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1/


第四章 我最亲密的好战友大黄狗



1. 大黄抓狍子

我们部队有个规定,就是新兵下班必需要到山区的哨所锻炼一年,之后在回营区。

这对我们习惯城市生活的青年人来说,是个非常的严峻考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终于来到了带有神秘色彩的南沟哨所。为期一年的全新生活,就要在这里开始了。

远看,哨所是建在两山相汇的半山腰上,四面被险峻的大山环抱着,青翠嫩绿的松枝像少女的纤手,托着恰似云朵般的白雪,在晨光和轻风中柔美的舞动,路边的柞树叶,也嘻戏做响,真象是非常真诚的欢迎我们的到来。

当我们走近哨所时,一条金黄色大狗对着我们狂叫,留守交接的老兵大喊:”大黄坐下。”这条狗就在也没有叫,非常顺从的坐在远处,非常警惕的看着我们。

说心里话,我是最害怕狗的,每当听到它的叫声,我的腿就直发抖,只要是和它那凶狠的目光一对视,心里就直发虚,还要强装镇静,怕战友笑话,心想这东西太吓人了。

考验我的时刻到了,第一天就是下半夜2-4点的岗,我手拿冲锋枪,把子弹压上堂。皎洁而温润的月光,稀疏洒在布满厚雪和歧曲的小路上,脚下的雪发出吱吱汼汼声响。15分钟我到了哨位.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站岗,说不害怕那存是骗人,我总算迷迷糊糊把这班岗给站下来了。后来又听老兵说,这山里有熊,狼,野猪,狐狸等许多野兽。哎,恐惧的心理难以言表,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一个字”愁”.

特别是象我们这种刚出校门,就进军营的城市兵,更是一个难渡的一大关.

我想到大黄狗,怎么样才能赢得它的好感呢?我想起临下班前家中邮来的大白兔奶糖,好主意。我每天都给大黄几块奶糖,就这样不长时间,用三斤奶糖把大黄拿下。从此,只要是我上岗,大黄都会陪我全程,上岗在也没有恐惧感了,我倍感欣慰。动物这东西,你对它好,它对你会更好,特别是狗,它对人绝对的忠诚。

一个月后,有次夜岗,我和大黄在哨位溜达。突然大黄象发疯一样,向山坳飞奔过去,眨眼间就没踪影了。

我在发楞的时候,就听远处大黄的叫唤,叫声且十分兴奋。我感到有情况,把子弹上堂,拎枪就向狗叫声方向跑去。

由于雪太厚,我费好大劲才跑到大黄附近。只见大黄和一个东西在齐腰深的雪中猛烈翻滚,两个脑袋一会露出雪面,一会又沉入雪下的来回折腾。借着月亮光我辩认出那是一只狍子.

心说:”哈哈,大黄你可真行呀.我快速把枪的保险关上,大着胆子向它俩的方向,扒着厚雪,吃力半爬着的过去。也许是大黄用力咬勒狍子脖子的关系,渐渐的那狍子就不太动了,大黄还是不依不饶的不松口。我努力把大黄喊住,快速解开武装带,把狍子的双腿绑好,还不太放心,生怕到手的鸭子飞了,又用手套绳再次加固,我费了好大劲,累的是一身汗,才把它拖回哨所。在看这个狍子能有70多斤,我们哨所兄弟这个兴奋尽,就不用说了.

当大家表扬大黄时,它象是听明白了一样,我拍了拍它的脑袋,大黄摇头晃尾显的十分高兴。


2.大黄狗主动抓野兔

年初下的一场大暴雪,有近1米深,把进山的路完全封住。

当时我们哨所粮食以所剩无几,只能维持二天的量,由于离营区太远,车也上不来,人又不能走。我们哨所的处境很是坚难,大家的情绪不是很好,每天就是看电视,彼此之间的话也少许多了。

我在厨房帮厨,和班副谈论粮食的问题,大黄就静静地爬门口,好象也在听我们在谈话,我对大黄说:”人都快没吃的了,你也要挨饿了,别说我们狠心。”

大黄听后,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跑,快到黑天还没回来,我这时是十分着急。在哨所门口,对着山大声喊大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我想大黄应该能听得到。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天以完全黑下来,因为心里有事,我没有吃晚饭,只是惦记着大黄。我就象串地龙一样,里外屋的来回走.班张还说我:”你别在那瞎转悠了行你,我都让你转迷糊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只见大黄满身冰雪,嘴巴里叼着一只半冻硬的野兔子,鼻口冒着哈气,摇晃着尾巴跑进屋。此时,我感动的眼泪差一点儿流了出来,忙大声喊到:”兄弟们,你们看,大黄给我们抓吃的去了.”我边说边为大黄啪打身上的冰雪。

大家齐声夸赞大黄,在看大黄,那个兴奋劲就更不用提了,也是摇头尾巴晃的和我们一样的开心.。班长对我说:”大黄平时是最听你的话,明天在和一个人,领狗抓兔子去,解决我们哨所的吃饭问题。”我说:”能行吗?”班长说:”看今天这架式,问题不会太大,总要是试试,不能干等着,我们也要想办法的.”我说:”好吧.”

