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除了吐,你还能咋样?(心理承受力差者,勿近!!!)

龙蛋蛋 收藏 208 46501
导读: 警察这份行当,在很多人的眼里是带着“神秘,刺激”的。大街上,只要是看见有部警车停着,下来几个警察往那一站,一会工夫就会围上来一圈的围观群众。好奇啊,总想看看出了啥事,看看警察在干什么,警察是怎么办案的。 我们这份工作,经常会接触到一些老百姓接触不到的事物。尤其是一些刺激的,血腥的场面,更是少之又少。而我作为巡警,常常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员,接触这类血腥场景的机会就更多了。而且绝对是“第一手资料”,保证“原滋原味”的。 我从警的日子也不短了。大大小小的案子也办了不少,经历的风雨

警察这份行当,在很多人的眼里是带着“神秘,刺激”的。大街上,只要是看见有部警车停着,下来几个警察往那一站,一会工夫就会围上来一圈的围观群众。好奇啊,总想看看出了啥事,看看警察在干什么,警察是怎么办案的。 我们这份工作,经常会接触到一些老百姓接触不到的事物。尤其是一些刺激的,血腥的场面,更是少之又少。而我作为巡警,常常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员,接触这类血腥场景的机会就更多了。而且绝对是“第一手资料”,保证“原滋原味”的。

我从警的日子也不短了。大大小小的案子也办了不少,经历的风雨也算多了。啥场面我没见过啊?可是去年整个8月份,我是未尝过肉的滋味,而且一个大男人,看见老鼠了会觉得手脚发麻,浑身冒冷汗。就因为看了个恐怖的场景,以至于难受了一个多月。


去年8月的一天,有群众打110报警,说在我们辖区的河涌里有可疑的物件漂浮。而环卫部门也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不敢打捞,让我们去人看看。指挥中心就呼叫我们去看看,到底出了啥事情了?

我和一实习警员赶到现场,是一条河涌。这河涌流经整个市区,沿途的生活垃圾很多都倾倒在河涌里,尽管经过几次大力的整治,环卫部门天天都下河涌里打捞,但还是远远就能闻见股臭味。加上市区本来地皮就很紧张,河涌的两岸都是密密麻麻的居民楼,头顶是高架路,整个河涌象是个盖了个“盖子”一样。

现场围观的群众不少,都在那指指点点着河涌里漂浮的一件物件。我们挤进最里面,也仔细看了看,分辨不出是啥东西了。只是看见是白色的,只露出一小部分在水面上。物件上覆盖着一些垃圾,还有些水藻一类的东西。我看了半天,觉得可能是只死猪吧?因为那颜色发白啊,太远了看不清楚,但是象是只死猪。但是我又想,这附近不可能有人养猪啊,市区里哪来的猪啊?也不可能是倒灌进来的啊。我走下河堤,那臭水沟的味道真是憋死人的。河堤上有两个环卫工人。我对他们说:“你们划你们的小船,把那东西捞起来看看,是啥玩意啊?如果是死猪你们就赶快把它处理了,别烂在河涌里,臭死人的。”那两环卫工人不愿意,说他们的小船太小了,捞不起来的,而且他们有点害怕。我说没事,你们不捞都可以,先把那东西慢慢拖到岸边,让我看看也行。这两环卫工作没法子,只好去拖了。他们划了小船,慢慢靠近那东西,然后远远地就那手里的专门打捞河涌垃圾的加了铁钩子的长竹竿,去钩那东西。终于钩准了,然后就慢慢地往回划,把它拖近岸边。

环卫工人的小船马上就要靠岸了。岸边的水浅了不少,慢慢地那漂浮的东西开始露出大部的轮廓出来了。岸边的人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是啥东西啊?我身边的实习警员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师兄,你说会不会是具尸体啊?”我狠狠地盯了他一眼,骂:“你个乌鸦嘴啊!你很想看尸体吗?!”但是他还是不依不饶地说:“我看真的象啊,师兄,你看那颜色,和人的皮肤差不多啊!就是有点黑。。。”我生气地回答说:“你对尸体这么有研究,你干嘛不去学法医类啊?搞什么治安警啊?浪费人才啊!”我话才说完,岸上的人群突然就“哇!”地叫起来,而那船上的两个环卫工人,竟然还没等船靠岸,也不顾河水脏臭,把手里的竹竿一丢,直接就跳下水里,连滚带爬起上来了。我回头一看,我靠!竹竿的铁钩,带起了那白色的物体,翻来一半过来,是个人啊!就是一具尸体了!!!

我一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马上叫身后的几个治安员,把围观的人群都往后赶。然后拿起步话机就喊队里,马上来人啊,我这发现一具尸体啊!


