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秋凉.无关主题

手帕口男人 收藏 12 59
导读:[文字原创]秋凉.无关主题

一个地方如果很久不去,就会从记忆里逐渐淡忘,如此刻回忆的时候,总是模糊着那片光景;也如此刻记忆里的你,在光色里含糊不清地摇曳。


可有时候,淡忘并不代表是真的忘记了,翻开日记本的时候,那些泛黄的日子,尘色里带着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才知道有时候只是隐了、藏了,有意无意间隐藏得太深,导致一时间难以找到。但它依然会是在某个角落安静尘封着,直到某天生命透明成惨白色,才会渐渐消退,好比秋凉后,风起,夕阳下山的时候,说一切从没来过。


没听钟声也很久了,写这段话的时候,想起了那年的涛声,乌江滚滚无休止地惊扰着月色,却让山峦与楼阁更显安静。心有点紧,甚至开始惧怕,为生命的弱弱小小。而月亮敞开怀抱,任我的灵魂紧紧偎进蓝色的天国,唇线在轻轻跳动。


已很久不去那个小小的古镇,那石板路上的灯笼,那扑进吊脚楼小窗的山,那个叫‘冉茂生’的土家小伙,那个古镇写诗的老人,那杯土家酿的高粱酒,一一开始淡了味道。荒僻的山坡上,冉茂生父亲的墓碑,我留下的毛笔字,是否还清晰着一横一竖的刻痕?很奇怪那里的乡亲喜欢在生前为自己选好一个风水宝地,朝南面对乌江,脚一蹬的时候,就可以夜夜枕着江水,听乡情小曲的歌唱。还能土葬,真好,大地的气息是一生的记忆。


如果能一睡千年,多好,梦里不再有烦和忧。苦的是醒来之后,春还是春、秋依旧秋。而那些入梦以前的人和事,遍寻不得。一个疯子,问故乡的老人,我的朋友亲人呢?老人已是我的十世孙。任老泪纵横放肆而哭,挥袖而去,在秋凉时分,只能放弃,却无法忘记。修什么神仙,不死,可有眷恋?仙宫冷,夜夜寒枝,情何以堪。


曾经的爱人,昨夜载雨飘来,探访这个变得有点木讷的男人。情怯,原是素面朝天,洗却了红妆艳抹。落荒而逃的时候,听见夜的一声叹息。不谋面,看起来坚决,却是远远的见着,视线之内,人和影子,在蓝色的霓虹灯光下,仿佛月里的嫦娥,孑然着天长地久的寂寞。长夜良久,沉默良久,低头,生生错过。情结丝线,通常道不明理不清,否则怎会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轻薄句子?说“珍重”,不是矫情已是谎言。


这个下午,点燃音乐焚烧文字,零星小雨顺着窗台浸入心底儿陪伴着。秋是渐深了,天是渐冷了,阳光象个沉默的先知,于反复的日子里有点郁郁寡欢。


如果庭院还有口小井,就很完美了,将日子投入井下,将目光投入井下,遗忘手上的一掌清茶,会是别样的醇香。


你老了吗?无人作答。


谁那么轻浮无所谓地笑笑,品一口,再品一口,替代了所有。[/size][size=16]

本文内容于 2007-9-19 17:36:23 被手帕口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