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已故的老父亲,1941年参加革命,1942年参军,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船管团副团长、志愿军后勤某部训练科长、某军医大学军事教研室主任、总后某部参谋长、副司令等职,1984年离休。此文为老父亲在1967年“文革”的牢房里所写回忆录《永不忘记的教训》的手稿节选(九),忠实原作,稍作整理。

一九四六年秋,我从二连二排调到一连当副连长,一连是我们团的主力连。能攻能守,一般的小战斗营首长是不使用这个连的。攻打昌邑城,是我们第一次攻城中担任主攻。

战斗准备完成,我们在宣誓大会结束后出发了,在行军的路上,营长张子江对我说:“小胡,这项战斗主要是唱你的戏,只要你能攻开城墙,我就能打进去,怎样?有信心吗?”我说:“营长请放心,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给你攻开!”营长严肃的说:“我是叫你活着完成任务!不是叫你去死!当然战斗要有牺牲,没有一定的代价,是不能还取胜利的。你要活着完成任务”。我说:“是!按你的意思办!”张营长是了解我的特点的,我的最大特点是:战斗时容易感情冲动,特别是碰钉子的时候,容易产生想跟敌人拼命的思想。

战斗打响了,我们一排是爆破排,每个战士都很勇敢,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我们开始爆破。可是在敌人设有大量照明和敌暗堡内的侧射火力的封锁下,我们连续五个爆破组进行爆破均未成功。怎么办!营长万分的着急,担任登城的二、三排的战士都作好了登城准备,可是城墙炸不开,他们进不去。办法是被敌人逼出来的,为了爆破成功,要把敌人的照明柴(木柴堆)破坏掉。,我们集中几个投弹手用手榴弹很快的炸灭了敌人的照明柴,接着又组织爆破组炸城墙。一班长是平度城解放入伍的,很勇敢。他带着三个战士,抱着四十斤重的炸药包,前进了。可是炸药包送上了,但拉火线被拉断了。在万分紧要的关头,他们又冲上去把炸药放下第二次拉火。一阵猛烈的巨响,成功了!有好一阵子,敌人没有打枪。接着,我看到城墙已被炸开,就发出了登城的信号。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连长张治中动作太慢,失去了战机。敌人的火力又猛烈的向我射击。登城失利了!

这时,一排还剩下不到一半人,完成了炸破任务本来很高兴,但对没有迅速登城不满。正在这时,张营长赶了过来。见到营长后,我说:“营长,城墙炸开了,登城动作太慢失掉了战机。”营长说:“把你们连长指导员找来”。张连长和彭指导员被营长狠狠的骂了几句,接着研究下面该怎么办。经研究决定由我把一、二排组织起来,再次登城。经过几分钟的准备,在营长直接组织火力的掩护下,我们开始登城。我刚刚登上城墙,就好像被一根棍子狠狠的打了一下,被敌人打下来了。从城墙上掉下来之后,通信员把我架下来,已登上城墙的十几个人被敌人压了下来,我们的战斗失利了。

这是我当指挥员以来第一次打这样的败仗。虽完成了爆破城墙的任务,但没有完成登城任务。到营指挥所见到营长、教导员后,我一句话没有说,流下了眼泪。营长安慰我说:“胡玉连同志,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安心的到医院休养吧!过几天,我去看你。”我含着眼泪离开了营长和勇敢的战友们。

在医院住了四十几天,伤口长好了,但行动不便。在住院第四十五天时,营长、教导员还有团部几个干部到二所去看望了伤员。我带着残伤(给批了三等残废)和营长一起重返了前线。到了团部,营长说:“玉连同志,你今晚不要回营,政委找你谈话,明天再回去。”晚上,政委赵强请我吃了饺子,吃饭时,我说:“政委你叫我来干什么?快让我回一营去吧!”赵政委笑着说:“吃完饭再说”。吃完饭后,赵政委对我说:“昌邑城战斗你表现很好,完成了任务,过去打仗也不错。团里决定你还回一连,去代理连长。”我说:“张连长不是还在吗?”政委说:“他调团部运输队当队长去了。”并问我有什么意见,我说:“我才当三十五天副连长,当连长不行,我指挥不了。”赵政委说:“指挥不了要好好学习。打几仗就会了。你当连长后,要特别注意克服你的急性子。这是你的最大缺点。当连长可不是当排长,只想到硬冲!要动脑子!”我说:“一定克服,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第二天我就回到一营,营首长谈话后,到了一连。从这以后,在沙河、整山卫等战斗中,都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但我始终没有忘记那些在昌邑城战斗中牺牲了的战友。孙保等同志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正如毛主席教导的:“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我们每个活着的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革命战友的牺牲,换来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