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亲信曾写信感谢***并为***传美名

蓝色的飘带 收藏 1 197
导读:近日,一批年轻时为国民党打天下的老人们,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他们有的是台湾间谍,被台当局抛弃后靠捡破烂度日;还有一些是蒋氏父子的心腹,被大陆释放后却不能入台,只能滞留香港。日前,本报特约记者特地前往蔡省三的寓所,专访了这位当时深受蒋经国信赖的部下。 蔡省三与夫人住在香港新界的天水围小区,房子是一个不大的两居室。1975年,蔡省三被大陆释放后就长期定居香港,成为著名的政治评论家。蔡省三很明显是个爱书之人,走进客厅,只见两面墙都设置成书柜,书柜里摆着一张他年轻时的照片,样子颇有一股英气。而面前的他,已是八

近日,一批年轻时为国民党打天下的老人们,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他们有的是台湾间谍,被台当局抛弃后靠捡破烂度日;还有一些是蒋氏父子的心腹,被大陆释放后却不能入台,只能滞留香港。日前,本报特约记者特地前往蔡省三的寓所,专访了这位当时深受蒋经国信赖的部下。


蔡省三与夫人住在香港新界的天水围小区,房子是一个不大的两居室。1975年,蔡省三被大陆释放后就长期定居香港,成为著名的政治评论家。蔡省三很明显是个爱书之人,走进客厅,只见两面墙都设置成书柜,书柜里摆着一张他年轻时的照片,样子颇有一股英气。而面前的他,已是八旬老翁,精神虽好,动作已有些缓慢。


带头给***写信 出狱后台当局甩了他


《世界新闻报》:可以谈谈当年您在大陆被释放的经过吗?


蔡:1975年3月19日,按照***主席的指示,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在押战犯全部特赦释放。第二天,公安部还宣布,愿意回台湾的可以回台湾,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听到这个消息后,战犯都不敢相信,只有我相信。因为我觉得这项政策既然已经公诸于世,政府不会说了不算数。所以在特赦令宣布后,我起草了给***主席的感谢信,由擅长书法的战犯姚林抄写好,然后几百人在感谢信上签了名,送给了毛主席。


《世界新闻报》:既然您感谢大陆政府,为什么在获释后决定去台湾呢?


蔡:我个人虽然没有亲属在台湾,但当然觉得自己是蒋经国旧部,一心想回到他身边,所以选择去台湾。但没想到,结果却被自己人冤枉。国民党政战部有人说,不能让蔡省三这些人入台,这些人是蒋经国在赣南时的人,来了查不了,管不住。为此,我们等十名特赦战犯未能抵台,滞留在香港。后来,十人中有一人因绝望而自杀,三人返回内地,四人去了美国,我及另外一人留在香港。


《世界新闻报》:您到了香港以后,有没有跟蒋经国联系过?


蔡: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香港《七十年代》杂志曾经访问我,刊载了一首我写给蒋先生的诗:月明清夜深思量,通今达变除旧章。安能青史着一笔?终归华胄好儿郎。


性格冲动理智不足 蒋经国错用李登辉


《世界新闻报》:在您与蒋经国相处的日子里,觉得他是怎样的人?


蔡:我觉得蒋先生很重用年轻人。1941年,在赣南的时候,蒋先生担任《江西青年日报》社长,安排我做第一任总编辑。当时我才23岁,也没念过大学,只在江西有两年战地记者的经验,在报社写一些社论。经蒋先生的提拔,我此后一生都与新闻评论结下不解之缘。


1943年,我25岁,蒋先生又找我担任中央干部学校的书记兼导师。那时,干校的学生都是大学毕业考进来的,我没念过大学,而且年轻,许多学生比我还大。起初,我怕压不住场,不敢接受任命。但是蒋先生说:第一,你是校长(蒋介石)的学生,这个资历就压得住台;第二,你的社会科学根底也深。他又嘱咐我,对学生不要讲三民主义,卖狗皮膏药,得多谈学理。


《世界新闻报》:蒋经国还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吗?


