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真实内情大曝光:一位中国人亲历的俄罗斯

大象蚂蚁 收藏 33 13320
导读:作者:情迷橄榄绿 一、从飞机俯瞰看俄罗斯 俄航和国航的班机每天都有数个航班来往于莫斯科与北京。两地整个飞行时间8个小时,北京与莫斯科有5个小时的时差。飞机穿越北京,内蒙再从蒙古国进入俄罗斯境内。5月的天气万里晴空,能见度非常高,俯瞰内蒙和外蒙大地犹如赤裸般展现在飞机下方,红色,红黄色,淡白色的地面就是几乎看不见绿色,偶尔会出现淡绿色的山峦,也是稀稀疏疏,像是沙漠里的绿洲,所见的湖泊也是几近干涸,从8000米高空看下去,一层层盐渍地面形成的白色痕迹一圈套一圈,中间最小的一点想必就是湖泊了。

作者:情迷橄榄绿


一、从飞机俯瞰看俄罗斯


俄航和国航的班机每天都有数个航班来往于莫斯科与北京。两地整个飞行时间8个小时,北京与莫斯科有5个小时的时差。飞机穿越北京,内蒙再从蒙古国进入俄罗斯境内。5月的天气万里晴空,能见度非常高,俯瞰内蒙和外蒙大地犹如赤裸般展现在飞机下方,红色,红黄色,淡白色的地面就是几乎看不见绿色,偶尔会出现淡绿色的山峦,也是稀稀疏疏,像是沙漠里的绿洲,所见的湖泊也是几近干涸,从8000米高空看下去,一层层盐渍地面形成的白色痕迹一圈套一圈,中间最小的一点想必就是湖泊了。


进入俄罗斯境内后,大地陡然间变成了绿色的海洋,或矮山或平原或湖泊,一切都是绿色的,一簇簇白云投下的暗影由近向远延伸,不见尽头,偶尔可见的公路如丝线般在茫茫大地上和山间徘徊,很少看到城市,村落。城市村落上面总是有点点的闪光,像是屋顶架有巨大的反光镜似的(后来才知那是俄罗斯常见的金属屋顶)。


飞临莫斯科上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莫斯科城外黑压压的森林,森林间是错落有致的红色别墅,像小火柴盒般整齐地排列着,森林外是草原,一路下来几乎见不到农田。


真应了俄罗斯地广人稀,地大物博。自然环境优越的特点了。


下了飞机,从机场到莫斯科市区的公路两侧仍然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这是自己见到的正真意义上的森林,是红松,密密匝匝,密不透风,在夕阳映照下,红彤彤的树干,黑绿色的枝丫,好看极了。


从北京时间12点起飞到23点,10多个小时都在白天度过,由于天气晴朗,一个白天都像是在欣赏一幅幅巨大的水彩画。大自然太美了。




二、在红场与“列宁”同志合影


红场位于莫斯科河畔,下了地铁步行10分钟即到。第二次去的是2005年元旦,那天的莫斯科刚刚下过雪,室外温度是-16度,赶到红场时积雪早已清扫干净,游人不多。参观完列宁墓,在红场上徜徉,这时游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少是中国人。不知从何时起,几个外貌酷似列宁,高尔基,普京的俄罗斯人站在红墙的一角,许多游人在争着与他们合影。架不住孩提时看过《列宁在十月》,《列宁在一九一八 》留下的记忆,自己也挤上去,和那位演员合影。这位演员看上去50多岁,比电影中的列宁稍胖,但五官极像,见我一副东方人面孔,他竟用汉语打招呼,“你好,你来自中国吗?”,我喜出望外,忙忙答道,“是啊,见到您,“列宁”同志非常高兴!”。


我和他做了个俄式拥抱,刚要合影。他示意要交一点费用的,一问,和“列宁”同志合影费用是200卢布(大约合60多人民币),急忙给了他,正要摆姿势照相,他面对着我,又用汉语说,“为了效果真实,我们先做个关于世界革命的谈话吧。”我说,“好啊,列宁同志”。他好像已经进入了角色,继续道:“中国革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我的同伴笑得腰都弯了,竟忘记了按下快门。




三、莫斯科地铁


到过莫斯科的人,不论来自哪个国家,也不论是欧美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只要乘过一次莫斯科地铁无不为之震撼和折服。有人粗粗地计算过,莫斯科市区的面积大约是北京的三倍,这么大的市区,它的地铁像毛细血管也像蜘蛛网似延伸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地铁在市中心有三层交错。总长度近400公里。


