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饮马波斯湾》喋血加恩山(连载之43、44)

(本故事纯属虚构)

【1】2031年4月27日,22点,赫拉特,反恐突击兵团司令部。

各参谋室一片忙碌,都在做着出发前的准备。指挥室内却很安静,只有电脑键盘敲击的声音,显示着大行动前的紧张气氛。

杨晨在一台电脑前忙着,林立云在办公桌上的一幅大型地图上比划着什么。钟晨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眼睛望着窗外,沉思着,手中的烟冒着缕缕烟雾。

现在的形势,总体上对我军是有利的。今天下午16点开始,我南路第二军三个师以突然的动作挥师南下,阿国防军猝不及防,我军只用不到六个小时便占领了法拉、恰汉苏尔等要点,一部向东横扫,将阿国防军全部赶到了赫尔曼德河以东地区,完全阻断了驻坎大哈美军向伊朗出击的道路。我军此举引起了驻阿美军的恐慌,艾塞克司令官一面紧急向五角大楼和白宫汇报,一面向我军提出抗议,强烈指责我军违反两军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协议。

中路,我特种独立团现已深入加恩山脉,正在对伊朗的所谓反政府武装采取行动。我第一军大部也已随后越过阿伊边境,正在特种独立团的掩护下穿越加恩山。北路,由原13军组成的第三军也已越过阿伊边境,在伊朗方面的接应下,现已在泰耶巴特宿营。兴都库什山南北我军原来占领的各要点,已由今天上午从国内进入阿富汗的39军两个师接防。在39军两个师的后面,我54军两个师也正陆续进入阿富汗。这四个师暂时还由西北军区指挥。

后顾之忧基本没有,对美军的抗议和交涉,钟晨都交给林立云去全权处理,他现在要集中精力考虑的,是如何既能让部队以最快的速度推进,又不使美国人过于警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晨终于站起身来,把手中早已熄灭的烟头扔进桌上的烟灰缸,对杨晨说:“老杨,通过伊军方网络向阿国防部发一则通报,就说我军在加恩山地区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推进十分缓慢,三个师恐怕无法按期到达预定位置。”

杨晨抬头,吃惊地说:“老钟啊,你糊涂了?伊朗的军方网络早就被美军的黑客攻进过,他们的保密防火墙和纸墙没什么区别。他们正在使用老式的电话指挥系统呢。”

钟晨一笑,“我就不信你老杨真不懂。”

杨晨一拍脑袋,笑道:“真是的。然后呢?”

“通过可靠渠道,要伊军方为我们准备50架大型运输机,最迟明天凌晨5点以前在比尔詹德和泰耶巴特两地等候。另外,我军在一线的所有运输机也都临时涂上伊朗国防军的徽标。”

杨晨想了想说:“要瞒过美国人也不容易。我看,是不是把卫大小姐找来,让她在互联网上做点文章?”

钟晨说:“上网做手脚,你不就是高手么,还用劳动卫大小姐?”

杨晨摆摆手道:“人家毕竟是专业记者,做得比我地道。还有,可不可以跟中央和西北工委打个招呼,让国内西北地区搞点动静,我军同时做出国内有事急需回撤的假象?”

钟晨再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道:“很好,就这么干。告诉蓝天云,181师全部只带轻武器,明天凌晨开始空运,重装备随后再运送。只要人到了,就可以稳定伊朗军队的军心,鼓舞他们的士气。”

杨晨点点头,要通了卫青青的电话。

5分钟后,卫青青满脸是汗地跑进了指挥室,“两位首长,急着找我什么事?”

杨晨倒了杯水递过去,说:“大小姐先请坐,钟司令有事。”

卫青青接了水,喝一口,说:“杨参谋长,请叫我的名字吧,别大小姐大小姐的,让人以为我是靠着我爸爸在军队里混。”

钟晨笑着说:“青青同志,咱们的杨大参谋长在你爸手下混了那么些年,你还不知道他的德性?就那样,别怪他。”

卫青青噗哧一笑。杨晨手指钟晨的鼻子,道:“老钟,你这人不地道。好了,我忙事去,不奉陪了。”

钟晨对卫青青道:“青青同志,请你做件事,很重要。”

卫青青说:“钟司令员别客气,我现在是你的部下,有任务请下命令。”

“你在网上找一家军事网站,发个帖子,说我军遇到麻烦,进退两难。注意,要把握分寸,既要能引起一定程度的关注,又不能炒得过热。你的帖子不引人关注,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如果炒得太热,又会让人看穿把戏。怎么样,能做到吗?”

