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自有真情在


张海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天在街上停留,是在一个橱窗边,里面有很漂亮的玩具,那些布娃娃梳着金黄的发辫,穿着花布裙子,她们静静坐在那里,看着在眼前经过的人们。我看着她们就想起了我小时候的布娃娃,是母亲给我买的,那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娃娃,长长的睫毛会眨动。她也穿着漂亮的裙子,可那裙子是母亲用碎花布缝制的,布娃娃买来的时候穿的是背带裤,我对母亲说,我喜欢穿裙子的娃娃。穿花裙子的女孩儿从此就陪伴着我,一直过了好几年。母亲说,她很高兴看到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她总是听见我和布娃娃说话,一个病孩子有了布娃娃陪伴,也许疼痛就减轻了。其实,我真的是把布娃娃当作朋友了,我在孤独中总是很想和别人说话,可是我的周围没有人,白天空气总是静悄悄的。今天,我早已经想不起来那时候和那个女孩儿说了什么,只能依稀记得我对她笑过,也对她哭过,我甚至把她紧紧抱在胸前哭过,因为我难过,因为我自卑,因为我很绝望……但是,我还是度过了那段日子。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布娃娃,她就像我真正的朋友,倾听我说的烦恼和痛苦,她用永远的微笑消解了漫长的岁月。我曾想,是的,我们都需要朋友,需要真诚的朋友,他们能在你最痛苦的时候给你安慰和鼓励。可今天,对于很多人,真诚的朋友已经不多了,纯洁的友谊也掺杂了别的色彩。我们常常会带着遗憾感慨过去曾经的日子……

就在那一天,我听见身后有人高喊了一声——Hallo!我很少听见德国人这么大声地叫喊。回过头,我看见一个中年女人从不远处跑过来,热情地拥抱了一下一个同样是中年的男人。他们的脸因为激动涨得很红。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这是我听懂的话。还有,你在哪里,怎么见不到了?你呢,你也好吗?他们就这么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听出来,他们曾经是中学的同学。忽然,那个女人开始抹眼泪了,她一边小声说着,一边不停地抹眼泪,可是眼泪却越抹越多,她不停地摇头说,对不起……那个男人轻轻拍拍她的肩头,抿着嘴角没有说话。女人可能太难过了,她开始抽泣,而那个男人就不停地轻拍着她的后背。后来,女人把头靠在老同学的肩上,哭了好一会儿。也就是在这时候,我听出来,是这个女人的母亲去世了。再后来,她就不哭了,擦干了泪水,重新露出微笑,对那个男人说着抱歉和感激的话。中年男人看着她,很温和地笑了,他的目光是那样纯净。然后他们说再见,就各自走了,可看得出,那个女人的心情已经好多了,也许是朋友分担了她的痛苦。

我又回过头,看着橱窗里的布娃娃,她们的眼睛也是那么纯净。我希望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灵世界,纯净的友谊才能让人感受到生活真正幸福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