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六章 工地巧遇 工地巧遇1

江阑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URL] 马头山的海防工事正在加紧施工,大量施工车辆和人员都汇集在这里。整个马头山和平江海岸沿线就是一个大工地,工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马大爷也在工地上。工地上除了守军和工程部队的同志之外,马头镇的许多老乡也都在工地上参预施工。老乡们参加工程的热情很高。政府号召乡亲们,要像以前支援解放军同国民党军队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在马头山,受到破坏的几处目标已经修复,海防工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整个山体就是一个大工地,大批车辆和人员汇集到了这里,车鸣马嘶,号子震天,如同开了锅一般。除了守军和工程部队之外,马头镇的许多老乡也奋战在工地上。乡亲们热情很高涨,就象以前支援解放军作战那样。

自打工程开工以来,马大爷一直呆在马头山,一天都没缺勤过。张团长和镇里都找过他,要他找几个有专长的老乡到工地帮忙。另外工地需要劳动力,只要有力气,工地就需要。马大爷是个老工程,在平江很有名气,如今虽上了岁数,但这种活路仍离不了他。

这一天,天气特别热,马大爷和乡亲们仍象往常一样忙碌着。六月份的日头已经很毒了,人们被晒得皮肤油黑,汗流浃背。

“都歇会儿吧!喝碗绿豆水解解渴!”小英和张大娘肩挑手拎地来到了工地上,人们急忙凑了过来。

一名战士渴极了,接过张大娘递来的绿豆水一口气灌了下去,象饮牛一样。“哎!真解渴!大娘!天热您就别来了,有我们呢!”战士揩着下巴上的汤汁说。

张大娘却说:“那哪行!都在工地上受累,我在家里哪闲得住。我虽然老了,不能象你们干活出力,可端水送饭还能动。小同志,要是年轻二十年,我准跟你比试比试!”

战士笑了,把碗还给张大娘说:“谢谢您了!放心吧!我们肯定能把工程修好。”

“谢啥!工程也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咱们军民一家,不说谢字。他马大爷!您也歇会儿,喝碗绿豆水解解热。”张大娘冲马大爷招呼着。

马大爷停下活计凑了过来,小英急忙给爸爸递上了湿毛巾,又盛了碗绿豆水。马大爷慢慢坐在了石料上,边喝水边对张大娘说:“唉!到底是老了,比不了这些小伙子了。要是再年轻十年,还真不服他们!”

张大娘假装嗔怪道:“都多大岁数了,还跟小伙子一样逞能。”

“爸爸,您也一把年纪了,干活得悠着点,不能白天跟小伙子似的,回家却躺在床上直哼哼!”说完小英给爸爸捶起背来。

马大爷满不在乎地说:“没事,爸撑得住。张团长和政府托付了咱,说话得算数,不然对不起政府和解放军。”

说话间有个货郎来到了工地上,挑着一副货担,将手中的货郎鼓摇得叮当直响。这位货郎穿着一件对襟大褂,戴着一只斗笠,看上去跟街头做小生意的没什么区别,跟工地上干活的人也没什么两样。但他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脖上还吊着管最最普通的水笔,象个识文断字的人。

货郎来到众人跟前停下了,把货担撂在了地上,笑容可掬地搭讪说:“都辛苦了,我这里有仁丹,清热败火的,送给大家。另外还有香烟、毛巾、手套、女人用的胭脂粉、针头线脑、还有一些山货,便宜一点卖。”说罢货郎拿出几包仁丹分给了大家,又拿出几包香烟说:“这几包香烟也送给你们,大家这么辛苦,我也为工程出把力。”

小英对针头线脑感兴趣,便对货郎说:“针头线脑就别要钱了,您喝一碗绿豆水解解热,咱们两不相欠!”

“行!妹子既然说了,就送你一包针线,不过别人得花钱买。”货郎爽快地答应了。小英便递给了货郎一碗水,随后去货担里挑了包针,又拿了绺花花绿绿的线,放进了家什里。

“钱老板!这绿豆水比起你的仁丹来强多了吧?”一位老乡边抽烟边跟货郎开起了玩笑,而且知道他姓钱。

货郎笑了笑说:“一样的,都清热败火。快完工了吧?得干到啥时候?”

“还早呢!没有一年半载完不了活。”老乡回答。

货郎咧了咧嘴说:“要那么久啊!快点完工吧,看把大伙累得!”

老乡大咧咧地说:“放心吧,等完工的时候,管保让马头岛的国民党哭都找不到地方。在这上面架上大炮,想打多远打多远,再也不受敌人的气了!”

“净瞎说!大炮能打那么远?”货郎似信非信。

“谁瞎说?马头岛的炮能打到这里,这里的炮就能打到马头岛。”老乡辩解着。

货郎似乎信了,一脸认真地说:“真的?那太好了!这辈子光听过炮响,却没见过真炮,是不是挺吓人的?”

“那当然!听人说,这上面要架那种大家伙,炮筒子有一人粗,一炮能把半个山头炸没。”老乡的表情十分夸张。

“瞎吹!哪有那么神的炮!”货郎一脸置疑。

“吹?马头岛打炮的时候,一炮下去,就把一座房子炸飞了,人都炸得没影了。”老乡又争辩起来。小英扯扯这位老乡的衣裳,示意他打住,然后瞟了一眼张大娘。张大娘脸色阴沉下来,不声不响地走了,一边走一边抹眼泪。小英急忙收拾家什追了上去,大家也都没了兴致,继续干起活来。货郎只好收起生意,挑着货担朝北面山下去了。

这时张团长来了,问马大爷:“这两天情况怎么样?”

“干劲都挺足,进度挺快。”马大爷说。

张团长看了看远去的货郎,又问:“刚才是什么人?”

“是个做生意的小贩。”马大爷回答。

“他是瑞祥百货店的老板,叫钱运通。”有人知道货郎的底细,顺嘴说了一句。

张团长皱了皱眉头说:“工地不要让无关的人来,告诉大家提高警惕。”

马大爷说:“可工地四敞大开的,挡不住。这个人来了好几次了,想为工程出把力,顺便做点小买卖,还送给大家香烟和仁丹。”

张团长谨慎地说:“还是小心点好。现在形势紧张,敌人骚扰得很厉害,搞不好有人通风报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