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故事之60迫击炮,炮训

好老的兵 收藏 117 37201
导读:我的故事之60迫击炮,炮训 02年12月我很不情愿的当了空降兵,因为我是想去陆军。但事实上,我只能去空降兵部队了。 入伍后前一个月搞队列训练,后来搞了一段时间的单兵战术训练。接下来就是痛苦的枯燥的伞训。记得我们那时去湖北跳的伞,跳伞快结束的时候。我就听说,老兵要在我们驻的地方进行炮训,同时还要3个新兵。我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来了兴趣。通过表现加申请再加讨好班长去说情,连队同意我跟着老兵训练了。 其实,我想炮训的原因比较多。一个是因为在新兵班太压抑了,想通过炮训这段时间让自己的压力轻松一点。

我的故事之60迫击炮,炮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2年12月我很不情愿的当了空降兵,因为我是想去陆军。但事实上,我只能去空降兵部队了。

入伍后前一个月搞队列训练,后来搞了一段时间的单兵战术训练。接下来就是痛苦的枯燥的伞训。记得我们那时去湖北跳的伞,跳伞快结束的时候。我就听说,老兵要在我们驻的地方进行炮训,同时还要3个新兵。我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来了兴趣。通过表现加申请再加讨好班长去说情,连队同意我跟着老兵训练了。

其实,我想炮训的原因比较多。一个是因为在新兵班太压抑了,想通过炮训这段时间让自己的压力轻松一点。我们那时的新兵期比较长,我们整整在新兵班呆了一年。记得下老兵班的第二天就来04年新兵了。我还深刻的记得去湖北时

上火车的情景。那时,我们有个口号叫做三肿三消,早上云霄。在上火车的时候,心里大骂,狗屁的三肿三消,纯粹是糊弄我。我的腿肿了就没有消过。从当兵后的几个星期开始到那时有3,4个月了,我的腿的确疼了要命。但,这也只能在心里发一小牢骚。我的腿怎么也跨不上火车的第一个台阶,我只好爬上去。二个原因是,我本来就是军迷。去当兵的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近距离接触一下武器,如果错过了机会,以后只能看着别人熟练的使用迫击炮,自己顶多半专业的来使用。其实,大家都会用。但是炮毕竟是炮,如果不系统的学习,使用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记得那天大部队都撤走了,我们留下来时的心情真高兴。我们住的是70年代废弃的营房。那里,营房不在一个大院子里。而是满山都是,估计是把营这样的单位和团直属单位拆开修建的。一眼忘去,满山到处都是营房和岗楼。一种莫名的感觉刺激着我的激情。我们跳伞时的营房是老百姓用来养鸽子的,我们部队出钱租来用的。很高兴的是,我还是住我们连开始住的营房。

炮训刚开始时,我们排长就下目标,要求我们要成为全能炮手。但,在这个期间各自也必须要训练一个主要的炮手位置。我被分为二炮手。60迫击炮的二炮手就是用来协助一炮手瞄准和装填炮弹和挖座板的。由于迫击炮对座板的要求比较高,所以我练的就是一个劲的挖好座板坑。

我想,没有玩过迫击炮的同志们可能不太了解二炮手的难处。别看,那座板小,座板坑小。但是为了要求,我只能苦练了。我从来不相信巧练,只有熟能生巧。而且那地方硬的连小镐都挖不进去,最怕的是有草的地方,那难度就更高了。但没办法,那就只有挖呗。我们开始训练时,就固定在一座山的半腰。那地方不大,估计只有一亩多地。为了苦练,一上午一亩地大的地方,全是秘密麻麻的座板坑。可怜的是,我的手。一个血泡破了下面又是一个血泡。半天的时间破了好几个血泡,但是同一个地方仍然有一个血泡。当时我就纳闷了,我手上的皮究竟有多少层呀?疼,按是肯定的。不过,过了几天后,满手心都是厚厚的老茧。那时已经快6月份了,太阳晒的人直冒油。那地方水少,又找不到半后水喝。更可怜的是,我的迷彩服是红色的。而且,水少,不能经常洗。呵呵,不是血,是土。那里的土是红色的。那时,我还开玩笑的说:看,我们中国的迷彩服可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颜色。

