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中国的决心 致命的导火索

帝国骑警队 收藏 6 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66.html



卡波尔诺夫中将,俄罗斯远东军区第9机械化军军长,防区负责俄罗斯远东最重要的军港也是商业港口符拉迪沃斯托克,虽然他的军队都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是他们不是被训练成对付游击队的。这是这位军长在刚刚结束的军区会议上所发出的声音。


军区会议上,远东军区司令员耶耶斯佩罗夫大将严厉训斥了符拉迪沃斯托克防区的治安状况,对第9军的协防不利大为观火。


游击队一个礼拜要袭击城市十几次,都是针对警察局、军营、仓库这样的地方,俄军和警察部队不得不处处设防却处处被动。几次围剿也没有成功平白损失了两百多人还被俘虏了两名少校。


耶耶斯佩罗夫不想听关于游击队的事情,现在远东这里的问题已经不单纯是游击队的问题了,社会矛盾、民族冲突、独立倾向。这些不是耶耶斯佩罗夫这样的军人可以左右的,他能做的是尽全力维护这里的安全和俄罗斯的领土完整以及利益。


他给了卡波尔诺夫一支200人的哥萨克特种兵分队负责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游击队清剿,同时还调集了不少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进入该地区,并且俄方还在秘密的同远东建国军进行接洽,他们的意图很明显要先把远东解放军搞死。


汽车行进在公路上,漆黑的夜晚只有微弱的灯光才能映照出周围的一切,司机把眼睛瞪的溜圆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12辆卡车里装着200名哥萨克特种部队士兵,6辆卡车装的特种兵们的装备和给养。最前面的两辆BTR90轮式装甲车做为先导车和指挥联络车使用,而卡波尔诺夫就坐在其中的一辆车上。



情报准确么,会从我们这条路过么!道路边的杂草丛里潜伏着的两个人私下小声的说道。


放心吧支队长,秃鹰搞到的情报错不了。


我这带了一个连过来,如果情报不准我老邱岂不是发不了财了!


邱成平带着他部队的一半兵力来到这条公路上伏击哥萨克部队,公路上被人为的刨开几个坑里面放上了威力足以让一辆坦克报销的反坦克地雷。杂草丛里埋伏着一百多名游击队员,拥有轻机枪和重机枪,火箭筒也是拥有不少,加上部分步枪上加挂的30毫米榴弹发射器必要时也可以做为火力压制,这一百多人的游击队火力投放量并不低。而且这些战士都是经过了数年游击作战的考验,可以说都是游击作战的行家里手了。


支队长你看车灯光!叶丰军上尉一支远处的一连串的汽车灯。


哈哈,真是黄天不付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了,弟兄们准备战斗,轻重机枪对准他们的卡车打,火箭筒先敲掉最后一辆车然后集中打中间的车,狙击手压制俄军机枪。


士兵们哗啦哗啦的把子弹推上膛,手边放上几颗手榴弹然后把身体摆上一个舒服的射击肢势把身体压低等待着这些猎物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黑夜里俄军的车队速度保持的很好,前后车间距离在十米左右,所以二十几辆车拉的很开,卡尔波诺夫这样是防止被游击队一锅端了。在同游击队的常年作战中俄军也在进步和学习他们不会向以前一样把车队排的很密集前后车间隔不到5米的距离,而是扩大到10米的距离这样可以有效的防止游击队的伏击,同样为了对付俄军的这种办法游击队也做出了相应的战术调整。


轰!倒霉的头车BTR90装甲车压上了路中间的一颗威力强大的压发式反坦克雷,巨大的爆炸力将这辆十几吨的装甲车炸上了天然后大头朝下的掉下来,整个装甲车基本上被炸的七零八落。


接着远东军手里的PF89火箭筒瞄准第二辆BTR90装甲车也就是卡尔波诺夫中将乘坐的那辆装甲车发射了一发致命的导弹,装甲车司机虽然竭力躲避但是由于距离太近导弹结实的扎在了装甲车的侧面,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过后正车被大火完全吞噬甚至车上没有一个人活着。


哒哒哒哒哒.......十几挺轻重机枪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预定射击方向朝车尾的几辆卡车进行了密集的扫射,12.7毫米重机枪发射的曳光白磷弹很快便打着了几辆卡车,车上的哥萨克特种兵更是悲惨,被机枪子弹贯穿和打着衣服的比比皆是,更多的被打中的俄军特种兵只能被活活烧死在卡车上。


