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六十一节 溃败,军人耻辱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走吧,团长,快走吧。”警卫连长拉着赵熙让他跟随溃败的部队一起撤退,“团长,队伍顶不住了,先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赵熙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警卫连长脸上:“胡说,谁走,我也不走,我是团长,仗打成这样,我没有脸面去见商丘父老,去见司令,弟兄们,你们跟我一起,留在这里,守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日军近藤联队的一支奇兵遭到了毁灭,后羿装甲旅化解了一次危机,但商丘城的劫难并没有过去,日军趁着121师部队并没有及时赶到的空档,已经有两个中队突进了城内,沿着城南直大街进行烧杀抢掠,沿街的许多房屋燃起了大火,通天的火光映入了急急忙忙跑步前进的121师363团官兵眼中,363团团长赵煦眼珠子都急红了,他回头大声喊道:“弟兄们,加快速度,鬼子来了。”

从城内穿城而过的378团官兵已经看到无数的市民迎着他们的队伍向城北逃去,378团团长杜子明和方师长也是心里焦急似火,连声命令部队加快步伐前进。

突入城内的东乡联队小泉大队长指挥的两个步兵中队由于忙于放火焚烧房屋,制造恐慌气氛,延误了向城内突进的时机,毛羽带领的第二、第三警察中队已经赶到,他们立刻占据了正对城南大街的房屋,搬出来民房内的桌椅,临时建立了一道街垒,暂时封堵了日军的前进道路,但日军是两个步兵中队的兵力,而毛羽只有两个警察中队,人数上也许不相上下,武器装备和人员战斗力上警察们远远不及日军。

日军士兵在遭到对面火力射击的一瞬间下意识的进行了躲避,这些都是受过严格训练和经久战阵的老兵遇到危险时自动作出的反应,鬼子兵们有的撞进了路边房屋,有的原地趴下对前方进行压制射击,还有的贴着路边房屋向前冲击,试图使用手雷炸毁前方阵地,在遭到了密集的火力射击后才不得不撤回了远处。

意识到中国军队已经做出反应之后,小泉大队长立刻作出了战术调整,命令部队不要拘泥于和对面中国军队的纠缠,继续执行原定目标,从不同方向向城内渗透,烧毁房屋,吸引中国军队从黄堆集抽调回部队,但是日军这个战术遭到了378团的阻击已经破灭,378团依靠警察们争取的二十分钟时间,在警察们的后面部署了一道更加绵长的防线,从东向西几乎横跨了整个商丘城,方师长把378团整个团和363团一个营部署到了这里,他命令363团团长赵煦率领363团主力两个营从城东向城南移动,从侧后方迎击日军部队。

参谋长柳和大佐只派出了两个中队突入城内,自己手里还保留了一个大队加一个中队的机动兵力,柳和大佐在日军部队里的向来以足智多谋著称,他故意只动用了两个中队的兵力,留下了其余六个中队以应付中国军队的反击,从城东急匆匆赶来的363团根本不知道敌人后备军力的存在,一头扎进了鬼子的陷阱。

警察们舍生忘死的战斗着,两侧不少房屋已经起火燃烧,冲天的大火把街道照得通亮,火光映红了警察的脸颊,每一处房屋,每一条街道都要鬼子兵付出十几条甚至几十条性命才能够夺取,警察们虽然军事训练不足,但战斗热情极其高涨,在徐州城他们就积攒了足够多的怒火,他们内心充满了对鬼子兵的仇恨,这种仇恨激励着他们战斗到最后一刻。

“还有人活着么?”毛羽拎着一支手枪冲周围喊着,“我,马玉龙。”“我,高振翼。”“我,袁熙文。”“我,孙大路。”“好,好,我们还有五个人,我们都是五虎将,我们决不会把阵地交给鬼子。”“决不交出阵地。”五个人在街垒后寻找着可以使用的武器,毛羽翻检着战友的遗体,看着每一个熟悉的面孔,毛羽热泪盈眶,他轻轻地合上了死不瞑目的战友眼皮,拿起了他们的武器,马玉龙则一声不吭,默默地用绑腿捆扎着手榴弹,心里一个劲的发着狠,一捆又一捆的手榴弹被他分发给活着的每一个战友。

“哒哒哒。”离他们不远的街道,正规军的战士们正在全力以赴的堵截四处乱窜的鬼子兵,毛羽心说:“好呀,看来121师的弟兄们赶到了,这下子我们的牺牲可算值得了。”

第三中队的警察们所剩也不多了,日军士兵非常诧异于这些训练不足的黑衣警察们的顽强,他们射击准确性不高,投出的手榴弹落点也不合理,但他们依然无畏于鬼子兵的多次冲击,有的时候,甚至鬼子兵已经冲到了街垒前,这些警察也会勇敢的端着刺刀跳出街垒迎战,虽然死伤惨重却不后退,最后有的警察会抱住鬼子兵拉着手榴弹同归于尽,鬼子兵两个小队激战多时却依然受阻于第三中队警察面前,小泉甚至发出了这样的询问,询问鬼子中队长到底要浪费时间到什么时候,鬼子中队长无言以对,自己的士兵虽然死亡不多,但已经个个带伤,眼前这些身穿黑色制服的中国普通警察的确是太顽强了,顽强的鬼子中队长希望他们自己撤走。

小泉手里掌握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另外一个中队的士兵被他命令以班为单位化整为零,分路多组的向城市纵深渗透。

