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十五章 斯洛尼亚公国(上)

guoxiuwen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一列豪华的专用列车飞快的在蜿蜒的山脉中爬行,李云风坐在车上好奇的欣赏着阿尔卑斯山美丽的雪景,“好!好!好!”

神之战士很有默契的将头转到一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万年不变的真理。你也不用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果然,“好像一堆大便啊!”李云风赞叹不已的说着。

“扑哧!”特雷维尔立时把嘴里的红酒全赏给了对面的亚瑟,“我说,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多么美丽的山景啊,可惜被你说的我一点兴致都没有了。面对如此高大雄伟的山,你就没有一点别的感慨吗?”

“高大?”李云风冷哼一声,“它敢在喜马拉雅山的面前说自己高大吗?如果它敢,我就赞美它,起码它很有勇气。”

特雷维尔显然不想跟李云风讨论山的问题,跟无赖是讨论不出结果的,除非你比他更无耻。要说到无耻,李云风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特雷维尔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

“孩子,你对击剑了解多少?”

“很多!”李云风十分大言不惭的说道。

“哦?”特雷维尔很是意外的看着他,“说来听听!”

“用剑互相捅呗!”李云风比画了一下,“这有什么好问的?”

“……”特雷维尔十分“惊喜”的转向亚瑟,“亚瑟,瑞夏尔大师一定会被他学生的渊博学识吓到,所以我们应该去找一个更好的老师。”随后咬着牙说,“随便去哪个大学找一个击剑教练,给他好好补习一下基础知识!”

“好的,先生!”亚瑟也被的广博吓住了。

李云风满不在乎的继续望着远处的那一条大便。

很快,专列在一个风景秀丽、风光宜人的庄园前停了下来。车门一开,就传来一阵舒缓悠扬的乐曲,一条红地毯从车门外一直延伸到庄园的大门前,地毯的两边整齐的各站着一排身着鲜艳的军礼服的士兵。不同的是他们在礼服的外边套着一层薄薄的青铜盔甲,肩头扛着HK G36,腰间却挎着一把细剑。一个个站的笔直,脸上一副冷竣的表情。

李云风扫了一眼他们胸前佩带的雪绒花,微微一笑,“瑞士雇佣兵!”神之战士疑惑的看了看李云风又看了看那些卫兵,摇了摇头。

“不要不以为然!”李云风感叹了一声,“想不到在梵帝冈之外还可以看见瑞士雇佣兵啊!”

特雷维尔和亚瑟已经走了出去,几个年纪和特雷维尔差不多的老人,也迎了上去,高兴的和他们说着什么。

01好奇的问道:“瑞士雇佣兵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是啊!”李云风皱起了眉头,“看来我们的老爷爷,真的不是一般人啊!直到一百多年前,瑞士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在周围欧洲大国的挤压之下,瑞士一直处于夹缝中求生存的状态。从15世纪至19世纪中叶,瑞士实行雇佣兵制度。许多瑞士男子为生计所迫而充当雇佣兵,到战场上为外国流血卖命。雇佣兵的历史却成为瑞士人一段痛心的回忆,对战争的恐惧深深植根于每个瑞士人的内心。虽然瑞士雇佣兵忠于雇主,英勇善战,但荣誉和金钱掩盖不了雇佣兵制度的残酷。1792年8月10日,大约3万名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国王路易十六居住的杜伊勒里宫。当时,保卫这座宫殿的是900名瑞士雇佣兵。暴民们要求雇佣兵让路,但遭到拒绝。在之后的战斗中,700多名士兵为他们的雇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瑞士雇佣兵浴血奋战之时,路易十六早就带着玛丽王后逃走了。他们守卫的实质上是一座空无一人的宫殿,而路易十六也在一年后被送上了断头台。他们高尚的牺牲看起来似乎毫无意义。这次事件后瑞士就停止了向外出口雇佣兵,现在仅仅保留着行使礼仪功能卫兵。”

13难得的叹息了一声:“他们是一群勇士,他们是值得纪念的! 他们所捍卫的——信仰、荣誉或仅是职责——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亚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的旁边,一副沧桑的面容,“这些孩子就是当年那些勇士的直系后代!”

李云风惊谔的呆立在原地,我靠,NB!

这个名叫斯洛尼亚的公国地方不大,但是景色却如人间仙境一般。群山环绕,草木茂盛,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在山脉中绵延不断有数百公里之长。从这里还清晰可见阿尔卑斯山上的积雪,仿佛碧绿的海洋中点缀着一点洁白。

山脚下有一潭清澈无比的大湖,翠绿的湖水即深且清。湖面上游荡着一只白色的小船而李云风就恰巧在这艘船上。

“好他妈美的景色啊!”李云风随手把一只喝光的酒瓶扔进了湖里。

“少爷!”亚瑟费力的捡起了那只酒瓶,“您已经吓跑六个老师了,公爵先生决定要给您找几个陪读的人!”

李云风翻了一下白眼,“你不用说了,我明白。”随后激动的颤抖着说道:“他终于要对我下毒手了!”

亚瑟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公爵先生只不过想找几个人督促一下您的学习而已,没别的意思。”

李云风哼了一声,鬼才信呢!

“亚瑟!”特雷维尔站在码头上喊道,“你们回来一下!”

李云风诅咒着把船划回岸边,懒洋洋的走上码头。

“听亚瑟说你似乎对我的教育制度很不满意!”特雷维尔紧紧的盯着李云风。

“没有的事,您一定听错了!”李云风说谎从需要脸红。

特雷维尔也不是随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人,“我虽然上了年纪,但我的耳朵依然很好用,况且某个人喊的声音十分的大!”

“那是因为这个人是故意的!”李云风环顾了一四周,眼泪汪汪的说,“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要忍受这种煎熬!”

神之战士来到这里后就开始了悠闲的度假生活,13领着一批人钻进森林里就不出来,在里面天天打猎,吃野味。

05带着肌肉型的队员去爬山,干脆就住在山上不回来了。01则对瑞士卫兵产生了兴趣,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折磨他们,美其名曰“军事训练”,其实纯粹就是闲的没事整他们玩。

02带着剩下的志同道合之士,就是懒得实在不愿意动弹的人,在湖边或者是像雕塑一样钓鱼,或者是像死人似的晒太阳。

惟独就李云风要忍受着每天九个教师的蹂躏,所以心生不满那是一定滴!

“因为你与众不同!”特雷维尔笑眯眯的给他戴着高帽,“所以我要对你特殊照顾。”

李云风惨笑一声,“我没发现我有什么特殊的!”

特雷维尔依旧笑着,“与众不同的人一般是不会注意自己的,往往都是别人发现他的特点。言归正传,我来介绍一下你的同学。这是比尔,这是查理,那个是乔治。以后他们和你一块学习。”

李云风看着块头一个比一个大的同学,了然的点了点头,“果然不愧是打手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