卫青青想想说:“难是难了点,不过应该做得到。钟司令,你是想骗骗美国人吧?”

钟晨一笑,道:“聪明。那就拜托了。”



【2】2031年4月27日,夜,伊朗高原,加恩山脉腹地。

卫国把他的团部暂时在一个小山坳里安顿下来。团指挥所和直属机关设在两个不大不小的山洞中,直属部队则在外围几个隐蔽地点,护卫着指挥所和团直机关。

不等电脑安装好,卫国便急着在支起的帆布办公桌上摊开一幅地图,对身边的袁勇说:“参谋长,叫参谋人员把各营连现在到达的位置标上,要快一点。”

两分钟后,地图上的各种红蓝标记已经清晰在目。袁勇指着地图道:“团长,现在我四个营分三路,成三角形掎角之势搜索前进。我1营(即原中央集团军特战营)200余人作为诱饵,已进至这儿,和团主力约相隔20公里。”袁勇右手食指在地图上一个中文名标为葫芦谷的地方点了一下。

卫国问:“那些家伙还没上勾?”卫国口中的“那些家伙”指的就是他们此次要消灭的对象,伊朗反政府武装。

袁勇摇摇头,道:“目前还没有动静。毕竟是长年的地头蛇,不容易上当。”

卫国开始在洞里慢慢地来回踱步。袁勇长年干特种兵,观颜察色最当行。他看着卫国,知道他的这位新搭挡团长表面平静,此时内心却很焦急,便说:“团长,你别急,是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

卫国停住脚步,笑笑说:“不是我急,而是时间不等人。老袁,你看,现在我兵团大部正在通过加恩山,或西进或南下。要是我们这里逮不住那些狡猾的狐狸,让他们制造出麻烦,影响部队推进,影响整个战局,问题就大了。”

袁勇说:“我看还不至于。我相信我们的侦察能力,那些家伙没有离开加恩山,我团背后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就算极少数人能偷偷绕到我团背后,也难以对我大兵团构成什么实质性威胁。”

“但愿如此。”卫国又开始踱步,“如果真让他们搞出大的麻烦,导致我军不能按时到达预期位置,让美国人长驱直入伊朗,那我们可就是民族的罪人,历史的罪人了。”

袁勇看着卫国,愣了愣,说:“团长,没那么严重吧?”

卫国走到袁勇身边,拍了拍袁勇的肩膀,说:“你想想,美国人过去打伊拉克,现在打伊朗,真只是为了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又为什么大老远跑来和美国人过不去?”

袁勇拍拍脑袋,道:“那倒是。”

卫国舒一口气,道:“或许,此战关系到国运的兴衰。”



二人正说着,突听一名参谋叫道:“团长,参谋长,1营报告,他们被包围了。”

卫国和袁勇都精神为之一振,急忙跑到那个参谋的身边。参谋面前的电脑屏幕上,1营所在位置的四周,果然出现了许多蓝色的亮点。

袁勇从参谋手中拿过耳机,喊道:“杨靖,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把那些家伙拖住,半小时内跑了一个,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卫国拍拍袁勇的肩膀,道:“问一下,有多少人。”

几秒钟后,袁勇对卫国说:“杨靖说,大约600人不到。”

卫国想了想,拿过耳机,说:“杨靖同志,你要多坚持一会儿,鱼还没有全上钩。半小时以内,你得让他们有点损失,但不能过火,你也要做出无法突围的样子。半小时以后,每隔10分钟我给你增加一个连,直到把所有的大鱼小鱼全钓出来为止。”

杨靖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爽朗:“好嘞团长,保证完成任务!”

袁勇看着卫国说:“团长,据伊朗方面通报,这股武装大约有2500人,要是全钓了出来,我们一口吃得掉吗?”

卫国一笑,“参谋长同志,堂堂中华特种部队,还怕吃不掉他区区2500人的乌合之众?”

