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一章远征英雄 第一节高效率的物资分发

ddtt 收藏 6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卡车在颠簸的公路上奔腾了两天抵达了英缅甸铁路的最北端,腊戍火车站里堆积如山的军用物资没有任何防护,随时可以被鬼子轰炸,奇怪的是这里的英国军官大老爷坐看这些关系到中国人生死的物资任意由鬼子轰炸,不马上让抵达的辎重兵运走,也不主动打击空袭的日本飞机,英国人就这么恶毒的让中国人血汗换来的物资逐渐在这里变成废品。

中国跟英国的协议有不平等的地方,物资在缅甸时候的管理权在英国手里,英国是最无能的国家,他不热心帮任何盟国击败对手,更不对侵入自己殖民地的法西斯进行坚决还击,无效的管理加重了交通线的混乱,火车停车卡车没汽油不能发动,中国的战略补给线就在英国人的无能和冷漠下中断,而不是被日军打断,最可怕的敌人已经不是日本而是英国,英国毁坏截留的中国战略物资比日本炸掉的多个几百倍,这就是所谓的英国式高效管理。


辎重营抵达火车站以后英国士兵检查过车辆和证件以后也不安排停车位,也不开始分发物资,张学义对英国人的冷漠感到愤怒,他讨厌等待。

“都下车,把盒子枪给我几支,有武器的做好战斗准备。”张学义看英国人爱理不理的德行他就火冒三丈,他吹口哨集合自己的兄弟。

张顺这些人坐着卡车颠簸了两天,没机会玩枪正郁闷呢,听到了集合口哨他们哥仨一起举着双盒子炮跑过来,张学义马上吩咐:“他妈的,英国人认为自己在谈判中拿走物资管理权就可以卡我们中国的脖子,做他妈春秋大梦,任何对物资不利的行动都应该视为对我全民族抗战之最大威胁,英国人霸占了我们的物资,也不给我们,别希望我他妈的给他说好听的,现在咱们营缺乏武器,现在先解除英国人的武装然后把国内最需要的军火抢运一批回国,我可不想让日本人打到这里把成堆的物资变成他们侵略另一地方的资本,你们分别带一队有武器的官兵,顺子,你带一队跟我直接进去。”

“是。”张顺提着双盒子炮喊:“三连有武器的随我来,就地解除英国军人的武装,把他们的武器全部拿走,把他们安绳子捆起来。”


火车站里的英国军官悠闲的听着音乐,有的看着小说,还有正在洗澡的听广播的,打牌的,总之没有任何英国人干着与战争有关的事情,他们正坐等撤离命令,或者等日本人把他们送进战俘营。

张学义第一个冲到英国驻军指挥部门口,戴着尿盆型钢盔的英国哨兵喊着话端着上刺刀的恩菲尔德步枪把来人拦住,张学义看英国兵的步枪子弹袋不错,帆布的,刺刀和步枪也不错,挺新的,里边还有不少武器,好,真是好东西,他妈的反正你也不打鬼子干脆我都拿上吧,张学义抬手一枪打倒英国哨兵的钢盔上,清脆的枪声吓得英国兵当时尿了裤子,张学义抬左腿使劲踢出一脚,英国兵立即捂着肚皮蹲下,当兵的那受得了,白人士兵丢下步枪张学义伸脚睬住他的步枪拿盒子炮顶着英国兵的脑袋,他拿熟练的英文喊:“其他人不许动,谁动我就杀了谁,立即交出武器,叫你们的军官出来。”

张顺也撒开野,飞脚踢到英国兵心口上,右边的哨兵倒地昏迷,步枪扔到地上,“兄弟们过来拿枪,每枪的赶快拿枪和子弹武装自己。”

“是。”九个班长提着盒子炮指挥士兵冲到英国军队指挥部大门口,听到枪声跑来的英国大兵看到张学义拿枪顶着俩英国士兵的脑袋,钢盔已经被机灵的辎重兵拿走。

“全部不许动,我是中国远征军先头部队,缅甸铁路上的物资大多属于中国政府,物资是我国人民生命的保障,英国指挥官再无理扣押物资我他妈的就杀人了,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我送你回英国老家,军官都滚出来。”张学义大声喊话。

一群跑出来的英国兵没明白什么事呢两支拿在中国兵手里的恩菲尔德步枪的刺刀闪着寒光拦住他们,二十个拿盒子炮的中国军官士兵一下冲到这些人背后,枪口顶在英国兵脖子上,此时三连副问:“长官,是这样干么?”