给人印象极深的不仅仅是它的长度,更是它宏伟壮观。数不清的站都是一座座精美的建筑艺术精品,像宫殿,更像是地下的克里姆林宫。每个站都不雷同,有石雕,有壁画,有大理石拱门,让人留连忘返。每个站都标有建筑的年代,有1918年共青团员建,还有1920年的标识,听说莫斯科地铁早在20年代就已建成,以后逐渐往外扩建。1937年已经非常现代了。


一次自己在气势恢宏的阿列赫娃站台注视着左右来往飞驰的列车,不禁为前苏联创造的非凡成就而惊叹,要知道这是在80多年前的建筑啊,那个时候苏联人民考自己的智慧已经拥有了即使今天看来也很现代化的地铁了。


值得一提的是乘坐莫斯科地铁很便宜,不像国内还要按距离远近收费,人家是不论多远一律8个卢布(不到2元人民币),也难怪一个100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会,街上几乎见不到多少行人,汽车可以开到80迈了。


四、在莫斯科打车


在莫斯科呆过的中国人无不惊异这里的高物价,尤其是蔬菜水果。不是吗?在冬天,西红柿可以卖到200多卢布一公斤,合将近30元人民币一斤,而一个不到2斤的菜花也要将近300卢布,大白菜更贵,青辣椒按个卖,一个普通青椒10卢布。但有一样东西却很便宜,那就是汽车。


这里的汽车即使是从日本,西欧美国进口的轿车,1万美元就可以买辆相当不错的原装车,不到人民币10万,而在国内,同等的车一般都要40万以上。至于二手车,花个4000-5000美元就可以买部不错的二手车。


这里养车也很划算,车只要不上路,什么费用都不用花。人家是把所有的费用全打在汽油里,而即使是这样的汽油也必国内便宜,所以在莫斯科,普通家庭一般都有轿车。90年代国内进口的俄产伏尔加在这里的几乎见不到,


因为家庭轿车很普及,所以在莫斯科打车很方便,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用自己的轿车拉人挣钱政府不管,所以很多每辆车只要是空车,只要顺路,一般的俄罗斯人都会欣然拉上你,当然打车费也不是很贵了。


有一次自己一人从叶卡回莫斯科,下了机场大巴,坐上一辆出租,开车的是位男士,30多岁,穿戴很整齐,倒像个绅士似的,这点和国内的截然不同。我递给他写有宾馆俄文地址的纸条,他示意知道了,就一路开将出去,大约走了近40分钟在一家宾馆停下,示意我到了,我忙给了他车钱,就提着行李下车走进宾馆,用英语打听我的一位同事的名字,谁知那位女服务员一脸的茫然,我意识到肯定是自己走错了。我还不死心,再去把纸条拿给她看,这次这位服务员连说2遍“涅都(俄语不是)”。我绝望了,无奈走出宾馆,这时天色已晚,自己又没带手机,打公用电话附近也找不到,正在门口发呆。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戛然停在我身边,车窗露出来时的那位司机熟悉的脸,我喜出望外,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冲我说了好多,我虽听不大懂,但已经明白,他说他搞错了地址,不是这家而是另一家。我几乎是感动地连说“巴斯巴(俄语谢谢)”。我上了车,这时距离我来时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


又过了20多分钟,终于到了。这次是没错了,同事已经在门口向我招手,我拿出200卢布,这位司机还执意不收,最后只留下了100。


这件事很长时间里一直萦绕在自己脑海,每次想起都会对莫斯科有种温暖的感觉。人都说,一个城市,出租车就是她的名片,这句话不假。




五、莫斯科的公墓


住的地方,靠近一处森林,森林之间是一片片起伏的土坡,坡上张满野草。还有湖泊,深藏在树林里,这片森林很大,据说徒步走出去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夏天里这里有许多采蘑菇的俄罗斯人。这样的森林在莫斯科有好几处。夏天里一到周末,这里挤满了晒太阳的俄罗斯人,莫斯科的夏天很美,太阳3、4点钟就出来了,到夜里11点才落山,阳光很柔和。做日光浴的俄罗斯人身穿三点式,男女老少白花花躺满土坡。很是壮观。


