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进化论对19世纪后半期欧洲社会思想的影响

君子常当当 收藏 1 1015

进化论对19世纪后半期欧洲社会思想的影响

1895年英国著名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出版了轰动世界的巨著《物种起源》。该书第一次阐释了以自然选择为基础的生物进化思想:物种是不断进化的,在进化过程中各物种通过遗传、变异和自然选择,逐渐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发展,逐渐形成了现在的各种生物。各物种间和各物种内都存在生存竞争,通过竞争那些更能适应环境的物种和有益的遗传、变异得以保留,正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此基础上他断定人类的起源和进化也是生物进化的结果。

进化论的意义是划时代的,它不仅在生物学和自然科学领域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开拓,为此后许多新兴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立即就在思想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它触及到了当时西方人的一些普遍信念,如,静止的、唯心主义的世界观、神创论、人类中心论等。教会首先站出来反对,随后是坚持先验论和形而上学方法论的学者们,然而正是这种争论使进化论的思想变得家喻户晓,逐渐深入人心。另一方面,许多社会思想流派迅速从进化论中吸收各自所需的“营养”,将其引入社会科学领域,作为构建理论的依据和支撑点。19世纪后半期西欧社会思想中随处可见进化论的痕迹,这对该时期和后来欧洲社会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一)

19世纪后半期,欧洲正在经历第二次工业革命引发的社会巨变。生产力的迅速增长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普遍幸福,相反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越发不平等。以斯宾塞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似乎为这种不平等找到了理论依据。

斯宾塞在《社会学原理》等著作中运用进化论“生存斗争”、“适者生存”的原理来说明社会历史。斯宾塞认为,生存竞争不仅在自然界,而且在人类社会中也一样存在,是一种进步力量。社会中那些弱小成员,贫穷、染病和无业者将在生存竞争中被淘汰。只有最健康、强壮的社会成员才有机会成熟长大、繁衍后代。这项原则也适用于大范围的群体,任何帮助社会最弱者的努力,从长远来讲只能使个人变得更坏。任何国家向穷人提供住房、教育、失业救济只能进一步刺激他们生育,从而损害社会。既然人类是经过漫长进化产生的动物,那它也无法避免受动物性的支配,人类社会进化过程如同生物进化过程,生物进化的规律也就是社会历史永恒的自然规律。因此,国家应该尽量减少对经济、社会进行干预,让社会在残酷的竞争中,按照其自身固有的规律发展。这既符合19世纪自由主义的思想主流,又为阶级剥削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如果上述思想成立的话,那么不仅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压迫是符合自然规律的,而且国家间的压迫也如同生物不同群落之间的生存斗争,是自然演变的结果。也就是说国家为了发展壮大而侵占弱小国家的领土和资源是符合自然法则的。在利益和这种思想的驱使下,19世纪后半期西欧列强开始彻底放弃***义包含的那种仁慈、宽容的道德取向,代之以现实主义的、赤裸裸的“生存竞争”,掀起了瓜分世界的狂潮。社会达尔文主义使西方列强赤裸裸的剥削、侵略成为符合规律的公理。然而,它毕竟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它的存在客观上也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先进生产方式向世界各个角落扩散。

(二)

这一时期,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也从进化论中得到了启示。

马克思主义和达尔文主义都是以唯物主义世界观为基础的。《物种起源》出版后,马克思立刻意识到达尔文的一些思想可以用来阐释社会发展的规律。1860年,马克思在读完《物种起源》后写道:“达尔文的著作非常重要,他为我研究历史斗争提供了自然科学基础。” 按照进化论观点,适应环境是生物生存的基本原则,这项原则有些是通过调节自身行为,有些是通过改变环境来完成的。那些能适应环境的生物就会繁衍、发展,反之就会灭绝。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像自然界一样,任何时候其进步都是由于其内部成员间的矛盾斗争所推动的,当一种生产关系不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阻碍生产力进一步发展时,它就会被更高级的生产关系所取代。因此,按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不再适应社会大环境,成为阻碍社会继续发展的桎梏时,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将成为历史的必然。与自然界中的进化现象一样,人类社会的发展也具有“从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特点。

