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原名<烽火山林>) 1 2.

周天平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URL] 西鹅乡丘家村村委会主任丘学星坐在村公所办公室里,很有些满足感:在一周前的乡选举中,他成为副乡长,下个月就可以赴任了。而之所以他可以当选,就是因为村背后的连绵山岭和一大片森林:在文革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乱砍乱伐中,那片连绵的山岭变成荒山秃岭,一到风天,就是飞沙走石,而且本村和附近几个靠着这连绵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


西鹅乡丘家村村委会主任丘学星坐在村公所办公室里,很有些满足感:在一周前的乡选举中,他成为副乡长,下个月就可以赴任了。而之所以他可以当选,就是因为村背后的连绵山岭和一大片森林:在文革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乱砍乱伐中,那片连绵的山岭变成荒山秃岭,一到风天,就是飞沙走石,而且本村和附近几个靠着这连绵山岭的村落里打的深井也几乎没有水出了,连地也种不了,人要喝的水,要去到几公里以外去挑或者是要用牲畜去驮.于是,在当时,以他父亲,也就是老村长丘日亮联合了附近的几个村落的村长,开始动员集体种树,经过了几年的努力,连绵的山岭上终于重披上绿色,但是,老村长却在种树的时候,突然倒地,就长眠在了自己流过汗的山岭上.

孤儿寡母丘学星一家人,在退伍军人周信英和他的家庭的照顾下,终于熬了过来,而两家的孩子,也成了兄弟.两个兄弟一起被周信英带着进了部队:丘学星完成了自己的义务兵役,回到了自己的村里,在两年后接了周信英的任成为年轻的村长;周志华则一去不回____当丘学星问自己的干爸自己兄弟的下落的时候,干爸只是笑一下,说:他在部队干着呢!看着干爸神秘的微笑,才退役没有多久的丘学星明白了什么.而这时,村后的山岭,已经是一大片林子了,村里和附近当初一起努力造林村落里的一些人,开始了盗砍盗伐,先是偷偷摸摸的,后来发展到了开着四轮的农用车公然的上山盗砍.年轻的丘家村村长把自己豁了出去,他利用这两年来在村里树立起的威信,以及自己和两个老村长的关系这个身份,终于压下了自己村里同样蠢蠢欲动的村名,自己带着文革时期村里民兵队留下的一只老旧56式半自动步枪就上山了,身后跟着他的狗.

3天后,他一个人走出这山林,背后背着自己已经死了的狗和那只老旧的步枪!

这大片的树林终于保住,经过了这近十年来的封山育林,大片的树林,终于变成了森林。而森林在两年前变成了一个包含了附近村落范围,并以村民为主要工人的,进行有序砍伐补种和木材加工的林场!但是,没有人知道在那三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__丘学星不说,当时盗伐的人也不说.这个已经成了一个迷了! 村里人只知道,村长把自己的狗埋在了自己家的坟地里,在这片坟地里,还埋着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干爸!

喝着自己家井里打起来的清甜井水,丘学星吧唧着嘴巴,呵呵的笑了,因为,他还记得,以前自己村里的人,每天结伴去很远的地方去挑水的情形;他和自己孩子的妈,就是在挑水的时候认识的,那根扁担,他们都还作为定情信物收藏的好好的呢——想到了这里,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

“就要去乡里了,该叫我这个老弟弟见见人家了!”他看一眼墙角堆放的好好的大米,油盐和蜡肉等,点点头,自己对自己说:

“恩,今天应该是他们下山来拿东西的时候了,照他的走路速度,应该中午11点这样就到了!”他抬起头,对另一个桌的姑娘说:

“哪个...小陈啊,你...麻烦去我家和嫂子说声,就说阿华中午到家吃饭!”

小陈收拾着自己桌上的东西,呵呵呵呵的笑着说:“主任,嫂子又给你老弟弟介绍了人吧?这回是哪个村的姑娘啊?”