林间还有许多公墓,每个墓前立有一块石碑,写有生平,和照片。四周用铁栅栏围起来,不时有人来到墓前献上一束鲜花。


印象最深的是位于莫斯科市区的新圣女公墓。那是冬日雪后的上午,冒着严寒自己来到这里,起初是出于这里埋有一位中国人的好奇。那就是王明。


对40岁以上的中国人来说,王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中国革命历史上,有他的一页。王明曾留学苏联,被称为斯大林的学生。曾派往中国,担任中共的高级领导。王明在担任中共领导期间曾经犯过左倾机会主义和冒险主义的错误。后回到苏联工作,直到去逝。去世后就安葬在这里。在百姓当中他在中国远远不如在苏联有名气。


新圣女公墓中,著名的人物还有赫鲁晓夫,他的墓碑级具物色,由黑白相间的大理石构成,代表着他一生的功过各半。


另一位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他的小说和精神,也同样影响了几代中国人。至今自己还能背诵出那段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解放的斗争!”


还有作家马雅克夫斯基,契诃夫,法捷耶夫,果戈里。


站在这片被白雪覆盖墓地,心中会腾然萌发一种感慨,真是人生苦短啊!这么多自己熟悉的大人物也如流星般陨落了,化作了这几尺见方的坟墓,供人瞻仰。作为我们这群小人物更应珍惜每寸时光了。难怪俄罗斯年轻人结婚都要来公墓献花,除了缅怀老一辈先驱,是不是也有着珍爱生命的寓意呢?




六、莫斯科市内的二战纪念地


俄罗斯是个很看重历史的民族,尤其对一战二战历史遗迹保护得非常好。


在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有一个列宁在工厂演讲的情节,历史上确有其事。如今在当年伟人演讲的那个工厂院内还有一处纪念铜像,列宁在挥舞手臂演讲的姿势十分真切,感人。


铜像下是纪念碑,上面铭刻当年这里发生的故事,一簇蓝色的火焰常眀,象征着列宁的精神永生。


在莫斯科市郊,有一排排高大的水泥杆“×”型标志物,像是海中禁止通行的障碍物。那是一九四三年,希特勒德军逼到莫斯科城下,指挥官用望远镜就可看到克里姆林宫宫顶。也就是在这里,不可一世的纳粹德军遭遇到当年拿破仑一样的命运,德军在苏军强大德攻势下几乎全军覆灭。


在阿列赫娃附近,至今还有一处被枪痕累累的水塔,那座水塔孤零零地矗立在周围高大现代的楼宇之间,显得不那么协调。但是就是在这里,一九四三年夏,一排英勇的红军战士在水塔上仅靠几挺高射机枪,打下数架德军战斗机,最后英勇牺牲。


最大的纪念地还是胜利广场卫国战争纪念公园,当自己走上纪念碑的台阶,看到在纪念碑下已经放上许多一束束的鲜花。纪念公园占地很大,里面展示有许多二战时期的武器,包括大炮,坦克。还有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雕像,黑色的雕像展现的是一队队犹太人被驱赶着走进毒气室。这里常年都有来自全俄的二战老战士或亲属以及民间的政府组织的纪念活动。根据官方统计,苏联在二战中付出了2660万人牺牲的巨大代价才赢得那场战争。


60多年过去了,许多人已经不记得人类历史上还有过这样一段浩劫。但在莫斯科,每当看到这些纪念碑,遗址,你会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历史并不遥远,几乎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真实。

七、感受俄罗斯人的生活


初到俄罗斯的中国人惊异于这里的高物价同时会自然地认为俄罗斯人的生活会很紧张,不错在这里我们也的确见到在超市门前乞讨的老人,和地铁里卖唱的艺人,但呆过一段时间后你会觉得其实人家活得远比中国人轻松。


在莫斯科(在全俄也如此)普通百姓只要愿意,都可以在市郊有一片一公顷(大约15亩)的农田免费耕种,政府负责无偿的翻耕。收获全归自己所有。稍微勤快一点的俄罗斯人只要在夏季里驱车播一下种,几乎也不用什么田间管理,不用施肥更不用打农药,黑土地就会在秋天给他们带来各种蔬菜,水果。一般他们会留足冬天和来年春天的所需,剩余都去出售。政府也不会收取什么管理费,在俄罗斯任何小商小贩从来就不知道政府会来收费或没收。所以一般市民对蔬菜水果基本可以做到自己自足还有结余。


自己曾在莫斯科一家很普通的居民单元楼居住感受很深。在俄罗斯,几乎所有的居民楼早在30年代就已经普及24小时冷热水供应,供暖更是从9月底直到来年5月底。供煤气不很普及,居民做饭几乎全是用电,市话几乎是免费的。一个月下来,按我们国内标准来说几乎是浪费的情况下水电气费用才100多卢布,合40多块钱,简直是白用了。