中间的十几辆卡车上的哥萨克特种兵刚一下车便遭到了自动步枪和狙击步枪的猛烈攒射,三十多名特种兵被打倒其余特种兵只能爬在公路上朝两边的草地进行还击。


邱成平一挥手,身边的一个班的战士放下手中的武器将身边的手榴弹拿起来对公路上的卡车和俄军特种兵进行了一次集中的投掷,在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过后,俄军的抵抗开始出现了一丝松动。由于俄军最高指挥官卡尔波诺夫中将已经阵亡,同时哥萨克特种兵指挥官叶仆盖尼·伊万中校也被远东军的狙击手击毙,所以这些特种兵只能各自为战或三三两两的组成战斗小组进行还击,但是面对游击队的凶猛火力他们的抵抗越来越力不从心。


车队被袭击后十五分钟携带着轻重武器和火炮的一个加强营的俄军赶到出事地点时他们所能看到的是一片浪籍的战场,被击毁的乌阿斯卡车和BTR90装甲车仍然在熊熊的燃烧着,车子周围的公路和草地上到处都是俄军阵亡的特种兵尸体,战场却找不到任何一具远东军的尸体,即便是有伤亡远东军也不会把游击队员的尸体留给他们的敌人。


营长米列夫推推钢盔帽檐伸伸手指头,旁边的一名少尉跑过来“啪”一个立正敬礼。营长同志有什么吩咐?


格拉克,去看看将军的情况,即便是死亡也要找到尸体!


不一会几个士兵费力的从BTR90装甲车里抬出一具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但是身上遗留的东西上还是能辨认出他就是卡尔波诺夫中将。


米列夫用手帕捂住鼻子好让那种尸体被烧焦的难闻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尽量少进入自己的气管一些;确认是卡尔波诺夫将军,随行的特种兵中校叶仆盖尼·伊万也在这里,旁边这具就是他。格拉克少尉对米列夫说道。


周围警戒的俄军士兵表情木纳,这样的袭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这里的建国军被远东军缴了械以后他们的日子便一天比一天糟糕起来,隔三差五的就有俄军的车队被伏击,一次就让俄军赔上百十条人命和十几台汽车或者装甲车,阵亡的从少尉到中校级别的军官不下20个如果算上今天这次恐怕这个数字还要往上翻翻。


喝一口吧,去去尸味!副营长别津斯基把手里的水壶递过来。


这个时候喝水我可没兴趣。米列夫一手推开。


是威士忌!拿着吧。


米列夫也不客气接过来拧开盖子咕嘟咕嘟的灌了好几口然后一抹嘴把水壶又重新还给别津斯基。


把尸体都装到尸体袋里,装上卡车运回司令部!米列夫挥挥手招呼大家赶紧的把阵亡的兄弟们处理下。


武器都被拿走了,只剩下点衣服什么的,我看过个人用品都还在,不过戒指、项链什么的都已经被拿走了,看来游击队动作很快并且在短时间内就打扫完了战场。别津斯基凑过来用米列夫的打火机将自己手里的烟卷点燃抽起来。


看着地形,夜间根本就没有办法辨别,游击队还在这公路上刨了几个坑,里面放上地雷。天这么黑,即便车灯再亮也司机也无法预知前面将要发生什么。看看那些卡车,都是被机关枪打的千疮百孔,里面的人没被打死也被活活烧死。游击队的机关枪在这里打的是曳光白磷燃烧弹。米列夫手里拿着几颗子弹的子弹壳捏着。


这时一个连长跑过来向米列夫报告:“长官我们都仔细检查过了,游击队没留下诡计雷和陷阱。”


话音刚落,一名俄军士兵在搬动一具尸体的时候拉响了在尸体下面挂着的一枚手榴弹,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人被炸飞出去老远,很快死去!


你最好再仔细的看一下,我不想再发生这种事情了!米列夫将手里的子弹壳一手扔在了那名连长的脸上然后坐回到了吉普车里郁闷的抽起香烟来。


营长同志找你的电话!通讯兵背着战地无线通讯器跑过来。


是军区的塞切夫将军打来的,他要求和您亲自通话!


