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河传说 第一季 北凉英雄传 第四章 寒冷的夜

烈鹰少校 收藏 1 163
导读:帝国历267年,长城防线正式完工,以疾风口要塞为基础,逐步扩大的防线,终于完成了将游牧民族彻底隔绝,同时圈出草原的目的。正当北凉军队觉得松了口气,开始训练骑兵的时候,这片被称为凉王草原的地方却出现了一群恐怖的敌人—狼群。相连接的草原本来保障了狼群的自由活动和足够的食物来源,但是当草原被隔开,大量人类军营等建筑拔地而起,北凉军的骑兵训练营四面开花的时候,狼群的活动范围,食物来源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于是,饥饿的狼群不断攻击人,攻击马,虽然拥有与敌人作战的经验,但是对于这些狡猾凶残的非人类对手,北凉军付出了血的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帝国历267年,长城防线正式完工,以疾风口要塞为基础,逐步扩大的防线,终于完成了将游牧民族彻底隔绝,同时圈出草原的目的。正当北凉军队觉得松了口气,开始训练骑兵的时候,这片被称为凉王草原的地方却出现了一群恐怖的敌人—狼群。相连接的草原本来保障了狼群的自由活动和足够的食物来源,但是当草原被隔开,大量人类军营等建筑拔地而起,北凉军的骑兵训练营四面开花的时候,狼群的活动范围,食物来源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于是,饥饿的狼群不断攻击人,攻击马,虽然拥有与敌人作战的经验,但是对于这些狡猾凶残的非人类对手,北凉军付出了血的教训,单独行动的小部队往往被全部吃掉。草原上无数的白骨让人不寒而栗。

在接到报告后,北凉王夏武杰大发雷霆,他不能相信纵横沙场南征北战的北凉大军会输给群畜生,下令调集精锐军队组织“讨狼”军,在草原展开地毯式搜索,把狼群彻底消灭。但是军师梁成平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北凉军主要的对手风灵族人是跟草原的狼共同生活了很长时间的,很多战术都是跟狼学的,而草原上众多的狼群正好给了军队训练的机会,可以将狼群作为假想敌,尤其是补充的大量本地新兵对应偷袭等各种战术的适应和学习。夏武杰采纳了这个建议,下令各部队分别到草原狼群出没的地方进行驻扎,行军,警戒等例行训练,同时命令在训练中针对狼群采取行动,以带回来的死狼数量来论功行赏。于是一场大规模的训练开始了,各部队分别进入狼群活动地区,利用营寨,弓弩,长矛等武器与狼群开始了作战。

帝国历268年12月,这是一个寒冷的夜晚,第一军陷阵营3000官兵驻扎在凉王草原某地,32岁老什长韩震一个人在营帐里巡视,军营规矩很多很烦琐,但是对于老兵这些规矩都不适用,18岁参军的韩震在这里撕杀了14年,但是每到12月,如果军队在外面扎营的话,他都会以巡视为名,在晚上一个人在军营里四处走动散心,还会在营寨最高层向东眺望,有时还会黯然落泪。韩震并不是北凉人,他是夏都人,18岁血气方刚的他离开家,离开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开始跟着北凉王南征北战,14年前,当他全力投入长城防线的战斗时,却传来了夏都诸王混战,城市被毁的消息,而从此他也就跟家人彻底失去了联系,父母,兄弟,未婚妻,都杳无音信,但是战事的紧迫让他无法回家探望,而他也害怕在看见自己家的废墟时的情景,他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父母兄弟和未婚妻能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大家声泪俱下的诉说着一路的艰辛,但是,一等就是14年。

一声狼的长啸惊动了正在沉思的老兵,他一把拉过一旁的新兵,“是狼王在集结兵力,马上叫醒弟兄们,通知蒋统领,这股狼群数量不小,可能是饿急了,要么不会进攻我们这么庞大的军队,准备迎战。”“是……是。”新兵急忙跑过去报告,不一会儿,士兵们拿着各种武器跑了出来,陷阵营统领长风校尉蒋孝也披挂走了出来,营区里的马开始惊慌失措的乱叫了起来,弓弩手在营寨里拉起了弓。

伴随着无数令人窒息的长啸,一群闪着绿光的眼睛从黑暗中扑了出来,“听我的命令,预备。”蒋孝举起手,但是还没有说出放的命令,一个过于紧张的新兵就松开了手,一支箭以一个漂亮的弧线,流星一样射中最前面的一头狼,其他弓弩手忘记了命令,一起将弓箭射了出去。“别乱射啊。” 蒋统领火了,陷阵营不是弓兵营,只有3个弓弩队,300名弓弩手,每一支箭都要射在有用的地方,刚才100多支箭射出去只射倒了不到10头狼,这个命中率太低了。又是一片狼啸,第2批狼群扑了上来,这次弓弩手学乖了,等狼群冲到了自己看的见的地方,随着一声令下,100多支箭再次射了出去。“大人,狼群从我们背后扑上来了。”一个士兵报告。“果然如此。” 蒋孝一声冷笑,“2司弓弩2队,3队立即给我过去,把它们射成刺猬。”“是。”“声东击西,这些畜生还能想出什么招数?”

