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的心声!!值得社会关注!!

gangan 收藏 1 43
导读:白衣天使的神圣面庞,正在被舆论被患者甚至被医生自己涂抹得有些糊涂。调查显示,大部分医生不再愿意自己的子女长大后从医,优秀的医学生纷纷到药企求职……   设想一下,当医生这个行业不再令人尊重,不再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不再以治病救人为追求,这个社会会怎样呢?这个问题上,除了寄望新一轮医改外,go-vern-ment、医生、患者、媒体乃至全社会,是否也能做点什么?   在中国青年报正在进行的“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征文活动中,有读者将这篇来自网络论坛的帖子发给编辑部,希望能公开刊登。尽管,摘编的这篇文

白衣天使的神圣面庞,正在被舆论被患者甚至被医生自己涂抹得有些糊涂。调查显示,大部分医生不再愿意自己的子女长大后从医,优秀的医学生纷纷到药企求职……


设想一下,当医生这个行业不再令人尊重,不再能吸引到优秀的人才,不再以治病救人为追求,这个社会会怎样呢?这个问题上,除了寄望新一轮医改外,go-vern-ment、医生、患者、媒体乃至全社会,是否也能做点什么?


在中国青年报正在进行的“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征文活动中,有读者将这篇来自网络论坛的帖子发给编辑部,希望能公开刊登。尽管,摘编的这篇文章只是一家之言,但毕竟是一个医生的真实表达。在我们听多了患者抱怨的同时,或者,也应该给医生一个诉说的机会。


我决定不再做医生,哪怕是去街边弄个铁桶卖烤红薯,哪怕是去擦皮鞋……尽管从大学毕业到现在,我已经做了近20年的外科大夫。


这个社会正存在一个畸形现象。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在任何一个社会,医生都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因为他们肩负着维护人类健康的职责。但最近这些年,如果经常浏览媒体,总会发现医疗方面的负面新闻,一个连着一个,舆论一边倒地倾向患者。



因为社会已把医生整体妖魔化,医患矛盾变得一触即发。最近发生的事包括,福建一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在坐诊时,竟被自己的病人用刀捅死。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人们对遇难的医生并不同情。在网上1000多条评论中,80%的评论是“理解”患者,而对医生则进行质疑和批评。


现在,一些患者用来防医生的“高招”迭出。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赵劲民说,他们来看门诊时甚至带着录音笔、摄像机,将医生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好像要随时准备跟医生算账。


一位医生感慨:这说明,有的患者把医生当成了潜在的起诉对象。医患关系已经成了敌我关系。


即使如此,医生也只有无奈。就连法律也特地为医生将“谁指控谁举证”改为了“举证倒置”。理由是,这是一种技术工作,患者不了解其中的细节。


那我倒想问一问:什么工作不是技术工作呢?买一个手机出现了问题,你知道是哪里的毛病吗?一台电脑怎么也弄不好,你清楚是怎么回事吗?通讯行业是谁都知道的暴利行业,那么你能说出它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吗……为什么不能给这些行业也来个举证倒置呢?


中国医师协会“医患关系调研报告”显示:74.29%的医师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认为当前执业环境“较差”和“极为恶劣”的分别达到47.35%和13.28%。近3年来,平均每家医院发生医疗纠纷66起,患者打砸医院事件5.42起,打伤医师5人。



记得刚毕业时,从广东电视台首开的《求医问药》起,不断有电视台开发出同类的节目,尽管那时我们只有不过68元钱的工资,心里也为社会对医生的尊重暗暗自豪。不过很快,这些节目便销声匿迹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医生、护士成了不少媒体炮轰的对象!成了小品相声中的小丑!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还比较有名的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说是一位留学归来的硕士医生当班时,正好遇上另攀高枝的前女友得了阑尾炎需要手术,于是,他在手术时故意将止血钳掉到地上,然后趁护士去拣(注意了:是在手术台上的护士去“拣”)止血钳的那一瞬间,将这个女患者的输卵管给结扎了;然后,又一次掉了止血钳,护士又一次去拣,这个硕士把另一侧的输卵管也给结扎了。


谢天谢地,这位作家还知道输卵管是双侧的。其实,哪怕是小到如单纯性阑尾炎这样的手术,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操作?手术助手呢?麻醉医师呢?巡回护士呢?


