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已故的老父亲,1941年参加革命,1942年参军,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船管团副团长、志愿军后勤某部训练科长、某军医大学军事教研室主任、总后某部参谋长、副司令等职,1984年离休。此文为老父亲在1967年“文革”的牢房里所写回忆录《永不忘记的教训》的手稿节选(十),忠实原作,稍作整理。

一九四八年五月,我伤好出院后被分配到33师114团3营当第一副营长(没有营长)。这个团是国民党交警总队第一大队起义的,经过我们党的领导和改造,彻底改变了国民党的坏作风。排以上干部大都是我们党培养的老同志,又是从主力部队调来的。经过几年的战斗锻炼,战斗力在我们师里来说属于中等。

一九四八年,我们经过淮县、泰安、衮州之战,于九月上旬,发起了对战略要地山东济南发动了攻势。华东野战军集中主力一部,对这个坚固设防、守敌十多万的济南,进行了激烈的阵地攻坚战。于8月8日开始扫清外围,至9月16日全歼守敌十万,解放了济南。这次胜利,是全国第一次夺取大城市。从而取得了宝贵的经验,为以后大规模的阵地攻坚战、夺取大城市创造了条件。

我们三营在攻占济南以南的瓦房山后。接着就奉命攻打济南南门外的燕窝。这里有守敌一个保安团,是城防外围的最后一个据点。我记得从9月11日晚开始进入巷战,敌人为了死守,对我使用了毒剂。经四天的巷战,于十五日晚,我们接近了燕窝。团首长命令我营配合九纵主力,迅速夺取该地。为了顺利完成这一任务,把二营四连(一营的主力)和团迫击炮连配合我营指挥。

战斗部署好以后,我军于15日晚九时对敌发起了总攻。

攻击失利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均未成功,部队伤亡很大,这时全营已伤亡二百多人。第三次失利后,段团长在电话上问:“你们三营行不行了,如果不行就让一营上去接替你们。”叫一营接替!听了团长的话,我心里很不高兴,真比杀头还难受。我和副营长商量了一下,决定坚决打进去!我对团长说:“请团长相信我们三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不同意一营接替我们!请首长放心,我们死不了就一定完成党交给我们的任务!”团长同意了我们的决定,政委又打电话鼓励我们。团长同意了我们的意见后,我们营的四个干部研究了一下,一致认为正面强攻不成,要改变战术。但是用什么战法呢?已在这时,于副营长提出:“我带着一个加强排从敌人的侧后城墙根下突然袭击的手段打进去,这里可能是敌人不注意的地方。”经研究,我们同意了副营长的意见,决定在正面用一个连兵力仍按原来强攻的样子,吸引住敌人。用一个加强排由副营长带领从敌侧后打进去,并用一个连随时利用这个加强排的成果。全歼守敌。

决心的改变没有报告团指挥所,我们的理由是:只要消灭敌人就行,应当灵活机动。

战斗又打响了。结果,于副营长带领的加强排一包炸药就把敌人的门炸开后冲了进去。全排无一伤亡,攻占了敌人的团指挥所,经过半小时解决了战斗。我们一个营又一个连全歼守敌一个保安团一千七百多人。我们胜利了。

济南战役的胜利,是毛主席思想的胜利。我们营在城内连续战斗了五天五夜。经过战斗,伤亡一半多,但是由于我们贯彻了毛主席以战养战的思想,在战斗中边打边补充,因此战役结束后,我们全营参加战役前七百多人,而战斗结束时则有八百多人了。九连一个刚解放的战士,经过四天战斗,第五天就当了班长。这是毛主席以战养战思想的胜利!我们就是靠夺取敌人的武器装备来壮大自己,从而越战越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