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二、

一个月过去,第一期超前培训结束。从院校请来的教授、讲师出题考理论,梁伟军组织考实践。忙忙碌碌一个星期排出名次。几名常委开会碰一下头,按照能者上庸者下的原则,把一大批考核优秀的官兵调整上重要岗位。士官排长领导少尉班长,少尉连长领导中尉排长,上尉营长领导少校营长的情况比比皆是。那个被梁伟军抓过现行的孙庆宇在营职班考核第一,梁伟军与秦川打报告推荐他提前晋职担任空缺的参谋长。

梁伟军的这套方法早就在空降兵部队推广,只是原来没有严格落实。果真按照“重能力不看资历”的原则落实下去,部队立刻有了可喜的变化。一级向上一级看齐,你追我赶,部队变得生龙活虎嗷嗷叫。

上来的高兴,下去的窝囊,昨天的下级今天成了上级。一些干部想不通,不从自身找原因,跑到师部去告状。师长见反应情况的不是少数,命令一名副师长带着作训部门来二团检查。

秦川、程大道从来没这么折腾过部队,有些慌,赶紧找人谈心做些安抚工作。梁伟军却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照样天天泡在操场上。副师长找人谈了心,看了部队,师里来的几名秀才也把具体情况整理成书面材料。

副师长翻看一通,带着作训科长上操场找到梁伟军问:“你胡搞什么?没上过院校的士官,你让他指挥一个排,没经过军教导队培训的排长,你让他带一个连。连长不光要能打仗还要会管理!梁团长!”

梁伟军说:“连队由指导员和连长共同管理,就像一个家庭中的夫妻、爹妈一样,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连长侧重军事,指导员侧重连队管理。”

“就你歪理多,什么爹呀妈呀的乱七八糟!你考虑过这样搞的后果吗?”副师长拍拍手里的材料说:“基层军官联名告到师里,群情激昂啊!”

梁伟军笑嘻嘻地说:“副师长,部队也是群情激昂啊,您下几个课目,考考他们。”

副师长脸色愠怒示意作训科长出课目考核。

作训科长选了一名士官排长,一名少尉连长,一名上尉营长,对照职务进行相应的图上作业、战术指挥等业务考核。

考了一天,副师长临走的时候脸上已经晴空万里,但仍不放心地嘱咐说:“梁伟军,我提醒你,部队快要演习了不能再丢人现眼!”

这等于认可了梁伟军的做法,那些高职低配的干部,有门路的跑调动,没门路的只好埋头苦学争取翻身的机会。


秦川与地方政府协调一个月,得到明确答复,取缔或搬迁“小香港”都不可能,一来“小香港”上缴利税惊人。二来搬迁需要大量资金,地方没钱除非部队愿意担负。某领导忠告秦川,说主要是抓内部管理,不要找客观原因,总不能因为部队地方经济就不发展了。秦川被当成皮球踢了一个月,又被教育了一通,憋了一肚子火,回来后声称,再与地方上打交道,梁伟军你去!

反谍工作进行的也不顺利,间谍好像被惊动了,近一个月没有活动。国安部门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只找到了几个嫌疑目标进行监控,看样子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程大道更倒霉,钱没要来反倒被主管后勤的副师长一通臭骂,说你们二团了不得啊,要钱买台球桌买卡拉OK,下一步是不是准备开两个洗头房?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全师部队哪个单位有这种高档娱乐设施?你这个程大道脑子有问题,应该去医院检查检查!

程大道回来汇报,梁伟军笑得嘎嘎地。程大道恼了,说团长,要钱的事儿,反正我不干了!

梁伟军想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他头疼了,乜眼偷觑秦川、程大道说:“我在家里主持大局,是党委会上集体讨论的结果,这事我不管!”

“团长,你这是推卸责任!”程大道急赤白脸地说:“别忘了,你可是始作蛹者,我已经替你挨了一顿骂了。”

“怎么是替我挨骂呢?你这是为二团的建设挨骂!”梁伟军不紧不慢地说:“第一:为了二团挨骂,挨的值挨的光荣。”

程大道表情阴转多云。

梁伟军接着说:“第二:做为常委,挨顿骂是你份内的事儿。”

程大道表情多云转阴:“团长,你也是常委,轮也轮到你了!”

“我分工在家主持大局!”梁伟军咬定青山不放松,乜眼偷瞟秦川。

秦川说:“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目前部队总体是好的,但落选干部们向上级反应情况的事情,我们是不是该议议?”

“议什么?一个连长考不过一个排长,还跑到师里去告状,什么思想!”程大道考核成绩全优,说话理直气壮:“要我说,应该处分一批,越级申诉已经违反了条令!”

秦川反对说:“不行,这样只能把矛盾激化,人无完人,谁也避免不了犯错误想不通。”

“我同意政委的意见,干部们向上反映情况,说明我的工作没到位……”

秦川说:“这个责任在我……”

“政委,这件事与你没关系,我负主要责任,至今我还没对干部战士们讲明为什么这么做。”梁伟军建议说:“是不是开个大会,讲一下原因,求同存异,赢得绝大多数干部战士的支持。”

“这个建议好!”秦川翻翻笔记本说:“下周一下午,全团集会搞光荣传统教育,团长可以讲一下这个问题。你看呢,老程?”

“我同意!”程大道说。

党委会结束,梁伟军拿着笔记本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侦察股股长敲门进来,送上一份申请,请梁伟军过目。

报告是侦察连打的,要求配发双目夜视仪、无人侦察机、数字化同步传输战场电视、军用笔记本电脑、动力翼伞、单兵多频段跳频电台、微波传输电台等等,还要增加直升机训练课目、潜水训练等等。

梁伟军看不下去了,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所需经费总和,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骂道:“肖路把我这儿当成印钞厂了!”

侦察股长解释说:“这是所有装备的总价值,有些装备军里有。”

“没钱!让肖路立足现有装备抓训练。”梁伟军把报告还给侦察股长说:“这小子梦想提前进入数字化,没门!”

侦察股长看来已经被肖路说服,还想解释一番。

梁伟军不耐烦地说:“我这儿没钱,想要找别人要去。”

“你是团长,我只能找你要!”

“你这个熊兵,团里没钱你又不是不知道,跟着添什么乱?你我就是把老婆卖了,也凑不够这些钱!”

侦察股长笑了,说:“团长,我可没逼着你卖老婆,我是说能不能跑趟军部要点装备。据说,你在军部有些门路。”

“肖路这个混帐小子!”梁伟军对侦察股长说:“你回去告诉肖路,不要等、靠,搞搞装备革新、变通训练方式,先把部队战斗力搞上去,装备我尽量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