工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后。我就开始交叉学习炮手了。嘿嘿,并且开始炮战术了。直接的说,那时的感觉像是,扛着炮满山打游击。看到啥,就瞄啥。偶尔,也帮着班长背望远镜看看有没有野鸡野兔什么的。可以顺便抓了来开开口胃。我们那时见了这些东西就像见了宝贝一样狂追,抗着炮从这个山头一直追到另一个山脚。从这个山角追到另一个山半腰。兔子,跑不动了。也就停下来了。我们就哈哈大笑抓了就走。然后再用工兵锹,挖个坑,砍些材来弄了吃。不过,看到小兔子,我们还是会当宠物养的。有时也会为了一条蛇,不惜冒着被蛇咬的可能在草丛里到处找。不过自己想的开,老兵们的经验多,不怕。

呵呵,美好的训练期结束了。我们该考核打靶了。

那天,我的印象也是非常深的。早上天不亮就去了空降兵综合训练基地打靶。由于我们是小炮,可能就是这原因被“歧视”。(玩笑话,别当真)我们就去保障大口径炮打靶,而且到自己打靶时还要跑回来。我们就在离炸点不远的地方,找个地方躲起来观察。现在想想,真有点《士兵突击》里坑主的感觉。当然是我后来回忆起来才有的那感觉,那时还有《士兵突击》这电视。不过,其场面真够震撼的。听到头上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后就是地动山摇的爆炸声。那场面,不说了免得我自己心痒痒。快到中午时该我们打了。我们很顺利的架好了炮,炮口和我鼻子在同一水平线上,距离只有15—20工分。炮长开始下令:一发装填。我从三炮手那里结果了炮弹,放在炮口。便回答到:好。炮长看了我一眼,又下令:放。我松开了手,仔细的听炮弹向下划的声音。声音很小,可是“砰”的一声。我本能的张大了嘴,那炮弹出膛的声音刺的我耳朵直翁翁的响。我压住感觉,拼命大喊到:发射完毕,注意观察。很幸运,首发命中。接着炮长又下令,一个四发急速射。在每一发的过程中,我和一炮手的表情是好莱乌的演员也做不到的。现在想想,都很好笑。我们炮的成绩很好,5发全部命中。结素后,排长一高兴就大声的说:好,走,撤到后面去休息。但是,好景不长。我们参谋长找到炮兵股长,让60迫击炮的所有新兵,赶快去爆炸点。防止老百姓在没有确定不炸弹的时候上去拣弹片。(炮弹的外壳是铝制的。因为是榴弹,所以弹片也比较大。那么多炮弹,他们拣到一些回去卖。晚上也可以喝点小酒了。)我们就很快的集合朝着爆炸点跑去。要知道,发射点和爆炸点的直线距离有2公里左右。但我们必须要从地面上跑,所以这路就有4到5公里了。呵呵,要命的是让我们冲过去。炮弹过空气的声音就在我们头上响,炮兵股长就在吉普车里大喊快,快。我真是郁闷,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来跑呀,真是坐着说话腰不疼。其实,股长没有错。他必须要提前到达那里布置工作,所以需要坐车。但我们由于车离我们很远,我们只能跑步前进。