121师363团赵煦团长带领的部队从城外绕到了城南,不等气喘吁吁的部队休息,赵煦就命令部队投入到了对突入城内的鬼子兵的反攻,两个营的兵力全部投入了战斗,可是没等这两个营杀到城内小泉大队的身后,从363团的背后反倒杀出了几倍于城内日军的鬼子兵,363团官兵措手不及,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城内的鬼子兵吸引,从列兵到团长,根本没有任何人想到城外还有鬼子大部队埋伏,所以当鬼子大部队从他们背后发起突然袭击的时候,363团几乎没有进行任何有效的抵抗就溃败了,两个营的兵力在几分钟内土崩瓦解,一败涂地,部队失去了指挥,各级长官掌握不了部队,士兵也失去了战心,遭受了重大伤亡不说,拯救商丘的希望也随之破灭。

“走吧,团长,快走吧。”警卫连长拉着赵熙让他跟随溃败的部队一起撤退,“团长,队伍顶不住了,先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赵熙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警卫连长脸上:“胡说,谁走,我也不走,我是团长,仗打成这样,我没有脸面去见商丘父老,去见司令,弟兄们,你们跟我一起,留在这里,守卫自己的尊严,自己的脸面,战场上逃跑的军人是最可耻的军人,就算是死,我们也要作为一个军人去死,军人的伤口应该是在胸前,而不是背上,我是团长,我也是一个中国士兵。”赵团长的一番慷慨陈词并没有阻止部队的溃逃,到最后,除了警卫连长和几个警卫员之外,363团的整个团已经全部向城西溃逃。

赵团长欲哭无泪,这场仗才打了几分钟,自己的这个团就已经像绵羊一样逃跑了,赵团长越想越窝火,他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拔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响,赵团长身体向前倒在了土地上,警卫连长扑上去把赵团长的身体翻转过来,赵团长此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团长。”警卫连长哽塞着叫着团长,鬼子兵马上就要追过来了,警卫连长顾不得伤心,急忙和几个警卫员一起把团长的遗体找个地方藏了起来,警卫连长忙乱间找了一些枯草树枝掩盖了一下团长的遗体后,匆忙和几个警卫员一起向西退走,警卫连长依依不舍得告别了赵团长,心里说道:“团长,委屈你在这里躺一下,过几天,部队打回来,我再给你找一副上好的棺木收敛您,团长,我先走了。”

看到大批中国军队被击溃向西逃走后,柳和参谋长非常的兴奋,自己这一计策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虽然中国军队具体的人数还无法得知,但从兵力规模上看,应该超过了营级,或许是一个团的中国军队,自从商丘战役打响以来,日本军队还几乎没有打败过中国军队一个团的战绩,此时此刻,自己已经改写了这一零的纪录。

他没有命令部队追击溃败的中国军队,因为此战的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是自己面前这座巨大无比的城市,这次,柳和把全部兵力都投入到了夺取城市的作战中,毛羽的警察大队已经伤亡殆尽,第三中队全部战死在了自己的阵地上,毛羽还带领着五虎将还坚守在街垒后,街垒前的日军尸体铺满了一条街道,小泉恼火的看着眼前的这座街垒,这座街垒已经让他损失了四十多个训练有素的日本武士。

“363团溃逃了?”得到这一情报后,我大脑一片空白,这种时刻,每一个人,每一条枪都无比珍贵,多一个士兵参加战斗,就有可能取得战役的胜利,在即将对第九师团发起总攻的时刻,在这种商丘战役最紧要时刻发生部队溃逃情况,对于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脆弱优势势必化为乌有,商丘城内还有五万多刚刚回城的市民,而且,中国政府已经把夺回商丘的战报向全世界宣扬,如果此时,商丘再被鬼子占领,对于我们刚刚恢复的军心,民心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无论如何,商丘不能够在几天内再次易手,我必须抽调兵力守住商丘。以378团和363团一个营一共四个营的兵力对抗八个步兵中队的日军,难度非常大。

但是我手里有什么兵力可以抽调?我根本就是无兵可抽亚!35师,33师,装甲旅,曹云剑团,第100装甲步兵团都已经在准备发动对第九师团的总攻,眼看一个千古难逢的战机在自己面前,如果放弃,简直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在找到这样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我不禁暗自咒骂起121师方岗师长,他这是带的什么兵,我的部队从来没有在敌人面前逃跑过!可是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怎么样才可以化解这场危机,我无可奈何的命令双双给曹磊发电报,抽调一个装甲营和一个装甲步兵营火速赶回商丘,但这两个营的部队到达商丘也需要至少五个小时,也许等他们到达商丘,一切都晚了,而且抽调这两个已经进入阵地做好进攻准备的部队,会造成总攻兵力严重不足,尤其是那个装甲营,失去了一半兵力的曹磊要同时对付黄堆集的鬼子和近藤联队的坦克,兵力已经捉襟见肘,而且没有坦克部队的支援,进攻黄堆集的中国士兵伤亡会加重,但如果他们不会来救援商丘,商丘的老百姓会伤亡无数,一面是中国士兵,一面是中国百姓,军人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而存在的,是时候中国军人作出牺牲了!

大难时刻,总是有人挺身而出,这一次,商丘的一个杂货店老板成了英雄,他就是刘铁军,刘铁军的名字铭刻进了商丘市志,在今天的商丘南门广场,还可以看到一尊青铜铸造的人像,那就是战后为了纪念刘铁军特意为他铸造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