听俄罗斯朋友讲,在苏联时代,居民的住宅水电都是免费的,汽油是免费的。直到今天,人家还在实行全民医保,看病不花钱,统统由国家买单,这一点在俄留学的中国学生体会更深,学生一旦生病,医院会派车把病人接到医院,一切都不花钱,有的中国留学生一个小感冒竟也要动用人家的急救车来接。小孩从幼儿园到大学(除非你上私立大学)一律免费,不仅学费免就是午餐也免。在我们中国孩子若考上艺术类大学很多家庭可能上不起,但在人家那里,一般百姓都可以上顶级的艺术类大学。在今天的俄罗斯,即使是做清洁工的大妈也几乎是受过大学教育的。可见人家的教育是多么的发达了。


在俄罗斯政府鼓励生育,即使是大学生在学期间同居生下的孩子,政府也一律负责抚养,普通居民生孩子越多政府补贴也越多。但即使是这样,近年来全国人口还在下降,年轻人对对生育还是没有热情,全国人口不足1。3亿。


有了这么多政府保障,普通的俄罗斯人没有什么生活压力,工资不高也不影响他们的消费,他们会把一个月的工资全都喝酒而不用担心下个月的生活。所以俄罗斯人的消费能力很强。他们没有存钱的习惯,即使存钱也不会存在银行,一般都是换成美元存在自己家里。


初到俄罗斯,你会发现这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嗜好喝酒,在繁华的街区,你会发现满大街的少男少女手里几乎都拎一个酒瓶子,不时地喝上一口,形成了一道风景。百姓到超市采购也总不忘买上几瓶伏特加。


和西方人一样,莫斯科人喜欢度假,一到夏天,即使是普通的清洁工也会放下赚钱的机会,全家出动去度假,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就去国外,近几年来中国的海南岛在俄名气越来越大,俄罗斯人喜欢阳光,喜欢海南的阳光和沙滩椰林,喜欢皮肤被阳光晒成古铜色。


和俄罗斯人吃饭,你会觉得很有激情,不用特意去鼓动,不一会,他们就会热闹起来,有唱有跳,气氛非常地喧嚣热烈。即使看起来很文静的女孩也会无拘无束大大方方地推杯换盏,手舞足蹈。在这个场合,即使是小女孩喝上一瓶伏特加也不奇怪。


在莫斯科,花店可能会比中国的米店还多,俄罗斯人生活中不能没有花的点缀,俄罗斯女孩过生日,你如果送上一束鲜花,她会感动好半天。在机场,你会随处看到从老人到年轻情侣手持鲜花迎接的场面,不论是迎来送往他们都会深深一吻,场面既浪漫又感人。


有一个场景总在脑中不时浮现,那是个夏天,在柔和的阳光下,在一片森林下,面向静静的湖面,一位俄罗斯女郎在一张彩色遮阳伞下,左手拿着本书,右手端着酒瓶优雅地小啜,身边一条黄色大狗温顺地支着大耳守候着。这与其说是一种浪漫,不如说是一种放松一种随意。

八、俄罗斯人张万海


张万海60出头了,高高的个头,浓眉大眼,咋一看还以为是中亚人。他家在俄罗斯远东的哈巴洛夫斯克,那里有政府给他的好几顷农田,但他再也无心经营,来到中国的哈尔滨投靠他的兄弟,还找了位中国老伴,有滋有味地在中国生活着,也总以中国人自居,动辄“毛子长毛子短”, 俨然真是一位中国人。


说起老张还真有故事,他父亲是一位山东曲阜的新中国军官,在苏联留学期间娶了位教授的女儿,那是50年代中苏蜜月时期,全家人在中国的哈尔滨生活得幸福无比。怎奈60年代中苏破裂,老张家也受到波及。当时老张是位电焊工,娶了位医生妻子,并生有一子。文革期间由于他口无遮拦,被打成坏分子备受歧视,这时妻子也与他产生裂痕,提出与他离婚,老张不忍心连累他,答应了她。离婚后他痛苦万分,精神恍惚,全家人只好把他送回苏联远东,在70年代初,加入苏联国籍。


在苏期间他是一家拖拉机工厂的司机,又娶了一位离异的空姐为妻,妻子带来与前夫生的女儿,一家3人非常幸福,他说,俄罗斯媳妇真好啊,每天给你洗衣服,汤好叠好,吃的用的无不关怀得无微不至,女儿也考入警官学校。这样的生活过了20年,90年代,老伴患上一种怪病,在俄罗斯远东看遍了医院也治不好,老张变卖了家产举家来到中国,跑遍了北京上海,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是没能留住老伴,安葬了老伴后在远东再也待不下去了,来到中国哈尔滨。那里还有他的兄弟姐妹。


