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六十节 坚韧,坚定不移Ⅱ

北宋杨六郎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军人。 胡安广信手从他胸前口袋取出自己的效忠信,看着这封信,胡安广哭了,他狠狠的盯住佐川的眼睛吼道:“小鬼子,爷爷会投降你们,爷爷和你们有血海深仇,爷爷会效忠你们,下辈子再来中国,记住了,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胡安广把枪口顶在了佐川的脑门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两个大汉麻利的给胡安广松了绑绳,胡安广扭头看了看依然绑在柱子上断了气的另一个哨兵,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要知道什么,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佐川哈哈大笑,大力拍打着胡安广的肩头,说道“胡桑,你的放心,你的大日本帝国的朋友,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一个小时以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通常这个时候都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但是在夜幕中,有一群人毫无睡意,就等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出发。”按照胡安广提供的路线,日军夜袭部队出发了,佐川兵分四路,自己亲自带领一路,杀入房山镇,准备消灭驻扎在镇内的中国装甲营。

胡安广走在佐川这一路的最前面,佐川胸前的口袋里还有一封胡安广亲手写的效忠信,内容如下:“我,胡安广,中国河北人,今年29岁,我对天发誓今后愿意为大日本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如违此誓,不得好死。胡安广。”

果然,有了胡安广的指引,佐川带领的部队一路拐来拐去,深深地进入了镇内,沿途并没有遇到一个中国哨兵,佐川紧张的情绪逐渐放松了下来,看起来,胡安广真的是害怕了,投降了自己,而且自己已经把胡安广提供的路线和几个潜伏在镇内的中国情报人员核对过了,基本上避开了所有的中国流动哨和固定哨,可靠性相当准确。

拐过一条街就是镇中心广场了,佐川做出手势,示意队伍停下,他眼睛中闪动着狡猾的光彩,仔细倾听镇子内外的声音,镇子内鸦雀无声,毫无声息,没有发动机的轰鸣声,看起来日本人摸进镇内还没有被中国人发现,佐川放心了,他命令一个鬼子兵用刺刀押着胡安广先到前面去摸摸情况,不多一会,胡安广和那个鬼子兵就在街口示意佐川带领部队过来,佐川高兴的举起了武士刀,刀刃反射着月亮纯白的光芒,他大吼一声:“前进,杀光所有支那人。”他率先冲过了拐角,与想象中不同的是,他面前看到的不是中国军队乱作一团的狼狈景象,而是无数黑洞洞的坦克枪口和炮口笔直的指着他,佐川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而他身后,许多日军士兵正在争先恐后的送到中国军队的枪口下,没有命令,一名坦克手扣动了扳机,一串子弹带着红色尾迹飞出了枪口,打倒了两名兴高采烈手持反坦克手雷的日本步兵,以枪声为信号,顷刻间,这片广场与街角之间的空地变成了休罗场,日军步兵暴露在空旷地带,遭到了中国装甲部队最无情的射杀,密集的火力甚至把其中十几个鬼子兵的身子打成两半,战后收尸的时候,中国军队还发现了几十具没有脑袋的尸体,每一颗子弹每一颗炮弹几乎都击中了日军士兵,这个变故绝对出乎日军意料之外,整整两分钟,日本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日本士兵几乎都是迎着中国军队密集的炮弹子弹而上,毫无例外的全部遭到了射杀,装甲营营长发出了停止射击的命令,坦克内的车长和机枪手纷纷从车体内探出头来,察看自己的战果,看着眼前一大片血肉模糊的日军士兵尸体,其中几十个心理素质不过硬的坦克兵都跳到车外吐了起来。

“都给我回来,战斗还没有结束。”营长命令士兵回到自己的战斗岗位,果然,一分钟之后,一支日军从镇北又冲了过来,照样遭到了中国坦克射杀,一颗炮弹在日军士兵群中爆炸,十多个日军被炸得四分五裂,其中两个日军炸成了粉末,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这个世界上。“嗒嗒”机枪射击声此起彼伏,中国士兵只要把手指扣在扳机上,随便瞄向哪里,都可以有许多目标射击,日军士兵一片片的被击毙,尸体倒在地上,血水横流,少数几个幸运儿逃过了机枪火网,爬上了中国的坦克,他们手里拿着的反坦克手雷还没有来得及塞进坦克炮塔,其他中国坦克的机枪就向着他们扫了过去,一排子弹射过去,打得友军坦克火星四射,几个鬼子反坦克手或前或后,倒下了坦克车体,获救坦克车长来不及说一句谢谢,指挥炮长把一颗榴弹射在了日军队列中,炸飞了最后一堆聚集在一起的鬼子兵,除了几个鬼子兵腿脚灵活,脑子活泛,逃之夭夭之外,这一队鬼子也是近乎全军覆灭。