张顺生气的说:“拿掉他们的武器给我们的人,都过来拿枪,把院子里的机枪给我抢过来。”

“是。”一个班长使劲拿枪柄砸英国兵的脖子,晕倒的英国兵手一松枪掉地上,辎重兵一百多人跑来就拿枪,许多刚出营房的英国兵缅甸兵被血亮的刺刀逼到墙角,张顺跑到维克斯马克型重机枪后,转过枪口指向英国军官的办公室,一个班的英国兵和一个排的缅甸兵被解除武装,辎重兵拿绳子把这些人捆起来赶到院子的角落里。

几个刚走出来的英国军官被一排盒子炮枪口指着,皮枪套里的威伯利左轮手枪被辎重兵抢到手里插进自己的口袋里,一位英国上校走出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是你妈这么回事。”张学义跑过来给了英国上校一个耳光,“你他妈凭什么扣押我们的物资,这是我们花钱买的,没他妈的学过民法和物权法,你们英国人真他妈虚伪,整天讲什么道德和法律,你们最他妈不要脸,物资是我们买的,只用你们的铁路运输,凭什么就成你们的东西,这些东西在这里风吹雨淋的你他妈的也不管,你找死呀。”张学义英文说的很流利边说还边打英国军官。

“助手,误会,这是误会,上级没有发物资的命令我不能给你。”上校被打的只学狗叫,倒在地上疼的起不来,张学义继续使劲踢。

“我他妈的问你,你在英国买东西,然后让铁路公司运输,你他妈的说东西是谁的?”张学义停下脚不踢,问英国人话。

“当然是货主的。”

“呸,怎么到你这就变了,我们是是让你们运输,运费也给你们,凭他妈的不给我们东西,东西坐你们的火车就成你们的,人坐你们的火车我们难道都是英国的奴隶不成,我他妈让你不讲理,让你不讲理。”张学义继续殴打英国军官。

“我是军人,我必须执行命令。”

“执行你个屁,我让你抢我们国家的东西,你们英国抢完我们的皇宫,占我们香港我他妈还没算帐呢,你们贼心不改,脱了贼衣服剩下贼皮,扒了贼皮还有贼骨头,英国就是抢劫犯,我们花钱买的东西凭什么不给我们的,运输了一躺反倒成你们是物资的主人,天下还有这么不讲理的。”张学义这一闹中国好几支辎重部队都派人看热闹来了。

张学义一看来这么多人,另外火车站周围都是国军卡车,这些人傻站着干啥,“辎重兵兄弟们,立即去火车站拿物资,国内太需要这些物资,你们多呆一天前面就吃紧,子弹也快接不上,快拿自己应该运的东西往后送,速度快点,英国人被我控制住,你们快行动。”

钱瑞站在军营墙上笑着看自己的兄弟在那指挥,现在里外的英国军队都被控制,火车站里没站岗的兵,被解除武装的兵连裤子都被扒了,武器水壶都有用的东西全部被没收。辎重兵们在张学义的调动下开始蚂蚁大搬家,囤积了一年的物资大量分发下去,辎重兵把来之前上级让领的物资全拿到手,还有的顺手开始偷英国人的东西,反正不拿白不拿,他英国拿咱们皇宫那么多宝贝也不还,我也偷你的,看你能怎么地?反正现在是英国求中国远征军帮忙。

车站里的物资一下就少了,车站里的英国火车得以顺利的卸下中国急需的物资,张学义的辎重营已经派了三十个人开着卡车拉着需要的东西,全营还有两个连以及两个排,这些人成了宪兵,看押着大批俘虏,全是缅甸人和英国人。


英国的军营被辎重兵占领,辎重营出国的时候只有班长以上的军官带手枪,回去的十来台卡车已经装满,营部参谋跑步到张学义面前,“长官你可给解决了大问题,困在这里的车队全部离开,我们营也拉上货物,几点出发请长官请示。”

“我想想。”张学义低头正想呢刘二才跑过来说:“发现十几门高射炮,牵引式的瑞士20毫米高射炮,跟35军购买的一样,我在绥远见过。”

“好东西呀,立即把高射炮挂到卡车后边,路上遇到鬼子飞机就给我打,弹药多带点,每个炮配备炮手,那东西跟高射机枪差不多,找几个会使的。”张学义坐在英国军官的办公桌前舒服的下达命令。

“是,长官,您看派那位得力的指挥员押车呢?”参谋又问,张学义看看刘二才,“二哥,你会玩高射炮不?”

“会玩,我见过35军的兵玩,很简单的。”

“好,就你去押车,出发前告诉士兵怎么操作高射炮,另外我发现院子里缴获了十来挺英国的布轮机枪,你们都拿着,路上遇到空袭就还击,多带子弹,送回国内也就救急,另外每人带一支恩菲尔德步枪,加强自卫火力,还有英国军营里有不少面包和肉罐头,多带一些,路上别生火做饭免得遭到空袭,吃点洋餐给士兵们开荤。”张学义感觉该安排的都想到了然后让刘二才亲自指挥车队提前回国,他来这里不光运东西,还要打仗呢。

刘二才领命令走了可得了清闲,他押送的物资都跟防空作战有关,所以他可以直接回重庆,可以跟家人团聚,他也是这么想的,很高兴的登车北上。


公路上卡车来往穿梭不停,刘二才高兴的做在车上闭目养神,忽然就听一阵飞机轰鸣,他立即抓着车顶把身体伸出车外看看,随后打手势让车队后边的车进树林隐蔽。

卡车驾驶员熟练的把车开到树林边上,车上带的押车士兵背着步枪跳下卡车,熟练的把高射炮从卡车后边摘下来拉到公路边,不管打的水平如何,立即操作十来门炮对着空袭公路的日本战斗机开火,,鬼子战斗机正要俯冲扫射就看周围黑烟圈不停的冒出来,这可是高射炮不是普通的机枪,战斗机一看无法攻击立即拉高飞机跑了,有防空力量的车队自然不会遭到照顾,高射炮持续开炮,驾驶员提着布伦机枪也加入对空射击,三架日本战斗机被击伤拉着烟跑回泰国。