主任放下手里的杯子,作个皱眉头的样子说;“就你这个小陈聪明,我这个主任想做什么你都看的明白!下个月我调乡里去了,这个村委会主任就给你当了!”

姑娘终于收拾好桌子了,连忙说:“我马上去和嫂子说!就我这个料,你各哦个主任我当,不要了我的命啊?我就更主任你跑跑腿就还胜任!”说完,呵呵和的笑着出门去了!


有大宝看着山上,周志华放心的把56式半自动步枪交给他,说:“弹夹里有10发子弹!半年多前,山里发现了野猪的脚印,你和小李巡山的时候要小心点!”

他拍拍大宝手上的枪,说:“枪是好枪,只是样子旧了点,真的遇到了危险,冷静,瞄准了才开枪!”他看一眼小李,说:

“好了,你们开始巡山吧,我下山了!”

他说完,转身向山下走去。

两年了,每星期到半个月,他就会走在这条山路上返回村里,在自己最好的朋友丘学星家住一夜,两个人一起喝酒,有时候聊个通宵,有时候什么都说,喝够了就睡,明天早上,村委会主任丘学星会派人帮他把山上要的物质给送上去!

这片森林,自己从小就看着第一棵树被老村长丘日亮和父亲种下,然后一直到了18岁自己高中毕业,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被父亲带着送到乡里的征兵站,然后,看着他们被送上兵车,在此期间,自己的好朋友退役回到了村里,自己的父亲不在人世,可是,自己一直也没有能够回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滑了下来,他有点诧异的伸手摸一下,,他模糊的泪眼中,他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泪水..他仰起头,深深的吸口气,又呼出,苦笑一下,说:"看来,我还有可能变成一个正常人!"他用粗糙的大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接着说:

"父亲呢?父亲从越南的战场上回来,他是怎么度过一个由在战场上杀人的士兵变成普通人这样一个转变的呢?妈妈不在了,他一直想着.妈妈早里面起了什么作用?"他又笑了一下,摇摇头,说:

"日亮叔帮妈妈给介绍了爸爸这个外来的女婿.真奇怪,他们怎么会做得了朋友的呢?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性格啊!日亮叔在爸爸的转变过程中又起了什么作用?"

他脚下不停,仍然是带着一种很有节奏在走着下山路,有山风吹来,把他身上的没有肩章的半旧军装下摆吹了起来__这个并不是真正部队里发的军装,而是他一年年前在县上赶圩的时候买的,二十五元一件.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走在人流如潮的圩上,只觉得很局促不安__人太多,人太挤,对于他而言,充满了危险和杀机 ,意味着自己的活动被人流限制住了!他记得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来控制住自己,然后,他就看到了商店里挂着的那套仿制的迷彩服,他的心在一刹间,才定了下来,然后他上去,买下了那套服装,走出了这热闹的圩,把自己的战利品拿给在等着的丘学星看,丘学星点点头,微笑着说:"很好,在人流中呆了足够的时间,还买了衣服!走,我们吃饭去!"__他感激自己朋友对自己的帮助,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也要帮助自己,让自己从一个只认识枪,只知道军营生活的士兵变成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他看着身边遮盖着山路的茂密丛林,有点无可奈何的对自己说:"可是,回来快3年了,我还是比较习惯早山上的生活!"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回去村里,还有一个任务的,那就是要和村委主任说,小李要走了;他得要村长在给找一个人来顶小李!

"山外的世界......"他抬头看着树叶间的一片天,说:"山外的世界,是个花花世界,但是,我却只喜欢这个山林里的世界!"他有点无奈的笑一下,说:

"或许,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离开不了这样的丛林,尽管,在部队的时候,自己和队友们,最希望的就是可以快点结束训练或者是任务,可以让自己离开各种各样的丛林!"他的目光中,出现了回忆的表情,脸上,现出了淡淡的伤感.

一个退伍的士兵,在这个没有其他人的山道上,露出了自己心底里深埋的忧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