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月双城

funk0319 收藏 1 28
导读:风月双城

1

我站在风城的街道上,风呼啸的刮过来,吹乱了我的长发,它随风飘扬,吹散了我的衣裾。它左右摇摆。我缓缓的朝前走着,闻着花草的芳香,觉的心里温暖如春,觉的心和天地一样明亮。

我的名字叫作片风,我有一个年幼的妹妹,她叫作飘零,我是星落王国的王子,飘零是星落王国唯一的公主。我还有一个弟弟,他叫作飞雨,但已和我失散多年。我想现在,我一定不认识他了,因为我们分手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他现在一定长高了,也许比我还高。

我在闲暇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场有史以来最残烈的战争。那场战争持续了十年,剑士和护卫死了不计其数。我记的我站在星落城的城墙上,瞧见敌人已攻到星落城的城墙下,我听见绵绵不绝的呼救声,听见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瞧见鲜血染红了大地,瞧见烈日王国的王旗在风中飘扬着,它发出呼啸刺耳的声音。

我瞧见我的父王他站在我的前面,他的面容冷峻而严肃,他死死的瞧着前面,他一动不动,好象他是尊雕象,好象他已没有任何感情。我轻轻的问父王,我们会被杀死吗?父王没有回答我,他轻轻的摇了摇手。他回转身来,对我说,你们该走了。我瞧见父王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湿湿的。

我和弟弟妹妹被六十个剑士护送出城,在出城的途中,我瞧见我的剑士不断的有人倒下,在我耳边回响的是他们尖锐刺耳的喊叫声,妹妹不断的问我,她说,哥,我们会死吗?

我摇了摇头,将妹妹紧紧的抱在怀中,我坚决的说,不,你不会死的。

我瞧见跟我一块长大的落草,他也死了,他躺在一块山崖前,胸口插了一把长剑,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象他死也不会冥目。马车快速的朝前奔跑着,我瞧见护卫我的剑士越来越少。连父王的左护卫也死了,他死的时候,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他说,小王子,你们快走吧,我不能再保护你了,愿你能坚强的活下去。

我的泪水哗哗长流,我说,我会活下去的,我会保护好我的弟妹,因为我是他们的哥哥。

最后一个倒下的是苏托,他的胸口中了一剑,他已不能站起来,他爬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我未来的王,我已护送你出了城,你要去的地方是星落谷,我不能再保护你了,片风,我未来的王。

我抱着妹妹回头去瞧星落城,瞧见远方的星落城模糊不清了,弟弟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他不和我在一起,这是父王的决定,我不懂的父王的意思,但我知道父王是对的,因为他是最伟大的国王。

我和弟弟分了手,但我很替他担心,毕竟他还小,他还需要我的保护,虽说我只比他大几岁,弟弟一个人走了,他很坚强,他没有哭,他对我说,哥,只要我们不死,总会再次见面的

2

我抱着妹妹飘零,瞧见弟弟孤单的身影越走越远,瞧见黑夜胧罩了四野,瞧见风吹动了树枝和野草。耳边朦朦胧胧的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妹妹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她问我,哥,我们去那呢?怕是看不见父王了吧?

不,我们会回来的。

我使劲的抱紧了妹妹,迈开大步朝前走去。星落谷,你在何方呢?

一条小溪潺潺的流过,远处是一片山坡,山坡下面就是一片树林,再远处便是草地。我懒懒的坐在一棵树下,轻轻的唱着歌,歌声宛转,如天籁之音。我闭着眼,在感觉天地的美好。

哥,你在干啥呢?一个全身穿白衣服的女孩子走过来,她的眼角眉稍全是笑容,她的笑容那么温暖,能融化冰,

飘零呀,我在想,你二哥,他如今在何方呀?

是呀,我真的想他,他在那里呢?飘零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她从小就是个爱哭的女孩子。

哥,我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怕有十年了吧。

都十年了呀?

是呀?十年了,那时,你只是个啥也不懂的小女孩,一转眼间,你已长大了,成了大姑娘了?

哥,我们要永远住下去吗?我想家了,想父王和母后了。

我们会回家的,一定会的。

片风说着,伸出手去握住了飘零的手,然后他笑了,笑的开心而甜蜜。

我和妹妹在星落谷待了十年了,这十年里,我受了很多苦,我要学很多的东西,包括剑术和魔法,我天生对魔法有很强的天赋。任何魔法我一学就会。而 妹妹却不同,一个最简单的魔法,她却总也学不会。这让妹妹很苦恼,她不断的说,哥,为啥我学不会?为啥?

而每次我总说,有哥哥保护你,不是更好吗?

妹妹说,哥你能保护我一生吗?

