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FIFA两次玩弄女足 东道主的忽悠和被忽悠

啸傲雄鹰 收藏 1 20
导读:18日下午,FIFA发布公告,世界杯D组最后一轮丹麦vs巴西之战因为台风"韦帕"登陆延期至20日晚8点进行,而同组的中国vs新西兰时间不变。    19日下午,FIFA发布公告,世界杯D组最后一轮中国vs新西兰同样延期到20日晚八时进行。当时,中国女足的姑娘们已经离开酒店,准备前往球场。   ……   愤怒!   24小时之内,中国足协和中国女足世界杯组委会遭遇了FIFA的两次愚弄,对于两次态度强硬的更改比赛时间,FIFA至今未给出全部解释,但昨天下午发布中新一战推迟的消息时,

18日下午,FIFA发布公告,世界杯D组最后一轮丹麦vs巴西之战因为台风"韦帕"登陆延期至20日晚8点进行,而同组的中国vs新西兰时间不变。


19日下午,FIFA发布公告,世界杯D组最后一轮中国vs新西兰同样延期到20日晚八时进行。当时,中国女足的姑娘们已经离开酒店,准备前往球场。


……


愤怒!


24小时之内,中国足协和中国女足世界杯组委会遭遇了FIFA的两次愚弄,对于两次态度强硬的更改比赛时间,FIFA至今未给出全部解释,但昨天下午发布中新一战推迟的消息时,FIFA女足世界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甚至没给中国足协和组委会任何说法,而是冷冰冰抛下了一句"根据规程,FI-FA 有权力对女足世界杯做任何决定。"


中方三套方案被置之不理


17日,杭州赛区的协调员朱琪林下午接到了当地 天气预报的韦帕台风形成预报,当时台风刚刚形成,就连天气观测站还不知道它的移动倾向,但是根据FIFA的女足世界杯规定,各分赛区必须每隔两小时向上海总部报一次天气情况,这是FIFA举办世界杯的一项制度,或者说是纪律,上报后上海女足世界杯组委会总部暂时没有任何反馈。


直到当晚12时杭州赛区才给上海发去韦帕台风即将在浙江和上海正面登陆的消息,情况汇总到上海总部时,FIFA总部启动了紧急预案。需要介绍的是,按照FIFA举办女足世界杯的要求,FIFA派驻上海的最高领导是女足世界杯的项目主管亚历山大,他负责与FIFA瑞士总部沟通,做些基本的协调工作,但是亚历山大没有重大事情的决定权,所有的决策都是需要瑞士总部做出的,这也是造成后来很多荒唐事件的根本原因。


18日上午10点,亚历山大召开上海总部的工作例会,在例会上,中国组委会秘书长薛立、外事部的王彬都参加了会议,会上讨论的重点议题就是台风对比赛的影响。根据当时的天气预报,韦帕台风即将登陆浙江、上海,将造成14级超强台风,这意味着在杭州举行的C组和D组的两场比赛巴西vs丹麦以及挪威 vs加纳的比赛将受到严重影响,亚历山大在请示瑞士总部后决定推迟比赛,薛立与负责竞赛的张健强一道起草了三套方案,其中第一套方案关于D组比赛的赛程更改为"巴西vs丹麦杭州比赛和中国vs新西兰天津比赛都推迟到20日晚20时进行"。其他预案也有更改赛区等等方案,但是组委会官员告知记者"所有三个方案,绝对没有一个方案是仅仅调整杭州赛区巴西对丹麦的比赛,而不调整中国队对新西兰的比赛方案"。


很快瑞士总部18日下午2点反馈回来了最终的赛程调整,竟然是D组的赛程调整只调整了巴西vs丹麦以及挪威vs加纳的比赛(推后一天,开球时间不变),而没对中国vs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vs加拿大的比赛做出调整,这意味着中国的方案根本就没有人理。


薛立拍桌子也不行


中国足协和中国组委会炸了锅。


薛立与王彬当时在会议室里接到FIFA通知,立即找到了亚历山大,在会议室里就愤怒地质疑了FIFA的决定。亚历山大然是FIFA派驻中国女足世界杯的最高长官,但是却没有行政权,他能做的只是个上传下递的打杂的活儿,他只是向薛立拼命解释"这是瑞士总部做的决定,我也只能服从"。


但亚历山大的态度更让薛立认为是在推卸责任,于是争吵起来。薛立拍了桌子跟他大吵了一场,亚历山大也被惊呆了,他随即表示"能理解中国方面的强烈抗议"。亚历山大给薛立想办法说:"你们写个情况来,我再给你们传到瑞士总部",薛立与王彬马上给FIFA写了一封长达三页纸的传真,传真中措辞强硬。傍晚6时左右,抗议传到了FIFA,做完这一切,回到房间后,薛立哭了。


