这样想着,心情倒好受多了。只见他满脸带笑的举起杯子,和祥云遥遥的比划着,仰头干尽杯中之酒。这回轮到祥云目瞪口呆起来,就是打死他也想不到A8的转变会如此之快。他满目疑惑的看了又看A8,才将信将疑的把杯子放到唇边,不可置信的又看一眼,实在看不出哪里不对劲,这才喝下那杯酒。

A8满脸带笑的看着祥云,一直看着他喝完了杯中酒。这才恍然记得自己还没有回清河君的话,连忙半跪着说:“皇上恩典,那是草民莫大的荣幸!岂有不答应之理?草民A8谢主隆恩!就是怕公主金枝玉叶之躯,恐怕很那学成而已。”

A8这一连串的举动,倒是把祥云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将是一件苦差的事情,以前怎么劝说都无效,想不到今天刚刚开口便已成功。还是不甘心的半信半疑的往A8这边看过来,可是又看不出什么破绽。便看着清河君,欲言又止,神情甚是古怪。

“呵呵!那么就是说你答应了?你就不再考虑考虑?”清河君从祥云此时的神态,便知道这是祥云和紫云的小把戏了,只是他也是很想知道他们将如何把这出戏唱下去,便配合着戏弄A8的。想不到A8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现在倒轮到自己心中有愧了,好像自己在逼迫别人做一件不喜欢做的事情一般。又仔细一想,一个公主家的跟着人家一个大男人学什么武艺啊?传了出去,怎么交代?现在倒是很希望A8反悔了。

“是啊!皇上。您的话就是圣旨啊!草民岂敢抗旨啊?更何况,能够成为公主的师傅草民真的很乐意啊!”A8仍然半跪着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说谎的样子。

清河君这回可是为难了,想不到A8竟然真的听不出自己话中有话了。只好含含糊糊的说:“嗯!这样,A8听旨,朕命你为御前五品侍卫,暂时顶替水狩的位置,另外兼紫云公主师傅!”

“臣A8领旨谢恩!只是,顶替水狩将军一事,臣绝不能接受。还望皇上三思,吾皇万岁!”A8一本正经的跪下来接了旨,站起来之后,往满脸惊奇、目瞪口呆的祥云看去,那眼神就像是在说,看我如何收拾你们兄妹俩。

“嗯!这样也好。那你就暂时不用顶替水狩的职位,就是挂职大内侍卫便是,负责传授紫云公主武艺!”清河君也知道A8不愿顶替水狩的原因,并不强求。

那边底下喝酒的众人看见这边忽然传旨,便静下声音来,往这边瞅过来。待得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一个个过来向正在苦笑的A8和清河君道贺而来。只有祥云一个人在偷着乐,一一回敬上来祝贺的众人,倒像是他做了皇上或者是紫云的师傅一般。众人以为又是喜事,都正热闹的谈论着。

此时,就见门外匆匆进来一人,不正是还在巡岗的骠骑营大将军小小罗吗?外面的侍卫,宦官们见他手中高举虎头令牌,疾步如飞的进来。知道应是有十万火急的军情需要禀报,也不敢拦着。

只见他疾步进来,跪倒在地上说道:“启禀皇上,刚刚末将巡逻,收到情报。说色狼帮大漠阴狼带领余孽正在往射辉州那边逃窜而去,似是投奔叛逆帖徒儿而去了,请皇上定夺!”

“什么?大胆帖徒儿,此次京城受乱贼袭扰,他不来勤王便也罢了,还与朕谈条件。如今还敢收留色狼帮余孽,真的道朕不敢动手剿灭他么?”清河君一听,站了起来,把手中杯子摔到地上,大怒道。

“皇上息怒!臣以为,此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妙。”那雷卷何其老辣,此刻见这么多江湖中人在场。心想,这等军机大事,还是密谋的好,搞不好……

玄烨岂有看不出雷卷的心理?便站起来,拱手对雷卷说:“雷丞相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等告退便是了!”

清河君看出玄烨心中不爽,连忙出声安慰道:“瞧玄烨帮主说的哪里的话?你们是我们涂国的救命恩人,我们有什么还能瞒着你们不成?快快请坐!罗将军,你接着说!”

雷卷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是连连道歉。玄烨见到如此,也不再好意思说什么了,便又安坐下来。静静的听着……

那罗将军这才详尽的把情况一一禀报上来,末了,因为还在巡岗之中,便匆匆的告辞出去了。等到他刚转脚离开,大殿内已经是议论纷纷了……好长一段时间,等到众人统一口径之后。

雷卷这才出列说:“启禀皇上,众臣子的意思是尽快行动,免得让他们做大了,场面就难以收拾了,现在就听皇上您一句话了!”

清河君细细考虑一番,沉吟道:“嗯!那就按照各位大臣的意思,将士们原地休整三天,然后挥师征讨帖徒儿。此事就先讨论到此,大家今晚先尽兴的玩耍吧!”

