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27 杀气腾腾

zhurui1963 收藏 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装甲战车轰隆隆,木楼在颤抖。 M16通用机枪的枪口对准了村民。 美国鬼子一队队布满了居民点的大街小巷,全部是杀气腾腾。 马修中校身边的高音喇叭在高声吼叫:“所有人到广场集合。谁若不到,以越共论处,格杀勿论!” 美国鬼子开始踢开一间间的房门,向外撵人。 迫击炮大喝一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装甲战车轰隆隆地碾压过街道,木楼在颤抖。

M16通用机枪的枪口对准了村民。

美国鬼子一队队布满了居民点的大街小巷,全部是杀气腾腾。

马修中校身边的高音喇叭在高声吼叫:“所有人到广场集合。谁若不到,以越共论处,格杀勿论!”

美国鬼子开始踢开一间间的房门,向外撵人。

迫击炮大喝一声:“兄弟们,现在该看我们的了!”

他的迫击炮队,一共是三十名兄弟,装备有十门75MM迫击炮,四门苏制RPG-7型无后坐力火箭筒。早就分配好了各自要打击的区域。

他一声令下,就只见十发迫击炮弹,齐齐发出“嗉儿”的一声啸叫,炮弹刺破青色晨雾,划出优美的弧线,仿佛是从火红太阳下来的太阳雨。落入了十个岗亭。

在芒昌镇上四面开花,十个分散在小镇各处的岗亭,瞬间化为瓦泥。

四门火箭炮却又不同,四团火光轰然炸响,正正地把镇外的四座地堡炸塌了。

接着就听见大约四支冲锋号“的的哒哒”的响起来。

马修中校吃了一惊,当年在朝鲜战场上,他是一个少尉,那次云山之战,他在帐篷里,就是被这个冲锋号惊醒的。

那是一个雪花飘飞的夜晚啊,他睁开眼,就见号声中,中国人漫山遍野地朝他们扑来。

他的连队一瞬间就垮了...

从那以后,他对号声就特别敏感。

这会儿,他几乎没有考虑就大声地叫起来:“集合,一小队支援东面,二小队支援西方,三小队支援南面,四小队支援北面。”

他自己立刻爬上了战车,大声地呼叫起来:“微克上校,芒昌遭到敌人炮群攻击,敌人已经吹响了冲锋号!请求直升机立刻支援!”

迫击炮看到居民点的美国鬼子出来了,兴奋得大叫:“干得好,兄弟们!继续!继续!继续!!”

他一把抱起一门迫击炮筒,略瞄了瞄,只一炮。

炮弹划出弧线,象一只飞翔的精灵,准确地落在了一队正在奔跑的美军群体里。

美军的队形立刻被炸烂了。

“轰隆隆!”天上传来直升机那如同雷声一样的轰鸣声。

“全体都有,急速射击!”

立刻炮弹争先出膛,在若大个芒昌镇,象天女散花一样,四处爆炸!

直升机到达了芒昌上空。

迫击炮一挥手:“撤!”

老和尚长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迫击炮的这段凶猛炮击,他们的武器再次送回了竹韵小酒店。

大家陆续回到了自己的竹楼。

老和尚的家庭共有四人:一个老人,他称为父亲的阮英雄。他曾经是一个猎手,据说搏杀过猛兽,已经七十多岁了,岁月的沧桑,不但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的皱纹,也严重摧残了他的身体。他连走路也勾着头。

一个女人,叫黎月亮,她的丈夫原来是一个游击队员,已经牺牲。现在被他称为妻子。

一个孩子,叫阮云,才五岁。因为他的妈妈告诉他,老和尚是他的父亲,他完全信以为真。

回到家,阮云就紧靠着老和尚站着,因为他既恨美国鬼子,但也害怕。

“你在颤抖,孩子。”老和尚把孩子轻轻地拢在自己身边。

“不,爸爸,只要你不怕,我就不怕!”阮云昂起头。

“对于凶恶的敌人,你怕他也杀你,你不怕他也最多杀了你。但是,我们不怕,也可能杀了他!男人就要昂起头来!”老和尚轻声说。

黎月亮把早餐端了出来,粮食是美军配给的,所以,早上只能熬一点粥。

黎月亮第一个递给老和尚,老和尚摇摇头:“应该先给爸爸!”

“不,今天先给你,这是父亲我的安排!”

阮英雄抬起头:“你吃两碗,我们每人一碗!”

老和尚还要说话,老人的眼里有了愤怒:“你承认我是你父亲,你不听,我就要打你!这是我们的家教传统!”