米列夫连忙从车里跳出来整理了下衣服后和塞切夫中将通话。


但是通话内容却是另一个坏消息,刚刚不久前,游击队突然袭击了海参威的一个军用小机场,捣毁了5架米-28N“浩劫”武装直升飞机打死打伤守卫80多人后扬长而去,现在要求米列夫的这个营立即返回机场负责保护机场的安全。


这群无知的官僚只知道被动防御却不知道如何去清剿游击队哼真是无知透顶!米列夫放下电话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上层僵化的指挥官。


大家抓紧时间我们还要去机场,动作都快一点.......



别动,把手举起来!在海参威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几名穿着黑衣的黑衣人用手枪和步枪指着一名在一个空旷的农场上拿着锄头的男子。


别、别误会,自己人!男子声音有点颤抖,手不自觉的朝腰上摸去。


后面的男子用脚用力一踢男子的腰部,男子吃痛头朝前爬在了地上。老实点,枪子儿可不长眼睛!后边的男子怒骂一句。


怎么样,我的老朋友您还是按耐不住自己找到这里来了!另一个男子把遮在脸上的面纱拿掉。


我相信那天我在船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你听到了吧“劳费尔先生”。


你、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我是阎建军!阎建军踌躇的爬起来坐在地上朝秃鹰看去。


你这个该死的美国走狗,远东建国军的间谍想来这里寻找我们的证据么,我一枪毙了你!一个战士用AK47朝前顶了一下,秃鹰却制止了他的行为。


我是清白的,我、我不是什么劳费尔先生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是清白的!阎建军在竭力的为自己辩解,但是却是非常的苍白无力站不住脚。


哼,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世界上就没有真正清白的人了。怎么非让我把证据拿出来么?说着秃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扔在阎建军的面前然后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阎建军拣起纸条一看不自觉的就居丧和绝望起来,这字条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林浩然写给秃鹰的,让他知道下这个阎建军是个双料间谍,主要为美国服务要他在必要的时候除掉他。


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动手!阎建军突然发问向秃鹰。


杀你在这里比杀一只兔子还容易,我需要的是看你的手下有没有和你串通一气的。


这么说庄彬前几天和3个战士一起失踪也是你们干的了?


可以坦白的跟你说“是的”!


那我的上线和接头人也都是你们做掉的么?


再补充一句,还有你的妻子、儿子、母亲!都是我们做掉的。


你他妈王八,阎建军正要发做一个战士用枪托猛击了阎建军的脑门,阎建军只感觉天旋地转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阎建军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他被捆在了农屋的一个凳子上。


秃鹰你个王八蛋,祸不及妻儿老小,你们也太过分了我不会放过你的!阎建军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骂秃鹰。


哼,现在是我们放不过你,你要搞清楚状况哦。秃鹰依旧冷然却不答话而是专注于桌子上的面包和香肠以及葡萄酒。


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吗?


知道还问!秃鹰吃了一口面包冷哼一声。


那还等什么,早死早托生。阎建军略带着点惊慌的表情,脸上肌肉不自然的跳动起来。


你认为你背叛了你的国家你会死的很舒服么?


我也是、也是没有办法。


你没有权利去选择背叛国家,因为国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的背叛只能被归类于对金钱和糜烂生活的着迷。


杀了我你就得不到什么情报了!阎建军显然不想死他想抓住这个保命的最后的救命稻草。


情报?哼,你自己的位置上能了解多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接头人告诉我们的比我们掌握还多,怎么不相信么!


突然秃鹰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后的秃鹰放下手中的面包将怀里的手枪放在桌面上冷静的看着阎建军;上面下命令了,现在就解决你,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或者没有完成的心愿,也算让你放心上路。


放心上路?哼,你们这些人杀了我的家人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阎建军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眼睛中迸发出恶毒的凶光。


要怪就怪你自己背弃了你的誓言和你的人格,他们都是为你而死,好了我会为你向上帝祈祷的但愿他会原谅你!


几声沉闷的枪响过后阎建军身体上多了几个窟窿眼神永远的停留在天花板上.......