“长官,飞机跑了。”

刘二才笑着说:“还是我兄弟了解日本鬼子,他妈的,欺软怕硬的小鬼子,长点记性吧,兄弟们继续开车上路。”

公路边上隐蔽的卡车上都是辎重兵,他们没防空武器,羡慕的看着牵引着小高炮的卡车在空袭刚结束后口飞快的上路,他们也不敢耽误飞车跟在后边,有高炮掩护谁不高兴,这可以保自己的车和命。


张学义以土匪的作风掌管了腊戍车站,他现在成了实际管理者,他命令火车站的装卸工人日夜不停的卸栽,他希望下一阶段可以坐火车向南快速机动,日本人步步近逼,他必须迎头而上,说句难听的话除了他之外恐怕没人可以跟鬼子硬碰硬,以后您看好吧,孙立人等人败走印度,杜聿明败走野人山,就他没跑,他才不去印度,去那干嘛那不是打鬼子?回国走野人山干啥那多费事,继续走大路多好,杜聿明想走他没那个本事。

深夜英国军营内的厨房忙个不停,英缅非战斗人员依然坚持在厨房做饭,厨房外就是全副武装的辎重兵,像看犯人一样看着他们。

张学义玩着英国威伯利左轮手枪毫无睡意,营里的几个军官都在这喝着加牛奶和方糖的咖啡在此聊天。呲着被烟熏黄的大牙辎重兵上尉连副端着咖啡说:“他妈的,洋茶水这么好喝,太提神儿,这几天的疲劳一点全没拉。”

“洋茶水是好喝,不过荷兰水(夏天喝的汽水,民国叫汽茶、荷兰水)喝多了不舒服。”拿着雪茄烟的参谋拿着个大面包边吃边说,“这洋馍太不耐吃,连吃几个都饿,拿手一捏里边全是空气,可不入家里的白面馍顶饱。”

张学义放下威伯利左轮枪笑着说:“多吃点火腿和香肠,还有鸡蛋,这里好吃的多的是,还有烤鱼和鸡肉。”

满脸胡子的卫兵头笑着说:“长官,香肠那玩意儿好吃,味道好,可我怎么看它都像裤裆里的那玩意儿,看着有点恶心,吃不进去。”

提着洋酒瓶子的副官说:“不像鸡巴,那他娘的是粑粑,看着就恶心,你怎么吃进去的。”

“都他妈别说了,再说我把吃进去的都他妈的吐了。”钱瑞看太不象话,喝点酒一个个高兴的想啥说啥,一点规矩都没有,真是步兵紧炮兵松淅沥糊涂辎重兵,都什么德行,一个个照镜子都跟妖魔鬼怪似的。

“长官,外国吃鸡蛋怎么不煎熟吃呢?”一个排长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鸡蛋,这些吃喝可不是他们的,都是英国军官吃的,被这群家伙给消灭了。

“一会派人去看一下,火车空了我们就全营上车,把吃喝带足往南开进,救那群该死的英国军队去,上面的命令我是不敢打半点折扣。”张学义抽着雪茄烟也喷云吐雾,不打仗时候他才不抽烟呢。


天亮的时候火车站的货基本卸完,卸下的货马上被中国军队的卡车运走,张学义看着火车心里痛快,他回头喊了声:“全营集合,携带所有武器弹药上火车。”

辎重兵现在像一支战斗步兵营,每人都戴着英式钢盔,身上披挂着英国士兵的单兵装具,每人都有一支恩菲尔德步枪,士兵们携带好个人装备还抬着六挺从英国军队那抢来的维克斯式马克1型重机枪上了火车,机枪下边堆着空箱子,机枪正好能从货车顶上露出来,可以打击铁路两侧以及空中的目标,九挺抢劫来的布伦机枪弹药充足,每挺机枪除了枪身下的两脚架外还有一个三脚支架,布伦机枪安上三脚架就成通用机枪,可以固定使用也可以做伴随火力支援武器。

现在缺编的一个辎重连改成机枪连,原来的第一第二辎重连成了步枪连,许多军官还多了一支左轮枪,不少营部军官和卫兵勤务兵传令兵全换上斯登冲锋枪,另外英国军队的电话机和电报也被他们抢走,辎重营现在可以跟任何一支有电台的国军联系。

第一支全英式装备的中国陆军就沿着铁道线向仰光开了过去,空中盘旋的日本侦察机发现了这支规模不大的增援部队。

单引擎的九七式陆上侦察机一次次的从列车上飞过,似乎没召唤更多的战斗机增援,可张学义心提到嗓子眼儿,他知道铁路很麻烦,一点被战斗机发现很难逃避打击,就这些机枪也没高射炮似乎难以招架,他始终让机枪手抬高机枪枪口,对任何空中目标保持高度戒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