卫国的话把袁勇说得豪气勃发,“团长说哪里话!别说现在我军占优势,就是我特战营一个营,我照样吃定他们!我到前面去看看,这儿也没我什么事了。”

袁勇说着就往洞口走。卫国在后面叫住他,道:“等等,告诉同志们,对外就说我军和流窜到这一带的‘东突’残余分子发生激战,损失不小。”

袁勇转头,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会心一笑,“明白。”



在加恩山中段的一条坳里,正上演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特种独立团1营200余战士,利用各种地形地物,凭借自己先进的装备,在敌人的包围圈里穿插回旋,人数虽是1比3的劣势,但依然游刃有余。敌人虽是地头蛇,占有熟悉地形的优势,但在我个个身手不凡的特种部队面前,他们的那点儿优势就形同与无了。

我军战士的每一枪每一刀,对敌人都是致命的威胁。甚至于地上的一块石头,树上的一根枝条,都可能成为敌人送命的武器。

我军还凭借先进的单兵通讯装备,一会儿散开各自为战,一会儿又集中起来短促突击。平时扎实而多样的技战术训练,现在全都派上了用场。

不到半小时,战场上便倒下了100多具敌人的尸体。

可是,敌人却越打越多。也不知道那些家伙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杨靖身子倒挂在一棵树的树枝上,将红外夜视观察镜套上眼睛,向四周看了一圈。这时,一名敌人猫着腰到了树根边。

杨靖双脚一松,哧溜一下,身子顺着树干溜了下来,双手板住那名敌人的头,只一扭,那家伙便软倒在地。

杨靖借力,身子一个倒翻,双脚落地,马上向团部报告:“团长,这下可热闹了,鱼儿越来越多,我可没那么大胃口。你的一个连如果还不到,几分钟后,我可要脚底抹油了。”

耳机里传来卫国的声音:“杨靖同志,可不能开玩笑。请报告,现在战场上有多少敌人。”

杨靖一挥手,隐伏在附近的一名战士迅速来到他身边。战士手中的夜间战场侦察设备上显示的统计数据是:1600。

杨靖报告:“报告团长,有1600多,可能还不止。我们的侦察设备有时候也会漏掉几条鱼儿的。”

卫国道:“杨靖同志,这场游戏你还得玩会儿,还有大鱼在后面。你放心,你们营长(指袁勇,他还兼着特战营的营长,杨靖是副营长)亲自带你们营三连赶往你那里,估计不要5分钟就到了。再有15分钟,石矶同志会带2营1连赶到。”

“乖乖,可有好戏呢。”杨靖嘴里嘟哝着,手中枪一横,哒哒哒一梭子朝右边的一丛灌木扫去。灌木丛后响起一声惨叫,显然是一名敌人被干掉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

【1】袁勇带着他的三连赶到战场的时候,杨靖他们已经被压缩包围在一片方圆不到三十米的洼地里。幸好那片洼地有无数乱石和一些树木作掩护,加上我军装备先进,火力强猛,各种武器射击精准,敌人才一时突不进杨靖他们的防御圈。

袁勇瞅准敌人包围圈的一个薄弱处,带着三连一百多号生力军一阵猛冲猛打,将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冲进去和杨靖他们汇合在一处。

袁勇在一堆乱石后找到杨靖,大声道:“你小子怎么搞的,被包了饺子了。”

杨靖看了袁勇一眼,一长身,端起枪,一梭子把一个冲上来的敌兵扫倒在地,又迅速蹲下身,利索地给步枪换了一个弹匣,这才冲袁勇喊道:“营长,我可没有三头六臂。1600多条鱼啊!”

这时,整个洼地四周枪炮声响成一片,震耳欲聋。

袁勇一面举枪还击敌军,一面大声对杨靖喊道:“还有上千条鱼没出来呢,我们还得玩一阵。”

杨靖正要回答,突听得空中有尖锐的声响传来。二人凭经验听得出一枚迫击炮弹正好朝他们所处的位置飞来。几乎同时,两人一个翻滚,滚出五六米开外。

“轰”地一声,炮弹在他们刚才隐身的地方炸开。碎石纷飞,烟尘突地扬起,然后又四散开来。

杨靖滚到一个土堆后,扯下帽子,甩掉尘土,喊道:“营长,鱼太多了,我们吃不下,怎么个玩法?”

