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征文][长城原创]那年中秋夜,我大口吃我不吃的东西。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4 174
导读:[size=16]1964年的那个中秋晚饭后,我们全家老小围坐在饭桌旁吃月饼,那时月饼对于一般人家来说可是很贵的东西,一家人一人能分到一个月饼就不错了。 可我家摆在桌上的月饼和水果却很丰富。水果有妈妈用新鲜的梅子做的“七珍梅”,婆婆用最嫩的藕做的糖藕,月饼的式样就很多。五仁的,咸肉的,火腿的,桂花的,白糖的,红糖的。。。。。。 因为品种太多,为了让我们每样都能尝到一点,婆婆特意把每种月饼切成一块块的码在盘子里。我们围着桌子一样样地往嘴里塞,开心得不得了。 吃了一会,我们几个孩子有点吃够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4年的那个中秋晚饭后,我们全家老小围坐在饭桌旁吃月饼,那时月饼对于一般人家来说可是很贵的东西,一家人一人能分到一个月饼就不错了。


可我家摆在桌上的月饼和水果却很丰富。水果有妈妈用新鲜的梅子做的“七珍梅”,婆婆用最嫩的藕做的糖藕,月饼的式样就很多。五仁的,咸肉的,火腿的,桂花的,白糖的,红糖的。。。。。。


因为品种太多,为了让我们每样都能尝到一点,婆婆特意把每种月饼切成一块块的码在盘子里。我们围着桌子一样样地往嘴里塞,开心得不得了。


吃了一会,我们几个孩子有点吃够了,该搞点节目了,搞啥哪?请婆婆讲月饼来历的故事,已经听过了,对着月亮每个人唱首歌,似乎也没意思了。我们不约而同地说:“爸爸!讲讲你小时候怎么过中秋,吃月饼的故事吧!”


看着我们大吃月饼而开心地微笑的老爸,吸了一口烟后说:“我小的时候那有你们这么好的条件,咱家穷,这你们也知道,咱老家白洋淀那地方产的东西多,虽然说怎么也饿不死人,但逢年过节穷人家也不是都能吃上好的。小的时候我怎么过中秋节?也就记得能吃上半块月饼就不错了。那月饼也就是有点糖馅,硬得要死。”


我们都沉默了,老爸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平日里,我们一有不爱吃玉米面窝头或吵吵要零食时,老爸经常会讲过去家里穷时的事来教育我们。我们也知道好东西来之不易,这会儿,就是掉在桌子上的月饼渣我们都用手指沾着塞到嘴里。但今天过中秋,大家应该开心点,


还是老爸扭转了这种沉默:“讲讲我当八路后过的一个中秋节吧。”


“好啊!好啊!”我们拍手欢迎,老爸14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当八路的那些年他一定打了不少仗,平日里我们缠着老爸讲他打鬼子的故事,他总是不爱讲,或者是讲一段别人打鬼子的故事,很少说他自己的事。今天他能讲自己的故事,这太好了!


我们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听老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五一大扫荡,我们损失很大,平原上的根据地被日本鬼子分割,压缩,山区的情况还好一点,但也很困难,敌人到处修据点,搞扫荡,我们不得不经常转移,在敌人的扫荡的缝隙中钻来钻去。到那年的中秋时,敌人为了抢秋庄稼,更加疯狂,他们企图不让我们得到粮食,到冬天到来时,我们八路军,老百姓没有过冬的粮食和棉花,他们就更容易困死我们。


我们当然不能让小鬼子得逞,不仅我们要粮食,老百姓也要活命,我们晋察冀各部队频频出击,与敌人争夺秋粮,保卫秋收。那段时间战斗特别多,我们经常是白天隐蔽,夜晚做战,疲劳得很。


那年中秋节的那天,我们拂晓时打了一仗,因为收庄稼夜里收落下的比较多,老百姓都是趁拂晓天有些亮了抢收,敌人这时不敢出来,但天一亮敌人就要钻出据点,我们的部队就要阻击他们,保护老百姓把收来的庄稼藏好我们才能撤。


这天,等老百姓藏好了庄稼并全都隐蔽好了,我们才撤下来,敌人追着我们打,我们只能往山里撤,只有到了山里,敌人才不会死追了,我们才安全。


边打边撤,等敌人不追了,我们已经跑了几十里路,天也快黑了。撤退时只是按照一个大至的安全方向撤,等觉得安全了停下来一看,一时也搞不清这是跑到啥地方了。只能顺着山沟继续走。


从前二更天准备战斗一直到这会儿,我们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战斗加上撤退,又累又饿,匆忙之中就喝过几口山泉水,大家都是又累又饿。但没有找村庄之前,只能先咬牙挺着。


走到天黑下来后,忽然,前面的尖兵回来报告:前面的山沟里隐蔽着我们的一个兵工厂,可以到那里休息!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放出警戒后就地休息,等着兵工厂的同志做饭吃。


坐在冰凉的石头上,人是放松了,但肚子却咕咕乱叫,抬头看看天上圆圆的月亮,又大又亮,我从家里跑出来当八路两年多了,也不知道家怎么样了。也许他们这会在家有饭吃,有月饼,也许也在躲避鬼子的扫荡不能在自己家院子里过节。


不想了,想也没有用,只有把小鬼子打跑,我们才能有安生节日可过。


就这样坐在石头上胡思乱想有一个小时了吧,兵工厂的同志抬来了一个桶,里面是白面条!

领头的兵工厂厂长对大家说:今天是中秋节!没别的给大家吃,只能把我们存下的白面都拿出来做了点面条,可能不够吃,大家将就吧!


能有白面条吃,很不错咯。


我的警卫员用缸子打来了面条,我接过来一看就楞了!白花花的面条汤里伴的是绿油油的芹菜粒。


我从来不吃芹菜,嫌那东西有股子药味,以前在家时,白洋淀边地里产出的蔬菜品种多了,不吃芹菜可以有很多别的吃。参加八路后主要是在山西的山里,主要的菜就是土豆,芹菜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吃吧,只有这东西,管他娘的,饿都快饿死了,我抓过缸子就把面条往嘴里塞,大口大口地吞下去,也怪了,这裹在面条中的芹菜似乎也没啥药味,我想就是太饿了,于是开始慢慢地嚼,没想到越嚼越香!一缸子面条连汤我就这样就吃光了,还没品出啥怪味就吃完了。“


老爸说到这,妈妈在一边微笑:“我说你这人怎么吃饭不挑嘴。”


老爸一笑:“打仗最能改了人的各种毛病,饿上几天啥都吃了。现在日子好了,啥都有,来吧,孩子们,我们唱个歌!”


我们一边往嘴里塞好吃的一边跟着老爸唱起来: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