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的哥的故事:该抬脚时就抬脚

该抬脚时就抬脚

开车这么多年,行程早就过了百万,人居然还活着,这说明我的驾驶技术不是一般的高,要不是前年那个愣头青害我晚节不保,说不定到了退休那天,依然金身不破。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从春柳往市内去,到了人民路与益民街交叉路口,乘客说,右拐。

“禁行!”说完我扫一眼右边后视镜,准备靠边停车。

谁知这丫头又说,“不对了,往左往左!”靠!我说什么来着。

正好绿灯还没换,我这就一把轮拽到左边,车头刚过中线,发现对面一辆桑塔纳高速抢灯,我随即停车等候,位于对方快行道的二分之一强。这时他在三十多米外开始急刹车,当时,他右侧的两排车道有车在并排行驶,否则我不作停顿,也就冲过去了,出租车不就这么开嘛。

说时迟那时快,当他拖出去十多米的时候,他右边的车已经超了过去,就是说,他的右侧车道已经空出来了,这个时候,他只要抬起刹车,向右稍带方向,只要轻轻一带就足够,什么也不会发生。

可这小子依然不肯抬脚,方向因前轮抱死而失控,我看见他使劲向右扳动方向盘,根本没用,就这样俩前轮斜着,笔直地冲了过来,然后就是轰隆一声,也赶上点儿背,正撞在我的平衡杆支架上。

说起来,桑塔纳的这个设计挺缺德,这种车你就是停那儿空浮油门,把转速瞬时踩到四千转,那个支架在护圈中央依然哪儿都不挨着,根本就是个摆设,好车咱也开过,人家那是多强的瞬时转速,也没装这么个玩意儿!

平衡杆支架与发动机之间是硬连接,它碎了不要紧,结果推动发动机整体移位,纵梁给我顶斜了,车门都打不开,这给后来的维修、调整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这都是后话不提。

岗勤交警看过现场以后,很客气地对我说:转弯不让直行,你负全责,同意就签字。

我说这不对呀,他明摆着超速嘛,这都拖了三十多米了,我要不挡着他,还不得冲到港湾广场去。

交警听了,很不高兴地说,你要说他超速,就得量道了,那就报案吧,走正常程序。

正常程序我知道一点,先报案,然后测量现场,立案,取证,再把车拖走,当然,临走前还要抽你一管子血,拿回去测试酒精含量,效率高的,当天就能把这些事情做完。第二天,你要跟对方一起,到交警队门口静立,等候传讯,警察讯问完后,接着开始质证,质证的过程,基本上跟在菜市场打架差不多,所以这个过程很是繁琐、冗长,可以延绵数日而毫无进展,除非某一方率先投降。算了我不说了,总而言之,走正常程序,没有一个月,甭打算把车拿出来,还有保管费一天二十块钱,警局也不是慈善堂。

撞车以后,前门打不开了,跟“kindbird”说的情节差不多,我那个乘客也是从前座翻到后座的,只是很可惜,这位穿的是牛仔裤。

对方是个新手。所谓新手就是,除了交通法规,基本上他们什么都不懂,所以一旦发生那种事情,他们总是无辜的。

关于这一点,要是我可以这么说,就容易理解了:学员在驾校学习的时候,教练只是教给他们用哪只脚踩刹车(当然这是必须的,我的一个网友就对车上的三个踏板感到困惑,不知中间那个该用哪只脚踩)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要踩刹车等等,却从来没人告诉他们,什么样的危急情形,应该把脚抬起来。这种事儿只要想一下就会明白,大多数情况下,急刹车只是一种下意识行为,如果可以忽略学术领域对下意识的定义,那么下意识就是无意识,我们对无意识行为不应该抱什么指望,否则,后果很可能乱七八糟。

或许,这也是一种生活智慧,信不信由你。


转贴自:泡泡俱乐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