第二天,我们带着大黄上山,大黄好象也是知道自己的使命,非常卖力气的往山上跑.由于雪太大,太厚,我和另一个战友行走非常困难,几乎就是手脚并用的在深雪中爬。我们两个人的速度太慢,也影响大黄的奔跑速度,大黄还总是时不时的等我们两个人.

我一看这样下去啥时是个头呀,就对大黄说:”大黄,我们是实在也跟不上你了,哨所的弟兄们还等你出菜呢,你要是明白事,就自己去抓兔子吧.”此时,大黄象听明白了我说的话,转身就往树林里跑去.

说是我们领狗抓兔子,到不如说我和战友在山下等大黄抓兔子。我和战友在山跟底下,找个背风的地,一边跺着脚,一边用焦急的心情等待着大黄.一天下来还算不错,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抓了两只兔子,毕竟有9个人要吃饭那。看到也显疲惫的大黄,我们真的是很心疼.

就这样,我们近一个星期,哨所是顿顿变着法的吃兔子肉,结果我们都吃腻了.

我现在回地方这么多年,只要是一闻到兔肉味就想吐。这也是大黄留给我的永远忘不掉的思念。

大黄非常的聪明,它看我们战友没有吃完饭,要是给他吃饭,他从来不先吃,都是在我们吃完之后他在吃。我们大家非常疼爱他,在这期间大黄是明显的消瘦了许多。

后来我们就不跟大黄上山了,他每天最少抓两只兔子。从而保证我们的火食供给,也使我们顺利的渡过了最坚难的时期。

就为这事,大黄授到团里的嘉奖,我也有十分的自豪感。


3.大黄救了我一命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山区的景色美丽多姿,百鸟齐鸣,满山遍野的山花;晨曦中似牛乳般的轻纱似薄雾,清新的空气;仿佛你就至身于山水画或仙境之中。

我们在哨所执勤时间相对宽裕点。为更好解决付食问题,利用好这山区里的自然资源优势。班付给我们哨所买回三头小猪仔,六只羊和十多只小鹅。这下我们可有活干了,开始大家都喜欢弄这些小家伙,可新鲜劲一过就在也没人愿意管了,炊事员基本是管不过来。我们这山区有狼,根本就不能散放它们,只得在栏里关着养,这下可苦了这些小东西。

我和班长说:我和大黄从明天起,先看它们一段时间,看看以后能否让大黄单独照管这些“散兵”。从这以后,我就训练大黄如何管这些小家伙,吃草时别分开的太远,不能散伙,不能放单飞,总得在我们的视线中。多说一天,大黄就能不用我喊,只要谁稍微走远一点。他就飞快的跑过去,主动给它给圈过来。

又一项困难的工作顺利拿下,我们都非常高兴,都说大黄太有灵性。后来我们就放手由大黄单独来看管,从未出过差错,那些小家活长的很好。

7月中旬的一个上午,我沿着歧曲的山路往哨位上走,一边走一边唱。当走的半山腰的时候,突然,我看见一条红绿花的大蛇,盘着大砣,在路的中间晒太阳,

由于没经验,可能是惊动了那条大蛇.在我转身刚想跑时,它竖起有半米长的花脖子,挺头蛇须在嘴里来回串动,发出嘶嘶的声音,样子非常的恐怖。

我想这会可完蛋了,但我内心告诉自己要保持镇静,始终是站在原地没动,同时,手慢慢的把衣服脱下来,快速握个团,猛的象蛇的方向投去,转身没命的向山下飞跑。这条大蛇也许是被我给激怒了,在我的身后穷追不舍。

眼看就要追上我了,就在这时,大黄不知在什么地方猛的窜出来,一口咬住大花蛇的脖子,用力猛甩,几分钟后那条大蛇象面条一样的在也不动了,大黄把它丢在地上。此时,我傻傻的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身边的一切都凝固了.

我缓了缓神,过去抱着大黄的头,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不争气的泪水流了下来。这时,我看大黄的神态不对劲,大黄也吱吱的小声叫。

哎呀,大黄的嘴上有两个非常明显被蛇咬的牙印,我把大黄快速带到山下的大道,让大黄等着。就飞快的跑到哨所,抓起电话带着哭腔,向连里要车,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军医带上来。

半个多小时车上来了,这时大黄的眼睛以半闭半睁,军医马上给大黄输液,又扎两小瓶血清蛋白。并说:”行不行就看他的照化了。”

一连两天我就在大黄的身边守护着他,苍天有眼,第三天大黄喝水了,我的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是喜悦的泪水,这是感恩的泪水。为这事团长特意来看过大黄,一在嘱咐我们全力照顾好他,需要什么马上知声,谁耽误,处分谁。大黄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很快就恢复好了。我和大黄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

很快又是一年新兵下班,我们回营区了,大黄会隔三差五的从哨所跑来专程看我,场面十感人,每回大黄来时,我都会用我那很少的津贴,到“军人服务社”给他买点好吃的,此时此刻也是我和大黄最开心的时侯。

就这样,我们(大黄)在难分难解中,渡过了我人生中最美好,最让人难忘的三年。

大黄,你使我真正领悟到什么是“忠诚”的真实含义。

大黄,我最亲密的战友。


军礼


本文内容于 2007-9-21 8:41:35 被81906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