我们很快就到了爆炸点跟前,已经没有爆炸的声音了。打靶结素了爆炸点是一座山,估计有200米左右高。我们参谋长也到了那里。他认为,老百姓为了躲避炮弹,他们一定在山的背后,因为那里,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死角。并且命令到:一营左面,二营顶部,三营右面。必须要成一条线,防止在不炸弹为确定和排除的时候让老百姓进去。我们二营的运气就是不好,偏偏在山顶(当时,我们可没有抱怨。我们是直接服从的。现在也只是说说而已,不算抱怨)。往山顶炮的时候,就闻到一股股炸药的味道和看到正在燃烧的树枝,还有一条绿色的线向四周扩散。在这一路上尽是深沟,陡坡。不过凭着头几个月训练出来的身体,直接跳过宽3,4米的深沟。迅速的爬上陡坡。到达山顶。可到了山顶后,就看老百姓在哪里。山的背后没有呀?往下一看,天呐!原来参谋长判断失误,他把老百姓看成有军事知识的人了,会找死角躲避炮弹,没想到就在山脚下。(幸好我们打的比较准,要不得误伤多少老百姓呀)就只见,上百个老百姓成几路争先恐后的向山上跑来,形成几条花花绿绿的纵线。真像是,来攻打我们的一样。这不是小说,也不是电影场景。因为,要是老百姓去晚了,很可能就会损失几百元。就在这个场景出现的时候,参谋长在山下大喊,下来拦住他们!老百姓跑的哪有我们快呀。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又跑的下去。但是,他们毕竟是我们保护的人民,不是敌人。他们还是突围了。冲了进去。然后,我们只能要求他们不要太靠前,发现了没有爆炸的炮弹就告诉我们。那天我很气一件事。在离我20米左右的地方要引爆6,7枚不炸弹。我告诉一老大爷,不能去那里。可他就是不听,我能怎么样。我只能把他往下推。可他的孙子不干了。要拿他的一种类似镰刀的工具来砍我。我本能的用工兵锹挡住和躲闪。我总不能回砍他吧?他也真是的,好象非要砍倒我一样。几个回合下来。我就有点攻击的态势了,他老爸和他爷爷也同时加入砍我的队列了。很巧,也就在这时,上面的工兵大喊:所有人员隐蔽,我听到这声音后,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直接把那两父子退到傍边的一条沟里(估计有两米来深。把他爷爷按到一个土包后面。因为他们两父子离沟比较近,在我的左面。而他爷爷在我右面。我只能直接把他直接按到土包后面。“嘣”的一声感觉到地面都震动的很厉害,被炸起来的土石,还一个劲的往身上掉。站起来后,不到10秒种,他们三个人又开始攻击我了。我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估计,他们还以为我推他们是在打他们。我真是郁闷,我一个劲的大喊着告诉他们为什么不要他们上去。可他们就不听,还举着他们的工具来砍我。我也只能,边喊边往后退。好在被5连的排长拉住了,才知道他们是三代人的。5连排长把我叫到一边问我情况是怎么回事,我把实情告诉5连的排长后。他们三个人也走了。就不了了知了。可是,把我给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说实话,要真打起来,别看我兵龄不长,但摆平他们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我能打老百姓吗?这件事一直记在我的心里,因为我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这件事,我也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也没有人重视过。

我一边找不炸弹,一边大吼。吼一些,炸死我算什么,你们要是被炸死了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我一直在吼叫着,估计老百姓们也听到了。但,我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听到没有。吼了很久后,一位老百姓语气很好的告诉我,前面有颗炮弹。我也停止了吼叫,冲了过去。果然有枚,100炮弹斜插在土里。我便大声报告到:报告,发现不炸弹一枚。回答是:守着,不要让任何老百姓靠近。过会来排除。我就站在旁边的石头,望着下面忙碌的样子。心里感觉到自己这时真够神圣的。可是我等了很就久也没有人来。我就干脆直接走到炮弹跟前,抓住尾翼,一把就拔出来了。就像印象中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拔萝卜一样。哈哈。而且还把尾翼给卸下来,光把弹丸交给工兵了。其实,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要是那瞬间爆炸了,我也不能在这里讲自己的故事了。呵呵。

就这样最精彩的炮训完了。我也回到了大部队继续我的步兵专业。后来也去过自己连队的炮兵班,后来也集训过60迫击炮,还系统的学习了炮长,也当了段时间的炮长。不过,我们毕竟还是步兵,枪摸的要更多些。当然,60迫击炮用起来也是非常熟练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