黑夜即将过去,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伴随着一晚的狼啸,陷阵营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几百头狼的尸体在营寨前后堆积如山,狼群是不会白天发动进攻的,正当新老士兵准备庆祝胜利的时候,他们再次听见了狼的长啸声,但是这次却异常的近。“大人,是左右翼,同时进攻。” 韩震马上从声音判断出了声音的来源。“弓弩手。” 蒋孝大叫,身边奋战了一夜的弓弩手匆匆忙忙的拿起箭向侧翼跑过去。

一个黑影猛的从堆积如山的狼尸体堆上飞了起来,居然跳过了3米多高的营寨围拦直扑向蒋孝,一时间,所有的士兵都楞住了,他们没想到狼会利用自己同伴的尸体跳到这么高。蒋孝也吃了一惊,但是等他回过神来,白森森的狼牙已经快碰到自己的脖子了。他喘了口气确定自己还活着,接着往下看去,韩震半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支长戟,戟的刃头已经插入了狼的腹部。“大人。” 韩震的声音把蒋孝拉了回来,定眼看去,那座狼尸山后面,上面,无数头狼向他们扑了过来,有的在围栏的缝隙处往里挤,有的从尸体堆上往里跳,统领猛的拔出剑,“弟兄们,今天不是这些畜生死就是我们亡,拼了。”士兵们大喝一声,忘记了疲惫,用长戟和宝剑从围栏的缝隙处猛的刺出去,很快,狼的尸体挨着围栏又垒起了座山,后面的狼爬上去然后很轻易的跳了进来,如果是某弓弩营的话,狼群冲进来,那是凶多吉少了,但是擅长肉搏战的陷阵营的士兵可不一样,跳进来的狼还没有来得及落地就被长戟刺穿,即使落地的手持宝剑的士兵也会立即冲上来一阵乱砍,但是冲进来的狼也越来越多,经过一夜艰熬的士兵不少已经开始显露出疲态。

太阳终于升了起来,随着狼群的撤退,人狼大战也终于以人的胜利告终。蒋孝看着整个被狼的尸体淹没的营寨围栏,再看看地上4具被咬死的手下的尸体,不禁勃然大怒。“将士们,跟我冲出去,捣毁他们的老窝。”,士兵们打开营寨,眼前的情景让他们惊呆了,一头老狼正端坐在营寨前面,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怒视着士兵们。“这是怎么回事?” 蒋孝问,“大人,它是狼王。” 韩震凑上来说,“因为狼王带领他的部下打了败仗,所以它要自己负起责来。” 士兵们将狼王围在中间,“大人,活撕了它,给阵亡的兄弟们报仇。”士兵队伍里传来很多叫喊声,蒋孝一个人走了上去,狼王面对他没有任何恐惧的表现,只是依然威风凛凛的坐在那里。“大人,我们挑了它。”一个士兵大叫。“闭嘴,你们懂什么?” 蒋孝大声呵斥,“我敬佩它虽然是畜生,但是也是个敢作敢当的战士。”他拔出宝剑,最后看了狼王一眼,两军最高指挥官的眼神最后相对在了一起,然后就是一道电光闪过,狼王的头被砍了下来。“把它埋了。”统领命令。“是。”

士兵们正准备回营寨,这时一旁的狼尸体堆里突然传出了响动。“还有活的。”一个士兵大叫,其他士兵立即拔出宝剑,警觉的看着尸体堆。一支人的手猛的从中间伸了出来,士兵们惊讶的合不拢嘴,韩震拿着宝剑,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一个人猛的从尸体堆里窜了出来。韩震急忙退后几步,将宝剑挡在自己胸前。一个看起来只有几岁的小男孩,一丝不挂的爬了出来,身上还流着不知道是人血还是狼血,左臂上有一道明显的弓箭划伤。他四肢着地,充满了仇恨的眼神恶狠狠的看着这些士兵。突然他的眼神集中在了狼王的身上,惊讶,悲痛立即从眼睛中涌了出来,接着长啸一声扑了过去,士兵们纷纷让开。孩子将狼王的头紧紧抱在怀里,仰天长啸。

“这是怎么回事?” 蒋孝指着孩子问,士兵们摇了摇头。“可能是个被狼养大的孩子。” 韩震回答,“狼养大我们的孩子?”士兵们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要么没其他的解释。”“那我们拿他怎么办?”“他是狼的孩子,日后说不定要为狼王报仇的,不如现在就斩草除根。”一个士兵小声嘀咕,“动手,谁下的了手现在站出来。” 韩震突然大声质问,士兵们没人动弹。韩震走到孩子后面,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突然孩子猛的转过身对着韩震的脖子张嘴扑了上来,韩震像早有准备一样,左手猛的挡在了脖子前面,被孩子的牙齿狠狠的咬住,右手从后面按住了孩子的头,他明白,狼是撕咬,一旦咬住往后一拽就是一块肉下来了。几个士兵想上来帮忙,韩震摇了摇头,用胳膊夹住孩子抱了起来,转身向蒋孝走了过去,“大人,我可能与这孩子有缘,请允许我收养他。”士兵队伍中顿时传来无数惊叹的声音,但是蒋孝却不为所动,“收养,好啊,这个孩子由2个最好的战士作为父亲,将来一定是个出色的战士。”“谢大人。”“老韩那,你家里的事情我也有所而闻,这个孩子以后就是你的亲人了,给他起个名字吧。”“这个,请大人赐名。”“名字……” 蒋孝打了个冷颤,“真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啊,就叫冷夜吧。”……