老和尚接了过来,自己轻轻喝了一口,让阮云喝,阮云一下子跳开了:“我可不想挨家教!”

老和尚笑了。

他也实在饿了,耳听得直升机旋得低到了木楼上了。他赶紧大口地喝起来。一边来到了窗前。

只见已有直升机降落了下来。

微克上校大步走进司令部,后面跟着板着脸的菲斯少校。

马修中校的战车也轰隆隆地开过来了。不待战车停稳,他已跳了下来,冲进司令部。

微克上校盯住他:“好,你说说,发生了什么?”

马修中校大声地把这一早晨让疲惫不堪的事情,一一说出来。

微克上校长长出了一口粗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杂种,全部是神,全部是神!”

菲斯少校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面色仍旧如一块板。

“难道有几支游击队?恩,难道越共增加了兵力,将要有大的行动?”他的声音越来越大,象在打雷似的。

菲斯缓缓扬起头:“按照我们现有的武器配置,只要我们不出动,越共向我们发动大规模进攻?他们不会那么蠢。当年中国人在朝鲜都做不到。”

微克点点头,在屋里走了一个来回。

菲斯继续道:“总部给我们的要求是,建立战略村,切断胡志明小道。我以为,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战略村建成一个铁桶。”

马修中校:“你只要告诉我,怎么做呢!”

菲斯嘴角噙了一丝笑:“据我看来,芒昌可能有两个漏洞。”

微克上校坐了下来。

“一,在民房,或者商业用房下,仍旧有地洞,今晨有游击队进村;二,在我们赶进来的越南村民中有越共游击队潜伏!”菲斯用他那一贯声音无色彩地说着。

微克上校笑了:“好,马修,你负责,对老百姓进行鉴别!菲斯,你带狼狗,对全镇每一个民用房屋的内部,再进行一次全面清查!”

菲斯和马修齐齐站起来:“是!”

一个人就在这个时候闯入了司令部。

韩国特种部队的带队副队长金开元,他带着一个班的特种兵,作为后勤联络没有上去。

这一刻,他双眼血红,如同一只要喝人血的狗。

只见他一个报告:“司令官阁下,我要求让我们十二个韩国士兵参加你们的行动!我们要找越南人报仇!求你了!”他腰一弯,行了一个日本鬼子似的九十度鞠躬礼!

微克上校就笑了:“马修,我让金开元中校跟着你。对付越南人他们是有办法的!”

他扑扇也似大手一挥:“行动!”

马修中校的中队,再次出现在居民点。

同时,大街上菲斯的人马也出动了。

微克上校晃动着他那硕大的身躯,爬上了一架直升机,他要亲自看看这个被丛林覆盖着的地区。

他不是一个挨打的人,他是美军朝鲜战争后特种战术指导思想的鼓吹者之一。尽管他的文章都是他的秘书写的,但他绝对是他的想法:进攻,进攻,不断进攻!

尽管在越南,因为政客们给他们划了一条线,不准进攻越南北方,以免与中国人发生正面冲突。但是,越南南方是他的进攻天地。

因此,这几次行动,他都在考察总部给他推荐的菲斯少校。他想把芒昌稳固后,扔给他。

自己带着疯狂的马修,要对胡志明小道进攻了。

他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把所有值得怀疑的房屋全部摧毁!

他已经想好了行动的名字:致命摧毁!

这会儿直升机上了天,他的攻击冲动就更强烈了。

“让游击队来阻止吧!”他禁不住说出了口。

他可不想什么细节的战术,因为他一直觉得对于不对等的对手,不需要讲什么战术,只要摧毁,直到他们失去抵抗的信心!

“飞高一点,飞快一点,莱斯少校!”

“是!”直升机中队长一推操纵杆,直升机剧烈地抖动着,吼叫着,向上爬去,向更广阔的丛林撞去。

阳光紧紧地包围着直升机,他突然有了一种想破坏的冲动,大声道:“给我把你的燃烧弹,空气炸弹全部丢下去!”

莱斯少校轻笑一声,潇洒地按下了发射按钮。

顿时,炸弹从直升机肚皮下,掉了下去,无声地落入森林里。

顿时,一团火光撑破了海洋一般的丛林,巨大的气浪掀起了一层层波浪。火成燎原之势,乘风燃烧起来。

微克上校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战争就是破坏,直到破坏到敌人恐惧,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莱斯少校摇摇头:“战争是疯子的的宣泄地!”

