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相识那一秋(情感小故事两则)

爱情免疫 收藏 31 3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府原创]相识那一秋(情感小故事两则)


故事一

(一)

秋天公园的长道上,她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过来一个帅气的男孩,他直白的问她:“你好,和我一起欣赏落叶好么?我还没有女朋友。”她的笑容有点紊乱,如同一滴红墨落入清池中,水面轻轻荡起红微微的波纹,就这样她和他漫步在枫叶铺成的地毯上。

入冬时,她已经成为他的恋人,他骑车带着她,她仰望着薄云紧贴着的天空,湛蓝的如同冻僵一般宁静,在她的眼前是对未来的一片憧憬,她将头轻轻的靠在他背上,希望着他的温度。他开始思索,或许她想向他倾诉什么,不由觉得很可能会有清泉般的微笑在他眼前绽放,“你冷吗?”“不冷,我们今天去做什么?”“去划冰吧。”“可是我不会。”“你坐在冰车上我推你。”“明年就考大学了。我们会分开吗?”他没有回答她,因为他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她的心里也明白,就没有继续问下去。接下来的一路上,他和她谈不上三言两句,一路上都是缄默,只是她的头久久不愿离开他的温度。

冰场上人声欢笑,将他的情绪提到高涨,他拉起她的手,向冰场上奔跑,他找到一双滑冰鞋和一辆冰车,“坐上去吧,我推着你走。”“不,我要和你学滑冰。”“你不怕?”“对,我不怕,但你要扶着我。”她就和他牵着手整整玩了一大天,她就是这么喜欢他。

(二)

转眼夏季,紧张的学习生活占用了大部分时间,但他每个星期天都要坚持去看她,她在临考前病倒,这样不是一个好兆头,她可能会错过考试的日期。又是一个星期天,他一大早出门,空荡荡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没有营业,花店倒有一家开门,他顺便进去买了几枝水仙花。公交车站上只有两三个学生模样的人,估计也是高考生,为了好成绩早起去补习班上课,上车后公交车上除了他和那几个学生,就只有票员和司机,票员看着他手中的水仙,“今天又去看你女朋友?”“是的。”“她还没有康复?”“是的。”“哎……”票员只是叹息,再也没有说什么。公交车缓缓的在城市中穿行,中途又上来几个学生。

他在乐康站下车,在这条街上走了十几分钟便看见医院,离考试不过再有一个月,不知道她的病情是否有了好转,他在思量怎么样安慰她,上次他看望她的时候,发现她的情绪很不稳定,低落的连和他都愿意说话。走进白色的病房,初了蓝色的花瓶以外,只有苍白和简单,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地板、白色床头柜,这里让人很不舒服,女孩的母亲微笑的看着他,他回了一个微笑,她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他将花瓶中败落的花枝取出,换上刚买来的水仙花,她闭着眼睡的很熟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他找来椅子一直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

她瘦的很厉害,原先丰满的脸颊已经有些凹陷,脖颈也瘦了一圈,他很担心她。一个多小时过去,她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他微笑的眼,她的心很痛,她的思想一下凌乱起来,同时努力避免自己陷入悲观,无论如何她提醒自己不能想到死的问题,但是她还是被悲观俘获。“你好些了吗?安心养病,我们都盼着你早点出院。”“你有来看我,快考试了会耽误你的,考试……”“你不要伤心,你会在考试前出院的。”“我不想听,我不想听,让我死在医院里好了。”看着她抱头痛哭,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女孩的母亲轻轻的抚摩着她的背,用眼神告诉他,离开吧别让她再伤心了。临考的生活越来越紧张,他没有时间再去看她,包括星期天。

(三)

她的病情渐渐好转,已经可以出院,但是她并没有能赶上高考,她在想他已经到了某所大学,或许已经把她忘了,她的内心无比凄凉,难道爱情都如此弱不禁风?入秋她留级继续上学,准备来年再次高考,她现在不能原谅他到现在也没有给她打电话,她已经感觉到他们的爱情就此结束。

来到学校,教室还是原来的教室,可是已经物是人非,心中的惨淡已经无法找到合适的倾诉对象,她前排的男生的背影,她觉得十分眼熟,她隐约觉得就是他,难道……,但他转过头冲着她微笑时,她的眼泪顺着纤细的脸颊流下,他放弃了大学机会,愿意和她一起重新再考一年。在她的眼力他已经变成了她心目中的“傻瓜”。