清河君此言一出,下面众人高声应和着,齐呼“皇上万岁!”然后,再次举杯畅饮起来!下次谁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相聚痛饮呢?何不就趁现在一醉方休?众人喝到几乎三更天才在侍女们的带领下各自回去休息着。

第二天,已近响午时分,A8还在宿醉中,朦朦胧胧的就听见外面传来了紫云公主的声音。“臭A8,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回看你答不答应收我为徒?快快传A8来见我,要么你们闪开等我进去!”

“这个,公主。皇上有令,任何人不能打扰A8大人休息。请您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好不好?”

“你们胆子不小啊!居然连我也敢拦?让开……”

A8听得仔细,急忙跳起来,来不及梳洗就赶了出去。看见紫云公主正在叱责那些下人,心中大为不喜,便大声喝道:“紫云公主,你还有完没完啊?说过答应授你武艺,绝不反悔,你还来嚷嚷什么?”

“你?臭A8,哪敢这么大声对我说话?”紫云被A8忽然这样一叫,吓了一跳。等到反应过来,冲到他的面前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师傅?不认的话,拉倒!我还不想收你这个徒弟呢!要不是看在皇上和太子的份上,嘿嘿!怎么?见到师傅,也不叫一声?是不是不愿意?”A8存心给她下马威,硬着心肠大大咧咧的说。其实,昨晚他就想过了,反正就要出征射辉州了,至于能不能回来,回不回来还是未知数呢!哪里管得了这般小事?于是便想把她气走,自己也能好好的休息几天。

然而令A8大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紫云公主居然半跪在地,恭恭敬敬的一拜,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紫云一拜!”

这回轮到A8不知所措了,过去扶起不是,不扶也不是,竟然呆呆的站在那里。

“师傅!请受徒儿一拜!”那紫云像是看见A8的窘样,接着又是脆声的说了一句。A8这才醒过神来,满脸严肃的说:“免礼,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可不许再骄蛮跋扈了,知道吗?起来吧!”

“谢师傅。”那紫云刚一说完,便跳了起来又说:“御前侍卫A8,见到本公主怎么不叩头觐见?”满脸捉呷的味道。

“你?好,御前侍卫A8参见公主千岁!”A8被她这样,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可是又没有办法,只好半跪在地行了一礼说道。

“嗯!免礼,平身。嘻嘻!你终于向我低头了,哈哈!”紫云公主满脸喜悦,也不管A8当时的神情,跳着就往A8的寝室闯去。

后面A8一见,急忙想出口阻止。可是已经迟了,紫云此时已经到里屋了。只好苦笑着跟了进去,不一会就传出一声:“咦!你好邋遢!”A8急忙看去,那紫云正用脚踢着A8昨晚换下来的衣物呢!A8昨晚因当时喝散酒宴回来之后,已是三更天已过,又是一天疲劳,再加上喝得酩酊大醉。哪里可能把衣物收拾得好?只是随意乱堆在一旁而已。此时被紫云这般晒笑,急忙满脸通红的过去胡乱收拾起来。

待到A8进来收拾之后,紫云头也不回,淡淡的说到:“听大哥说,你们就要远征射辉州?什么时候动身啊?”A8正红着脸收拾被踢乱的衣物,听她问起,手脚也不停,冷冷的回答道:“过几天就走,你问这个干嘛?”

“你是我的师傅啊!我怎么不能问问啊?再说了,你还没有教我武功呢!我不管,我要和你们一起去!”紫云许是站着无聊了,便找了一张凳子,把上面的东西“叭”一声扫了下来,大大咧咧的就想坐了下来。马上又站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不行,我这就去和父皇说说!”说完,也不管正在低头收拾的A8,像箭一般往门外冲了出去……

“唉!你不许胡来啊!打仗时候谁能照顾你啊?公主!快回来……咦?人呢?”A8正在低头收拾呢!没有注意听,等到明白过来时候,已经太迟了,忙边喊边追出门口。四下张望,哪里还见紫云的影子?只好摇头苦笑的回寝室收拾东西去,口中闷闷的说:“身手这么好,哪里还要跟我学啊?”

三天之后,涂国都城,御林军大营的点将台……

清河君站在高台上,说着激励的话语,慷慨激昂。台下军士们群情激昂,鼓声雷动,旌旗飘飘,战马嘶嘶,长矛大刀,寒光闪闪……各路兵马俨然已经准备就绪。这天,就是誓师大会,再过一会,大军就要远征射辉州的叛将帖徒儿。

此时的A8,一身戎装,坐骑还是那匹乌骓,只是此时已是加上了锁子甲,俨然一个重装骑兵的装扮。身边除了有事赶回渣潭国的少祖之外,封楼帮众位好汉也是一身戎装,穿戴几乎和A8一摸一样,甚是威武!就是A8的身边多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将,模样甚是娇俏,正笑得灿烂着呢!不错,这正是紫云公主……!

“嘟嘟”……随着出征号角声的响起,数万大军在亲人们的祝福声中开拔,跟随在太子祥云以及众位英雄好汉身后。井条有序的列队走出了广场,往射辉州方向浩浩荡荡的进军……

究竟紫云如何缠磨清河君的?A8等人又将会面对如何的新局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

第一回[初试牛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