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五十六章 赤兵索命(1)

jiguangg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五十六章 赤兵索命(1) 玛丽睡着之后雷昂带上了门。 “年轻人急着出来找吃的吗?” 是老板娘热情的声音。她站在隔壁房间门口,刚巧领了一个客人上来。 “是的,赶了一天的路有些饿了。” “那你可算碰上了。这位先生点了我的拿手好菜咖喱通心粉。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五十六章 赤兵索命(1)


玛丽睡着之后雷昂带上了门。

“年轻人急着出来找吃的吗?”

是老板娘热情的声音。她站在隔壁房间门口,刚巧领了一个客人上来。

“是的,赶了一天的路有些饿了。”

“那你可算碰上了。这位先生点了我的拿手好菜咖喱通心粉。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盘?”老板娘不动声色地拉着生意。

“听名字很开口。”

“够爽快。你先在楼下等等。这位先生收拾好了。我就来弄。”

客房里的客人把皮箱放在床边,然后取下帽子挂在衣架上。转身出来,是个年轻人。

“老板娘我的那份多加些洋葱。”

老板娘咧着嘴说:“好的,帅哥。”

“嗨!”金发帅哥主动跟雷昂打招呼。

“你好。”

雷昂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人。这是他成为费烈拉部下之后养成的习惯。金发(采用了中分的发型),蓝眼睛(很小,通常使人感觉很机灵),脸颊没有什么肥肉,身高在175厘米上下。一件灰色衬衫配了一条吊带裤,说话的时候喜欢用大拇指在吊带上滑上滑下,使人联想到美国电影里的奶油小生,或者是热恋中自信心膨胀的情侣。

“我叫哈维。认识你很高兴。”

对方伸出了手表示友好。

“我也是。”

握手的时候雷昂感觉到帅哥的皮肤很细嫩,肯定没干过什么体力活,不过倒是很符合奶油小生的形象。此后两人共进晚餐,席间哈维非常健谈。从谈话中得知他是塞萨[城市注释]人,三天前被老板炒了鱿鱼,心情十分郁闷,因此准备到马尔去观光一番,感受伟大祖先留下的遗迹。

饭后雷昂向老板娘打听了道格拉斯的农场。热情的老板娘把他带到镇口然后指着前面的一排农舍说:“唠,就在那里。”

一条宽敞整洁的大道,两旁是风姿优雅的杨柳。正前方的天边上演着火烧云的大戏。那夕阳之光映红了杨柳镇的每个角落。是魔鬼撒旦撒落的地狱烈火。小镇仿佛在燃烧。格斗王无心留恋蔚为壮观的火烧云,冲冲穿过一片稻田叩开了农场的铁门。

汪汪汪——

一条强壮的猎犬咧着獠牙对着门外的不速之客狂吠。

“别叫了!”一个头戴草帽的庄稼汉从旁边的鸡舍里出来喝住了猎犬,“你找谁?”

“我是道格拉斯伯父的远房亲戚,刚从维斯赶过来,麻烦你通传一声。”

老汉拉着套在猎犬脖子上的铁链,拴在了旁边的木桩上。

“老实点。”

畜牲听见主人的命令乖乖地爬在了地上。老汉推开了铁门。

“进来吧。”

“谢谢。”

雷昂走进大门猎犬又狂吠起来。

“它就这样。遇见生人叫个不停。估计是到发情期了。”老汉走在前面带路,“别管它。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这狗确实壮。伤过人吗?”

“这倒没有。平时老爷不让把它放出去,农场里的人它全都认识,所以只有陌生人或者发情期的时候才这样叫几声。狗这畜牲通人性。”

老汉的口音极重,让雷昂听起来颇有些不舒服。穿过几株杨柳和一个满是苔藓的小池塘,顺着石板路一栋漂亮的两层小楼房前出现在眼前。走廊上一个穿着灰白色连体裙子的女佣在扫地。

“这是老爷的亲戚,你带去见一下。”

女佣放下扫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跟我来吧。”

雷昂向老汉道了谢,随女佣进了客厅。小楼里的摆设大多都是棕色给人以一种复古的典雅。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主人的性格。

“老爷,你的亲戚来了。”

“让他进来吧。”

女佣替客人打开了门。

“谢谢。”

道格拉斯的办公室很明亮,房间的四角放着绿色植物。

“你好,我是雷昂。从山里面来。”

雷昂掏出了钢笔递给对方。坐在木椅上中年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接过钢笔放在桌上。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和费烈拉部长一样极具穿透力。显然在雷昂掏出信物的那一秒,他就已经看清楚了这是那支熟悉的钢笔。

“请坐。”

道格拉斯示意“远房亲戚”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谢谢。”

不过他比费烈拉部长要胖许多。屁股坐下去的时候沙发垫子一下凹了下去。

“费烈拉怎么样?伤得重吗?”

第一个提问往往能看出一个人最为关心的是什么。

“部长还好。脚受了伤。现在触着拐杖走路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好。”弗格斯眼中流露出关切之意。

“伯父到底是谁干的?”

弗格斯点燃了一支雪茄,随后烟圈绕在头顶,坚定的目光在烟雾中慢慢失去焦点,看上去有些彷徨,心灵在像雷达一般在沉年的迷雾中搜索不堪回首的往事。过了许久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才吐出一个词来。“赤兵。”

与之相反的是年轻人敏捷的思维。

“是黑帮?”

“不。”断然否决。“一个爱国的地下组织。活跃于多约和热旺两地之间。根据地在隆贝吕山[地名注释]中。最近又开始在塞萨进行一些暗杀活动。主要针对政府部门的腐败官员。”

“那为什么要阻止我们的行动?”

“这正是这个爱国组织可怕之处。三个月前,热旺的警察局和暗黑堂联手捣毁了赤兵藏在闹市中的联络站,并秘密枪杀了五名骨干成员。当天配合警察局行动的就是魔君手下的鬼王。九十多天过去了赤兵的人不断向鬼王索命。从热旺追杀到多约。因此这是一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古典主义复仇。凡是和鬼王沾边的人都要死。”

弗格斯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鼻孔里喷出滚滚烟雾。

“我也不例外。”

尽管费烈拉透露弗格斯曾是暗黑堂的一员,但是从刚才的一番话来看,弗格斯虽然离开帮会,可是对于暗黑堂的一举一动却如此清楚,看来他和帮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什么?”

弗格斯顿了一顿。格斗王发现他的眼睛里藏着几根血丝。

“他就藏在我这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