故事二

(一)

当秋天过去,冷风吹过街头,我不时的想起她,想起她往日依附在我胳膊上,虽然透过厚厚的大衣,但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随着冬日的延伸,我们的约会变成两个人站在寒风中紧帖在一起簌簌发抖,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变成怀念。

认识她的时候我26岁,她22岁,她是我理想中的女伴,而且年龄也正和我意,我们是通过四人约会认识的,也就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带来她的朋友介绍给我,似乎那段时间里,很流行四人约会,咖啡馆、西餐店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

和朋友以及他的女朋友一起吃过饭告别后,我和她单独相处,话题刚开始无从谈起,她也没有说去哪里就快步走起来,无奈我只好尾随追赶她,大约就这样一直保持着1米左右的距离,我从后面看着她的背影,乌黑的长发,从侧面可以看见白皙而有小巧的耳朵,我想缩短这种距离,可是又觉得难为情。今天的天气不错,散步也好我心里是这样想的,如果说这是散步,却未免走的太长,我们绕了一个大圈,我就这样默默的跟着,突然她好象想起什么,突然停住,“这是哪里?”“我们在兜圈子。”“怎么走到这里来了。”“你走的,我只是跟着。”我们走进一家饮品店,打算简单吃点什么,解救一下干渴的喉咙,“你身体真不错,走了这么远的路,作为一个女孩子真不容易。”“是啊,我经常去登山。”“登山,我也喜欢,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如果有机会我叫上你一起去。”“好啊,你可要信守承诺。”“忘不掉的。”

(二)

后来她还真的邀请我去登山,可是在登山之前,我们一直没有再联系过,当我问她怎么会突然想起登山这件事时,她说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内心寂寞。我们一起并肩走是山上,“你一直没有找过女朋友吗?”“没有,你呢?找过男朋友吗?”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抬头看着发红的树叶。

似乎通过这次事情以后,我和她的关系有了进展,她一点一点的依顺我,我也一点一点的依顺她,我们的最爱就是在一起散步,我们漫无目的的大走特走在城市中央,桥上、河边道口,没有目标反正走就对,如果下雨我们就打着伞走。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或许很快就会到目的地。”“也许吧。”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总觉得这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十分的凄凉。我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多,我发觉我们之间有着许多相同的爱好,而且还在同时看着同一本书,但也有截然不同的地方,我很喜欢秋的惆怅,但她却是非常讨厌秋天,问她理由,她只是说秋天生命凋零,一切死寂,还不如冬天来的直接凄美,所以她喜欢的是冬天,无论冬天多么冷,她都要拉着我散步。

(三)

二月间下起小雪,记忆中二月的雪并不多,今天是个特别的天气,我想她肯定又要出去散步,我索性哪里也没有去,就坐在家里,等她打电话过来,可是一整天都没有她的电话,难道是她很忙吗?是今天是周六,应该不会,我也没有再多想,晚上继续看我的小说。

星期天,她一直还是没有来电话,我在想是不是她生病了,或许有其他什么事,我应该去看看她,我打她的电话一直不通,我打她公寓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我跑到她的住处没有人,我敲开隔壁的门,隔壁的人告诉我,她已经搬走了,但不知道因为什么。

过了几天和朋友出去吃饭,他女朋友将一封信交到我手中,信的内容:“我对于自己的很多事,自己都不甚明白。尽管我已经努力试着让自己改变,但恐怕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我会身处何处,我自己也不大清楚心中完全无数。所以我不能向你做出任何承诺,任何相见的承诺,或者某种意义上,我是在把你当作别人看待,我对你还不是很了解,或许给我时间,我能加深对你的了解,很多事情请你不要介意,也许这种说话会伤害你的感情,果真如此,我向你道歉,一年多来,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你一年多来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很感激你,这无论如何请你相信,我还没有再见你的准备,我们应该加深对对方的了解,等我准备好也许会再见你的。”

朋友的女朋友告诉我,在那次登山前,她刚和她男朋友分手,是一次很伤心的分手,她很寂寞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我朋友向她建议和我相处一段时间再说。我不知道我怎样说出自己的感受,我不明白我的角色是别人的替身还是别的什么,但我要承认的是,我已经喜欢上她,或许我更期待她能准备好与我相见,在感情的世界中也许我就是一个傻瓜,明知道别人并不爱我,但我还是愿意去追逐。


军团大山审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