在台上的护士,叫做器械护士。差了这么多人,他们俩怎么作手术?就算能作,那这个手术的难度和时间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这都不管了,手术台上的东西掉了,居然还会去拣起来,这是在哪本书里学来的?其实,手术台上的医护,连手的摆放位置都是有明确规定的。至于掉下了手术台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不允许去拣起来的。还有,这个医生居然能够高超到在护士去拣止血钳的那一瞬间把个结扎手术给作了,而且是一个阑尾切口,居然能把对侧的输卵管结扎给做了,谁敢相信?



不止一次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个或几个人去找病人,到护士站:给我找一个作手术的人。护士就会问:什么名字?作的什么手术?这下不得了,你T-M-D什么态度?老子告诉你,马上给我找。这时任谁都会说: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什么手术也不知道我怎么找啊?什么?你还敢顶嘴?马上把某某某(一般都是说的院长的名字之类)找来,告诉你,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哦。


记得有一次,一个初二的学生在校园内让自行车给撞了,来到医院。我一检查——脾破裂。这可是不及时手术就要命的啊。但是,当时带学生来的老师没有带钱来,我立即给药房等地方打电话说:“你们先发药出来,这个学生需要马上手术。如果到时候他们不付钱,我来付。”就这样,手术立即进行,患儿得救了。


但是,在患儿出院时,他们学校的一个校长和他的跟班的来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大清早的便喝得醉熏熏的,进了办公室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自己在椅子上坐着。过一阵便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我们没一个人听清他们在叫些什么。


护士长问了一阵,才明白他们是来办出院手续的,就说:你们进来先讲一下啊,还以为你们是来看病人的。


这下不得了了,这个校长和他的跟班就开始不干不净地骂,说什么我们进来你们就应该马上主动地问我们来干什么。护士长只好耐心地解释说,早上医生们都要查房检查病人病情拟定治疗计划开医嘱,护士们都在作治疗,如果你们的病人是今天出院,那么一会儿医生的医嘱出来办好后就会送到出入院收费处,只要在那里结账就行了……可是不行,这两个人还是不停地吵,一大群病人及家属都围在办公室外看热闹,一直闹了半个多小时。我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说:“护士长已经给你解释了这么多,程序也给你们说清楚了,你们都是老师啊,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哈,这下更是捅了马蜂窝了,那个跟班一下子就跳起来,边骂边冲到我的面前挥起了老拳。


介绍一下,现在,医院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可以任意闯进去的,办公室、值班室就不要说了,就连要严格消毒的治疗室、手术室也是病人家属想进就进,而且我们一个手术间的门也被一群要强行冲进去看他们给人捅了两刀的弟兄的酒鬼给踢坏了,还大叫什么“老子赔就是”。结果是不但门没赔,连手术费也没给就跑掉了。因为没捅到要害,他还能在清创后跑走。


我经常被同事们埋怨,因为我总是在病人来了以后从不问病人有钱无钱,治病要紧,尤其是那些要急诊手术的病人。但是呢,不知道有多少次,那些清创过后还跑得动的病人,我们不但没有收到一分钱,还倒贴。


