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13)

357378913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黎明前后,斡难河畔。   十几匹健马伫立在晨风里,不住地打着响鼻。马上的骑士个个全副武装、精神饱满,稚嫩的脸庞上闪动着狩猎前的激动与兴奋。这群孩子们的平均年龄只有九岁,却都已经是经验丰富的猎手了。草原孩子们的娱乐活动异常贫乏,全然没有中原农耕民族儿童那么丰富多采,玩具只有马刀和弓箭,游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黎明前后,斡难河畔。

十几匹健马伫立在晨风里,不住地打着响鼻。马上的骑士个个全副武装、精神饱满,稚嫩的脸庞上闪动着狩猎前的激动与兴奋。这群孩子们的平均年龄只有九岁,却都已经是经验丰富的猎手了。草原孩子们的娱乐活动异常贫乏,全然没有中原农耕民族儿童那么丰富多采,玩具只有马刀和弓箭,游戏则是骑马与狩猎,而他们却往往乐此不疲。在如此环境下锤炼出来的草原男孩,个个勇武绝伦,成人后便是纵横草原的勇士。难怪金朝统治者对草原各部落的骑兵深为忌惮,运用一切可能的外交或军事手段,挑起草原各部落之间的矛盾,打压势力强大的部落,让他们在相互仇杀中消弱势力,不能形成团结统一的大部落,也就无法对金朝的统治形成实质上的威胁。

札木合坐在马上急噪地眺望远方,初生的朝阳刺的他双目难睁,便一脸不耐烦地扭头冲身后的布赫道:“你通知铁木真了吗?为什么他现在还不来?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

布赫无奈地点点头道:“我通知铁木真了,他一定会来的!再等等吧,也许他正往这里赶呢!”

札木合冷哼一声,没再说话。如果不是今天这次行动非常需要铁木真的话,以他的性格早就率队离开了。他讨厌等人,就算是“安答”也不行。经过最近几次共同狩猎,札木合发现凡是有铁木真在场,所获的猎物就相当多,反之则很少。这并不是他札木合技不如人,而是他光顾表现自己的射猎能力,缺乏铁木真那种注重团队配合与随机应变的指挥才能。好在铁木真并不想和他争夺领导权,只是在他拿不定注意的时候,适当的提出自己的建议,是否采用则由札木合作最终的决定。

尽管如此,这仍是一个令札木合十分郁闷却有无可奈何的事实。不过铁木真对朋友确实非常真诚,每次狩猎时总使挑最累最危险的活干,却从不贪功,不像他身边的一些人,狩猎时出工不出力,侍侯却要分最好的猎物。这也是他今天为什么非要等铁木真的原因。

远方出现一个黑点,移动的速度极快,恰似离弦之箭。随之蹄声入耳,身影乍现,人马合一,飞驰而至。宛若突然从火红的朝阳中跃下来一般,一匹雄健的黑骏马急停在众人面前,马嘶阵阵,来人正是铁木真。

“早上好,札木合安答!”铁木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爽朗的冲札木合笑道。

“你迟到了!”札木合语气冷淡,脸上却也泛起了微笑。

“家里有些事耽搁了。”铁木真略带歉意地说。

“大家集合!”札木合不再废话,扬声喝道。

十几匹健马迅速在札木合身前排成一列横队,动作准确而熟练,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结果。札木合目光冷峻地扫过众人,那一张张充满斗志的脸令他十分满意,便大声说道:“今天我们要去进行一场特殊的狩猎,不是去猎动物,而是去猎人!准确地说,是去杀马贼!”

语出惊人,立刻引起队伍一阵骚动,年幼的猎手们纷纷低声交谈,脸上带有明显的惧意。铁木真也有些不解地望着信心十足的札木合,他知道札木合爱出风头,可总不至于愚蠢到仅凭十几个孩子就敢去和凶残的马贼去对抗的地步吧!

札木合满脸不高兴地举起马鞭,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冷哼道:“怕什么,一群胆小鬼!昨天有一伙马贼袭击了一户单独放牧的人家,杀男掳女,抢走了所有牲畜。这可都是咱们部落的人呀!难道不该去找马贼报仇吗?”

铁木真想了想,开口问道:“消息准确吗?”

札木合道:“我偷听了阿爸他们的谈话,说那伙马贼可能是往北走了。他们带着抢来得牲畜走不快,咱们现在出发肯定能赶上!”

这时,队伍里突然有人问道:“部落里没派人去追吗?如果派了,咱们还去干吗?”

札木合大怒道:“闭嘴,害怕你就别去!今天我非要做件大事给部落里的人看看不可!”

那发问的孩子被札木合凶狠的神情吓得不敢再吱声,无奈的垂头不语。

看到众人都不表态,札木合更是怒不可遏。平日里一个个看似胆大包天,怎么今天一遇到正事上就变成软蛋啦!暴躁的坏脾气让他毫不客气地对众人怒吼道 :“愿意跟我去的站出来,怕死的就滚回去!可谁要是回去敢乱说,小心我用马鞭子抽他!”