随后,情绪尚未恢复平静的薛立向世界杯中国组委会执行主席谢亚龙做了汇报,龙王在电话里也很生气,这样的决定对东道主并不尊重,对中国女足也是不公平的决定,但谢亚龙还是告诉薛立,尽一切力量要FIFA改变决定。


与此同时,中国记者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在上海,FIFA新闻部部长尼古拉·门高特面对记者的质问表示,尽管FI-FA也希望贯彻公平竞赛的原则,但这次调整是FIFA经过综合考虑后决定的,是非常条件下的非常措施。"台风。"门高特说。"竞赛规程规定小组赛最后一轮必须同时开球。但是当有不可抗因素干扰赛事进行的时候,FIFA有权对规程进行修改。对上海和杭州进行的比赛进行调整。而成都、天津的比赛因为天气条件允许,则按照原计划进行。"


门高特认为如果全部延期,损害了球迷以及赞助商的利益,他说:"把比赛从今天挪到明天,是很大的挑战。打个比方说,购票的球迷本来已经确定来看球,甚至预定了车票机票行程,但是比赛改了时间他就不能出发去看比赛了。所以,那些天气条件允许比赛的赛区我们决定还是按照计划进行比赛,不对球迷造成太大影响。"但随后对于是否球迷以及赞助商利益高于FIFA的公平竞赛原则时,门高特表示"必须考虑很多因素"。


对于中国队可能出局的结果,门高特则言:"没发生的事情,我很难预测"。


在天津,FIFA的新闻官瑞纳塔的答案也一样,她说:"FIFA的这一决定已经无法更改,除非天津也有台风!"


但是,中方还在进行努力。一次次的电话,一遍遍的传真,但努力一直到凌晨三点都没有任何结果,FIFA瑞士总部的回答始终是"杭州赛区的更改是人力不可抗拒的",除了公平竞赛的原则,天津赛区没有其他任何理由来更改赛程。更可气的是在FIFA的回复中,瑞士总部明确表示"根据FIFA章程, FIFA举办的世界杯比赛,FIFA有更改赛程的决定权,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你们只有建议权。"


从上海回到北京的张吉龙解释,"按照FIFA的章程,确实是有这一条,如果FIFA更改世界杯赛程,可以不需要任何解释。"尽管公平竞争是比赛一个重要原则,但是FIFA的决策已经决心抛弃这条原则。


一天后,FIFA再次改变主意


由于时差,北京时间18日夜里整整一个晚上,薛立都没睡觉,一直通过各种关系疏通FIFA,希望能在最后时刻改变成命,但是所有努力都得到了绝望的回答,早上薛立才勉强睡觉,醒来后,薛立明白只能接受这样的决定。


于是,薛立把FIFA的所谓最后答复告知了中国女足:按照19日晚20点比赛准备。


根据行程安排,19日中午,薛立要赶到杭州安排20日台风过后的比赛,她是在午饭过后近下午1时才离开上海前往杭州的。当薛立下午三点进入杭州市时才发现,"韦帕"跟女足世界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韦帕台风的强烈旋转使它没有能按原来的轨迹在预定的线路登陆,境外多家天气预报机构都准确地预测了台风将"改道",而当地却没有做出准确的预报。杭州19日当天只有零星小雨,上午一阵风过后天只是阴了下来,甚至比"头一天天气还要好"。中国足协官员一声长叹"如果天气预报准确预测的话……"


就在中国女足全体上下准备接受FIFA决定,准备和新西兰的比赛时,又一个变故到来了。


19日下午近16时,亚历山大高兴地通知薛立和中国组委会,FIFA总部又来传真了,瑞士总部同意中国女足与新西兰的比赛也推迟到20日举行,随后,他把传真给了组委会。传真有两页纸,上面只写了比赛由原来的19日20时改为20日20时,另有协调好商务、广告、赛场和电视转播的要求,瑞士方面一个似乎顺应民心的决定意味着中国女足的计划再次要进行更改。


4点,是中国女足午睡起床的时间,杨一民正在安排工作人员叫队员起床,他在天津喜来登大堂里看着他们把比赛服装、医用箱和器具搬上车,队员们中午也按照比赛前惯例简单吃了点东西,多曼还没起来,她对午睡不感兴趣。


刚抵达杭州香格里拉酒店的薛立接到上海总部电话几乎不敢相信,她马上告诉了在天津督战的杨一民。


杨一民的电话响了,这时就不再是惊喜了,事后他说:"我当时都吃惊了,这时我们都要去赛场了,我接电话还没有马上通知队员,赶紧告诉天津赛区组委会的人",他甚至没有来得及首先告诉队员们,而当杨一民一通电话打完时,才通知走到大堂准备出发的队员。女孩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我饿了,还能有饭吗 ",于是赶紧通知厨房做饭,下午五点多女足补了一顿饭……


一辆从北京开往天津的大巴刚刚驶进收费站,上面坐着满满一车足协官员,足协要求所有在京的工作人员尽量赶往天津看中国对新西兰的比赛,特意租用的大巴正好停车交费,突然蔚少辉拿着手机大喊一声,"那我们怎么办?!"