达尔文主义者坚信,进化是普遍的、必然的,生物是通过生存竞争实现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向高级转变的;而马克思主义者则坚信,社会主义必定会取代资本主义,无产阶级必定战胜资产阶级,实现社会更替的主要途径是阶级斗争。由于统治阶级不会自动放弃其统治地位,被统治阶级应该通过革命斗争推翻现有上层建筑,颠覆过去的社会制度,建立起新的社会制度和确保这种社会制度的政权和国家机器。这些思想被20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继承和发扬,并付诸实践,最终首先在俄国而后又在许多国家完成了无产阶级革命,开始了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探索。

(三)

如果说社会主义受达尔文主义影响而更倾向于社会革命,那么另一种深受进化论影响的思想理论——种族优越论,带来的则是战争。

种族主义的思想在人类历史上由来已久,19世纪末进化论似乎为它涂上了一层“科学色彩”。德国生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推动了这种思想的产生。海克尔是进化论的忠实信徒,他在生物学上做出过巨大贡献,然而在哲学观上他是“一元论”者,在政治上他狂热地宣传种族主义。按照进化论,在进化过程中,多数物种在竞争中被淘汰而灭绝,只有少数能够存活下来。海克尔认为人类不同群体的生存竞争也是如此,“优等民族”必然要战胜并淘汰“劣等民族”,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德意志民族是人类中的优等民族,只有保持民族特性,德意志民族才能永葆其优越性。他还认为,集体的生存比个体生存更为重要,所以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利益并不重要。为了整个国家的生存,“牺牲数千、甚至数百万的细胞是值得的”。此外,他还认为民族国家之间是赤裸裸的竞争关系,只有最适应环境的国家才能生存,不适应的则会被征服。因此,利益而不是道德应该是国家行为的唯一准则。

海克尔的思想在刚开始工业革命、尚处于分裂状态下的德意志得到了广范认同。后来,同样从事过生物学研究的弗里德里希•拉采尔受其影响提出“国家有机论”:民族国家是个有机体,有其自身发生、发展、衰亡的过程。国际社会由国家这种有机体构成,国家本身像一种有生命的活体,有时会有领土的“饥饿感”。民族国家的范围和疆界取决于它的实力和邻国的实力,取决于同其它民族国家之间的生存竞争。拉采尔的学说后来被他的学生、军人出身的卡尔•哈斯霍夫发展成为“生存空间”论,成为带有浓厚军国主义色彩的地缘政治思想。

上述思想影响了德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也影响到许多有军国主义倾向的、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为它们对外侵略扩张提供了依据,更为它们在20世纪上半期发动战争埋下了伏笔。

总结

进化论对19世纪西欧社会思想和此后的社会历史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许多人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和吸收进化论,他们之中既有学者、思想家、政治家,也有战争狂热分子、种族主义者,他们似乎都能在达尔文进化学说中找到自己观点的“论据”。达尔文晚年也认识到这一点,但他并未作任何表示,就像他在给斯宾塞的信中写道那样:“我仅仅是作为一个博物学家而不是从更一般化的观点来处理这个问题。” 在经历了20世纪战争风雨的洗礼后,变得冷静的人们开始认真地反思,逐渐认识到被歪曲了的进化论思维是多么有害。

然而,进化论思想对世界的影响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在1995年4月伦敦召开的纪念达尔文高级研讨会上,出席会议的世界知名生物学家、哲学家、经济学家,虽然带着完全不同的前沿课题参加会议,最后却达成了共识——“重归达尔文”。这表明,今天进化论已成为人们认识历史、解读社会、了解自我的重要思维方式,更多的人力图更加客观、理性的运用它来探究真理、造福人类。




参考文献:

1、卢继传:《进化论的过去和现在》,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

2、[英]彼得•迪肯斯:《社会达尔文主义》(第1章),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3、彭新武:《进化论在社会科学中的应用及问题》,《人民大学学报》,2004年,第3期。

4、[美]布里托斯:《进化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含义》,《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1996年,第11期。

5、高飞:《进化论与国际政治》,《国际论坛》,2001年,第4期。

6、张军:《社会科学与达尔文主义》,《企业文化—科学论痕》1999年,第2期。

本文内容于 2007-9-21 11:52:52 被拿破仑1813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