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参与的防暴处突3

这篇帖子不谈一些处理过的群体事件,只谈点对这些的思考吧。


还记得刚加入防暴队的时候的事。我们区城乡结合部有这么一个村,交通便利,区政府大力招商引资,村里卖了地,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其中还有我们西部一家规模很大的制药厂(估计很多人用过该厂生产的药)。村民们卖了地分了的钱修起了小楼出租给工人们,有些有生意头脑的开起了小卖部,生意红红火火,很快这个村也就成了我们市90年代里有名的富裕村。过了2001年左右吧,地价暴涨,邻近的村招商卖地的钱比他们当年翻了好几倍,甚至十倍。村民们眼红了,开个小卖部,出租个房子一个月才几钱啊,那里有卖地来钱快?可是村里的地早几年前就卖完了,怎么办?在一些有心人的煽动挑拨下,人的贪欲发挥到了极限。村民们每天堵这个工厂的门,打那个工厂的工人,要求只有一个:补齐地价。工厂不干啊,凭什么啊!我们卖地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多少钱,怎么能和现在比呢?我们有合同的啊!村民们谁人合同啊,就只认钱。区政府去协调没有用,村干部去商量被围攻。不给钱,工厂别想开工。区政府调我们防暴队去处理,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气的我们大队长只骂娘,警察也是人,又不是送上门的免费沙袋。咱也不傻,每天去走个过场,“敌进我退”村民们拿着锄头,扁担冲过来,防暴队就开车撤退。(有一次没来的及撤退,一个中队的人被围困了一整天,躲在车里靠面包矿泉水抗了一天,趁天亮人少的时候才跑了出来)后来终于区政府解决好了:每个工厂补偿给当地村民们多少多少钱。嘿,这样挣钱有轻松有快,比干什么都强。结果村民们拿了钱还是不满意,非要把让工厂按当时地价补偿。闹了整整两年,很多工厂因为开工不足倒闭,更多的干脆就搬到了高新区,那里有更好的政策,又没人闹事。慢慢的,各各厂区荒芜人烟,杂草丛生,成了流浪汉,无业人员,流氓地痞,吸毒人员的天堂。村民们没有要到钱,小卖部没有了顾客,出租房没有了人住,村里的男人们也游手好闲成天和无业人员混在一起,开始学着吸毒,混黑社会。一个几年前有名的富裕之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变成了全市出名乱的地方。


其实几年前,区政府能痛下决心,防暴队能坚决打击的话,当时的村民们会恨我们,但长远的利益却得到了保障。铁血里的FQ真多,动不动就用“镇压人民”“残暴”之类的字眼来侮辱嘲笑警察。结果一样的鼠目寸光之辈。我在这里并不是故意贬低那些村民来抬高警察行为的正当性。但,不的不承认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价值观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什么维护法纪,什么大局为重,再动听高尚的口号也挡不住钱对人的诱惑。不只是这些村民,他们也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人的贪欲是无穷的,惰性是天生的。有时候我也换位思考,如果我不是警察,也是其中一个村民,我会不会也去闹事呢?明知既不合理又不合法。答案是肯定的,我也不是圣人,轻轻松松挣钱谁不愿意?至于法律?法不责众,怕什么。


在新时期的改革中,一些国有企业的改革,必然会牺牲一些个人利益,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改革走出困境必然需要付出代价,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企业需要走出困境,国家需要丢掉包袱。在集体利益,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面前,有几个人选择牺牲自我?说实话,50-70年代这样的人很多,现在却比熊猫还稀有。闹事,上访,堵路,游行也就越来越多。政府该什么办?是派防暴队坚决打击为改革保驾护航,还是放任自流,大家一起和企业完蛋?


很多人把群体事件的发生都归罪与政府补偿不够,贪官污吏横行。尤其是FQ们,恨不能中国的官员们全是腐败份子,警察全是土匪流氓(题外话:我看这些人当了官的话,中国才真的没救了),什么都归罪于国家。其实我所参与处置的群体事件里,也只有一回是因为官员贪污导致补偿不足引起的,其他的都基本补偿足够了,甚至相当优厚(至少大多数人很眼红),为什么还要闹事呢?贪婪。闹一闹,10元钱可能变成20元,即便不能,也没什么损失,铁血的诸位会不会干?至少,我也会干。


有时候看了一些人的留言,觉得真的很无聊,幼稚,有时候想笑。真庆幸中国没有让这些人领导,国之幸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