“把男人分成一堆,把小孩分成一堆,把女人分成一堆,把老人分成一堆。”马修中校大声命令着。

美军一队队,苛枪实弹,用枪管戳,用脚踢,执行着马修中校的命令。

老百姓惊叫着,甚至哭叫着,趔趄而行,动作缓慢。

“让我们试试!长官!”金少校那韩国特有的豆荚眼充满了渴望。

马修中校并不喜欢韩国人。

当年在朝鲜战场,他曾经作为宪兵队,亲自开枪杀戮一触即溃的韩国士兵。

但是他也亲自看到,这些韩国人对付老百姓的手段。他记不清那是个叫什么里的北朝鲜村庄了,因为游击队袭击了韩国士兵。韩国士兵们,把整个村庄杀得连狗也不剩一只。

人杀了挂在树上,狗当然就吃了。

他后来回到美国还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没有战地记者在场,他们会不会把这些死人也吃了。他知道韩国人很喜欢吃肉,而韩国人又的确缺肉吃。

“好吧,金,把你的手段全部用上!”马修中校挥挥手,他不打算继续看这双在变红的眼睛。

韩国士兵顿时兴奋起来,扑了上去。

马修中校看着他们的背影,他想就是他们要真的吃越南人,他也不打算阻止。因为这里没有战地记者,只有敌人。

金少校一入场,一切就改观了。

看来,这些韩国士兵果然有些料道,他们并不象美国士兵专找那男人的茬子。他们一上去,便奔的是妇女、儿童。

一是这便于显示威风,只要一把或一掌或一脚,就可以把他或她,提起来或者打得满地找牙。二是狠,打了你哭不哭喊不喊,都要继续打,打得你恨不得长了四只脚,赶快跑到集结的地方。

这一来,这十二个人所到之处,老百姓被打得所向披靡。

眼见得走得慢的,头破血流,一个个只得慌忙朝各自的指定集结。

马修中校看得过瘾,不由咧嘴笑起来:“杂种,搞点欺负弱小的事,韩国军人只怕是世界第一!”

说罢,大步走上去,指点着金少校:“等会儿你来主持这个鉴别!”

“是!长官!”金少校脸上的杀气中又添了喜气。

这边菲斯少校在装甲战车上,指挥着一家家撞开门,用狼狗做前导,仔细搜查着。

一步步向竹韵酒店来了。

竹韵酒店老板的两个服务生正在收拾店面,见他们来到,停下了手,看着他们。

菲斯少校面无表情地一挥手。

狼狗和美军一起向店里走来。

黄文轩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用身子挡着,用英语大声说:“请你们出示搜查证!”

菲斯站在装甲战车旁,冷冷一笑:“芒昌实行军事管制,我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你的房间!”

黄文轩冷冷一笑:“长官请过来一步说话。”

菲斯少校冷然道:“你过来吧。”

黄文轩走过去,从怀里摸出一个兰色证件递给菲斯少校。

菲斯少校看了后,还给了他,在他耳边轻声道:“你不觉得让我亲自查一查,更没人怀疑你的身份?”

黄文轩一昂头:“请你对你做事的后果负责!”

说罢,返身就向店里走去。

菲斯少校大声道:“你们退回来,把这个酒店围起来。让我亲自进去检查!”

他大步流星走上去,接过狼狗,踩着黄文轩的步子走进店里。

黄文轩叹口气:“菲斯少校,你原来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知道。”菲斯少校冷冷道:“这里除了你的人,就是我的士兵。什么都不会暴露!”他一昂头:“但是,我已经查了几乎所有地方,只有你这里没查过。如果你背叛自由世界,我们就会一直受害。我查你,也是还你清白!”

说罢,他已松了狼狗的绳套:“大家都不要动,动它就会袭击你!去吧。”菲斯少校拍了一下狼狗,狼狗飞快地在屋里跑动起来。

“这是经过我们美国高科技特殊训练的狼狗,只要有地洞的潮气上来,他就会找到!”他对黄文轩轻轻说道。

黄文轩摇摇头:“东方有很多神秘的东西,你的狼狗也未必完全有效。”

突然,狼狗疯狂地叫起来。

外面的美军士兵立刻旋风一般冲了进来。

枪口如临大敌般对准了黄文轩和他的服务生。

“对黄先生客气一点,只要他不反抗。”菲斯少校轻声说罢,领着一群美军士兵向狼狗叫的房间猛扑进去。

只见狼狗正在疯狂地扒弄着一堆货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