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时刻版孔乙己

腾逸风 收藏 1 239
导读:全球解放军的黑市的功能,是和别的黑市不同的。除了提供军火商和客人们武器的交易之外,更重要的这里可以给将军们提供额外收入和升级。每个客人,来这里都买到一定数量的军火,大抵有九个至十二个种类的武器出售――这是绝命和五星出来以前的事,现在多了好几个类型的武器――分别是战斗巴士和摩托车,还有迫击炮兵和T-72什么的。倘若多花一点钱,就可以额外的得到全球解放军里更高级的武器。如果再花5000元,就可以让民工组装一座飞毛腿导弹风暴了。但在黑市里的客人,多半是些普通的恐怖份子,没有这样的阔气。只有全球解放军中的将军,才可

全球解放军的黑市的功能,是和别的黑市不同的。除了提供军火商和客人们武器的交易之外,更重要的这里可以给将军们提供额外收入和升级。每个客人,来这里都买到一定数量的军火,大抵有九个至十二个种类的武器出售――这是绝命和五星出来以前的事,现在多了好几个类型的武器――分别是战斗巴士和摩托车,还有迫击炮兵和T-72什么的。倘若多花一点钱,就可以额外的得到全球解放军里更高级的武器。如果再花5000元,就可以让民工组装一座飞毛腿导弹风暴了。但在黑市里的客人,多半是些普通的恐怖份子,没有这样的阔气。只有全球解放军中的将军,才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指挥中心里,使唤军火商,给他送来一件又一件武器。




我从监狱越狱以后,便在镇口的拉登黑市里当伙计,军火商说,样子太傻,怕侍侯不了将军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普通恐怖份子主顾,要亲眼看着子弹,火箭弹从AK47和RPG射出来,看过样品里有哑弹没有,又亲看将武器组装起来,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掺假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军火商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清洗武器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军火商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科塞特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科塞特是亲自来卖武器而当将军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条赃兮兮的阿拉伯风格的头巾。穿的虽然是迷彩服,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平时活动时,总是躲躲藏藏也,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因为他中学时演“王子复仇记”时,自我感觉良好,替自己取下一个绰号,叫作科塞特王子。科塞特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科塞特,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要一辆冲锋车。”便排出500美元钞票。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科塞特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美国汤文欺将军的激光坦克,吊着打。”科塞特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车不能算偷……窃车!……将军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找地方藏起自己,练什么“隐形六法”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黑市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有几回,邻居抢夺犯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科塞特。他便给他们AK47的子弹,一人一颗。抢夺犯收了子弹,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子弹袋子。科塞特着了慌,伸开五指将袋口罩住,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子弹,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抢夺犯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科塞特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军火商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科塞特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一辆四管的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掌柜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超限战将军雌虎家里的SU-47去了。她家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检查,后来是A100加歼十,最后上3星的炎黄虐,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被踢出游戏了。”军火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那天之后,风是一天凉比一天;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


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一部火箭炮吉普。”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科塞特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迷彩服,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火箭炮吉普。”军火商也伸出头去,一面说,“科塞特么?你还欠一辆四管的钱呢!”科塞特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要求中国63式107火箭炮改的。”军火商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科塞特,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科塞特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军火商都笑了。我找了一部火箭炮吉普,拿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几张百元的美元,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坐上车子,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科塞特。又过几天,军火商取下粉板说,“科塞特还欠一辆四管的钱呢!”再过了一段时间,又说“科塞特还欠一辆四管的钱呢!”来就没有再说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科塞特的确被踢出游戏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