说完,札木合狠狠地抽了几下空鞭,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铁木真的脸上,轻蔑的意味十分明显。铁木真原本是不想去的,他当然不是胆小鬼,现场的所有人中恐怕只有他真正地杀马贼,而是认为札木和现在的心态根本就不适合去追杀马贼,更何况他们也没有这个实力,区区十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怎能与强悍凶残、杀人如麻的马贼相对抗呢!可是扎木合那带有侮辱性的目光,却是他难以忍受的,心想:岂能让你小看了我铁木真!想罢纵马而出,行至札木合身旁。

“好样的,铁木真安答!”札木合伸手拍拍铁木真的肩膀,然后扫视余下的人,问道,“还有谁敢去?”

终于又有两个人策马而出,都是札木和的死党,不去不行,只有硬着头皮出列了。剩下的人可没那么主动了,毕竟还都是孩子,一听说是要去和马贼拼命,刚才饱满的斗志和激情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谁愿意白白去送命啊!

惟有布赫还在犹豫。他不是怕札木合,自己也犯不着为他卖命,只是有点担心铁木真的安全。尽管布赫心里很清楚铁木真一向胆大心细、勇猛善斗,比一心想出风头的札木合强多了,每次狩猎的结果就是证明,可这次终究是去和身经百战的马贼对抗呀,缺乏实战经验的他们能行吗?搞不好今天就把小命丢了!他抬头望向铁木真,却惊奇地发现铁木真也在朝他注目微笑,并且还诡异地向他挤眼。布赫狠了狠心,纵马而出,他相信铁木真,同时也不想被人看成懦夫。

五个人,追杀队的最终人数。

“从现在起,你们将不在是我札木合朋友了!”札木合举起马鞭,缓缓扫过没有出列的骑手,“记住,永远都不在是朋友!”

言罢,札木合熟练地拨转马头,对身边的铁木真等人道:“我们走!”

五人五骑飞驰在艳阳高照的草原上,方向正北,渐行渐远……


接近正午时分,烈日炙烤,酷热难当,札木合一行五人在一处不大的水潭旁停了下来。潭水水明亮如镜,清可见底,碧幽幽的水草间,鱼儿们欢畅的游动着,时隐时现。追了快一上午,仍旧没有发现马贼的任何踪影,大家心情沮丧,人困马乏,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了。

众人纷纷下马,急不可耐地跑到水潭边捧水解渴,尤其是布赫,居然直接把头浸到潭水里消暑。铁木真先把坐骑牵到潭边饮水,然后才蹲下身来,双手掬水大口畅饮,随后又捧水由头顶浇下,清凉透体,暑热顿消。札木合的一意孤行让铁木真很是担心。他本来以为札木合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做出如此荒唐愚蠢的决定的,现在经过一上午的冷却,应该可以清醒了吧!谁料札木合喝过水后,竟然又命令大家继续追击,大有不死不休之意。

“不能再追了!”铁木真知道不能再沉默了。札木合已失去应有的理智,有点太过分了。你自己想满足虚荣心尽管去满足,可别把他人都当傻子,像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乱撞,马贼没找到就把自己先累死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札木合闻言霍然转身,恶狠狠地盯着铁木真,样子像是要吃人。他正窝着一肚子火没处发呢,居然还真有人敢触他的霉头!

“我说不能再往前追了,”铁木真毫不退让地说,“大家都非常需要休息,而且还要商量一下,是否还有继续追下去的必要!”

“商量什么!马贼肯定就在前面,你不是害怕了吧?”

“哼,我铁木真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只是认为想你这样盲目地追下去太过愚蠢。你说马贼们就在前面有何证据?如果马贼真就在前面,一定会经过这个水潭让牲畜们饮水。你现在四处看看,可有大批牲畜停留过的痕迹?”

虽然被铁木真顶撞的很是郁闷,札木合还是认可了他的分析,因为他发现水潭四周青草生长的异常茂盛,根本不像被大批牲畜踩踏过的样子,便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离水潭约两里远有一处茂密的树林,铁木真抬手朝树林一指道:“咱们去那里商量,这里太热了!告诉大家,临行前都将水囊灌满,马匹饮饱!”


树林内果然荫凉清爽,令所有人烦闷的心情大为好转。五个人席地而坐,为成一圈,取出随身准备的肉脯、奶酪、干粮等进食,马匹则散落在周围啃食地上的青草。札木合将一块肉脯丢进嘴里,用力的咀嚼着,眼瞅着铁木真说道:“说说你的想法吧!”

铁木真吞下一大口奶酪,想了想道:“我觉得马贼们不可能是往北逃了。”

“为什么?”

“你们想想看,马贼们抢那么多牲畜干什么?肯定不会是自己放养吧!他们一定会将牲畜买掉换钱,而从这里在往北走,越来越荒凉,百里之内没有人烟,他们买给谁去。我判断马贼往北走肯定是迷惑人的假象,定是在某处转向东南了,那里有比较富庶的部落,可以很容易就找到买家。”

“那咱们还能追的上吗?”布赫突然问道。

“不知道。”铁木真摇摇头。

“既然不知道,那咱们现在就返回部落吧!”布赫高兴地说。

“说什么呢,你这个胆小鬼!”札木合张口便骂,“就这样空手回去,还不被那些没来的家伙笑话死!要回你自己回去,今天就算是追到天边,我也要找到这伙马贼,把被抢去的人畜给夺回来!”

又来劲儿了不是!铁木真就知道札木合会这么说,可他又不能不作出正确的分析,不然可就真的要追到天边去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