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母亲的一场真实遭遇----好莱坞式的悬疑与惊悚!

一个奇怪的遭遇

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了,2007年5月16日的中午,南京市雨花区铁心桥春江新城外的公交车站上,我母亲正在等车进市中心办事。这时,由南向北驶来一辆绿色的面包车----全车都是绿色的,而且是面包车,这至少在南京地区是极少见的,我就没见过(南京的出租车倒基本都是紫金绿的)。车子在我母亲面前慢慢停下,驾驶员探着头向我母亲询问:请问去中央门怎么走?他说的是方言,我母亲后来回忆说,这样的方言她从来没有听过,只知道可能是中国西北一带的。那人见我母亲没听懂,就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重新说了一遍,我母亲便对他说:一直向前,不要拐弯。之后我母亲突然又灵机一动----对于这个灵机一动,她事后反正十分后悔,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灵机一动,恐怕也就没有后来那么奇怪的事情会发生了。由于天很热,公交车又难等,母亲对那个司机说:你去中央门能不能带我一程,正好我要去市区(因为铁心桥在南,中央门在北,靠近江边,途中要横穿整个市区)。司机犹豫了一下,向车后看了看就同意了。于是,我母亲上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车子发动向北而去。

一个奇怪的司机

上了车子没多久,我母亲就闻到车内有股很浓烈的味道,那是一种血腥和腐烂混合的气味。开始我母亲没大注意,便和司机搭起讪来,问他是哪里人,在南京是干什么行业的之类的话,但是那个司机似乎根本不愿意说话,只是哼哼哈哈的敷衍着,说着让人听不懂的方言。后来我母亲又建议,去中央门可以走高架,这样会快一些,可那个司机的回答让人摸不着头脑:高架会被封闭。大白天的,天气晴朗,没地震没台风的,没什么大人物要到南京来,也没有维修(我事后查询的),高架怎么会封闭?我母亲见话不投机,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这时,车厢里的那股气味越来越浓烈,几乎到了使人恶心窒息的地步,而那个司机好像没感觉一样,全神贯注开他的车,而我母亲已经50多岁了,没法忍受下去,于是将头转向窗口想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就在转头的那一刹那,我母亲隐约看到在车的最后一排座位上似乎躺着一个人,而且上半身用深色的布盖着。我母亲事后回忆说,那肯定个人,她虽然视力已经不是很好,但是看了有1分钟左右,她注意到弯曲着的肘部露了出来,还有腰间皮带扣的金属反光。我母亲觉得很疑惑,南京5月的天气实在是很热的,就算是睡觉,大概也不用把上半身包括头部都盖起来吧?所以我母亲随口问可一下:车上还有人吧?司机的回答很干脆:是的。这时我母亲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个司机来:大约30多岁,白白净净的,长相很好,板寸头,身高至少1米80(回来和我比着看的,我有1米76,他比我高大概半个头),身体很壮实,上身穿红色体恤衫,下身穿蓝色牛仔裤,突然,我母亲看到他的左臂上(肘部以下)全都是血,而且已经差不多都凝固了,因为那个司机之前刻意的隐藏,再加上红色的体恤衫,我母亲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再把身子向前倾,确定他的手臂并没有伤口,因为那么多的血,如果是受伤,伤口必定很大,不用绷带的话会一直流血不止的。那个司机司机看了我母亲几眼,表情显然很慌张,脸都成了通红的,随后垂下左臂,只用右手握方向盘。此时我母亲心里也怕了,别是上了贼车了。这时车已到安德门地铁站附近,人很多,我母亲便壮着胆子说:我要到前面去买个东西,就在这里下吧。司机又犹豫了一下,在他犹豫的那一刹那,我母亲说当时心里真是乱到了极点,也害怕到了极点,后悔怎么想起来搭这个车的。还好司机马上就同意了,靠边停车,我母亲牙关打着颤说了声谢谢,逃跑似的下了车,车子再次启动,绝尘而去。

一个无法得出结论的结论

下了车我母亲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极度的后怕和虚脱让她差点一下坐到地上。但是我母亲还是聪明的,她记下了车牌:苏AAM853(当然,不排除用的是假牌照)。随后便是报警,警车几分钟以后到达,做了笔录。但是让我感到愤怒的是,仅仅是做了笔录而已,在这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母亲没有看到警察做任何其他的行动,甚至没有呼叫附近路口执勤的交警拦截检查,也许他们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这么热的天气,交警大概也都躲在清凉处睡午觉吧,打扰别人休息是不道德的行为。

晚上下班回家,听到了母亲原原本本的讲述,我很奇怪,也很愤怒。不顾母亲的反对,我马上就打了110对个别警察不负责任的态度进行投诉,并在南京公安局的网上110发了帖子,要求警方对这件事予以重视,并尽快将结果通知报案人,而对方则永远是懒洋洋的回答----正在调查。虽然我舅舅对我说:没用的,你就别想指望这些吃皇粮的。但是我还是不放弃,也终于引起了那些大爷们的“重视”----去派出所再说明一下情况!晚上10点从派出所出来我心里一片冰凉:整个过程是还是懒洋洋的询问,好像我给他们添了多大麻烦似的,中间还夹杂着几通打情骂俏的电话,与同事几句不咸不淡的玩笑,最后的回答依然是继续调查,我也彻底服了我舅舅,谁叫他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多呢,老人的话的确是不能不听的。

离事发到现在已经有4个月了,这当中出了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但是唯一不出乎意料的就是----没有警察再来电话。我也懒得再去管了它了,继续我那平淡无奇的生活。今天之所以会把它发出来,那是因为翻日记的时候发觉这件事的整个过程还是蛮有趣,也仅仅是有趣而已,也许可以作为各位茶余饭后的消遣。

关于动机的争论

这算是另一个主题了。我和很多朋友以及亲戚反复讨论多整个事的过程(剔除掉那些警察),各人对于事件的真相也各有说法,以下就是归纳出的几条,以及质疑:

1、那司机是个杀人劫车的,因为是外地人,不熟悉南京的交通,所以问了路,想逃出南京去。

质疑:车子从南边来,那地方离郊区也没多远了,如果是犯罪份子,为何要冒险横穿整个市区,何况中央门地区虽然是交通枢纽,但是人流量密集,警方的监控也多,不是自找麻烦吗?还有为什么不清理掉血迹和尸体再上路,还让陌生人搭车,即使是个新手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2、那司机是失手误杀了人,也可能是车祸撞死了人,想找朋友家人或者一个地方躲起来。

质疑:大致同上。什么人不好找,什么地方不好藏,还要开着辆这么明显的车子招摇过市,用我们南京话来说,就是脑袋被门夹过的人也不会这么蠢吧?

3、是车祸撞伤了人,想去医院或者一个地方治疗伤者。

质疑:更不靠谱。按照我母亲对那种血腥和腐烂气味的描述,如果有伤者恐怕伤口早就生蛆了,那么长的时间他早干什么去了?再说我母亲等车的车站斜对面就是社区卫生站,而且南京比较大的医院都集中在新街口和鼓楼地区,他去中央门干什么?

4、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车后的人只是在睡觉。

质疑:那么大热天,你睡觉的时候会用布蒙着脑袋?恐怕就算是气功也没这么练的吧?那个司机为什么那么紧张?为什么要掩饰手臂的血迹?那股气味是怎么来的?难不成后面装的是一头死猪?

实在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实在找不出那个司机的动机何在,难道是恶作剧?中国人还没这么幽默吧?反正我是不可能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了,不知哪位网友有什么高见,可以解开这许多的疑问,感激不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