90年代以后,中国的发展很快,而对面的俄罗斯正值金融危机,那几年物价飞涨,生活物资奇缺。在哈尔滨的生活惬意的他也架不住边贸的诱惑,作为翻译和俄籍身份,倒卖木材那几年也赚了不少钱。在俄罗斯他还巧遇中国的前妻,前妻也在俄罗斯经商,发了财,也断不了要老张帮忙,老张不计前嫌也帮了她不少。一次在前妻在追讨债务时被几个欠债的人杀害,俄方警察也不了了之。每当说起这段老张都忍不住的叹息。


来到莫斯科后,有一次在地铁站口,被俄罗斯警察怀疑是中亚恐怖组织成员而被扣押,和一群真正的中亚贩毒,卖淫的一伙人关在一起,老张气得破口大骂,在那被关了一天,身上的钱,香烟全被那伙人抢走。放出来后老张扬言要去控告关他的警察,几个俄罗斯朋友劝他算了,告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并分析说主要是老张的大胡子惹得祸,劝他尽早剃掉胡子。那两年车臣的恐怖活动十分猖獗,也难怪俄罗斯警方那样敏感。几个好心的俄罗斯人还凑钱给他,感动得老张连连道谢,回到住处急忙把大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再也不敢到处闲逛了。


老张很风趣,爱喝酒,2瓶伏特加喝下去还能开车,一喝上酒就话匣子不断,有一次一瓶酒下肚,他说起在苏联时期作为司机他参加劳动竞赛的趣事。他说,“毛子都他妈的傻啊,好几次全工厂开展劳动竞赛,看谁在一天中拉的最多,评判的标准竟是看谁消耗的柴油最多,早晨每辆车都加满油,收工的时候看谁的油箱剩的最少,谁最少就说明谁拉的次数多,谁就是劳动模范。我就拉2、3次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喝酒,到快收工的时候再把油放掉,只留下回来的,这样,我每次都拿第一,当了模范拿了奖品再去喝酒。其他的毛子工友竟毫不怀疑我,你说他们傻不傻?”


由于老张70年代才去的远东,他的俄语口语很地道,读写却成了问题,在俄罗斯基本被当作文盲,汉语也还停留在60、70年代,新词汇不懂,有时一句老话搞得我们莫明其妙。


一次他说起那年边贸,几个中国妇女过境时为防没收,把美元藏在“奶兜子”里。最后才知那个“奶兜子”指的竟是乳罩。弄得我们哈哈大笑。


老张加入俄籍好几十年了,有几次警方建议他改名,他竟跟人家发火,“我生是老张家的人,死是老张家的鬼,生不改名,死不改姓,我就叫张万海,我不改名”。

九、叶卡捷琳堡的夏天和冬天


叶卡捷琳堡为俄罗斯第三大城市,仅次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始建于1723年,以女沙皇叶卡捷琳娜命名,坐落于乌拉尔山脉东麓,有“欧亚分界线”标志碑,吸引不少游客来此留念。是斯韦尔德洛夫斯克地区的中心,也是乌拉尔和俄罗斯联邦重要工业、交通、贸易、科学、文化和行政中心。卫国战争期间,叶卡捷琳堡成为一个大的军工产业中心。


叶利钦就出生在这个城市。也是从这里做起,走到了俄罗斯总统的位置。


第一次来到叶卡正值夏季,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白天。由于纬度很高,所以夏日里白天特别长,夜里11点天还亮着,凌晨2点太阳又出来了,这里的人们夏天睡觉都要戴上眼罩,一般都是黑色的,否则一个夏天恐怕都要失眠。夏天是这里的天堂,白天太阳光线十分的柔和,照在搂间大片大片的绿地上,绿地间点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城市里和莫斯科一样处处都是树林,不同的是这里到处都是白桦树,看到这么大片的白桦,会让人不由得想起那首著名的俄罗斯老歌《白桦林》。


虽是很大的工业城市,这里的空气却十分洁净,几乎看不到什么污染,到处是绿地到处是树林,或许那些工业企业都在隐藏在绿树丛中。夜晚会看到满天的繁星,这在国内的城市几乎见不到了。