我说,我能。

星落谷的谷主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的脾气很古怪,他很少说话。但让人搞不懂的,是他好象特别喜欢飘零,他跟飘零在一起,总会说很多的话。他是个中年人,爱穿白衣,这跟飘零的爱好一样。但他的博学让我很吃惊,好象他啥都会,啥事也难不倒他。

我叫他谷主,他却叫我王子,我不止一次的问过他,问他,我父王为何让我到星落谷来?但每次他都微笑不答。他总是说,你以后会明白的。但十年过去了,这个问题我一直弄不懂。虽说如此,谷主待我极好。他就象我的父王。在我心底的感觉是这样的。

谷主也教我读书,教我琴棋书画,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弹琴。每天我都会在小溪边坐一会儿,我弹琴的时候,潮涯总喜欢听。潮涯是谷主的女弟子,和我的年纪差不多。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谷主有很多弟子,他们也都学习剑术和魔法。在这其中,潮涯学的最好,有时连我也赶不上她。潮涯和谷主一样,她也叫我王子。我和飘零刚进谷的时候,潮涯帮了我们很多忙。我一直很感激她。

我闲瑕无事的时候,总会使用魔法,将星落谷的所有飞鸟招来,让它们在我面前翩翩飞舞。每次,潮涯总过来干涉说,她总说,你别伤害它们,他们都是有感情的生灵。潮涯的心地善良,她有菩萨心肠。每次我都笑着将飞鸟放开,我对她说,我只是闹着玩,不会伤害它们的。而每次潮涯都露出开心的笑容,她会说,我的王子,你真善良。我喜欢跟潮涯呆在一起,跟她有说不完的话。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总是静静的听,她很少插嘴,她只是不住的笑,她的笑容和天空一样明亮而温暖。

每次我跟潮涯呆在一起的时候,飘零总说我冷落了她,瞧她的样子她很生气。有一次她说,哥,你那么喜欢潮涯,就让她做你的王妃吧。

我一听,呆住了,说实话,我只是喜欢潮涯,但是却没想别的,连一丝念头也没有,让潮涯做我的王妃吗?但是飘零,你不知道?父王已经给我选定了王妃,你不知道的?

是吗?她是谁呀?

我也不知道,她叫啥?父王没有对我说过。

但你喜欢潮涯呀?

那也没法子。

哥,等我们见到父王,我求他让你娶了潮涯,我真的喜欢她。哥我们何时才能回家呢?我想念父王和母后了?

会的,我们会回家的。

我站在高高的山坡上,瞧着落日的夕阳,瞧着满天的红霞,瞧着碧绿的山峰,觉的心里曾未有过的轻松。潮涯聘聘婷婷的走过来,她的长发随风飘扬。她全身都漾溢着笑容,温暖如春。

我的王子,你又在想念你的亲人吗?

我一愣,问她,你是如何知道的?

潮涯说,我从你的琴声里听出你很忧伤,你想家了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很久了,我真的想念我的父王和母后,还有我那亲爱的弟弟。他是那么的可爱。

你不想念你的亲人吗?我问潮涯。

我没有亲人,我是孤儿,潮涯忧伤的回答我,我很小的时候,就进了星落谷,谷主说,说我是个孤儿,他是拣来的,是谷主将我养大的,我真的很感激他

是呀,谷主是个好人。他对谁都好。

你知道谷主的来历吗?我父王为何让我进星落谷?

我不知道,谷主没有说过,他从不提起这些事。

是呀,他奇奇怪怪的,真是怪事。

谷主是怪点,不过他待人挺好的。是呀?他的魔法那么高深,剑术超绝,他的来历一定不简单?潮涯我们教量一下魔法吧,很久没和你动手了。

我说着,默念魔法口诀,手指连连挥动,风之结界将我包裹在其中。然后我摧动魔法,风之箭破空射出。而对面的潮涯身形闪动间,已将水之结界招唤而出。潮涯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象上帝的使者,面带慈祥的笑容,

我的风之箭箭箭射出,但碰到潮涯的结界纷纷迭落。我笑了,笑的很开心,潮涯,你真的好厉害,

我的王子,是你手下留情,让我的。我那能打过你,谷主说,你的天赋是最高的

那是谷主随口说说罢了,其实你比我强过很多,我是知道的。


4


我和潮涯停止了比划,我们笑着并排坐在草地上,我抽出竹笛,我说,我吹一曲你听吧。

潮涯笑着说,那好啊?我喜欢听你的笛声。

我对琴曲有狂热的爱好,每一天,我总会抽出时间弹琴抚曲。我的笛声悠扬的吹起来,我吹着笛曲,瞧着天边蓝蓝的云,瞧着身旁静静的潮涯,欢喜象潮水一样涌了过来。

真是好曲,此曲之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我的曲子刚刚吹完,一个清亮的声音传过来,却见一个少年从树后转了出来,他浓眉大眼,颇有些英雄气概。

我的王子,你的曲子真是好听极了。难怪谷主一直夸奖你的琴曲,说你可于古人相比美。说话的少年叫随雨,也是谷主的弟子,潮涯叫他作师兄。

师兄,你怎么来了?潮涯站起身来问。

我奉谷主之命,前来请王子大殿相见。

大殿见面,出了啥事了吗?

没出啥事?只不过谷里来了贵客,谷主正招待着呢?