扔进口袋里绑上石头沉到河里去!秃鹰头也不抬的对进来的几个民兵吩咐几句。




地下坑道里泛着另人窒息的气息,由于空气不流通整个地下坑道里简直就是个闷罐,一百多波兰残余守军仍然坚持在维斯特普拉特半岛上。他们已经整整把俄军一千多人钉在这里5天多时间。


维斯特普拉特半岛作战中俄军五天中伤亡达600多人,其中由海军陆战队组成的“大剪刀”突击队更是伤亡300多人占了全部伤亡的一半还多,同时俄军由于无法在格坦斯克市区附近击溃美第8骑兵团发动的反击,被迫撤出了格市。而波军和美军也收拾兵力装备构筑工事准备俄军的下一次进攻,同时美军第7骑兵团趁夜色偷偷的将20名美军送上了维岛,20名美军使用橡皮艇成功到达维岛,并且为维岛带去了一批岛上急需的医药。


美军少校皮尔斯上岛后和梅拉乔罗中校取得了联系,得知华沙仍然在波兰军队的手里之后波军士兵都很振奋,但同时他们对俄军重兵集团的攻击仍然十分担忧,尤其是俄军的地面部队太多如果不是联军拼死抵抗恐怕现在就连维斯瓦河都过了。


当时更多的波兰军人更关注东方的中国,都在询问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和俄罗斯交战缓解下他们的压力。


数字军用电话响了,波军格坦斯克守备部队的指挥官询问了维岛上的情况,指挥官古谢夫准将在肯定了维岛波军的英勇顽强后在电话里传达了波兰最高统帅部的嘉奖电令,维岛上的波军士兵不论活着的还是牺牲的,全部授予波兰国家二级战斗勋章和但泽保卫者勋章一枚,后者是专门为了格坦斯克保卫者们专门定做的。


但是维岛上的守军依旧形式严峻,虽然有20名美军增援上岛,但是俄军已经成功封锁了通向维岛的陆地连接部和海上通道,运河内俄军冒着波军的迫击炮将数艘装备有150毫米重炮的内河重炮舰运进来,这些原先部署在内河上的军舰现在被用于攻击维岛上先前在陆地攻势中阻碍俄军进攻的围墙和碉堡。


重炮舰除了接济炮弹和给养以外其余时间全部用于发射炮弹,维岛上的楼房建筑基本被全部摧毁,2门25毫米机关炮也被摧毁。炮班剩余人员撤退到地下工事内继续抵抗。


第6天俄军突击部队成功的炸开了数个口子突入维岛波军防御环行工事一面同波军展开近距离作战。波军波拉兹克夫斯基海军少尉带领12名波军携带2挺重机枪和大量的手榴弹进入堡垒之中增援,波军用密集的机枪火力和手榴弹消灭了部分突进的俄军,俄军调来了2辆PT-86水陆坦克进行火力支援,波军的2个碉堡在俄军坦克的冲击下被摧毁,波军使用仅有的几具AT5反坦克导弹成功击毁了一辆PT86坦克。


波军在借助美军带来的一支40毫米榴弹发射器才勉强打退了俄军这次冲锋,不过维岛赖以维系的防御根基围墙已经在俄军重炮的猛烈轰击下炸出了十几个缺口,波军在这一天便伤亡了40多人,残余波军不足一百,美军在这一天中也伤了7个人。战况是相当的激烈。


指挥官波拉兹克夫斯基海军少尉负伤,梅拉乔罗中校希望皮尔斯少校负责一部分的防务指挥,皮尔斯少校很爽快的答应。晚间梅拉乔罗中校向格坦斯克方面请求了援兵,格坦斯克方面答应将尽力派遣一部分军队登上维岛。但是波兰国防部已经对维岛的归属不抱希望,一个小小的半岛完全处于俄军的海陆空包围之中,就那点人手能撑过一个礼拜都是奇迹了何况是打退俄军的进攻了。


波兰国防部向维岛的守卫者下达了一道命令,命令内容是在维岛防御不可为时可以向俄军体面的投降,但是同1939年时的守卫者一样,梅拉乔罗选择用最激烈的一次抵抗来结束他们的8天的维岛防御,他们的能力已经极限到此了,他们只有百多人。


一天以后波兰国防部又希望美军方面可以派遣直升飞机将维岛上的波军接走,美军同意了波兰的意见,美军出动了6架CH47直升飞机前往维岛接收波军和美军。


当天联军空军想格坦斯克的维斯特普拉特半岛上派遣了大约60架左右的作战飞机掩护这次行动,俄空军没有出动飞机作战,俄军在美军直升飞机将岛上全部守军撤走后才占领维岛。当天俄军向外宣布他们已经占领了格坦斯克的维斯特普拉特半岛。但是俄军为攻占维岛所付出的代价是683人伤亡。而梅拉乔罗中校所带领的波军部队将在波兰历史中被广为传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