这里的天气不显干燥,夏天里几乎2、3天就下一次雨,都是急雨,雨后即使是最热的7、8月间,夜里也要盖上棉被才能入睡。也不用担心蚊虫侵扰,这里也和莫斯科一样,夏天里几乎见不到蚊子苍蝇。


每年的9月底会迎来这里的第一场雪。那是2004年的2月,一次傍晚前后阴沉的天空突下暴雪,那是自己生平见到的真正意义上的暴雪,雪下的像是老天抖下的白色幕墙,2个人不到半米之间竟看不清对方了,天地仿佛都成了白色的浑囤世界。地上的一切都被白色覆盖,了无踪影。那情景真有点恐怖。


雪后是奇寒,那次白天都有零下27度,空气似乎也在凝结。




十、新西伯利亚的鄂毕河


新西伯利亚市是俄罗斯联邦新西伯利亚州的首府,是俄罗斯亚洲部分的第一大城市经济、科技、文化中心,位于莫斯科以东3191公里处、西伯利亚平原东南部、鄂毕河畔,人口约140多万。新西伯利亚科学城是世界著名的高科技园区之一,在全俄首屈一指。


从莫斯科到新西伯利亚的航班是空客,飞行4个小时才到。阳春三月的大地,积雪已经有些融化。接我们的汽车路过一条大河,河很宽,水很蓝,禁不住问当地翻译这是那条河,翻译说这就是俄罗斯大三河之一的鄂毕河。


在新西伯利亚的一周,几乎都忙于工作,竟没有时间上街,还是临走前一天在去了趟新西伯利亚广场,广场上有几副大型石雕,是前苏联的作品,好像是工人战士的形象,威武刚毅,手持钢枪。远处可以眺望到一个标志塔,同伴说那就是俄罗斯地标塔,从这里开始这条线正好是东西俄罗斯的地理分界线。要知道,俄罗斯从东到西跨越12个时区,绵延数万公里。


还是对那条鄂毕河感兴趣,听同伴们讲,一年夏天他们几人在河里游泳,清澈的河水不知从何时起游来一群鱼,另他们惊讶的是这条河里的鱼竟然不怕人,人伸手去抓它们,鱼儿们竟不知躲闪,任由人去抓。这几个从中国来的学生哪见过这般情景?抡起双拳就砸那些鱼,那天他们收获颇丰,只是岸上的俄罗斯人惊诧地看着他们不解。一个人禁不住走近提醒他们,鱼不可一次捕那么多,当地人一次只捕1,2条够吃一次就不再捕了。同学哪还管这些?那天他们抓了很多,每条鱼都在5斤上下,他们回来放进冰箱吃了整整一个礼拜!




十一、克拉斯诺达尔的列娜


克拉斯诺达尔位于高加索山和库班平原的西部,南部邻黑海,西北部邻亚速海和刻赤海峡。境内的主要河流有库班河,附近还有许多湖泊,最大的是克拉斯诺达尔水库。


克拉斯诺达尔在俄罗斯最南方,属亚热带地中海式气候。列宁曾有句名言,不会休息的人也不会工作,有了领袖的这一教诲,前苏联的各界领导人纷纷在黑海之滨修建别墅,每年也有大批的全苏劳动模范来这里休养。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在这里写就的。


到过这里的中国人都会觉得这里很恬静,质朴。全市几乎很少高楼大厦,大多是两三层的别墅式建筑,四周种满鲜花。这里的人也很实在,没有莫斯科的喧嚣。好比中国的苏杭,这里还是美人荟萃之地,据说克拉斯诺达尔的姑娘夺得过数次全俄小姐的桂冠。




列娜是位俄罗斯同事,40出头,长着一头金发,长长的睫毛,淡蓝色的眼眸,白白的皮肤,典型的俄罗斯人形象。大学化学专业,爱人是位电气工程师,夫妻俩驾着自己的旧奔驰轿车上下班。两个女儿都在读大学。


列娜在苏联时期曾是位布尔什维克,之前也是位共青团员。在那个激情岁月里想必也曾燃烧过革命理想。苏联解体后,亦如我们国内改革开放后,人们再没昔日的政治热情,都在为自己的生计奔波着。


列娜的办公室布置的很温馨,当然也少不了鲜花的点缀,工作更是认真仔细,多年没出过一丝差错,被评为公司的优秀员工,还去了一次中国旅游,买了很多时装,回来后对中国称赞有加,不住地赞叹中国商品的丰富价廉物美。


克拉斯诺达尔俄语的意思是红色的堡垒,给我的印象也是红色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