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五章 蝉后螳螂其后雀 老人世故小子阅 3上当受骗

yangwillie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三保知他们打的什么主意,遂道:“那个玉玺惠妃早就给了蓝玉,蓝玉亲手把它隐藏在一个十分妥善的地方,这个地点我当然听到,反正不在应天。” “快说,在哪里?快说”,鹿先生急不可耐连声催促。 三保道:“我可以带你们去找,我也想看一看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要让我现在告诉你们是万万不可的!”二人心想这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三保知他们打的什么主意,遂道:“那个玉玺惠妃早就给了蓝玉,蓝玉亲手把它隐藏在一个十分妥善的地方,这个地点我当然听到,反正不在应天。”

“快说,在哪里?快说”,鹿先生急不可耐连声催促。

三保道:“我可以带你们去找,我也想看一看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要让我现在告诉你们是万万不可的!”二人心想这样也没有不妥,只要看住他,别让这小子找机会开溜就完事大吉。

贺先生口中却骂道:“你这小东西可别耍什么花样,否则老子可叫你变成这个模样。”说着将哪个银条子丢给他。

“咦,你一个小小太监,怎么敢偷听主子谈话?这个可不大合常理,是不是有什么人指使和隐情?”鹿先生心思较细,发现了这个疑点。

三保不提防他这么一问,若说自己是偶然发现他们必定不相信,急切之下道:“皇上隐约听到惠妃与蓝玉有些牵连,蓝将军回京后,皇上命我小心注意惠娘娘的行踪,因此才监视他们来往。”这一番话歪打正着。唔了一声,鹿先生不再言语,也不再追问别的。

三保也连忙闭口,悄悄盘算怎么编出一套说辞和藏玺地点,才能哄的这两人确信。忽然想起姚师傅与自己在军营分别时,说自己脱困后可以去九华山找他,眼下自己被困,正需要师傅救助,心中念到师傅他老人家一定要在山上才好。三保外表作老实、害怕状,心下却飞速运转。

天一放亮,鹿贺二先生找来两匹马,还有一套小孩衣衫与三保换了,否则他那一身太监服色太引人注目。三保与贺先生共乘一骑出了北门,向九华山进发。鹿先生总感觉有点不妥,路上问他为什么蓝玉会将玉玺藏于九华山。三保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摆出来,道蓝玉是个高级军官,征战期间随身携带不方便,军中也容易被人发觉,这是杀头灭族的大罪,还是找个地方藏起来妥当。藏什么地方最安全?当然是家里。蓝玉的家在九华山下,从北方回应天的路上刚好经过,所以顺便把那个玉玺藏在九华山了。又道地点是蓝玉亲口说的,至于原因是自己推测的,以增加可信度。

鹿贺二人不禁对三保有点佩服,心道这小子还有点意思。其实蓝玉是安徽人不假,但却不是九华山的人,他本是定远人,可鹿贺二先生从蒙古过来,谁会注意蓝玉的出身问题?只知道蓝玉和朱元璋同是安徽人,所以才被三保所欺。

九华山古称陵阳山、九子山,唐天宝年间改名九华山,因其中有九峰合簇形似莲花而得名。山势嶙峋嵯峨,共有九十九峰,其中以天台、莲华、天柱、十王等九峰最为雄伟。境内胜景有九子泉声、五溪山色、莲峰云海、 平岗积雪、天台晓日、舒潭印月、闵园竹海、凤凰古松等数十处。因风景及地势上佳,禅林道观遍布,有甘露寺、化城寺、 旃檀林、青云观、上禅堂、慧天居、 拜经台、天台观等,香火鼎盛。 几人上得山来,发现山上寺庙众多,可见佛法昌盛,然而中间还奚奚落落的夹杂着几个道观。

那鹿先生见此忍不住道:“有趣有趣,这如来佛祖和太上老君同山而居也不怕挤的慌么?”