蔡:蒋先生很平易近人,他深入民间,交很多朋友。赣南实行保甲制,每个保都有官员担任指导员,蒋先生和我都是指导员。我们逢年过节,都会送礼给贫苦家庭。百姓吵架、生病,我们也管。我们的任务就是为基层解决困难,类似现在香港的社工。有一次,一个老太婆找蒋先生谈家事,一谈就谈了半天。这些事都很繁琐,比本职还忙。蒋先生对待这些人和事很同情,在街上看见流浪的小孩,甚至还会掉眼泪。抗战胜利时,我们在重庆下馆子,他把上衣脱得光光的,一起欢庆又唱又闹,他就是这样。


《世界新闻报》:您怎样评价蒋先生的政治才能?他重用李登辉,是不是对搞“台独”负有责任?


蔡:蒋先生毕生有三个追求:民族的独立与振兴,民主的实现与发展,民生的需要与富裕。

GbRk.u0他起用李登辉,主观上是希望他继承国民党的事业,可惜客观上促使了他搞“台独”。另外,蒋先生为人也较冲动,有时候显得理智不足。好像在赣南的时候,他提出“五有”——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人人有工做,人人有书读,就目标定得太高,不容易达到。


将“邓大人”美名传世界 周总理临终挂念台湾


《世界新闻报》:提起***,大家都知道他有个别名,叫邓大人,据说这名字是由您发扬光大的,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蔡:对。***上世纪70年代未复出后,粉碎了四人帮,确立了领导地位。可是仍然有两个“凡是”压在他头上。就在这个当口上,1978年11月,我和夫人去了趟北京。


当时,我们经常到西单看大字报,看到一首写给新任北京市长林乎加的诗。诗是这样的:长安父老盼君临,愿尔恭学邓大人。剐骨疗毒除败弊,大刀阔斧正纲伦。回港以后,我就引用这首诗,写了《京沪大字报上的诗篇》,发表在《七十年代》上。我在文中提到,百姓都殷切希望出现好领导,他们称***作邓大人。这篇文章写完后8天,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召开了,***重新执政。邓大人的美名也开始通过香港媒体传播了出去。


《世界新闻报》:据说周恩来总理生前也曾参考过您对台湾问题的意见?


蔡:1975年末,周恩来总理在生命垂危之时,还用颤抖的手在新华社的《内部参考》上,为处理台湾问题写下最后一次批示。当时他指的就是该刊转载的《访蒋经国旧部蔡省三》一文,此文发表在香港的《七十年代》杂志上。在文中,我谈了一些对台湾问题的看法。周恩来在批示中提到,“请罗青长、家栋将蔡省三的四篇及对四篇评论的真实情况进行分析,最好找王昆仑、于右任的女婿屈武等人弄清真相”。


《世界新闻报》:由您的经历可以看出您对时评方面有很强的预测感,那么您对未来两岸关系怎么看呢?


蔡:之前修订的《反分裂国家法》,抓住了当前两岸问题的要害,也是两岸关系走到今天实事求是的应对措施。至于两岸的未来,我认为两岸同是中国人,只要认同一个中国,大事好商量,多为双方人民着想,两岸的前景就会变得美好起来。


人物简介


蔡省三,89岁,江西铅山人。20世纪30年代,他曾追随蒋经国筹办江西三青团,后任职国民党赣东北青年服务总队少将总队长。在抗战时期,蔡省三被称为“太子系”,曾是蒋经国“赣南派”的心腹人物。1956年到1975年的20年间,他在抚顺战犯馆接受思想改造。1975年,他作为政府特赦的最后一批战犯,赴台不成留港,后为多家香港媒体撰稿,成为专栏作家。他为香港《新报》特辟《蔡省三专栏》,每天写时事评述,文章同时在香港、台北、美国旧金山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见报。期间,蔡省三还同妻子合著出版了《蒋经国与苏联》、《蒋经国系史话》等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