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五章 蝉后螳螂其后雀 老人世故小子阅 2被劫

yangwillie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三保正向屋内看的出神,忽然觉得腰中一紧,身体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在半空中飞出大厅正门。三保突然被扯到空中,心中陡的一跳,啊的一声便叫了出来。门口横梁之上倒挂一人,伸臂将他抓住,随即点了他的哑穴。

尹庆本在院中警戒,可对此人的到来却全无知觉,听到三保的惊呼猛一回头,三弟已经被那人抓在半空。半夜之中这一声实在有点刺耳,房中的蓝玉反映机敏,一口将灯烛吹熄,口中轻轻对惠妃说“看来我们只有以后再见了”,然后急趋殿外。侍女秋燕听到声响也跳将出来,见夜色中有一人夹了一人纵身而去。

秋燕与蓝玉对视一眼,秋燕道:“此人轻功上佳,我若追他,恐怕你留在此地会被侍卫发现,我还是送你回去,以后再做打算罢。”

蓝玉道:“这个夜行人人必定不是宫中人士,否则他早可呼喊拿我,恐怕他另有所图。”

秋燕道:“别说人家是夜行人。你自己不也是么?别再罗嗦,我们快走,否则巡班卫士过来可不大容易走。”

蓝玉点头称是,心中不住猜测这个人是什么来历。秋燕腰身一扭,如大雁一般飞上院前的宫墙,回身把蓝玉卷出墙外。尹庆伏在花丛之中,一动也不敢动,耳中倒听的明白。见二人出宫,然后悄悄来到窗下,将凳子搬回原地,回房睡下不提。

三保被那人夹在腋下,耳中满是呼呼的风声,眼中只看见一座座黑呼呼的房屋不住向后逝去,那人的飞檐走壁的奔跑速度实在是惊人。大概奔行了半个时辰,那人来到一间大屋之上,跳到院内,进入正屋之中。屋内早有一人在内。那人将三保放在榻上,解了他身上的哑穴。

原先屋内那人对此人道:“大哥可曾探得消息?怎么弄回个小太监来?”

“先莫问我,你今晚一定是空手而归罢。”

“大哥如何晓得?”

“贺老弟有所不知,我们三更时分各自行动,可我刚找到惠妃的住所,就看到秋燕这小丫头带了一个人到仁和宫,不用问就是那贱人的情夫蓝玉了,你去他家可不是空手而归么?”

那姓贺的道:“怪不得老子白跑一趟,想不到蓝玉这小子这么急不可耐,妈的真有那么猴急?那这个小太监又怎么回事?”

“嘿嘿,说不定是那姓奇的贱人猴急。我用倒挂金钟挂在梁上,本想听听那对姘头说出个乙卯来,谁知道这个小东西竟然比我动作还早,早就趴在窗上偷听了,院中还有个放风的。我怕弄出什么声响来,惊动锦衣卫到没有什么,可吓坏那对贱人,说不出那件事情可就不妙了,于是就把他给抓来了,这小子听的时间长,说不定听的更全。”

“鹿大哥说的是。我们来问问这个小东西知道什么!”

这鹿贺二人就是鹿杖客和鹤杖客的亲传弟子。二人师傅的事迹金庸先生在《倚天屠龙记》中已经有表述,这里不再骜叙。二人自从被张无忌打败,赵敏郡主随夫婿浮槎海外后,被汝阳王诏回,举荐到太子身边做贴身侍卫。二人觉得兄弟俩忙碌半生,晚景实在凄凉,遂起了收徒之念,于是在太子的侍卫中挑了两个资质上乘的人做徒弟,可也巧,这二人一姓贺一姓鹿,也应了自己的名头。十几年下来,两徒弟也算是各略有小成。

太子为徐达所败,太子妃被蓝玉所掳,实在是奇耻大辱。可当时逃的狼狈,完都皇后提前交给他的传国玺都未来得及带,就随乱军败到蒙古。平时太子十分宠爱惠妃,玉玺的保存地方惠妃也知道。太子回到蒙古后仔细思量,只有惠妃才有可能保存玉玺。于是派出鹿鹤二徒弟来中原寻找。二人在应天乔装打探,终于得知太子妃被蓝玉献给朱元璋,还被封为惠妃。后有传闻,朱元璋登基用的玉玺不是前朝的传国玉玺。二人想,惠妃也有可能把玉玺献给蓝玉。等傅友德和蓝玉班师回京后,二人决定分头打探。

三保先前被那个鹿大哥所挟,初时也是慌乱不堪,后来强自镇定,心道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慌什么?心绪渐渐平息下来。打量二人,都是四五十岁年纪,海下几缕稀疏的胡子,姓鹿的持一鹿头拐杖,姓贺的持一鹤形拐杖。

那姓鹿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听到屋内的两人的话,都给我一句一句学出来,不得错半个字。否则……”姓鹿的四周一扫象在寻什么物事,后来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用力握在手中,不一刻松开手,只见那本来圆丢丢的银锭,被他纂成一根长条!

贺先生在一旁赞道:“大哥的功夫又见长不少。”

三保心中不住盘算,如果自己说了实情,这两个人很可能杀自己灭口,如果不说反而有机会活命!何况自己对蓝玉和惠妃的谈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说了恐怕也是白说。于是打定主意要骗骗这二人。三保仔细想想偷听来的谈话,蓝玉曾经提到“那件东西”,看来这两人正在找这个东西。可那件东西又是什么东西呢?蓝玉说过孙策曾交给过袁绍。

三保没有读过三国志,先生也从没有给自己讲过三国时候的事情,实在想不出这是什么东西。于是便将听到蓝玉的说辞转述了出来:“你们找到那样东西是不是孙策曾送给过袁绍?”

鹿贺二人乃一介武夫,虽没读过什么史书,可总知道孙策和袁绍,不过孙策给袁绍什么东西就不大清楚了,但孙策和袁绍是什么人他们明白,心想必定是那样东西无疑!

“你还知道的倒不少,不错,就是那块玉玺,快快说出来,立刻放你走路,这块银子也算赏你的。”贺先生口上这么说,心中却想,难道还要放你出去告诉别人么?一会一掌打发掉就算了。三保一听玉玺两个字,暗自大吃一惊,在家时候曾听老师讲解过,玉玺就是皇帝的信物,极其重要的一件物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