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旅记忆——之我的炮兵兄弟(六)完结篇

尖锋时刻 收藏 42 19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六、炮二连的新兵“蛋子”们

新兵为什么被老兵油子们叫成“蛋子”,无从知晓,这就好比“1加1等于2”那样,是一条无可辩驳的真理,你只有服从并适应而不应该有半点疑义的。从新兵开始被人叫成“蛋子”,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自己也熬成“油子”后,成功实现 “摘帽”并向新来的兵们平稳顺利地移交“蛋子”这个光荣称号。。。。。。于是“蛋子”这一称谓就一代代地传接下去了,成了部队的一种传统。

我们下到炮二连的新兵蛋子有10个人,新兵班一个月时间里,大家同吃同住同训练,亲密无间,融洽相处。后来分下班排去,蛋子们去到了各自不同的战斗岗位上,时间久了,大家逐渐崭露头角,成功地在连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获得了老兵们的认可,也赢得了以后新来的“新兵蛋子”的尊重。提起炮二连的新兵“蛋子”们,一连串熟悉的名字: “猛男”阿德、“玉面书生”子杰、神医“杜冷丁”、“吊兵”阿弟。。。。。。就不经意间蹦了出来。

“猛男”阿德就是传说中的“三炮手”——力量与技巧相结合的猛男型士兵。他是河南人,性格直率豪爽,个子不高,但粗壮结实,一脸的青春痘疤痕,坑坑洼洼,甚至可称为满脸横肉。因为力气大,自然是炮班“三炮手”的最佳人选,新兵班时阿德和我睡的床挨在一起,所以也可以说我们两个是“同床共枕”过,后来我们又一起被烟枪老韩相中,分到了炮三班,生活、起居、训练都在一起,两人整天形影不离。当然,烟枪手下无弱兵,我们两个自然也“炮不离手,烟不离口”了。遇到累活、脏活,阿德总是第一个抢着干,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有的是力气,不抢着做对不起这身肌肉!歪戴着作训帽,叼着个烟卷,总是忙忙碌碌,一身汗水的阿德是个合格的三炮手,更是个热心肠的好兄弟。

“玉面书生”子杰却是个书生气十足的家伙。下班排考核,他的成绩排在我后面列第二,因为我被烟枪老韩挖走,所以他被分到指挥排,当了一名无线兵。子杰皮肤白净,两只大眼乌黑晶亮,小胳膊小腿的消瘦身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讲话斯斯文文,做事小心谨慎,于是就有了“玉面书生”的雅号。越野跑、器械操等体力活“书生”一听就犯怵,这也是先天条件制约,但弄起电台、背起密语来,他就来了精神,脑子特好使!看来“书生”天生就是干炮兵指挥的料。或许就因为当初考核我们比了个势均力敌,我们既是朋友,更是竞争对手,平时闲来没事,我们会沿着营区外的一条三轨铁道散步(铁路一直通往Y国,因为Y国的火车轮距比我国的短,所以铁轨铺成三根,窄的是Y国火车道,宽的是我国的火车道),那时候与Y国关系尚未正常化,铁路并未通车。一路沿铁路向南走着,海阔天空地聊,谈家乡、谈学业、谈训练、谈理想、谈女人。。。。。。如果不是担心一直这样走会不小心走出国境的话,话闸子不会关上。于是我渐渐了解到他也喜欢看周润发的《英雄本色》,喜欢吃他湖北老家的孝感麻糖,爱经常回忆他高中时期暗恋的女同学。。。。。。也知道了“玉面书生”柔弱的外表下还有种不服输的性格!他常说,自己比别的战友军事素质差,这是不争的事实,要在连队站稳脚,不被战友们小瞧,就必须在军事专业技能上有过人之处!他说他绝不会甘于做一名普通士兵!果然,两年后“书生”考上了军校,从此跨入军官行列。

