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八章 1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21 1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凌晨四点,正是巴格达冬季最黑暗的时刻。整个巴格达市区沉浸在一片寂静的黑暗当中,间或有几声零散枪响,也不是战斗。大街上没有人,没有灯光,如同一个死城。战争让原本美丽的城市变得支离破碎,静静流淌的底格里斯河仿佛一个忧伤的母亲,凝视着巴格达儿子的苦难。

美丽的巴格达,美丽的波斯古城……

到底要多久,才能让你远离战火,再次出现历史上的繁华和和平……

黑暗中的巴格达,看上去要比白天漂亮许多,因为很多废墟只有影子,看不见战争的蹂躏。当然,黑暗……也掩盖了雇佣兵的行踪。

来自美国蒙大拿州的三十五岁狙击手汉斯考克潜伏在学校废墟外面的杂草丛当中,他的身边是来自德国的观察手维尔纳。两个人都是一身沙漠吉利服,目光炯炯。

汉斯考克是经验非常丰富的USMC FORCE RECON第一连的资深狙击手,前年刚刚离开USMC加入AO。FORCE RECON直接翻译过来叫“武装侦察连”,与陆军“绿色贝雷帽”、海军“海豹”等特种部队比起来,名字实在让人没有任何想象力。实际上,该部却是美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之一。

看FORCE RECON的名字似乎是侦察为主的,但FORCE RECON跟解放军的武装侦察连可是有本质的不同。他们直属于美国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司令部,投入战场的时间最早,在执行任务中基本上不能得到任何支援,完全独立作战。并且不光执行侦察任务,和这世上所有的特种部队一样,还常常干“湿活”——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任务,一些政府不会在公开场合承认的任务;同时,FORCE RECON还担任 “反恐”任务。因此,他是一支全能的特种部队,不仅仅是负责“绿色地带”(即野战环境)的战斗任务,还承担着“黑色区域”(城市及舰船环境)的作战行动。 (电影《ROCK》当中的美国叛军,就是FORCE RECON,轻而易举全歼了SEALS小队…….)

最早的FORCE RECON成立于1954年,即FORCE RECON第一连。这也是FORCE RECON最老油条也最强的单位,驻扎在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彭德尔顿海军陆战队基地。FORCE RECON的编制一共有五个连,现如今,从第二连到第五连都已经与海军陆战队师属的侦察部队合并,但是FORCE RECON第一连仍然保持独立地位,拒不与师属侦察营合并,也不听从美特种作战司令部SOCOM的指挥(海豹、三角洲等都要接受该司令部指挥),在美军特种部队当中可以说是真的牛鼻上天了。

所以已经三十五岁的汉斯考克,他的军事技能和作战素养,是不用有丝毫怀疑的。

维尔纳是高中毕业就去法国参加了外籍兵团,很遗憾没有入选2REP,在3REI(第三步兵团)当了一名丛林步兵。3REI驻扎在南美洲的法属圭亚那,总部位于 Kourou 的 Forget 区。主要任务是驻守 Kuru 太空中心。也是兵团及法军训练丛林作战的基地;所以维尔纳就成为丛林突击队员和专家,五年服役期满后加入了AO,成为真正的雇佣兵。在汉斯考克的带领下,他进步很快,两人的配合也很默契。

“狙击手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麻雀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看样子是睡着了。完毕。”

“汉斯考克,动手。完毕。”秃鹫的声音传出来。

汉斯考克和维尔纳悄然潜行进入学校废墟,他们的长枪都挎在身上,手里握紧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在悄然上到教学楼三楼以后,两人换了匕首。萨达姆敢死队的训练实在是差强人意,因为没有任何陷阱和饵雷……

狙击手趴在枪边睡觉,对讲机放在一边。观察手在打哈欠,正在捂住自己的嘴。

一只戴着绿色战术手套的左手轻轻但是迅速地捂住了他的手和嘴,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缓慢但是力度恰当地滑过他的喉咙。喉管一下子被切断了,血往外喷着。观察手喷着血,抽搐着翻了白眼。

汉斯考克慢慢松开他,那边的维尔纳也已经轻而易举地割开了狙击手的喉咙……打盹的狙击手会永远地睡去——这是汉斯考克告诉维尔纳的,现在再次实践了这个老狙击手的真理。

两人满身都是血污,却没有任何感觉。随即汉斯考克拿起自己的M40A3狙击步枪,慢慢旋上了消音器,对准了斜对面的办公楼。维尔纳拿起高倍红外线望远镜,低沉地说:

“九点钟方向,335米,狙击手在……观察手……走到另外一间房间打算撒尿。”

“收到,明白。”

汉斯考克调整枪口,对准了狙击手的脑袋。他稳稳虎口加力,弹头噗地一声脱膛而出——啪!

手持SVD狙击步枪的前萨达姆敢死队员半个脑袋被掀开了,一声不吭就倒下了。

随即汉斯考克迅速拉动枪栓,掉转到那个正在背对自己撒尿的观察手脑袋上。他正在爽,哼着小曲。没想到一颗弹头直接打在他的后脑,打穿过去,他一下子扑倒在前面的墙上。倒在地上,还在哆嗦着撒尿。

汉斯考克低沉地说:“清除。”

他身边的对讲机响了,说着阿拉伯语。这是每隔一小时,清真寺据点的反美武装跟狙击手小组之间的安全联络。汉斯考克看看对讲机,没有吭声。

麻雀早就准备好了,他已经截取好了之前的通话录音。喝着咖啡的麻雀在有空调设备的办公室里面,轻松地按下播放键,于是两句阿拉伯语就按照以往的顺序出来了。对方得到两个外围狙击手警戒小组的例行通话,就停止了呼叫。

一向不好开玩笑的狙击手汉斯考克嘴角浮出微笑,冒出来一句:

“我爱信息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