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毒花有点假有点大有点空 (转)

大象蚂蚁 收藏 2 4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电视剧《狼毒花》很是火爆,好几个电视台都在播放。趁着周末的空闲,我也胡乱看了部分。其实这部电视剧的原著我是早就看过,当时觉得写得不赖,而且牵涉到中共的一些将领。小说《狼毒花》的作者权延赤,为北京空军政治部文学创作员,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差不多都是那种红色题材的纪实文学,譬如《红墙内外》、《走下圣坛的周恩来》、《走下神坛的***》、《共和国密使》、《司令爸爸许世友》等,这些作品,要谈文学价值,几乎是零,而历史价值也未必有多少,捕风捉影的程度远远超过历史的真相。


小说《狼毒花》首发在《十月》杂志1990年第3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属于新军旅小说,入选了《20世纪末文学作品精选·中篇小说卷》(白烨、雷达编选)。《狼毒花》里的几个主要人物,尤其是中共将领,都是真名真姓,至于事件是否是真,倒是不好判断。譬如电视剧《狼毒花》里的副政委兼地委书记甄一然在小说里是权延赤的父亲权星垣,而司令员孟长胜在小说里是林彪的虎将之一黄永胜,戴政委则是王平。电视剧里的司令员与政委和谐共事,几乎是将相一家亲的模范代表。但小说里的黄永胜却“桀骜不羁”,与政委王平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在电视剧里被掩盖与遮蔽了。


小说里的常发是一个未被雕琢的血性汉子,“骑马挎枪走天下,马背上有酒有女人”,刺了一身青龙锦绣,很能勾引女人的心,真实的令人不敢逼视。电视剧里的常发依然喝酒,睡了一个女人(梅子),但却显得做作与虚伪。改编活生生毁掉了一个个性鲜明的抗日好汉,说常发是抗日英雄,未免与传统的英雄角色差异太大,要知道中共所宣传的英雄人物都是不近女色,不睡女人的无性男人。“狼毒,植物名。究属何种,本草书中记载不明……消积、杀虫,但有大毒,宜慎用……”这是小说结尾的一段话,狼毒花由此而来。小说也有倾向性,但写得淋漓,常发有血有肉,电视剧里的常发总觉得装得很,有点假,有点大,有点空。


记得小说有一个情节,当初看了,觉得很残酷也很真实。司令员黄永胜对一位看护负伤的副司令员(肖克)的连长下令:“你跟住担架,不许离开一步。敌人不发现则已,万一发现了,你要先打死他。别人可以被俘,他不能被俘虏。”这才是血与火的战争状态,而不是温情脉脉的儿女情长。尽管小说是艺术,电视剧不是艺术。但我们依然希望电视剧能够拍出一点闪光的东西,而不全是垃圾。这个世界已经充满了垃圾,实在不需要电视剧再来提供几吨的视觉垃圾。谁看见了现在,谁就看见了一切。当我们遗忘一切粉饰性的故事时,或许才会抵达一个真实的空间。


作为一部中篇小说,《狼毒花》的内容不算丰富,电视剧添加了许多人物与故事,改编不可避免,爱情的作料是必须的,梅子就是在小说之外凭空添加进来的,为了收视率而已,至于那个爱上常发的女护士陆佳萍在小说里只是一笔带过,电视剧把她蔓延成半个女主角。不是有句民谚:戏不够,拳头加枕头。影视策划人李洋吹嘘说:“电视剧中的常发,显然已经和原始小说中的人物不可同日而语,在合适的时空内选择了最合适的有分寸的表现尺度,成为一个让人惦记、喜欢、欣赏的可信的人物。”作为电视剧《狼毒花》的策划人,说这样的话,可以理解,却不可相信。


马克斯·韦伯早就说过:“我们这个时代的命运,是一切终极而最崇高的价值从公众生活中隐退。”电视剧作为大众文化的标志性产物更是如此。权延赤没写过什么好东西,《狼毒花》是他最有文学价值的作品,也是他一生里写出来的最好的作品。电视剧的好处是帮他扩大了影响,我看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刚刚推出这部小说。当然,这一切与我们读者都没关系,大家只想看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好与不好,皆个人意见。讲述沉重的历史并非电视剧所能承担的责任,还是斯宾诺莎说的好:“不必赞许,不必惋惜,不必责难;但求了解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