我和实习警员两个慢慢靠近河边,仔细看了看。 My god!这尸体该是泡了起来几天了,浑身发黑,是黑里透红的那种。但是因为在水里泡着,又带点莹光白。反正一句话就是“五颜六色”的!尸体呈半伏窝状地,脸朝下泡在水里。头部没浮上来,四肢部分给水草缠绕着。背部全部浮在水面上,离近看了可以看见一些斑点,有黑与红的。我想这就是我以前在警校里,教官提过的“尸斑”?我不敢在靠近了,那尸臭的味道已经闻的到了,太恶心了!我还是先保护好现场吧。

很快分局刑侦和法医来了。我大致上交代了一下发现的经过。但是现在首先还是要先把河里泡着的那尸体捞上来啊,才能做最基本的现场勘查啊。按理说该是法医的事啊。可偏偏来的法医是个二级技术警督,老资格了,岁数不小了,是我们分局的老人了。他老人家见惯这场面了,倒没觉得有啥。他发话了:“你们去个人,把尸体给我捞上岸。”现场几个人里面,大部分我都认识,熟人了。和我警衔都一样,谁去啊?谁都知道这玩意不好碰。呵呵,这时候就得委屈一下我们的实习警员了,谁让他最“小”呢?我们几个都看着他,意思就是你不去谁去啊?那实习警员这会的好奇心早就飞到爪哇国去了,一个劲地后退。法医催促我们快点啊,别磨衬。

那实习警员没办法了,硬着头皮,走到河边,拿起竹竿,就钩那尸体。他害怕是正常的啊,谁不恶心这东西啊?他戴上一个法医给他的口罩,歪着头不去看那尸体,手里的竹竿就朝尸体身上钩。钩住了他就用力拽,慢慢把尸体拽过来。尸体慢慢靠过来了,那味道越来越浓,让人窒息!钩子好象松开了,实习警员又朝尸体钩了一下,然后猛的一拉,想一次过把尸体就拽靠岸了事。谁知道太大立了,而尸体已经在水里泡了几天,腐烂的厉害。这一大力地拽,钩子钩在尸体的靠右臂的地方,一拽竟然生生地把一条手臂从尸体身上给拽了出来!虽然没完全拽断分离,但是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还连接着了。尸体受到这一钩的冲击,也完全地整个脸朝上翻了过来!那实警员一看,真的受不了啦,把手里的竹竿一丢,倒退几步,扶住石墙就一个劲地吐!吐完早餐接着吐午餐,吐完午餐就吐黄胆水,最后连黄胆水都吐不出来了,就在那干呕!整个人象是虚脱了,脸色苍白的。我走上去给他纸巾,问他;“你没事吧?看你这样,怎么当警察啊?这都受不了?”他话都说不出来了,都快哭出来,说:“老大,我真的不行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尸体还没靠岸啊,还是得继续捞啊。他不行了,那就是得我上了!我怎么得也得在师弟面前作个表率啊。于是我伸手拿了个口罩,我继续上!尸臭的味道是那种很浓浓的腐烂的味道,比上垃圾桶的臭味臭上千倍万倍!如果你想试试,你可以把你家冰箱电拔了,再放进去10今猪肉,然后沤这么个十天半个月的。你再打开冰箱门,深呼吸---我包你连春节吃的年夜饭都给呕出来!

法医在岸上骂:“你们别把尸体搞烂了啊!一会我怎么做勘查啊!轻一点嘛!”

我不敢再大力地乱钩尸体了。得盯着尸体的身体,轻轻地下钩子,慢慢地带过来。这会看清楚了:头发长的,是个女的。尸体的胸口因为刚才那一下钩的大力,右侧乳房已经给打的稀烂的,就剩下一层皮,而皮下的肉有的给带了出来,滩在胸口上,白白的,黄黄的。腹部应该是件衣服类的东西还没掉完,手臂和下肢已经让水里的不小鱼小虾啃的不成样子了,满是洞。尸体面部因为头发长,还看的不太清楚,只是嘴巴是长的大大的,嘴唇发黑,给咬掉了一部分。我尽量不去看她的样子,憋住一口气,然后用竹竿前的铁钩慢慢地钩住她腐部的衣服,然后轻轻地拉,慢慢地拉过来。终于把尸体拉靠岸边了。我可以松口气了。

突然我听见有阵“吱吱吱”地声音,而且那尸体的腹部好象在动。那震动传过我手里的竹竿,到我的手上,我明显是感到一阵阵的抖动。我心里有点发毛,这尸体会动?!不能吧!可是竹竿是在轻轻地抖动啊。我急忙想把竹竿从尸体身上松开。可是我越急着松,那钩子就越钩的紧。我也不管了,乱拽了,终于把竹竿抽了出来。可是竹竿一抽出来,那“吱吱吱”的声音就越大,声音越清晰!我左看右看,想知道这声音从哪传出来啊?最后我把目光集中了在这尸体身上,的确是从尸体身上传出来的。我又有点好奇了,于是靠近一步,想看看倒底怎么回事,声音哪来的啊?我才走近一步,突然看见尸体的嘴巴里在动,尸体的嘴在慢慢变大,原来凹下去的,现在鼓了起来。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然后,一个黑黑的,尖尖的东西慢慢从尸体的嘴里冒了出来----老鼠!我的天啊!那只老鼠在那尸体的肚子里呢!它把尸体当成它的粮仓了,尸体的腹腔就是它的饭厅,内脏就是它的午饭!这会它给我的竹竿一打,受惊了,又从尸体的嘴里爬出来了!我的老天啊!!!我一下子就受不了啦!再血腥的场面也没这恶心啊!我也把手里的竹竿一丢,把口罩一摘,也吐了起来。刑侦队的那几个哥们也看了受不了,一把就把我拉起来,扶上河堤。我们那法医不愧是专业人士啊,没事一样。拍拍我肩膀,说:“谢谢啊,休息去吧。”然后他没事人一样,就下去勘查尸体去了!我的神啊,他是什么人啊???


上了岸,我是手脚都没力了。我那小师弟也是滩软的。我们两个不行了,和现场的我们队里的其他同事交代了一下,我带着他就回中队了。我们两个都得休息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