有这样经历的医生护士在我们医院就不是少数:一个护士,为了一个病人没钱输血而又情况十分危急的时候给病人承担了几千元输血的费用,当病人好了以后,一分钱不还给她;还有一个医生更生气,在一个病人没钱付药费的时候给他承担了药费,这个病人也是一直不还钱给他,最气人的是后来居然说——我没请求你给我承担药费……这还不算那些治疗效果没有达到病人及家属的期望来和你大闹的。真不知道,现在的医患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医患关系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2001年,有一篇应该是比较有名的文章:《医患关系是消费关系》!在报上以大字标题登出来的时候,我真地很不理解。医患关系怎么就成了消费关系?谁消费了谁呢?一个人的生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但是马上,我不得不由衷佩服这人的高明,他是我们医生真正的朋友,因为他的这一英明论断,完全摆脱了我们的被动局面:既然是一种消费关系,那么,当你生病甚至是病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当你没有钱治病救命的时候,商品是按值论价的,我当然没有什么救死扶伤的责任和义务,我当然可以不卖出我的服务、我的技术,因为消费关系就是买卖关系,是平等的,自愿的,你总不能强行来买我的什么东西吧?也免得病人来到医院,有钱的说:老子给了钱的,怎么着;没钱的说,你们人民医院,给人民治病还要钱?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按理说,医生护士们每天都在干着这“胜造七级浮屠”的事,他们应该是得到广泛尊重了吧?他们应该是不会为生活费用而发愁了吧?但是不,中国人太多,命太不值钱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出了车祸出了工伤的时候能得到多少赔付呢,这是几乎全中国人都清楚的一件事,既然中国人那么不值钱,当然,医生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君不见,有媒体报道:中国的医疗资源已经过剩。是啊,以国家为单位来看,中国的医学院恐怕是全世界密度最大的了,除了极个别的外几乎是每个省区市都有不下于两家。物以稀为贵嘛,过剩就不但要降价而且要贱卖。


但是,据统计,中国的医务工作者共计为150万人,按常规要求,医护的比例应该是1∶2。现在我们以1∶1来计算,我们的医护有多少人呢?75万。平均约2000人中才有一名医生,平均约2000人中才有一名护士。这就叫过剩。


在国外,很多国家是每100人中就有一名医生,而且,他们每天、每周诊治病人的人次都是有明确规定的,只能少不能超出,还是高收入阶层。而且,他们也不必要像我们一样要靠药来养医,不必为了吃饭、住房焦头烂额,只要专心技术就行了。


在我们国家,一个医生的收入有多少呢?以一个地方医院的主治医师为例,工资也就是1000元左右,这是所谓档案工资,退休以后按此发放退休金。但是,这1000元在财政那里是拿不到的,因为现在的医院叫做什么“差额拨款单位”,财政没有按所谓的档案工资来拨给医院,有拔70%、60%、40%、30%的,有的甚至是0%。


最后,这个主治医生在在职的情况下,能在医院每月领到应该是不到2000元的工资。而这个数还要看各家医院的经营状况。这个各个地区根据其经济的发展情况不同有一定的差别。我真地没有搞清,网上说什么医生的收入几十万是从哪里得来的数据。


据报道:我国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在FD以前是逐年下降,在FD前一年达到历史的最低点,财政的7%。FD以后的2003年,称之为大幅度提高在医疗卫生事业上的投入,也不过才达到财政的8.4%。但现有资料报道:2004年我国医疗卫生总费用占GDP的5.5%,但go-vern-ment支出所占比例为16%,老百姓的支出则占55%。



既然前面已经说到,医生的工资是很低的,那么他们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时间又是怎么样的呢?大家如果真地是对自己的健康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我这里给大家一张排班表,几乎是全国的医院都使用的这样的排班表:白班夜班下夜班行政班白班白班:8:00—18:00夜班:18:00—次日8:00下夜班:8:00下行政班:8:00—12:0014:—18:00


现在我们先对这一张排班表作一个说明:医生每天早上要查房,处理自己所管病床上的病人,拟定当天的治疗计划,开出当天所需药品的处方,这在白班的时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夜班、下夜班、行政班(有的医院是排的休息班)这几个班次上,就有问题了,因为医生必须是自己查房,自己处理,所以,在这几个班次上,他们必须到病房去,我们不说过程中所费的时间和费用,只说在病房里,这一查房,拟定医疗计划,开处方常常就是两三个小时,如果管床多或是有手术那就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了,有时甚至是一天到晚都忙不完的。


因为医院里面有明确的规定,当班医生是不能上手术的,所以,手术都是由不当班的医生在完成,也就是说,手术是由在排班表上排休息或行政班的医生在完成的。那么,我们现在来计算一下医生的工作时间(工作强度我们就不用说了,一台手术几个十几个甚至通宵达旦的事常有)。