装甲营营长没有丝毫懈怠,马上命令各车装填弹药,尤其是给车载机枪装满子弹链,要不然鬼子兵再杀出来可就难以消灭了。

第三第四批鬼子兵在第二批鬼子兵被消灭后五分钟杀了出来,各车坦克车长不得以命令车辆发动准备施展机动,在坦克发动发动机的五分钟时间内,坦克要死守战线,不能让鬼子冲进来实施爆破,各车机枪手再次狠命射击,打得鬼子兵尸横遍野,惨不忍睹,但鬼子兵也仿佛明白了坦克部队的困境,不停的发动人浪进攻,从两个方向实施向心突击,眼看着坦克车队的队形就要被鬼子兵冲散,在鬼子背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警备连的战士们出击了,战士们发射了一发子弹后,分别投掷了两枚手榴弹,然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背后冲进了鬼子队列,鬼子兵由于实施的是反坦克作战,手里拿的大都是反坦克手雷和手枪,没有几个拿着步枪的,遭到了中国军队从背后杀来的白刃战,一时间慌了手脚,装甲营营长拍着额头喊着万幸,命令部队集中火力对付一个方向的日军士兵,同时命令坦克进行机动,日军见到难以逼近中国坦克,万般无奈只好投掷反坦克手雷,指望这样可以杀伤一些中国坦克,但由于坦克来回机动,日军投掷的手雷没有几枚击中目标,自身的损失又大得惊人,鬼子兵支撑不下去了,只好仓皇后撤,另一路被中国警备连袭击的日军士兵前无去处,后无退路,只好赤手空拳和中国士兵进行刺刀见红的白刃战,参战的中国士兵这仗可算杀了个痛快,他们自己说道打了这么多次仗,还从来没有杀的这么痛快过。

佐川踉踉跄跄的握着断了半截的武士刀跑回了自己的临时指挥所,看着屋内悬挂的地图和油灯,佐川勃然大怒,恶狠狠地挥舞武士刀把地图劈了下来,把油灯砍翻在地,任火舌四处横流,佐川在火光中哈哈大笑着,笑自己无知,笑自己狂妄,笑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突然,佐川把目光聚焦在门口出现的一个人身上,这个人放下了怀里还勒住的一个日本士兵尸体,慢慢悠悠的跨越了火海,来到了佐川的面前,佐川认出他来了,他就是胡安广,胡安广瞪着佐川,佐川看着胡安广。

胡安广看着佐川的狼狈像,突然哈哈大笑,笑得是那么的得意,笑得是那么的骄傲,怎么会不得意,怎么会不骄傲,近藤联队佐川大队的2个步兵中队,1个反坦克中队全军覆灭,灰飞烟灭,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他怎么会不高兴,不得意,不骄傲?

佐川心中的杀机在急速膨胀,心跳在加快,就是这个人,这个人毁灭了自己的部队,这个人令自己一败涂地,令日军皇军损失惨重,还令自己的家族蒙上了无法洗刷的耻辱,他举起了半截武士刀,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中国人劈成几十截,方可解自己的心头之恨,他刚刚举起手里的武士刀,胡安广手里就变魔术似的出现了一把手枪,枪声一响,佐川的武士刀飞到了屋子一角,正好插进屋角的柱子上。

胡安广从柱子上拔出了武士刀,看了看旁边还绑着的那名哨兵,说道:“栓子,哥给你报仇了,你安心上路吧。”他顺手合上了哨兵死不瞑目的眼皮,握着那把武士刀来到了呆若木鸡的佐川面前,借助火光,胡安广仔细看了看那把武士刀,刀把装饰精美,刀身有华丽的花纹,刀刃还有绮丽的水纹,看来是一个家传宝刀,胡安广笑了:“佐川中佐,看来这是一把好刀呀,可惜了,真是可惜了。”佐川麻木的看着胡安广,胡安广信手从他胸前口袋取出自己的效忠信,看着这封信,胡安广哭了,他狠狠的盯住佐川的眼睛吼道:“小鬼子,爷爷会投降你们,爷爷和你们有血海深仇,爷爷会效忠你们,下辈子再来中国,记住了,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胡安广丢掉了那把宝刀,把枪口顶在了佐川的脑门上,举起了另一只手,在他手里,一颗反坦克手雷正在丝丝的向外冒出白烟,“啊”最后一刻,佐川突然疯狂的大叫起来,可能是害怕了,可能是别的什么,胡安广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扣动了扳机,轰隆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炸塌了这座平房,把一切都埋在了废墟之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