韩冷夜在秦中鹰等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向狼王走了过去,“你们不是狼,你们只是一群被饲养的狗,你们没有尊严,没有傲气,甚至没有了勇气。”

一块没有任何字的碑矗立在草原上,1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站在碑的前面。“爹,现在草原上还有狼吗?”冷夜问。“没有了,草原上的狼基本已经绝迹。”42岁的韩震说。冷夜抬起头仰天长啸。“当年的狼王就埋在这里,冷夜,你恨蒋大人吗?”韩震问。“不恨,我很感谢他,他让狼王死的有尊严。”冷夜面无表情的说,“他是个优秀的战士,我敬佩他。”“那就好啊,不过你就算想恨也没办法了,蒋大人3个月前在长城防线指挥作战的时候被弓箭射中,殉国了。”韩震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是个好长官啊。”“爹,蒋大人葬在什么地方?我想把狼王的碑移过去,他们虽然不是同类,但是都是战士。”冷夜的话让韩震笑了出来。“我又说错话了?”“没有,没有,你的想法很有意思而已。”“爹,我听说军队捕获了很多狼饲养作为训练用是吗?”韩震震了一下,“你听谁说的?”“别担心,爹,我已经是个完全的人了,不会再回到狼群中了。”“是,他们捕获了很多狼,然后集中饲养,但是不给足够的食物,让狼群相互撕杀,保持他们的本性。”“狼是不会背叛自己的族群的,可惜人类却利用食物让他们自相残杀,人真是残忍啊,仅仅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就可以完全无视另一个种族的尊严。”冷夜摇了摇头,“冷夜啊,说实话,你恨不恨爹?”韩震认真的说。冷夜看着他,也很认真的说,“不恨,爹用了10年的时间才让我重新变成了个人,再说我本来就是个人,这没什么可以质疑的。”“那就好。”韩震点了点头,“爹爹马上就要回部队了。”“您不是在讲武堂吗?”“是啊,但是战况不等人啊,我必须重返长城防线,统领陷阵营。”“这样啊。”冷夜毫无表情的脸上也显露出了点不知所措,“你长大了。”韩震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听说讲武堂要开始招收少年兵了,但是具体时间还不知道,爹爹一生清贫,没什么积蓄,咱们北凉所有的钱都用来打仗了,就算有抚恤金也不会很多,万一我回不来,你就去报考讲武堂吧,军队起码可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我知道了。”冷夜无表情的脸稍微抽搐了一下,但是这个小动作也足够韩震欣慰的了。“爹爹这一生没有什么愿望,年轻的时候年轻气盛,弃家从军,从夏都跟着北凉王爷一路南征北战,到头来打下了长城,却没了家,我死后,尸体是保存不了了,你把骨灰托人带回夏都吧。”“我知道了。”冷夜依然保持着没有表情的脸。

冷夜走到狼王的跟前,身后的秦中鹰已经带人连续杀死数头狼,而另一边的凌风也带人开始反击,狼群的数量不断减少。“如果你们是真正的狼,那这里早已没有活人了,真正的狼是战士,不是抢食的狗,无论死活都是有尊严的,拿出你作为一个战士的尊严,如果不能带着尊严活着,那起码带着尊严死去。”

大雨滂沱,几个军官站在冷夜家门口,却没有带任何雨具,完全不顾身上已经湿了。“韩冷夜吗?”“是的,我是。”冷夜打开门。“我们是第一军的,现在奉命通知你,你父亲韩震率领陷阵营突入敌人军营,奋勇作战,但是接应部队受到阻击,无法及时赶到,导致陷阵营被10倍于己的敌人包围,3000名将士全部壮烈殉国,无一生还。”后面的几个军官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尸体无法抢回,这是他的衣物。”为首的军官将一包用油纸包着的包裹交给他,“你父亲是英雄,是北凉,是大夏帝国的英雄。”“谢谢,我知道了。”冷夜接过包裹,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几个军官吃惊的看了看,这种情况,一般家属都会哭的死去活来的,像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是这个人没有任何感情,就是正在积蓄悲痛,如果是后者,那会很麻烦,几个人一交换眼色赶紧告辞。冷夜走出门,在大雨中走了很久,但是却始终没有哭。

这又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冷夜家的邻居们听见了一声长啸,像狼一样的啸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