“别急,我们只是钓饵,等鱼全都出来了,团长就会收网。”袁勇一面回答,一面观察四周地形。他看到正前方约200米外,有两个相对的小山头,山头上上林木茂密,中间夹着一条宽约10米的山沟。现在敌人都涌到了山头之下朝我军进攻,山头上似乎不见人影。他想,只要我军占领了两个山头,就会处于局部有利的位置。

为了确认山头上没有敌人的埋伏,袁勇右手举在空中打了一个手势,招唤携有侦察设备的战士。

一名战士几个起伏跳跃,来到袁勇身边。袁勇朝前面的山头指了指。战士用侦察设备对着前面的山头扫描了一遍。设备上显示,每个山头上只有几个敌人,似乎是在了望我军动向。

袁勇脸上现出一丝笑意,心道,还真是些乌合之众,缺乏起码的战术常识。

袁勇滚到杨靖的身边,用手朝两个山头指了指,又做了两个手势,意思是全营分成两组,分别攻占两个山头。

杨靖会意,打开衣领上的对讲机发出命令:“各单位注意,三连向左,一二连向右,目标,前方两个山头。5秒后火力打击,10秒后发起冲击。”

5秒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几十枚迫击炮弹,几十枚火箭弹,百多枚手榴弹,纷纷向敌军阵中落下。山谷树林间火光闪动,浓烟滚滚,爆炸声惨叫声混成一片。

乘敌人混乱之际,我军战士一跃而起,如一阵旋风般向前卷去。



我军占领了两个山头,敌人回过神来后,又潮水样涌到山脚下,把两个山头围得水泄不通。

子弹雨点样飞进山头上的树林,打得树叶纷纷落下。零星的迫击炮弹和火箭弹落在林中,发出沉闷的声响,一些小树被炸得飞了起来。

袁勇对着耳机喊话,鼓舞士气:“同志们,敌人没有什么重武器。沉着回击,坚持就是胜利!”

可是,敌人真是不怕死,发疯一般一拔又一拔往山上冲来。我处在最前沿的一些战士已经刀枪并用,和敌人开始肉搏了。

见此状况,袁勇大叫:“用火焰喷射器!”

几十具火焰喷射器先后喷出烈焰。山坡上火光熊熊,浓烟滚滚,敌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军使用的新型火焰喷射器相对于以前的喷火器,有两大明显的优势。一是喷出的火焰不是一束,而是一个很大的扇面,并且具有强劲的冲击力量,杀伤面积很大。二是射出的火焰温度极高,可以在瞬间熔化直径1厘米的钢条,因此威力极大。

我军战士用几十具火焰喷射器一齐喷射,烈焰过处,遇草即着,逢树即烧。一会儿,不仅将进攻的敌人全都击退,还在山脚与山坡之间烧出了一条好几米宽的无草无树的“空白地带”。这一下,敌人要向山头攻击,通过那条“空白地带”,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

敌人暂时停止了进攻。

袁勇叫各连报告伤亡情况,结果是,全营牺牲8人,重伤2人,轻伤35人。听到这些数字,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起来。虽然,他心里也清楚,在五六倍于我的敌人的包围中,打成这样,的确显示了特种部队的当行本色。但他心疼自己的战士。要知道,特战营的每一名战士,都是宝贝,都是我军的精英!

袁勇在一棵大树根旁坐下,扯了一根茅草芯衔在嘴里,招手叫杨靖过来,问:“包围我们的敌人有没有增加?”

杨靖摇头,“没有。侦察结果,少了200余人,应该是被送去见阎王了。”

袁勇想了想,打开衣领上的通话器,要了卫国的电话:“团长,剩下的鱼到现在还没来咬钩,是不是伊朗人的情报有误?”

电话里,卫国笑道:“参谋长同志,要有点耐性,敌人也不全都是傻瓜。伊朗军方提供给我们的情报,我们是核实过的。”

袁勇按着他长年干特种兵的习惯思维想下去,说:“既然敌人不是傻瓜,那有没有别的可能?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如果听命于美国人,美国人能把他们当一支正规部队使用,让他们在这里阻挡我军吗?他们阻挡我军是鸡蛋碰石头,这是明摆着的。”

卫国说:“你是说,这些人在这里和我军大打,只是一个幌子?他们另有目的?你不是说,他们没有渗透到我团背后吗?”

“没有,并不代表他们不想。也许,现在他们正在想办法渗透呢。”袁勇道,“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直觉,请团长决断。”

电话里,卫国想了片刻,道:“袁勇同志,你的判断有道理。这样,你那里继续拖住敌人,石矶同志正率一个连在路上,我再给你一个连。其余部队扩大搜索范围。我们双管齐下,我就不信,剩下的几百个家伙会上天入地!另外,我会向兵团司令部报告,建议我军加强对重要目标的保护。”



【2】4月27日夜,23点,喀布尔,驻阿富汗美军司令部。

驻阿美军司令官艾塞克中将在他的指挥室里不停地踱来踱去,手中的一支大雪茄冒着缕缕烟雾,他口中不住地喃喃着一句话:“中国人,到底要干什么?”