FIFA说遵循公平竞赛原则


中国足协立即再度提出强烈抗议!


这时离比赛开始仅仅只剩下了不到5个小时,成都和天津赛区都已经进入比赛程序,球队都准备出发、当地公安部门的值勤警员都已经抵达赛场、所有的电视转播已经就位,成都赛场的观众已经开始入场,如果取消比赛会造成更大的混乱,这已经不是比赛胜负的问题了,谢亚龙的话是"这已经不是竞技体育的范畴了。"


足协提出抗议的结果在情理之中,但亚历山大只能是耸耸肩膀,然后说"我帮你们给总部发传真",又迅捷地抄起了面前的传真机电话,组委会官员间一个关于亚历山大的玩笑是,他比传真机强的地方在于"他还会打移动电话"。


显然,中国足协这次反对又无效。


负责商务开发的董铮赶忙开始了新一轮延期后的商务工作,他需要给各个广告商发传真做解释,但是其实这一次却始终无法给赞助商们一个可信的解释,就连女足世界杯的FIFA最高长官亚历山大也不知道瑞士总部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突然做出了对中国女足有利的决定。


对于改期的理由,杨一民分析是"这应该是媒体和球迷给了FIFA更大的压力",因为从19日早上开始足协已经全面放弃了努力,而另一个同样值得相信的说法是来自组委会的,组委会官员也表示"这应该是布拉特做出的,否则谁也不可能让他们改变"。


晚上7点,FIFA正式通过新闻稿对更改中国队与新西兰队的比赛原因进行了解释。


"根据对台风韦帕的最新观测报告证明,本届世界杯小组赛阶段余下的球队可以在9月20日同时进行比赛。因此,国际足联决定对FIFA2007中国女足世界杯赛程做如下调整:第22场,澳大利亚对加拿大的比赛于9月20日17点在成都进行;第23场,中国对新西兰的比赛9月20日20点在天津进行。"


"在昨日,国际足联调整了第21,24场比赛:第21场,挪威对加纳的比赛将于9月20日17点在杭州举行;第24场,巴西对丹麦的比赛将于9月20日20点在杭州举行。


基于此项决定,本届世界杯所有小组的最后一轮比赛将同时进行,这也遵循了国际足联女子世界杯中国2007竞赛规则中的第25款第二段。由于昨晚天气的不确定性,国际足联昨日没有运用此条款也是遵循了同一竞赛规则中第34款的不可抗力因素。"


同时,FIFA在最后还附上了这样的说明:"此项决定也是在充分考虑到球队的要求之后慎重做出的。"


或许从结果来看中国队与新西兰队的比赛推迟可以让中国女足得到了一个公平竞赛的环境,但是公平却因两次仓促的更改而变了味,这时的中国足协已经不仅仅站在一两场竞技体育比赛的角度来看待这次的改变了。女足组委会的竞赛部部长张健强说:"昨天第一次推迟比赛的决定是在合适的时间做出了错误的决定,第二次更改则是在不合适的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不可否认的是,两次更改之后受害者都无一例外是中国足球。


李承鹏:东道主的忽悠和被忽悠


一直以为,我们没有世界上最好的足球队,却一定有世界上最好的东道主,长官大手一挥就调动数万至数十万的居委会成员们上看台为世界杯制造气氛,这有点像去量贩式KTV唱歌,虽然唱功可以吓破你的黄疸,但一按“气氛效果键”就自来水一样流出各种掌声、欢呼声。


我看好中国女足进入四强的原因来自于对这群好大喜功的人们的看好,人多力量大,举国体制牛,前段时间有个国际忽悠动议评选“新世界七大奇迹”,本来中国 长城票数挺落后的,但一经动员呼啦啦就领先第二名数十万张票。所以即使中国0比4巴西后我也认为中国女足小组出线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你还真以为FIFA那些通吃全世界的大佬们不懂“潜规则”?


