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小半个时辰后,五人追击队开始顺原路返回,札木合命令放缓行进速度,仔细搜寻地面上可能是马贼留下来的蛛丝马迹。五个人分散的很开,每个人相隔五六米,几乎是平行而进,各自认真查看自己的辖区。

布赫排在队伍的最右边,恰好靠近东南方向。他表面看似用心查找,其实心里却巴不得什么线索也找不到。马贼杀人掠货固然可杀,但自有部落出面派人追剿,说什么也轮不到他们这群孩子出头呀!这完全是札木合的个人英雄主义在作怪,就连他一向信任的铁木真今天也变得让人难以琢磨了。

铁木真之所以主动跟随札木合来追杀马贼,除了自身性格争强好胜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马贼们既然可以袭击那户单独放牧的人家,也就有可能劫掠同样是单独居住的自己一家,与其天天被动防御,不如主动出击消除威胁。但他心里也清楚,在如此辽阔无垠的草原上,想寻找马贼留下的踪迹,无疑相当于大海捞针,除了仔细之外,剩下的就要靠运气了。

顶着烈日赶路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况且还要时不时地下马查看草地上的可疑迹象。不一会,札木合等人就已是汗流浃背,苦不堪言。虽然他们平时也注重野外训练,可这种洋罪还是第一次受,一个个被毒日头晒的蔫了吧唧的,骑在马上直打晃。

像这样的苦日子,铁木真已经过了快一年了,而且还是在衣食匮乏的情况下度过的,所以他的忍耐力非常人能比,酷热的自然环境丝毫不能影响他的搜寻工作与思维判断。而札木合的两个死党却再也无法忍受暴晒的煎熬,伸手就要脱衣解热,当即被眼尖的铁木真大声喝止,说脱衣会晒伤皮肤,留下永久的伤疤。

两个死党不理会铁木真的忠告,却把目光投向札木合,等他来决定。札木合冲两人摇摇头,示意他们照铁木真的话去做。事到如今,札木合已是骑虎难下,进找不到马贼,退又不甘心,能依靠的只有铁木真,不管他愿不愿意。所以他现在必须重视铁木真的建议,希望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时间飞逝,太阳逐渐西移。热度下降让人欣喜,但搜寻马贼的工作却没有任何可喜的进展,天一黑线索万难寻找,札木合组织的这次冒险之旅也就要在耻辱中结束了。可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敢不敢做与做没做成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前者代表勇气,后者要靠运气。今天活该他札木合运气差,看来今后几个月被人当作笑料是难免的了。

世间之事往往很怪,有时候失望的终点反而就是希望的起点,札木合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碰到了他苦等了一天的运气:铁木真发现了可能是马贼们留下的踪迹。

一大片被啃食过的草地前,札木合蹲在地上仔细察看,发现断茬都很新,应该是刚吃过不久。在这片草地四周散布着大量牛马羊的蹄印,杂乱无章,其中还夹杂着人的马靴印。据铁木真判断,至少需要五十头以上的牲畜才能造成如此光景,但他不敢肯定这就是马贼经过的证据,也有可能是某个牧民放牧经过此地时所留。

札木和可不这么想,如此荒凉之地,除了马贼还会有别人吗!他当即下令全速追击,务必在天黑时追上马贼。铁木真说还需要查勘一下马靴印,可以从中判断出对方的人数,这对来说他们很重要。但札木合却说没时间查了,兵贵神速,等追上马贼后自然就知道人数了。

铁木真还想再说,可札木合那里还容他解释,率先纵马飞驰而去。

草地上所有痕迹的走向都直指东南,与铁木真的判断完全正确,这令扎木合既佩服有嫉妒,自己怎么就没想到马贼们会使诈呢?他用力地抽打坐骑,借此发泄心中的郁闷。

五匹健马排成一条直线衔尾飞驰,涉水过丘,如走平川,始终保持队型不乱,骑术之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黑暗在急弛的蹄声中降临草原,地上的痕迹被夜色吞噬,线索中断,天黑之后。越过一座矮丘,火光在远处隐现,指明方向。领头的札木合放慢了行进速度,寂静的夜里蹄声会传的很远,以免引起起马贼的警觉。心跳加快,掌心冒汗,扎木合紧张的有点难以自持,原来杀人并非他想象中那么轻松。现在目标就在前方,他心中的斗志反而比出发时减弱了。

决非只有他一人这么想,布赫与另外两人也心同此念。布赫更是紧张的有些尿急了,却又不敢说出来,被马儿一颠,憋的真难受!只有铁木真还算镇定,至少他有过杀人的记录,但那也都是被动自卫,像今夜这样主动的战斗还是第一次。他策马赶上札木合,与之并马而行,问道:“如果真是那伙马贼,你打算怎么干?”

札木合心里也没主意,出发时只一心想寻找马贼,却没想过找到后该怎么办!可他又不原在铁木真面前示弱,故而冷笑道:“那还用问,杀掉马贼,夺回人畜”!

铁木真道:“我问的是具体计划。”

札木合搪塞他道:“等确认了目标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一座孤零零的帐篷进入了追击队的视线,距离约在两里外。帐篷前生着一堆火,隐约有人影在晃动。札木合命令追击队停止前进,让所有人仔细检查武器装备,准备借夜色的掩护发起突袭。

铁木真不同意札木和的作战计划,勇气可嘉,但太过冒险,根本就是不经考虑的仓促决定。对方有多少人不清楚,是不是马贼不确定,有没有人质不知道,这样的作战计划完全是自杀式的,愚蠢之极!

札木合虽然做事冲动,不计后果,但也不是蠢笨之人,铁木真所说的情况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可问题是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去查明这些情况,时间拖的越久,被对方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就会失去最好的战机。再说这支队伍里,除了自己和铁木真外,恐怕没有人真敢去和马贼拼命,不如趁现在他们心中的恐惧还未加大,迅速果断地率其出击,或许能收到满意的结果,不然等时间一长,保不准就会出逃兵了。

对于札木合坚决不改变计划的态度,铁木真非常恼火,却也是无可奈何。如果继续和他争论下去,势必会影响队伍的团结,削弱战斗力,可是如果同意他的计划,那么在场每一个人的死亡率就会大大增加。

“咱们举手表决吧!”铁木真提出建议。

“表决什么?”札木合断然拒绝,“现在我说了算!你不同意可以不去,就站在这里看热闹好了,怕死鬼!”

“好吧,我同意你的计划,”铁木真不想让争论升级为两人之间的矛盾,在一个刚愎自用的人面前坚持自己的想法是不太明智的,“可希望你能同意我和布赫绕到帐篷后面去,想办法点燃她,然后咱们在前后夹击。”

札木合想了想,觉得着办法可行,便道:“可以,你和布赫去吧!”

铁木真道:“等我们把帐篷点燃了你再发动进攻。”

札木合道:“行!但是我不会等太久的,不管你点不点的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