一个小时前,阿伊边境的中国军队三个师突然向东回撤。有消息说是因为中国国内西北地区有紧急事情发生,他们是撤回国内的。又有消息说,他们是冲着驻阿美军来的,要彻底解决中国军队西进的后顾之忧。

中国军队的这一举动,在驻阿美军中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如果抛开中美两国的各种关系及其影响不说,单就在阿富汗的两军的力量对比而言,中国军队已近16万,要是真的再次开战,美军绝非对手。

直到半小时前,五角大楼发来通报,证实中国解放军总参谋部确实发出了要在阿3个师撤回国内新疆地区的命令,驻阿美军各部才安下心来。然而,作为战区主将的艾塞克,一颗心却无法安得下来。他总觉得,中国人的行动有些古怪,有些不对劲。中国国内发生紧急事情的消息毕竟未经证实,只是互联网上有许多报道,而互联网上的东西只能看着是传闻。目前的中国,在“铁腕天才”(国外一些媒体对卫华的称呼)卫华的治理下,可以说得上是欣欣向荣,国泰民安,形势是近半个世纪来最好的,他们国内会发生什么“紧急情况”?西北地区有事?会有什么事?以前,在西北地区困扰中国人的,就是“东突”组织,可是经此一战,什么东突西突,都已经灰飞烟灭,哪里还能闹什么事?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那一纸命令,难道就不会是一种烟幕?中国人可是最讲“兵不厌诈”的。

那么,中国人突然大举东撤,其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他们真的要来解决所谓后顾之忧?难道他们认为,只要两个军进入伊朗,就足以和强大的美军抗衡?这些问题让艾塞克百思不得其解。

参谋长阿莱克上校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艾塞克,说:“您看看这个,将军。”

艾塞克并不接,看着那张纸,道:“对不起,我现在没心情看。是什么重要东西,你就说说吧。”

阿莱克说:“中国一名身在前线的战地记者在他们国内的一家军事网站发了一个帖子,说的是今天中国军队在伊朗高原加恩山地区发生的事。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有些遮遮掩掩,但还是看得出来,中国军队在加恩山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推进很慢。”

艾塞克踱了几步,说:“你是说,在加恩山一带活动的伊朗反政府武装给中国人制造了很大的麻烦?迟滞了中国人的行动?”

“我们情报部门证实,今夜加恩山腹地确实一直在激战。”

艾塞克摇摇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那些人没那么大能耐,中国人在放烟幕。”

“什么?”阿莱克看着艾塞克,有些不解。

艾塞克想了一会儿,问:“今天中国军队方面,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动向?”

阿莱克摇了摇头,“除了加恩山的激战和三个师突然回撤,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注意的了。哦,我差点忘了,中国军队通过伊朗军方网络向伊国防部发了一则通报,内容也是中国军队在加恩山地区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部队无法按时到达预期位置。”

艾塞克忽地将手中的雪茄塞进嘴里,猛抽了两口,目光灼灼地盯着阿莱克,道:“上校,你信不信,最迟在明晨8点,中国军队起码有两个团的兵力将到达伊斯法罕和亚兹德一带。”

阿莱克瞪大了眼睛,“什么?将军,这怎么可能?中国军队不可能有那么强的空运能力啊。”

艾塞克耸耸肩,“上校,请给我接通中东战区司令官沃德上将的电话。”

阿莱克满腹狐疑,但艾塞克不说,他又不好再问,只好去打电话。

电话接通,艾塞克对沃德上将直言自己的判断,并建议波斯湾地区美军把对伊行动再提前24小时。

电话里,沃德上将哈哈大笑,“中将先生,谢谢你的建议。不过,这一次你的判断似乎并不准确。中国人在放烟幕不假,但不是为了掩盖大举向前推进的真相,而是为在阿伊边境地区观望找借口。据我们的情报,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在杜尚别秘密就出兵伊朗问题进行谈判,但是谈僵了。这回,中国人也开始耍滑头了。”

“可是,上将先生……”

没等艾寒克把话说下去,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看来,艾塞克在美国军中确实是不大招人喜欢。

艾塞克丢掉话筒,一拳擂在桌上,“愚蠢!都是蠢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