贺先生接腔道:“这个地方善男信女众多,香火繁盛,各有各的油水可捞,挤一点有什么关系?看一路上的情形,想必是佛祖的法力大些,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三保听了二人的言语,忽然想起姚师傅那般非僧非道又亦僧亦道的装束,不禁恍然大悟,师傅果真是两派弟子。鹿先生问三保玉玺藏在哪座寺庙,三保便说不是寺庙,是在一所道观中姚师傅曾说过本派九华派在青云观。

青云观在天柱峰后山,一路上山路曲径通幽,两旁尽是翠绿的竹林,与山下俗世光景大不相同,令人具悠悠出世之感。观后有三股瀑布,雪练似的溪水洒洒而下,汇成一条静静盘绕道观的小河,淌于观门前,只见天柱峰从主殿后直指青天,旁边缭绕以白云,格外清朗素爽,真无怪称为青云观了。

三人在后山又转悠了半天,打听了香客,始来到后山青云观门前。三保对鹿贺二先生道:“玉玺就在观中,放在三清殿原始天尊像的座下,是蓝玉亲手所藏。他小时候曾在此观长大。”二人听三保说的一本正经,又信了几分,三人进观直奔三清大殿。众道士对香客习以为常,对三人也不在意。大殿正中果然有三座神仙雕像,正中是原始天尊,旁边是灵吉真君和道德真君。这个道德真君就是俗世所称的太上老君。

下面香案前有一白须道人持一拂尘闭目打坐。鹿贺二人一般心思,只道这碌碌小观有什么可惧,直接硬把玉玺拿出便走即可。二人便跨过地面上的蒲团,径直向中间的雕像走去。

那道人突然睁开双眼,扫视三人一眼沉声道:“不知二位到此意欲何为?若要拜我祖师在堂前即可。”

贺先生闻言道:“臭道士,老子今天不远千里,来你这小观取些东西,可令这青云观篷荜生辉罢。招待就免了,可不要在这里罗嗦,阻碍老子办事。”

道人忽然站起,拂尘一甩,挡在二人面前:“贫道松风,乃这青云观的主持,本观虽小,可也容不得你们这二位恶客撒野。二位还是自行出去吧,否则可别怪本道不客气。”三保听他自报道号松风,心中道一声原来是师叔祖在此。

贺先生冷笑一声,道:“就凭你?”欺身而上,右掌直向道人的面额拍去。松风左手隔开来掌,右手的拂尘疾扫贺先生的双目,贺先生头往后一仰,脚下略一使力,向后窜出。通过这一格,贺先生发现这个道人功夫很是沉稳,与自己相若,不易对付。从身后抽出鹤形杖,倏点松风胸口膻中穴,松风侧身躲过,拂尘反卷杖中。

贺先生武功着数走的是狠辣凌厉一路,而松风道长却是以柔克刚,灵巧反击为主。但贺先生的杖长,兵器上占了便宜,逼得松风游走不定,但贺先生拿他也是无可奈何。鹿先生在一旁观战,并不着急去取玉玺。贺先生却将松风不住的往鹿先生那里逼,用意十分明显,二人要夹击松风道长。松风眼见鹤杖扫过,反手插好拂尘,纵身直拍贺先生的肩关节,贺先生见来势凶猛,心道咱们较一较内力。后退一步,将杖弃掉,运起玄冥神掌迎头推出,只听啪的一声,四掌相交。松风只觉得身体一震,无限的凉意从对方的掌中压了过来,如握冰块。好在松风练的道家纯阳功夫,与玄冥神掌相克,所以尚可与这阴寒至极的掌力相持。那边贺先生也不好受,觉得自己双掌如按在火墙上,每隔一刻,自己的寒力便被化掉一分,心中不禁有点发虚。鹿贺二人是半路出家,功夫自不如松风自小出家练的精纯,但贺先生年纪轻上几岁,气力便盛了几分,玄冥神掌的功夫又极是霸道,一来二去,两人斗了个半斤八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