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截日德潜艇水下秘密交易

pengxufan 收藏 2 87
导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日本和德国两个法西斯国家已呈强弩之末之势。它们急切地想从对方得到各自所需的战略物资,以图最后一击。但两个法西斯国家远隔千里,陆上、水面交通线均受盟军控制,要想交流物资,只有用潜艇建立一条秘密的水下运输线. 对于潜艇的水下运输,日本人并不陌生。1943年初,日本海军就秘密派遣一艘编号为I-8的大型潜艇,成功地完成了从日本到欧洲的货物运输任务。尝到甜头的日本人开始建造更大型的潜艇,为建立与德国之间的水下秘密运输线作准备。 1943年底,I-52潜艇在日本海军基地建造完成。这是一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日本和德国两个法西斯国家已呈强弩之末之势。它们急切地想从对方得到各自所需的战略物资,以图最后一击。但两个法西斯国家远隔千里,陆上、水面交通线均受盟军控制,要想交流物资,只有用潜艇建立一条秘密的水下运输线.


对于潜艇的水下运输,日本人并不陌生。1943年初,日本海军就秘密派遣一艘编号为I-8的大型潜艇,成功地完成了从日本到欧洲的货物运输任务。尝到甜头的日本人开始建造更大型的潜艇,为建立与德国之间的水下秘密运输线作准备。


1943年底,I-52潜艇在日本海军基地建造完成。这是一艘可运载300吨货物的大型潜艇,在没有燃料补充的情况下,可以连续航行3.36万公里。为了自卫,潜艇的前甲板上还装了一门140毫米火炮。在日本人看来,有了I-52,建立一条穿越大西洋的水下运输线将万无一失。经过紧张的准备,I-52装着生橡胶、鸦片、黄金等从东南亚掠夺到的宝贵物资,在司令官龟雄宇野的指挥下,于1944年 3月16日离开日本佐世保军港,秘密驶往控制在德国手里的法国港口洛林。


按事先与德国人的约定,I-52先要到大西洋中部的一个海域,与德国的U-530潜艇会合,接上一名德国领航员、一部新式无线电台和两名操作员,以保证I-52能顺利到达目的地。为避免被盟军发现,I-52一路上偷偷摸摸,只在夜间才敢浮出水面换气。白天不值班的艇员都必须平躺在舱内,以节省艇内氧气。就这样躲躲藏藏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I-52潜艇才穿过印度洋。


5月15日,I-52绕过了非洲,进入大西洋。这艘自以为能瞒天过海的日本潜艇没想到的是,那时的大西洋早已成了盟军的“内湖”,盟军电子监听站遍布各个角落。I-52刚刚进入南大西洋就被盟军捉到了踪迹,美军司令部的海图上已经赫然标出了I-52的精确位置!


6月23日19时30分,德国U-530潜艇首先到达会合点。焦急地等待了将近4个小时后, U-530的声呐兵终于听到了I-52的螺旋桨声。两艘法西斯潜艇立刻浮出水面。U-530艇艇长肯特少校放下一条橡皮艇,将领航员、无线电操作员和无线电台送上I-52。2小时15分钟后,双方才交接完毕。U-530艇离开会合点匆匆向西驶去。


“复仇者”轮番上阵


就在两艘潜艇交接的同时,位于90公里外的美国第10舰队小型反潜航空母舰“博格”号已经锁定了它们的位置。舰载机中队的杰西·泰勒上尉奉命驾驶“复仇者”鱼雷轰炸机急速升空,直扑过去!


交接完毕的I-52艇并没有急着下潜。泰勒上尉的“复仇者”出现在它头顶上时,它正在海面上以十一二节的速度慢悠悠地散着步。听到鱼雷机巨大的轰响声,水兵们就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争先恐后地挤向舱口。没等他们全部钻进舱内,龟雄司令官便命令下潜。但龟雄的命令还是下晚了。泰勒上尉驾驶着“复仇者”轰鸣着飞过I-52的艇艏,转了一个8字形,先投下几颗照明弹照亮目标,接着在潜艇的艏、艉两处分别投下一颗威力巨大的深水炸弹,然后,又瞄着匆匆躲进水中的潜艇投放了一枚Mk24鱼雷。没等炸弹掀起的浪涌平息下去,泰勒又投下了两个绰号“弗多”的声呐。一分钟后,鱼雷机上的声呐兵报告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泰勒知道那是潜艇在深水炸弹攻击下受了重伤。


泰勒的第一波攻击完成后45分钟,“博格”号航空母舰命令另一架鱼雷机出动,对生死不明的I -52实施第二波攻击。飞行员威廉姆·戈登上尉通过声呐找到了躲在水下的I-52,向它投放了一枚Mk24鱼雷。大约18分钟后,飞机上的声呐兵从耳机里听到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不久,水下便一片死寂。水下排水量达3644吨的I-52潜艇就这样消失在茫茫大海中,艇上无一人生还。


日驻柏林使馆望眼欲穿


1944年的整个夏季,日本驻柏林的大使馆一直都在坐立不安中等待着I-52潜艇的消息。而在法国的洛里昂港,日德两国的代表也如坐针毡。大批的雷达配件、投弹瞄准仪以及飞机发动机所用的合金钢、铂等让他们望眼欲穿。


但一直等到7月30日,潜艇还是杳无音信。驻柏林的日本使馆海军武官终于按捺不住,带领8名日本官员匆匆赶往洛里昂港。盟军的先头部队闻讯包围了洛里昂港。在盟军赶到洛里昂港之前,德军有意销毁了为I-52潜艇准备的装货清单,但匆忙之中依然被盟军先头部队截获了一部分,其中包括一种500公斤的“氧化物”。多年之后,随着当时文件陆续解密,人们才了解到,那些被严格保密的物资居然是铀的氧化物。


搜寻打捞I-52尚未有期


1992年美国一些军事文件解密时,一位50多岁的越战老兵泰德维尔对I-52潜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花了两年时间了解二战时美日双方沉没在国际水域的舰只,并走访了I-52潜艇上一部分水兵的家属,同时还请了一名经验丰富的俄罗斯深水打捞专家,准备让沉没在水底的I-52重见天日。


打捞小组在当年I-52沉没的海域搜索了整整3个星期,终于在1995年5月2日在海底发现了一个金属质大型物体。水下机器人对发现物拍照后证实,那是一艘大型潜艇的残骸,应该就是当年沉没的I-52。此后,由于种种原因,搜索活动被搁置下来。


1998年11月,经过精心准备的泰德维尔卷土重来。他与两名俄罗斯潜水员亲自下水,从I- 52的残骸中找到两个金属箱子,捞上来后,发现里面装满了鸦片。在之后的数十次潜水作业中,打捞小组又找到了一批I-52潜艇上的遗物,甚至还有一封当年的艇员写给妻子的信,不过却一直没能发现军史学家们所期待的铀的氧化物。


虽然目前的技术条件还很难把I-52从水底捞出来,但已经解密的资料和找到的物品足以证明,二战时德日之间确曾有过极为密切的勾结。如果不是盟国空军的有力打击,说不定法西斯分子们的战略物资交流阴谋就要得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