我随着随雨走进大殿,瞧见谷主正坐在大殿里,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年纪很老的婆婆。但我并不认的她。我走进谷主的面前,说,谷主,你要见我?

这时那个婆婆站起来,对我说,我的王子,我来接你回家。

接我回家?刹时我的心被欢喜所充满。我要回家了吗?

是的,王子,你要回家了,你的父王让我接你回家。你的妹妹飘零呢?她在那里?

谷主说,我已让人去找了。谷主的这话刚说完,外面传来飘零清脆的声音,谷主,找我啥事呀?

妹妹,我们要回家了?

真的?

接着妹妹一步闯进殿来,她笑的那么灿烂,那么明媚照人。

王子,我们上路吧,那个婆婆说。

我和妹妹飘零跟随着婆婆出谷而去,和我们同行的有随雨和潮涯,谷主说,让他们两人送我回家,我很感激谷主的好意,而且我盼望着能跟潮涯在一起。这很合我的意。婆婆叫我作王子,让我叫她婆婆。我问婆婆,父王和母后好吗?

婆婆说,好呀?他们都很好,他们只是想念你们。

我问她,弟弟他回家了吗?

婆婆说,还没有。

四天之后,我们来到风城,住进了风城最大的客栈。我自从和飘零进入星落谷后,还没有出过谷一次,因此外面的一切对我很陌生。如今走进风城的街道上,瞧着热闹的人流,瞧着各种好吃好玩的东西,我感觉特别的兴奋。街上的人多的挤不动,我们四人慢慢的朝前走,婆婆她不想上街,她说她讨厌人多的地方,这让我们很感好笑。

我们玩的热火朝天,瞧见有江湖卖艺的,我们就停下来细瞧。那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老头子,小姑娘十五六岁,她在耍拳,打的很热闹。她打完拳,又耍大刀,耍的人眼花燎乱的。

5

飘零觉的有趣,她不肯走,非要停下来瞧不可。我瞧的出来,那姑娘只是些花拳绣腿,比我在星落谷里所学的差远了。我的剑一出,就能划破她的胸膛。但飘零年纪小,最爱热闹好看。那小姑娘耍完大刀,又拿起一杆长枪,挽起耀眼的枪花,飘零拍手叫起好来,她这一拍手,周围的人也纷纷拍手叫好。那老头子拿起一个圆盘,上前来讨些赏银。我刚要把一两银子抛给他,忽然听见有人尖着嗓子喊,谁让你们在这里卖艺的?快点滚开,快走。

随着话音,外面闯进来一群汉子,领头的是个青年公子,长的油头粉面,很惹人厌恶。

老头子,谁让你卖艺的,拜过码头吗?

我听的一怔,问身旁的婆婆,说,拜啥码头呀?

婆婆说,王子,你不懂的,拜码头,是黑道用语,就是说要拜过山门,打声招呼。

这位公子,老朽不知,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你叫我一声二爷吧?

那青年转头瞧见了小姑娘,他呵呵笑着走过去,小姑娘,长的挺俊吗?陪爷玩几手吧。他说着,动手动脚调戏起那小姑娘来。周围的看客都齐声骂起来,那青年嘴一歪,喊道;给我揍他们,赶他们走。

那一群汉子齐拥上前去,对周围的看客拳打脚踢起来。飘零大怒,说道:哥,天下还有这么混仗的东西,我教训他们一顿。飘零伸出手指,默念口诀,魔法冰凌术呼啸而出,将那群大汉一一击倒在地,

那领头的青年见情形不对,他慌忙转身就跑,他刚跑没几步,突然一脚跌倒在地,等他狼狈的鼠窜而去,飘零乐的哈哈大笑,她说,哥,便宜了这小子,我真想揍他一顿。

我笑了,我说,妹妹,你好能干。

这时,那老头和姑娘走上前来,他说,谢谢诸位援手,在下谢过大恩。

我说,不用谢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的本份,请问老丈怎么称呼?在下片风。

原来是片风公子,在下路云,这是小女路青,我们父女浪迹天下,靠卖艺为生,不想遇见公子,刚才这位姑娘用的可是魔法吗?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些小法术罢了,不值一提的,老丈快点走吧,我担心他们会找你们报复,快点离开这里吧。

和老汉分了手,我们转回客栈,一路上飘零高兴的要发狂,她不断的说,哥,刚才打架的时候真过瘾,好久没打架了,哥,我的魔法厉害吧。

妹妹,以后可别随便就使用魔法,可别吓坏了别人,你没听见刚才有人喊,妖怪吗?我们成妖怪了。

哥,怕啥?他们不懂魔法?怕吓坏了他们吗?

是呀?

哥,我听你的。

我们在风城住了一晚,第二天就上路了,婆婆说,怕你父王等急了,还是快点赶路吧。

在路上,我问婆婆,父王为何把我们送去星落谷呀?星落谷跟我们有啥关系吗?

婆婆说她也不知道,我的王子,你回去问你的父王吧,你父王会告诉你一切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