不当班的时候——我们现在不算是行政班,只以第四天是休息来计算,一个医生以不当班时每天去病房2小时计,那么,四天下来,他的工作时间是(12+12+2〈夜班早上〉+2〈下夜班早上〉+2〈行政班早上〉)/4=7.5小时/天,则他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最少是7.5小时×7天=52.5小时/周,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国家《劳动法》所规定的周工作时间的上限,这还是比较保守的计算,如果有手术,那就不知道是多少了。


还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排班表是完全不考虑什么节假日星期天的,也就是说,星期天节假日是照常上班。


上面这个排班表是有四个班次的情况下的工作时间,现在,有相当多的医院没有那么多医生来排这四班次的排班表,那么他们的排班表就是这样的:白班-夜班-下夜班-白班.那么他们的工作时间又是多少呢?我们现在不算所有的不当班工作时间,只算他们排班表上的工作时间,则每人每天为(12+12+2〈夜班早上〉+2〈下夜班早上〉)/3=9.3333小时/天,周工作时间为9.333小时×7天=65.333小时/周。而他们的节假日则根本不要指望了。


说到这里,我顺便问上一句,既然有媒体宣称中国的医疗资源过剩,一定应该是人满为患,医护人员的工作是相当的轻松了,也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了,还有如有的人说的医生的收入是什么十几万几十万的。那么,当你们悠闲的外出旅游的时候,一定是到处都碰上医生护士的了,可是你们遇上过几个医生护士在旅游的?



不久前,有一个自称是医药代表的家伙在网上发了那么一张图,而且这张图已经有不少的报纸转载了,大家看一下:从药厂出来的这么便宜的东西最后到病人手中的时候价格已经翻了几倍了,从这张图上来看,他说是医生的处方费20元至30元,好象是医生在这个药价上起到了多么大的作用。


我敢这么说,没有哪个医生会在他要用一种药的时候去找这个药品的经销商先问一下有没有提成,否则不开。无论这个医生的品质怎么样,他选择药品的标准永远是对该病人有明确的治疗效果。


对于药品的价格,从早几年起已经是go-vern-ment集中招标的了,那么这个价格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问题,我们作医生的更是想不明白了。因为,无论任何一样东西,无论经过什么程序招标,无论在哪里招标,结果都应该是比招标前便宜才对。但是事实上却是,一经过招标的无论是什么药品也好医疗设备也好都要比招标前高出许多,比市场价甚至高出几倍。请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高出来的钱又到哪里去了?这些又和医生有什么关系?


记得在FD袭来的时候,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诬蔑漫骂一下子换成了溢美之辞,什么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啊,什么白衣天使啊,等等等等,不一而足。FD过去了,一时的喧嚣渐渐平静了下来,于是人们又想起了以前还没有打倒的医生和护士们的罪恶,而且还多出了一个狠抓医院的商业贿赂问题。


攻击越来越激烈,报道越来越离奇,事情越来越荒唐,处理越来越莫名其妙……


有什么住院花了500万元而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查来查去并不是事实的;有什么纱布在腹腔里面存了十几年取出来时还是四四方方叠成一叠的;有什么手术器械掉在腹腔内多少年没有发现的(我们的手术中,所有的手术器械都要在手术前后经过最少三遍的清查,哪怕是一颗针、一个线柱,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就会留在了伤口内,尤其不知道怎么会过了十几年那纱布居然取出来是四四方方的一叠,因为进入腹腔的纱布都是牵开的);有什么医院赔钱一赔就是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有什么医院是商业贿赂的重中之重的……


我们不如司机,撞了人落下残疾,由保险公司予以赔偿,就连法院、公共安全专家错案也由国家赔偿;我们不如修电视的,可以夸大维修范围(那可是不一定人人都懂的技术活),即使不修也得有30元开机费,而我们加班工作、不规律三餐、操心落下颈椎病、胃病、神经衰弱、射线灼伤,也只能得到射线每照射一次给一元的补助;我们得大局为重,主动承担制度造成的医改失败的责任,主动承担长期管理缺位造成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落后导致的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恶果。


承受如此巨大的心理压力,还要时时刻刻想到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还要时时刻刻想到治病救人,为什么?


我不想再做医生,哪怕去街边弄个铁桶卖烤红薯,哪怕去擦皮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