“神医杜冷丁”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他只是个连队的卫生员。小子居然和我一样帅!难怪我喜欢他。“杜冷丁”姓杜,名冷丁——你还真以为叫冷丁啊?当然不是,既然是医生,又姓杜,肯定要安个药名才贴切嘛,“杜冷丁”就这么叫开了。印象中的战地医护兵,是臂呆红十字袖套,背着个医药箱,在炮火与硝烟中忙碌穿梭,为受伤战士包扎治疗的女兵战士,没想到在我们这批新兵蛋子里面,出了一个男卫生员!下班排的时候,神医被派去团部卫生队培训,半年后(或者更久,具体时间我不太记得了),神医背着背包,跨着个军用医药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慈眉善目的笑意挂在脸上,一双普渡众生般的眼神扫视着前来迎接的弟兄们,还真是与当初去时候的傻呼呼样不同了哈!神医的房间安排在我隔壁,帮他铺好了床,我正想把他放在桌上的药箱里的药品拿出来放到药柜里,杜冷丁一个箭步冲上来嘴里喊到:“小心,别动!”一把接过箱子,象端着一个宝贝似的重新放回桌上:“谢谢,不用你动,我自己来好了。”平时,连队谁有个头疼、脑热的,神医都会立即前往,测温搭脉,端水喂药,吩咐厨房准备病号饭等等,做得有模有样,隔三岔五还要来个“回头看”,问问病情,叮嘱两句。部队外出拉练或演习,他总背着药箱四处查看,看见谁有个磕磕碰碰,拉伤划破,及时地给予包扎治疗。闲时神医喜欢拉上我杀两盘乒乓球,他的弧圈球拉的不错,我总是打不过他,有时候输急了我就一丢球拍,闪人,他就会笑眯眯地尾随我到房间,把挂在墙上的吉他取下来,交到我手上,要我弹给他听,真让人哭笑不得!后来“杜冷丁”调离了连队,我才知道他竟然是一位集团军高级将领的亲外甥!回顾与他一起相处的日子,工作起来踏实认真,为人处事热情、低调的他,并没有因为有这样的背景和关系而有任何的优越感,他用自己的微笑和真诚,征服了所有战友的心!

广东潮汕地区的人喜欢把后生仔亲切地称作“阿弟”,我们这批蛋子里有个潮州兵,短眉小眼,唇厚少髭,个儿不高,皮肤黝黑,很典型的广东人模样。因为普通话不甚标准,与大家交谈时总是词不达意,笑话频仍,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就也亲热地叫他“阿弟”。“阿弟”外表看似忠厚,其实是个鬼灵精怪的家伙,平时爱犯点小错误、搞点恶做剧,与我们这些中规中矩的老实蛋子们相比,他却算个典型的“吊兵”!下班排时,吊兵阿弟分到了汽车班,当上了汽车兵!汽车兵在炮兵连队那可是非常吃香的专业,平时,连队的汽车除了一辆作为机动车外,其余的炮车一般是停在车库不动的,汽车班几个人只需要一星期负责维护保养一次,确保汽车有一个良好的车况就行。所以,当别人都在在训练场忙着训练的时候,阿弟却总是因为无所事事,整天就叼着个烟到处瞎转悠,一会到这个班看看,一会到那个排坐坐,所到之处,立即会引起一阵阵的笑声,严肃的训练气氛就被他破坏殆尽!于是班长们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阿弟你个臭吊兵,去去去,这没你什么事,精力好就到你那破车库里闹腾去,别在这瞎捣乱!”于是吊兵阿弟便会抱头鼠串而去。。。。。。。一会儿,厨房里就会传来炊事班长鬼哭狼嚎的叫骂:“又来偷嘴!死走啊,吊兵!!!”就看见阿弟嬉笑着从厨房出来,嘴里鼓鼓囊囊的不晓得塞满了什么好吃的东西。连队附近常有村寨里的阿妹放牛割草什么的,因为阿弟会讲白话,就时常有事没事地与她们搭讪,居然没多久就混得很熟了,个别大胆的阿妹偶尔还来连队找他,隔着围墙大声“阿弟,阿弟”地叫唤。虽然如此,阿弟并未跟谁闹出什么“绯闻”来,他常得意地说,都说军民鱼水情,要做到这点啊,就要时常跟群众打成一片,所以,我认识一些地方阿妹也是军队建设需要嘛!什么歪理!跟你打成一片的"群众"怎么尽是些小阿妹?真是不折不扣的吊兵一个!

后记

写到这里,《我的炮兵兄弟》就全部结束了,开始本来准备写10篇的,因为种种原因,写了6篇就匆匆收尾,最后准备的几篇就合在“炮二连的新兵蛋子们”一篇中一道写了,其实还有更多的人或事都上值得写的,这次就作罢,待以后如有机会或单独成篇,或写个系列,再说吧。不管怎么说,文章虽然有点虎头蛇尾,但总算全篇收笔了,至少勉强还算完整!呵呵。在写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我等于是把过去的军旅故事又重新回忆了一遍,心里感觉着温暖而踏实。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这些天来一直关注、支持我的文章的铁血战友们,感谢大家一直保持着极大的热情和耐心读完了这篇的故事,也希望以后能继续得到大家的关注与支持,我也将用更大的热情来搞原创,争取能为大家奉献些值得一看的东西。


(全文完)


本文内容于 2007-9-21 11:34:00 被尖锋时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