但是后来的事有点变化,因为人再牛逼,也牛逼不过老天,居委会老太太们能力再高也斗不过“韦帕”台风,风卷残云就把中国东道主弄回家照看雨篷是否倒塌,下水道溢水是否引发电缆漏电,以及引发出一件很关联的“延期”还是“不延期”的国际笑话……我总觉得中国女足比赛的延期和不延期的问题不属于足球问题,而属于不靠谱的“天气预报”范畴的问题,另外我还以为,这是老天爷对中国足球和中国足协的惩罚———“叫你丫给人安针眼,还辟谣”。


中国足协搞不好足球难道还搞不好“堂会”?就像当年建不好北洋水师的炮船还建不好老佛爷的颐和园一样,可事情的发展偏偏让人看见中国足球的外交无能,过去我们还可以凭张吉龙的小胖手抽出个上上签,现在龙哥韬晦去了,中国足球就诸事都无能了,简称“诸无能”。


“诸无能”被晃点得够怂了,作为东道主都能在全队出发前往球场时被通知比赛推迟,相当于布拉特列队从满汉全席出来嘴里叼了根牙签随便喊了声“稍息,立正,解散”———这事要搁德国世界杯时,德国第六空勤师就敢把场子砸了,要是搁美国女足世界杯时,中央情报局就敢来查FIFA是不是藏得有基地成员,但我们什么都没做,据说长得像宋春丽的薛立阿姨哭得泪眼婆娑,据说杨一民耸耸肩做哲人状,据说多曼司机真的把手刹一拉,靠边“趴活”去了……


人们很愤慨:这就是东道主,这就是要举办奥运会的东道主,说“外交无能”都过时了,这说明中国足球很“业余”,你连宪法头条一样的“生死之战则同时开场”都搞不懂还当什么东道主?答案是:你搞不好一件事,自然所有事也搞不好,包括玩猫腻。


在开赛前四小时终于给中国东道主公平,这比“不同时开赛”还要不公平,因为终于公平竞赛了,可这对于一群都准备上场比赛的姑娘们而言这个公平等于多受一天的煎熬,多紧张一天,多胡思乱想一天。


但是,但是,但是中国足球的事永远比你想像得更为怪异———五分钟前我得到一个消息,让我几乎推翻上述所有关于“诸无能”的论断,因为我知道女足比赛延迟一天的真正动力不是来自于中国足协的斡旋,而是来自于挪威女足突然生出的抗议,挪威人说:如果小组赛不同时开赛,下轮将和丹麦或中国对阵的挪威队就遇到了不公平,因为她们更想碰上实力较弱的中国队。


我不知道你们明白我想说什么没有,现在我解释一下两种可能性:一、挪威人比中国东道主在国际足联那儿更好使,东道主中国只能依靠挪威人帮忙获得 “公平”;二、中国足协对于“不同时比赛”其实是默认了的,因为中国足协心中对小组出线早就有底,想不到因为挪威人想挑一个软柿子捏,就凭空多出个程咬金 “公平”了一把,事情没有按原计划进行,挪威人很讨厌。


我更相信第二种可能,中国足协很弱智,但这并不妨碍它明白潜规则(抽签居然先把朝鲜分到B组足够龌龊了吧),FIFA对“女足世界杯”很随意,但这并不影响它判断失去了东道主的世界杯有多糟(信不信中国气象台会通知FIFA“因为韦帕台风将无限期延期世界杯”),被刷新了的“据说”是:足协副主席薛立昨天失声痛哭其实是记者们想像出来的,薛阿姨安稳得很,而且还打电话告诉谢亚龙“我们要如期参加比赛,要顶住”……中国足协早知道肯定会出线,因此整个中国足协才会在那么不公平的“不同时开赛”时古怪地稳坐钓鱼台,它得到的那个暗示是不是巴西承诺绝不会放水或者新西兰不会往死了拼中国?只是突然跳出来个挪威队,才让事情变得不那么顺利。


不管你信不信,中国队肯定小组出线,其实“诸无能”远比孙悟空更狡猾,所谓扮猪吃老虎,所谓“面带猪相,心头嘹亮”,在玩潜规则方面中国足协并不差,只不过这次它玩得不高尚,却玩得像张钰,装成了一副傻傻的受害者的样子,而且还假装要告官,呵呵,要是真傻,哪能拍出那么高画质的DV,说着“请你放尊重点”的时候居然很注意台词、语气和造型?


你还真以为中国足协是个“处”连潜规则都不懂么?你还真以为国际足联不怕没小组出线的东道主调动数万老太太在巴西女足楼下大跳夕阳红直到通宵么?答案是:中国足协没有被国际足联忽悠,被忽悠的是我们———从而对臭名昭著的11.17进行猥琐的拨乱反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