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港部队退伍战士回忆首班岗:蚂蚁钻进裤管

神枪手120 收藏 0 64
导读: 驻港部队某飞行大队警卫连退伍战士 郭剑锋   我为香港站第一班岗   回首10年前,想起那个神圣的时刻,我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光荣的哨位上。   1997年7月1日零时,在香港最大的石岗军营,清脆威严的口令响起:“一号哨到位!”、“二号哨到位!”、“三号哨到位!”随着口令声,我准时踏上军营大门的哨位,上第一班岗。   我这个哨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也显得特别光荣。早在军营大门口等候多时的一大群中外记者围上来,把镜头对准我不停地按动快门,还直喊:“驻港部队的兵仔好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驻港部队某飞行大队警卫连退伍战士 郭剑锋


我为香港站第一班岗


回首10年前,想起那个神圣的时刻,我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光荣的哨位上。


1997年7月1日零时,在香港最大的石岗军营,清脆威严的口令响起:“一号哨到位!”、“二号哨到位!”、“三号哨到位!”随着口令声,我准时踏上军营大门的哨位,上第一班岗。





我这个哨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也显得特别光荣。早在军营大门口等候多时的一大群中外记者围上来,把镜头对准我不停地按动快门,还直喊:“驻港部队的兵仔好靓啊!”


站在哨位上,我内心充满激动,但想到的更多是使命与责任。“今天,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香港同胞面前,也就是说,我的哨位是展示国威军威的一个窗口,我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解放军的形象,这班岗,必须站好。”我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


没想到上天为了考验我,和我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有东西沿着裤管往上爬。我明白,肯定是蚂蚁。说心里话,当时只要我挪动一下位置或跺跺脚,就会好受一些。但面对众多记者的镜头,想到自己代表的是驻港部队威武文明之师的形象,我就有一种使命感,咬紧牙一动不动。


慢慢地,蚂蚁越来越多,我的大腿开始感觉阵阵钻心的刺痛,腿上的肌肉也在跳动,但我始终保持威武的军姿,纹丝不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


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到交班,60分钟里硬是一动不动。


下岗时,一名香港女记者见我脸上冒着汗珠,走上前来问道:“靓仔,你第一次在香港的土地上站岗,是不是很紧张啊?”


我挺一挺胸,骄傲地回答道:“站在中国的土地上站岗紧张什么!我为能成为香港回归后第一班岗的哨兵骄傲和自豪!”一旁的中外记者都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驻港部队哨兵,威武文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